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好紧是不是欠C 施主就让贫僧进去吧

2021-10-27 08:37:2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他看不到自己赢的可能,最后只能将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了那把长剑身上。

  作为自己的本命之物,那把剑的属性与自己非常契合,而且品质也很高,是自己师傅当年得到的一柄神兵级的

他看不到自己赢的可能,最后只能将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了那把长剑身上。

  作为自己的本命之物,那把剑的属性与自己非常契合,而且品质也很高,是自己师傅当年得到的一柄神兵级的武器,拿在手上,自己的实力将会得到质的提升。

  怎么拿到那把剑,将会是自己破局的重要一换。

  他缓缓站起身,擦掉嘴角上的血迹,警惕的看着孙天仁,手里隐蔽的捏了一个雷决。

  “你是什么境界?”

  孙天仁想了想“发挥你的想象,猜一下。”

  “金丹?还是元婴?”刑天雷皱着眉,认真的思考着孙天仁的境界,而孙天仁也好奇的想知道他到底会猜出什么。

  “又或者你是......”

  就在此时,趁着孙天仁分神之际,他手上的雷决发动,两道惊雷瞬时出现在了孙天仁的头顶,像两根明亮的尖刺,朝着孙天仁头顶直刺而去。

  而于此同时,在发动雷决之后,刑天雷并没有在关注孙天仁这里,而是身形一晃,朝着那病长剑直奔而去。

  “啪......”

  又一声脆响,在两声惊雷之后,于这间别墅之中响起。

  被耳光扇翻在地的刑天雷抬起头,正看到孙天仁手握着自己的那把宝剑,上下打量“是把不错的武器,”随后他拿到手里掂量了一下,摇摇头“可惜太轻了,没什么分量,不够劲。”

  随即,刑天雷大吼一声,不甘如此,然后起身,再次手捏雷决,一道道闪亮的雷光不停的直奔孙天仁而去。

  而这次,刑天雷也不再抱有侥幸,一边控制着一道道惊雷,一边身形迅猛的冲向孙天仁,打算进行真正意义上的正面交锋,

  不过实力上的差距,让这场战斗变得没有任何的意义,完全是一边倒的肆虐。

  “啪!啪!啪!.......。”

  一声声清脆的耳光声不停的响起。

  刑天雷也被一次次的扇飞出去。

  然后他又一次次的站了起来,倔强的冲向孙天仁......。

  半小时之后,整个别墅里面一片狼藉,孙天仁已经不见了踪影,只剩刑天雷无力的躺在地上,眼神里流露着绝望的破败之色,眼角上还挂着两滴液体,两侧的脸颊高高鼓起,绯红肿胀。

  “打脸,不地道......。”

  ......

  深夜,杨权从医院回到别墅,眼前的景象让他呆住了。

  自己干净整洁的家,现在像一个垃圾场一样,到处都是残垣断壁,使人触目惊心。

  特别是躺在这堆垃圾中的刑天雷,那副景象,更是惨不忍睹,只有畜生才能干出这么惨绝人寰的事来......。

  看着他红肿的脸颊,已完全辨认不出原本的模样,杨权含着泪,将他抱起,颤声问道“是谁!是谁将你打成这样的?我一定要让他生不如死!”

  刑天雷缓缓睁开眼,然后艰难的抬起手臂,轻轻的摆了摆,然后虚弱的说道“不......不要,你打不赢的,赶快......找......躲一躲 。”说完就直接晕了过去。

  “啊!......”

  这一夜,星光璀璨,皎月无暇,被隔音阵法包裹起来的这间别墅却惨叫连连,雷声大作,外界一无所知。

  回家的车上,孙天仁却后悔自己的心慈手软,最后还是没能下去重手,只是象征性的惩罚了那个BOSS一下,并没有给他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不知道后面会不会引来什么麻烦。

  没办法,在这个和平安逸的时代生活的久了,杀人就会显得很突兀,难以下手。

  除了那柄现在正静静地躺在自己戒指里的长剑之外,今晚似乎也没干什么,更没有实质性的解决问题,反而还可能引来更多的麻烦。

  愁啊......。

  ......

