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撞得越快叫的声音越大 大山里性混乱生活

2021-10-27 08:31:4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还真是因为上次节目直播所造成的!

  不得不说,华保国从之前想要收购扁寒松医馆,到现在濒临倒闭。

  这一切发生得确实太富有戏剧性了!

  从中也可以看得出,现在媒体的舆

还真是因为上次节目直播所造成的!

  不得不说,华保国从之前想要收购扁寒松医馆,到现在濒临倒闭。

  这一切发生得确实太富有戏剧性了!

  从中也可以看得出,现在媒体的舆论力量确实是太大了!

  “对了,扁师兄,现在医馆以及经营得有声有色,你们两个人很显然有时候是忙不过来的。”

  何林想了想,开口建议道:“不要,医馆里再雇佣一两个看诊医生?”

  这话一出,扁寒松却是眉头微微一皱,似乎心头所想。

  “怎么了?”

  何林眉头一挑,开口问道:“扁师兄,难道你还有什么顾忌的?”

  “哎,小师弟你是有所不知啊。”

  扁寒松苦笑着摇摇头,开口解释道:“我们身为秦氏中医招牌下的医馆,里面有个不成文的规定。”

  “那就是在秦氏中医馆中的医师,必须得要现在秦氏医馆掌门人——秦广同意才行!”

  “如果坏了这规矩,那就算是坏了门规,可就在秦氏中医门下无法立足了。”

  “什么?!”

  何林听后不由得一怔,眉头紧锁问道:“在现在秦氏中医当中,还有这种没脑子的规定?”

  “呵呵……这也没办法。”

  扁寒松苦笑摇头,解释说道:“毕竟秦氏中医的针灸技术,以及相关药理,探穴诊脉技术都属于秦氏秘术。”

  “要是没有秦氏家主的同意,可断然不敢让外人进入秦氏中医馆当中看诊啊。”

  听完这番话,何林脸色也不由得一下子变得更阴沉。

  扁寒松这话乍听之下虽说也没什么问题,可是细细一推敲,在何林看来却是问题百出。

  “扁师兄,有关担心秦氏中医医术不能外泄这一事,我也不妄加评论什么。”

  何林沉吟片刻,开口说道:“但是师兄您换个角度想,我们之所以开医馆,开分店,不就是为了让秦氏中医能够让更多华夏人民知晓吗?”

  “而且现在秦氏中医本来在运营上面就出现了问题,要是还这样故步自封不知进取的话,我感觉如此下去,反而会让师傅秦氏中医这个招牌毁于一旦。”

  “我想,这种事情饶是师傅在场,也不会这样做的。”

  这话一出,扁寒松听后却是眉头一锁,并没有急着回应何林的看法。

  倒是伙计阿冲在一旁点点头,嘀咕道:“嗯……我倒是觉得何小哥这想法合适。”

  “师傅,要是咱医馆真想做大做强,把师公这招牌发扬光大的话,还真得需要另外请点儿医师来看诊呢。”

  “你小子懂什么!”

  扁寒松忍不住白了阿冲一眼,砸砸嘴巴道:“要不是我之前跟秦广那家伙好说歹说,你都还没能入我秦氏中医门下吶。”

  伙计阿冲耸了耸脑袋,嘿然笑着挠挠头:“嘿嘿……师傅,我这不就说一说我的看法嘛。”

  扁寒松没好气的又瞥了一眼阿冲,犹豫片刻后,这才对着何林说道:“小师弟,你这说法确实也在理,可是我们秦氏中医医术……”

  “扁师兄,我倒觉得你不用考虑太多。”

  何林想了想,开口解释说道:“就像师傅传授我们医术一样,虽说秦氏中医是秦氏秘术,可是只要医者仁心,有颗救人济世的医者之心,那为什么就不能传而广之呢?”

  这话一出,扁寒松不由得神情一怔!

  “只要有颗救人济世的医者之心,为什么不能传而广之……”

  “对啊!”

  扁寒松面部表情立马有了变化,原本紧锁的眉头瞬间松开:“师傅既然创建了秦氏中医这个招牌,就是为了能够让秦氏中医走向华夏,乃至于走向世界!”

  “现在这种情况下,要是还这般古板的话,无异于将秦氏中医扼杀摇篮当中!”

