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哭着求饶高H强|老师今天晚上让你桶个够作文

2021-10-27 08:42:5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侯平安哪在乎这个?

  房子这么大,这么多房间,得有人气啊。住个魏苒歆是真没啥,要是可以的话,还能再住几个。只不过他不说,她也不说,两人只是对视了一眼,似乎就能达成默契一样。果

侯平安哪在乎这个?

  房子这么大,这么多房间,得有人气啊。住个魏苒歆是真没啥,要是可以的话,还能再住几个。只不过他不说,她也不说,两人只是对视了一眼,似乎就能达成默契一样。果然两人都牛逼死机。

  看完魏苒歆还有点依依不舍。

  侯平安去开车,她还在别墅前,拿出手机拍了几张整体照。因为外面都打整的很光鲜了,只是内部还在装修,拍了也不好看。

  等侯平安将车开过来的时候,她已经在发朋友圈了。

  别墅不同角度的照片,在阳光下带着光晕,特别的有感觉。越发的有些挪不开脚步了,还想拍照。

  朋友圈文案:最暖的是阳光,最美的是门前花,最想的是执子之手……

  所以朋友圈的照片除了别墅、花园之外,还有魏苒歆自己往后伸出来的一只手,想要去牵着谁的手一样的,伸着。

  坐车上了,再看一看发的朋友圈,手肘碰侯平安。

  “点赞、评论!”

  侯平安一看,这女人要疯啊,你特闷是有男朋友的人……不对啊,这女人和男朋友分手了,那就是现在没男朋友了啊。

  “你特么男朋友都没有了,还执一根毛啊!”

  “卧槽NM蛋……”魏苒歆爆发了,居然骂了粗话,她可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会发飙到骂出这样的话来。

  真是近墨者黑,但是也太气人了不是?

  骂归骂,车照开,去德意志风情街,那边有魏苒歆喜欢的小资情调的餐馆。有点闲钱的女人都喜欢的那种吊吊。

  牛排加红酒,然后在窗边看波光粼粼的穿子河面。

  魏苒歆觉得有些满足了,所以又有些柔情的看了看坐对面的侯平安,感觉这人刷手机,一脸嘿嘿的暗笑的样子,也挺顺眼的。

  莫名的想要拿出纸巾给他嘴角的酱汁擦掉。但是纸巾拿出来了,却又无奈的放下。这个男人不是自己的,可能以后也就是这么回事了。

  码的,这种男人就该嘴巴上留酱汁,头发上粘鸡毛,裤子上坏拉链……

  两人吃完,侯平安问:“什么时候回去?”

  你啥意思?

  魏苒歆觉得自己有些头晕了,这男人,早上去找你的时候还那啥了,你现在提起裤子就……

  “我不想回去。”

  “那行,我给你开房间。要不你招人过来陪你逛街?”

  魏苒歆就不出声,也不说要侯平安开房。你不是已将开了个房了?只是自己拨电话,打给了卓玲,现在在常陵市的也就只有卓玲。

  “卓玲……是啊,我来常陵市了,一个人没啥意思,要不一起逛街?好啊,好啊……那我在步行街东头的地方等你啊,到时候等你信息。”

  吃完,侯平安还真将魏苒歆送到了步行街,只不过在距离东门那边还有一百米就下车了。怕被卓玲看到不好解释。

  侯平安又成了孤家寡人。

  闲着没事干,去文理学院那边的街道。看看门面怎样了,最少看看钱婷是不是已经将门面支起来了。

  他还是挺喜欢这种草根气质的有梦想的女孩。

  或许这就是源于他自己前世就是草根出生,一直在底层打拼,最后才艰难上位的经历吧。那段打拼的时光,真的很艰难,也很热血。上辈子忘不了,这辈子也忘不掉。

  这条商业街周末的时候人流量很大,大多数都是文理学院的学生,还有一些想到这里淘便宜货的居家男女。

  铺面的门还锁着的。

  看来钱婷学手艺还没有出师。侯平安也不赞成她现在就出师,一个月的时间都还没到,能学到什么手艺?