  然后杨权就失踪了,不论辛月怎么寻找,都没能找到他的踪影。

  第二天孙天仁也去那间别墅找过,一个人影都没有找到。

  现在的孙天仁全指望辛月这个电脑高手,如果连她都找不到的话,那自己也就直接抓瞎了。

  星期五,喜闻乐见的假期即将来临。

  放学后,在陪着刘芸馨去菜市场买完菜,回到小区,孙天仁发现了一些不同寻常。

  由于之前发生的事,他现在对自己的周围关注非常,时刻防备着后续可能的事件。

  特别是自己居住的小区,对这里的一切他都必须了如指掌,一刻不停的放出神识,观察着周围,特别是对陌生人。

  今天,刚进小区他就发现这里忽然出现了很多陌生人。

  而且从那些陌生人身上的精气神上来看,要么是有武艺傍身,要么就是修行者,但却无一不是强者。

  而这些人也没有刻意的隐藏自己,分散在小区的各个出入口,时刻观察着周围的动向。

  特别是在自家楼下,守卫着好几个精气内敛,但气血却异常充沛的人,有男有女。

  不过面对这样异常的情况,孙天仁却没有任何担心,与刘芸馨一起如往常一样轻松的往家走,丝毫不将这些突然出现的人放在眼里。

  刚打开门,刘芸馨就愣住了,屋里竟然出现了两个陌生人,一男一女,男人是西方面孔,五官立体帅气,而女人则带着柔和的东方神韵,是个大美人。

  “小馨姐姐,天仁哥哥,你们回来啦?”小付玲开心的对们打招呼,笑容满面的她今天显得异常的兴奋。

  “你们是?......”刘芸馨看着两个陌生人,疑惑的问道。

  “他们是我的爸爸妈妈呀。”小付玲抢着说道,很开心。

  刘芸馨恍然大悟,偏头看了一眼孙天仁,这才明白,为什么家里进了陌生人,他却一点都不担心的原因。

  随后小付玲的父母微笑的自我介绍,很优雅,很有大家风范,然后是诚挚的道谢。

  小付玲也像机关枪一样,一刻不停的给她父母介绍刘芸馨与孙天仁,并且喋喋不休的讲起了这段时间以来发生的有趣的事。

  从一开始遇到孙天仁,到那场有趣的玉石展,再到几天前遇到约瑟夫,事无巨细,只要小姑娘觉得有意思的事,全都讲给她父母听。

  而那对年轻的夫妇从始至终都带着溺爱的眼神看着小付玲。

  最后,小付玲的父亲给了孙天仁一张银行卡“密码是六个六,感谢你们当初救下了小艾薇儿以及这段时间的照顾。”

  刘芸馨推辞了几下,最后还是收下了那张银行卡。

  “那行,我们也该走了,还有些事需要处理,就不多打搅了。”

  然后又给了孙天仁一张卡片,上面只有一串数字“以后有什么事的话可以打这个号码,我们会力所能及的给与帮助的。”

  “要是有机会来漂亮国,记得联系我们,让我们也尽一尽地主之谊,好好感谢你们。”

  见小付玲要走,刘芸馨有些不舍,情绪不高的为她收拾了她的衣服与玩具,还叮嘱了一些生活上的小事,要她常来玩。

  随后就依依不舍的将他们送到楼下,恰好遇到了约瑟夫与李平从对面楼里走出来。

  “人我就带走了,我也会尽量去教,不过最后他能成长成什么样,还得看他自己。”约瑟夫对孙天仁说道。

  孙天仁看着李平“别太有压力,就当玩玩。”

  “知道了,”李平点头,然后真诚的看着孙天仁“谢谢你。”

  孙天仁笑了笑“以后说不定还得需要你的帮助,说谢也太早了。”

  李平也笑了“只要有事,一个电话我准到。”

  孙天仁欣慰的点头,也不枉费自己的帮助。

  .......

  回到家,刘芸馨无精打采的坐到沙发上“饭都没吃就走了,会不会说我们没礼貌啊?”

  家里少了一个人,忽然就感觉空落落的,连孙天仁都不太习惯。

  “他们会不会觉得我们没礼貌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我现在肚子很饿,你什么时候做饭啊?”

  刘芸馨瞅了他一眼,然后无力的躺在沙发上“不想做啊,要不今天你来?”

  孙天仁想了想“要不咱们出去吃?不刚得了一张卡吗?有钱。”

  刘芸馨对他翻一个白眼“有钱就乱花?”

  然后她像忽然一下满血复活了一半,蹭的一下站了起来“煮面!”

  孙天仁很无语,有钱不花,活受罪啊!攒着干什么?等着下崽啊?

  不过这些他不敢说,只稍稍抗议了一下“又吃面?我想吃肉啊。”

  刘芸馨瞅了他一眼,语气不善的说道“昨天的剩菜还有,里面还有些肉,都给你吃,可以了吧?”

  这下孙天仁就不敢言语了,如斗败的公鸡,萎靡的坐在沙发上“作孽啊!想我堂堂齐天大圣,斗战胜佛,现在想吃口肉还得吃昨天剩下的,这日子没法什么时候能出头啊?”