  说罢,扁寒松端起手中茶杯,就对何林感激道:“小师弟,之前扁某以为师傅之所以收你为徒是看中了你的天赋。”

  “现在看来,还是扁某目光短浅了!”

  “师傅能够收到小师弟你这样一位有见解,有仁心的弟子,果真是我秦氏中医之幸!”

  “来,老夫以茶代酒,敬小师弟一杯!”

  一时间,何林倒是被夸奖得有些受宠若惊,赶忙举杯:“哎,扁师兄属实太抬举何某了,以上只不过是我个人愚见而已。”

  说罢,两人碰杯将杯中茶水一饮而尽。

  “呵呵,小师弟啊,你这人什么都好,就是有一点不好!”

  扁寒松呵呵一笑,打趣道:“为人太谦虚,这可不行啊!”

  这话一出,何林一下下倒是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

  我谦虚吗?!

  “阿冲啊!”

  这个时候,扁寒松却是转头招呼一声伙计阿冲,开口说道:“你也跟了为师大概也有三年了吧?”

  “嗯嗯,是的师傅。”

  伙计阿冲点点头应道。

  “三年之内,为师只让你打扫卫生,让你抓药煎药,却没有教授你半点儿我秦氏中医的药理技法。”

  扁寒松一双浊目望着阿冲,一字一句问道:“你,可曾有怨过为师?”

  “没有没有!”

  伙计阿冲赶忙摇摇头,正色说道:“我知道,师傅之所以不教我医术,也是因为秦氏中医门规的缘故。”

  “这事儿,我断然没有一点埋怨过师傅您。”

  说到这里,阿冲却是嘿嘿一笑:“相反的,能够跟在师傅身边帮忙,每次看见病人治愈后开心的笑容,我就已经很是开心了。”

  这话一出,何林心头却是不由得一颤!

  感情这伙计阿冲跟了扁寒松这么久,之所以还是伙计,也是因为秦氏中医的门规啊!

  “呵呵,你小子心态倒是挺好。”

  扁寒松呵呵一笑,点头说道:“行!既然如此,那从今天以后你就好好跟着师傅学习秦氏中医医术,可不能有半点偷懒哦!”

  “啊?!”

  伙计阿冲明显有点没有回过神来,面露不可思议问道:“师,师傅,你意思是……我现在可以学秦氏中医医术了?

“怎么?难道你还不愿意?”

 文学


  扁寒松打趣反问道。

  “不,不是。”

  伙计阿冲摇摇头,解释说道:“只是,现在秦先生虽说同意我投入秦门之中,但还没有资格学习秦氏中医医术,师傅你这样做……”

  “怕什么!”

  扁寒松眉头一挑,挺着胸脯说道:“刚才我小师弟的话你也听见了,我们秦氏中医就该与时俱进,还搞那些老规矩做什么?”

  “我看你小子也是一心求医,现在就看你愿不愿意学了!”

  “愿意!当然愿意!”

  伙计阿冲想也不想,立马就答应了下来。

  犹豫只会白给,这个机会他可是等了三年!

  “哈哈……行!”

  扁寒松这才爽朗一笑,开口说道:“那明天你小子可得去医馆门口贴张告示才行了。”

  “师傅,什么告示?”

  “招聘医馆伙计!”

  伙计阿冲瞬间反应过来,重重点头笑道:“是,师傅!”

  不对,从此以后应该改叫医师阿冲了。

  何林见状也顿感欣慰,

  虽说他跟阿冲只有一两次见面,但也是由衷的觉得这小伙子确实是个忠实学医的料!

  何林跟扁寒松师徒闲聊一阵之后,原本准备起身离开。

  但介于上次何林帮了医馆忙后,就直接离去的事儿,这次扁寒松师徒是无论如何都不准何林这样就离开!

  非要把何林留下来吃个便饭。

  没有办法,何林只得听命,

  三人在附近馆子吃了一餐之后,何林这才打了车回到自己家中。

  ……

  回到家里时已经是晚上八九点,

  在洗漱之后,何林便躺到床上开始翻阅起诸葛铭所给的那本《符篆录》起来。

  翻开《符篆录》,虽说书籍中的符篆乍看之下依旧生涩难懂,

  可是此次翻阅,何林却有了新的发现!

  每页的惑心符篆,现在对何林基本没有了任何影响。

  不知不觉之中,何林尽然是将整本《符篆录》一晚看完!