  学手艺不只是学米粉的浇头熬制,更要学会经营之道。看看人家是怎么经营的,怎么管账的,怎么请人,怎么开工资,怎么和工商税务安全卫生城管等部门打交道。

  不然的话,愣头愣脑的闯进去,啥也不懂,等付出代价后,再进行调整,那成本就太高了,小本经营的一般都很难以为继。

  正打算去哪里休闲一下,手机振动了。

  卓玲居然给发了视频过来,而不是魏苒歆。

  侯平安接通了,就看到卓玲一张大脸在屏幕中,她看到自己的大脸后,手往前伸了伸,镜头拉开了,形象就好看多了。

  “大圣哥,来不来啊,我们好几个人了。”

  镜头切换成了后视镜头,将几个人都拉进了镜头里面。

  除了魏苒歆,居然还有李文秀和杨月芬还有罗嘉薇。她们有五个人了。

  “来干嘛?”

  侯平安一点儿也不想和女人逛街。

  “大圣,晚上一起吃饭唱歌啊?”

  李文秀冲到镜头前,对着侯平安挥手。

  “不去!”

  李文秀一愣,没想到侯平安拒绝的这么快啊。

  “不是,大圣,我们几个人已经订好了晚上的包厢了,你要不去,多没意思啊!”

  “有事啊!”侯平安回了一句,还挥手,“祝你们玩得愉快。”

  挂断了电话。

  “大圣怎么说?”魏苒歆问李文秀。

  李文秀瞅了魏苒歆一眼。

  “刚才都听到了啊,我们这么多美女,陪他一个男的,居然被拒绝了。找谁说理去?我怀疑最近他是不是心里有问题。”

  魏苒歆不敢说话。

  杨月芬也不敢说话。

  死人渣,不来最好。

  侯平安刚挂电话,又一个电话来了,是潘建军的电话。

  “潘队,周末有好玩的地方?”

  “有啊,你在哪里?”潘建军就笑,“我和几个朋友准备过来吃个饭,过不过来?”

  “我在常陵市!”

  “正好,我们也在这里,过来,过来,我发个位置给你。”

  潘建军发了位置,侯平安开车过去。居然是鼎西酒店,还真是巧了。

  于是将车停好,上楼,去了潘建军发来的房间号,敲门。

  “进来,进来,等你了。”潘建军笑着对他说,“跑胡子,打不打?打,我就让你!”

  “你打你的,我坐会儿。”

  侯平安进了房间看了看,房间里还有三个人,正围着桌子,桌子上散落着跑胡子纸牌,烟雾缭绕,换气扇都在疯转。

  看到侯平安过来,都站起来,笑着和侯平安打招呼。侯平安散烟,然后给潘建军递一根。

  “我们马上就散了,先去吃饭,然后唱歌。”潘建军也不介绍,只和侯平安勾肩搭背。

  “潘队,现在就散吧?”那三个围着桌子站着的人就问。

  “肯定散了啊,我兄弟来了,不打了,吃饭去。”潘建军很给面子,然后就拍了一下侯平安的肩膀,自己去房间里拿了个手提包出门。

  后面三人跟着。

  潘建军不介绍,侯平安也没兴趣认识。初步的判断一下,是来找潘建军办事的。

  下楼之后,潘建军对那三个人说:“我坐我兄弟的车,你们先去,我们说点知心话,把菜安排好了,给我电话。”

  其中一个人就答应了一声,下到车库里,刚好侯平安的车就在他们旁边,只隔两个车位。看潘建军上了侯平安的保时捷。

  “保时捷啊,日,有钱!”一个人说了一句,然后三人上了自己的一辆大众,驾车就出去了。潘队的朋友都是大老板啊!

  这无形中抬高了潘建军的形象。

  潘建军坐侯平安的副驾驶,车窗开着,他随手抛一支烟过去,自己叼了一根,先给侯平安点燃了,然后自己点了,抽了一口,喷烟。

  这个过程,侯平安已经抽了两口了,看着潘建军笑了笑。

  “刚才那几个找你办事的?”

  “三个有两个是半挂车司机,一个中间人。到这边来被查扣了,找我想点办法。”潘建军摇头笑,“这种事情几乎是不可避免的,一点点违规都能查扣。我也不想过来,但是先找的大队长,大队长说找我解决,我特闷怎么解决?这种事情不出事就好,出了事,就是我来背锅。特么的,都是人精。”

  “这个好解决啊。”

  “怎么解决?”潘健军就看向他,还真的有点儿期待。

  “当大队长啊,等你当了大队长不就行了?可以让别人去背锅了。”

  “你特么……大圣……”潘建军也哑然失笑。

  “到底怎么着?很麻烦?”