周六,阳光灿烂。

 文学


  春末秋初的阳光,渐渐燃起了它火辣的身躯,热情洋溢的拥抱着阳光下的人群。

  大街上,人们已经褪去了厚重的秋冬装,换上了凉爽热辣的夏装。

  孙天仁走在人来人往的繁华大街上,有点失望。

  杨权的失踪让他感到有些不安。

  于是拜托辛月,查到了一份杨权在麻城的固定产业的地址,打算亲自出马,将他揪出来。

  今天正好刘仁理没事,在家休息,孙天仁也就顺势找了个借口,独自出门。

  整整一天,他走遍了全城,查看了杨权数目繁多的房产,但却一无所获。

  最后他来到杨权位于市中心繁华地段的地产公司,还是没有找到他的身影,并且据公司前台的小姐姐说,他已经几天没来公司。

  走出地产公司,太阳已经西落都了一个很大的角度。

  杏黄色的夕阳带着依然热烈的温度,照耀着这座承载了千万人口的巨大城市。

  站在下班高峰期的人流之中,孙天仁漫无目地的走着,茫茫人海,何处去寻?

  “孙先生你好,我们老板有请。”

  就在这时,一个精光内敛的西装男人来到孙天仁的身前,带着公式化的微笑,恭敬的说道。

  孙天仁不解,警惕的打量着眼前的这个西装笔挺的男人“你们老板?请我?”

  “是的,孙先生。”

  “你们老板是谁?为什么要请我?”

  男人的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化,依然是那副公式化的笑容“去了你就知道了。”

  “我为什么要去?”

  “老板说了,你们有着共同的目的,所以想要当面谈一谈。”

  陌生的街道,陌生的人,莫名其妙的邀请,以及莫名其妙的原因。

  共同的目的?什么目的?他们怎么知道我有什么目的?

  虽然疑窦重重,但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孙天仁还是决定跟这个西装男人走,去见见他口中的那个老板,以及那个共同的目的。

  随后,孙天仁跟着西装男来到了一处西餐厅。

  餐厅很雅静,装潢奢华但却低调,在这城市最繁华的商业街区,这样的餐厅是孙天仁绝对不会去消费的。

  无他,在这里吃顿饭,价格绝对不便宜,跟着刘芸馨养了一身节约的臭毛病的他,这样的地方都不用考虑,连看都不会看一眼,更不要说主动进去吃饭了。

  由于正值饭点,餐厅里已经近乎座无虚席,服务员忙碌的走来走去,服务着一个个装扮精致的男女。

  不过在这众多食客之中,有一个男人就显得很特别,频频引来别人的眼光。

  众所周知,西餐往往代表着优雅与气质,而来西餐厅吃饭的人也都往往身着正装,妆容精致,正如这里的绝大部分人一样,在穿着上绝对不会随便。

  但那个能频频引来别人眼光的男人却不同,他的穿着明显与这里的环境格格不入。

  宽松的背心,五颜六色的沙滩裤,以及那双能让人联想到抠脚大汉的人字拖。

  这样随便的装束,在这样一个正式的场合下,不免会引起别人的不屑与厌恶。

  孙天仁甚至都听到其中一个打扮精致的小姐姐,一脸厌恶的对同伴悄悄说道“这样的人怎么会来这里吃饭?真扫兴,还能遇到这种人,食欲都没有了。”

  不过他虽然穿着像京都胡同老大爷一般不修边幅,但长相却很儒雅,面容干净,头发也打理的一丝不苟,穿着这样一身却完全没有什么油腻感,有一种浑然天成的契合。

  而在面对别人异样的眼神时,男人仿佛毫无察觉,老神在在的坐在那玩着手机,一副安之若素的样子。

  而就在孙天仁在看到那个与环境格格不入的男人是,他就有了一种强烈的感觉,这个男人就是自己即将要面对的那个老板。

  没有原因,没有理由,感觉却非常强烈。

  果不其然,一进到餐厅,西装男带着孙天仁就径直的来到那个男人的桌前“老板,人带来。”

  男人抬起头,看了一眼孙天仁,然后站起身,俊郎的脸上堆着真诚的笑意,对孙天仁伸出手“你好。”

  孙天仁与他握手,笑着回应“你好。”

  “我叫梁小英,很高兴认识你。”

  “孙天仁,是你叫我来的。”

  梁小英点点头,然后指着他桌对面椅子“坐着说吧,冒昧的请你过来,是有事想和你谈一下,希望不要介意。”

  然后西装男替孙天仁拉开椅子,孙天仁也顺其自然的坐了下来。

  “你也坐下一起吃吧。”梁小英对西装男说道。

  “不了老板,我去外面等您。”

  西装男走后,梁小英喊来服务生“上菜吧。”

  然后对孙天仁说道“也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我就随便点了一点,都是这里的特色菜,味道还行。”

  “说说吧,让我来干什么?”孙天仁直接开门见山,他不需要与人寒暄客气。

  “杨权,你知道吧?”梁小英说道。

  孙天仁点点头“我正在找他。”

  “我知道他在哪里。”

  孙天仁顿了一下“刚刚你手下对我说,我们有共同的目的,就是杨权?”