  在往后翻阅的符篆中,何林注意到诸葛卧龙所参悟的这些符篆,并不是如书本上死板而一层不变的!

  终归来说,天地宝气在符篆的作用下,可以总分为风,水,地,火,金五类大元素。

  五类元素之间又可以互相交融,演化出其他其他元素符篆!

  整个推演过程宛如四象八卦一般,生生不息,变换无穷!

  既能够相生相克,有能够相辅相成。

  取天地宝气为精,以符篆为形,演化出各类道门法篆,这一招可以说是穷天人之智慧!

  “没想到,这生涩道门当中,竟然还有这般玄奥的东西存在!”

  何林合上书本之后,内心激动竟是久久不能平息。

  诸葛卧龙由八卦推演八卦阵法,其中内涵华夏数千年所流传的阴阳之说,又包含天地万象之法。

  这些东西为什么会数千年来流传至今,没有人能说得明白!

  其中具体的妙用,也很少有人能够说清楚!

  哪怕是当今科学技术,也无法将其完美解答。

  难道……其中真会有另一个不一样的世界吗?

  何林眼中精光微闪,心头有种莫名的情绪在悸动,

  就好像这本《符篆录》是一把钥匙一样。

  此刻,另一个世界的大门已经被悄悄敲响。

  “看样子,必须要趁着这一个月的时间中,将书中诸葛卧龙演化的现有符篆记住才行啊!”

  何林知道,只有在掌握了现有的演化符篆之后,

  自己才有资格去演化新的符篆,发现新的力量!

  在些许的平缓了心态之后,何林这才缓缓睡去。

  可能是心有所想,就连在梦中,何林脑袋里浮现的都是《符篆录》中各式各样的符篆!

  ……

  第二天一早,何林如往常一般早早起床。

  虽说心系自己道门祖师爷的安危,但自己也不能丢了自己古玩这老本行!

  毕竟,他何家这世代开古玩店,

  在自己手中,必须要让何通宝鉴做到扬名华夏才行!

  还别说,何林这一刚来到店中,就有人上门来了。

  只见来人是一个身穿农民工工作服的家伙,看上去年纪约莫四十出头,

  一双手粗糙又布满老茧,脸上皮肤黝黑带斑,很显然就是一个干粗活儿出身的。

  但是那人一双眼睛当中却显得格外精亮,看得出为人应该非常精明。

  在他手里抱了个用碎布裹着的东西,看上去圆滚滚的,也不知道是个什么东西。

  王维眼尖,瞅对方打扮也不像是买古玩的角色:“哎呦,先生,你这是要卖什么东西吗?”

  “嗯,对,卖东西。”

  那家伙四下扫了一眼何林的古玩店,开口说道:“我听说在咱东区,你们这家古玩店是经过什么协会认证的,靠谱些,不知道你们收不收东西?”

  听到这话,柜台后的何林一下子也反应了过来,

  那人口中的什么协会,应该指的就是华夏古玩协会。

  很显然,自己家古玩店现在成为东区唯一一家古玩协会会员店铺,这个招牌还是很有影响力的!

  “嘿嘿,大哥,你说的是华夏古玩协会吧!”

  王维嘿嘿一笑, 开口说道:“还别说,咱店铺在在簋市东区只此一家别无分店,您还真是识货啊!”

  一边说着,他一边取来茶水替中年男子倒上:“对了,敢问大哥贵姓啊?”

  “咳咳,免贵姓李,工地上大家都叫我老李。”

  老李轻咳两声,端起茶水一饮而尽:“小兄弟,你们店铺到底收不收东西啊?”

  “收!”

  王维应道一声,开口道:“古玩肯定收,但是咱还是得看看是什么物件儿,不是吗?”

  说着,王维眼睛下移,示意老李将怀中包裹着的东西打开看看。

  老李也不墨迹,直接就讲怀里的东西往桌子上一放。

  一边拆外面的碎布,一边说道:“这玩意儿是我在工地上开挖机的时候挖到的,看着应该是个老物件儿,小兄弟你给看看。”

  说罢,碎布完全被拆掉。

  只见一个圆滚滚,泛着铜锈的兽首模样的物件儿就出现在了王维面前。

  “哎呦,我曹!”

本文标签:撞得越快叫的声音越大

上一篇:被室友玩坏了(H) 两个人一前一后好胀

下一篇:走一步撞一下 湿透 五根一起会坏掉的好痛的视频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