  “麻烦个屁,就是吃个饭,唱个歌,然后放车,还能怎么着?总得给人吃饭的机会吧,谁想将事情做绝呢!”

  侯平安就对他竖了个大拇指。

  “我哥的事情,不好意思啊。我给他道个歉。”潘建军说。

  “你别和我说这个啊,驾校的事情,你哥负责的,他如果违规,你逮他啊!”侯平安摆手,不接潘建军的招儿。

  “你特么……兄弟,那辆Q5是我哥在我搞起这个驾校的时候,挪用的钱给那个会计少马子(少妇)买的,我当时没有吱声,后来转给了你,因为这事我一直没放心上,所以就忘记了,没和你说。这样吧,我给你钱,车照样算驾校的,算兄弟我对不住你。”

  侯平安笑了笑,不知道黄毛袁忠留是怎么做的,居然让潘建国搬出了他兄弟来给自己求情,真是可以啊,小看黄毛了啊。

  “多大点事?还用你出钱?没事,车你哥照样开,人给我留下来就行,我还要大用的。我说句心里话,你哥……是个人才。”

  勾搭少马子的人才。

  不过自己越是这样说,就越可以表明,这辆车以后潘建国是碰都不能碰的了,基本上是黄毛袁忠留接过了所有权。

  潘建国可以守成,有袁忠留在,也做不起来妖了,估计那个少马子的会计,很快就会离开驾校了,侯平安不动手,但是事情却异常的顺利。

潘建军怎么不明白和侯平安搞好关系对自己的好处?自己大哥的事情反而无足轻重,所有的安排都不过是为了让自己获得一个更好的资源。

 文学



  车本来就是侯平安的,现在只不过是拿回去了。

  而且这件事情侯平安还是给自己留了很大的面子。自家哥哥也只是说要自己要重新买一辆车,Q5开不了了。相当于间接的告诉自己,以前挪用驾校的钱买的车,被人拿走了。

  他既然不告诉自己被拿走的原因,肯定就是自己不好意思说,肯定也是有些事情做的不地道,既然不说,自己也乐得不追究原因,免得闹得两面都不舒服,最后自己两头不是人,得不偿失。

  侯平安心里也琢磨着,改天问问黄毛,看他怎么这么快就把车搞到手的,还不用打自己的旗号。

  而且从现在潘建军的表现来看,居然还对自己带着歉意,这就有点牛了。

  不过随即一想,可能想到了点什么。

  “过年的时候,陪我去一趟我们老大那边。”潘建军说。

  “去个毛啊,他又不认识我。”侯平安笑骂,“我们俩兄弟不说别的话,需要我支持的,一句话,到位。至于你怎么走,我不是圈子里的人,别坏了你的事。”

  潘建军就笑,将这一节按过去不提了。

  态度表明了就行,都懂的。

  不过最后侯平安开车的时候,潘建军还是说了一句。

  “以后的检测站,将会是交管部门进行指定。我有发言权,没决定权。不过放心,所有的资质都具备了。”

  “好事啊,我要怎么做?”

  “你什么都不用做,交给我!”潘建军笑了笑。

  那就交给潘建军吧。

  至于交给他怎么运作,那是潘建军的事,至于要不要送点什么,也是潘建军的事。股份不是白拿的,这是你好我也好的事情。

  既然这样说了,侯平安也就不管了。

  和这些不太熟的人在一起,侯平安还是注意分寸,唱歌归唱歌,但是没有叫小姐姐陪唱,就是几个大老爷们在KTV里面吼了两个多小时。

  潘建军明显是话事人。

  “今天搞好了,这就散了吧!”