  梁小英点头“是的,所以我会请你来吃这顿饭。”

  “你要告诉我杨权在哪?”

  梁小英继续点头“为什么不能?”

  这时服务生拿来了一瓶红酒,倒在两人的杯子里。

  梁小英端起酒杯,朝孙天仁敬了一下,然后小小的喝了一口,稍稍品味了一下“82年的,味道其实也就那样,主要就是贵。”

  孙天仁也端起酒杯尝了一口,没喝出什么感觉,但82年这个年份,让他喝出了一股软妹币的味道。

  “为什么?”孙天仁继续问道,无缘无故的有人冲出来帮你,怎么都透着可疑。

  梁小英浅浅的笑了一下“我是做生意的,现在恰好与杨权有竞争,所以......他不爽,我就很开心,这个理由可以吗?”

  听到这个理由后,孙天仁轻轻的点了点头,然后又端起酒杯喝了一口,仔细的咂摸其中的味道。

  “你是怎么知道我在找杨权的?还有,你怎么就认为我可以给杨权带来很大的麻烦。”

  “俗话说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既然都竞争了,自然需要对他进行一定程度的跟踪了解,常规操作而已,也没什么特别的。”

  “作为这座城市的土皇帝,他杨权在这里的底蕴非常深厚,而我作为一个外来人,我也处处被他压制。”

  “本来对他我还有些无计可施,但就在几天前,你出现了,打伤了他的保护神,逼的他躲了起来。”

  “所以,帮你也就是在帮我自己。”

  对于梁小英的这番说法,孙天仁不置可否,听起来也合情合理。

  “那就给我地址吧,早点解决,对你对我都好。”

  “不急,”梁小英笑着摇摇手“吃完饭再说,阎王爷也不差恶鬼,吃饱了才有力气干活嘛。”

  “还有就是,这次约你见面,我也并不是只为了给杨权找不愉快,更多的还是想和你认识认识,想和你交个朋友。”

  “想和我交朋友”孙天仁笑了笑“我一个穷学生,你一个大商人,咱们之间貌似并没有什么联系吧?哪来的朋友之说。”

  梁小英晃动着手里的就被,艳丽的红酒在玻璃杯中来回晃荡,形成一个血红色的漩涡,腥艳美丽。

  “别妄自菲薄,”梁小英笑着说道“你只是一个学生吗?我看不止吧?不管你承不承认,我都觉得你是适合我结交的一个人。”

  孙天仁冷笑一声,面对梁小英的客套话,有些不满“直接说你想让我干什么吧?别搞这些弯弯绕了。”

  被孙天仁识破,梁小英也不尴尬“爽快!那我就直接说了?”

  “说吧,别搞那些虚头巴脑的东西就行。”

  梁小英点头,直接说道“我需要你,准确说我需要你这个修行者。”

  “为什么?”

  对于梁小英知道修行者的事,孙天仁并不感到意外,毕竟这世界没有什么不透风的墙,只要稍微有些势力的,这些就都不是秘密。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刚刚你那个手下也是修行者,为什么还需要我。”

  梁小英肯定的说道“因为你很强,我需要的人越强越好,越强我也就越有安全感。”

  “你是想找保镖?”孙天仁问道。

  梁小英想了想,稍稍点点头“差不多吧,做生意嘛,总会不知不觉的遇上一些仇家,安全第一。”

  “那你知道龙潭安保吗?”有一个现成的专业的安保公司在,孙天仁不明白他为什么还要花心思到处找。

  梁小英点头“知道,不过他们主要是在国内,而我的生意遍布全球,出到国外,龙潭安保的身份反而会是一个问题。”

  “所以我需要一些身家清白的自由人,来应付我在国外的安全。”

  孙天仁想了想,理解了梁小英的意思,龙潭安保作为一个官方组织,既有它的优势,也有它的劣势。

  作为官方组织,背景够大,实力够厚,也没有人敢明目张胆的得罪。

  但是,这样的组织肯定不会在所有地方都受欢迎,别人虽然不敢明着与你作对,但却可以暗着来,下阴招,就可能会带来更多的麻烦。

  而作为一个生意人,梁小英需要的是自由,需要尽量少的阻碍去到世界各地,所以他也就需要没什么背景的安保人员,就像孙天仁这样,实力强大,又身家清白,正是他的绝佳选择。

本文标签:施主就让贫僧进去吧

上一篇:走一步撞一下 湿透 五根一起会坏掉的好痛的视频

下一篇:2021最新排行榜(含着她的奶边摸边做)合集列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