  晚上九点多的时候,潘建军起身。

  于是众人都跟着起身,三人中的一个说:“潘队,这怎么好意思……”

  “没事,没事,明天去二中队那领个条子……大队长也关照过的。以后有事你给我打电话也行,给大队长打电话也行。”

  那人就感激不尽,陪着出来了。

  等潘建军上了侯平安的保时捷,那个中间人就出来,硬是将一个包裹成长条形的塑料袋扔进了侯平安的车内。

  “家里种的,土特产,尝个新鲜。”

  潘建军没说话。

  侯平安就点点头,知道这人只是一个中间人,收了不会有问题,开车走人了。

  能够托中间人来办事的,都是懂行规的人。而且中间人两边都是熟人,如果搞搞小动作,以后混不下去,还得罪人。

  真要是直接人来办事,就怕你搞什么录音录像之类的发网上。

  “日尼玛的,现在办个事真特么……”另外两个男人凑一起,小声的骂一句。但是并没有让那个中间人听到。

  “还能怎么着?这次算好的了。比以前还是正规了一些,好多了!看看人家的朋友,都是大老板,这车得几百万吧?还在乎我们这点东西?”

  “也是,走了,走了。”

  中间人也过来了,似乎听到了他们说的,就冷笑:“你算是说对了,潘队能在乎这点东西?不过是有人托了他,不然还真不能管你这事。”

  “是,潘队人还是不错的,给他带个话,以后有事招呼一声。”

  话都是漂亮话,张嘴巴就来。

  侯平安和潘建军开车出来,问:“开个房还是回桃花县?”

  “开个房,我们俩大男人?”

  潘建军嘿嘿的笑。

  也是啊,两个大男人能干啥?这是个时候了,也不好邀朋友过来玩了,于是就将他送到了酒店停车场,潘建军的车还停在那里。

  “东西给你!”

  刚停好车,侯平安将那个黑塑料袋扔过去。

  潘建军接住了,从里面摸出一条烟,又抛给侯平安:“走了,再约啊!”

  等潘建军的车消失在地下停车库了,侯平安拿着手里的一条软极芙蓉王,笑了笑。其实每个人都有价码,用东西就能体现出来。

  软极芙蓉王550一条,相比于和天下之类的还是差了不止一个档次。就像钟校长抽的是硬盒的极品芙蓉王,而罗本初抽的就是和天下。

  至于像赵副校长,有人给极品芙蓉王,就留着敬客,自己平常就抽黄盒子的芙蓉王硬盒。

  这个世界,每个人每个位置都有标价。

  侯平安独自回到酒店,躺在床上刷手机。这是日常操作,没事可干的时候,他就刷手机,这个世界和自己上辈子的那个世界几乎是一模一样的。只不过除了人不同以外。

  上辈子侯平安就是混着,那时候感觉势力范围就是安全感,感觉钱就是安全感。所以按照前世的活法,他现在极力的避免一些圈子,又想维系一些圈子。

  这其实就是一种矛盾。

  不想回到以前既不安全的局面,也不想为了钱而把自己活得不安全。

  冉文淇和曹玉涵获奖这件事给自己带来的快乐,是真的快乐,发自与内心的快乐。但是他不敢往深处想,怕自己有莫名的担起什么责任和使命什么的,那就过不了自己觉得的美好生活。

  但是快乐是掩饰不住的啊!

  特么的,老子居然时不时的像女人一样的来点莫名其妙的情绪。侯平安自己都开始鄙视自己了,这和“饱暖思**”是差不多的吧。

  晚上那群女人们都没有走,直接在酒店里开了房间。

  侯平安刷到了魏冉歆发的朋友圈。

  除了上午的小资情调的朋友圈外,她的朋友圈又更新了。

  姐妹们逛街的图片、吃饭的时候美食的照片、KTV里霓虹灯闪光的照片、酒店里拉开窗帘从内看外面灯火阑珊的照片。

  还真会选。

  然后配文:生活如歌,唱就完了。

  朋友圈下面有人点赞,都是学校愤青群里的几个。还有她们几个一起逛街的女人的点赞。看得出这女人的心情还真不错。

  侯平安咂嘴,干就完了,魏老师打错字了吧。

  不过在魏冉歆的朋友圈的上面,还有卓玲的朋友圈。

  卓玲的朋友圈就简单了,只有一只手在夜空中伸出来,好像要抓那璀璨的万家灯火一样,手的旁边是被风吹起来的窗帘。

  “手里的灯火,就是心中的星星。”

  特闷的,都是文艺女青年啊。

  侯平安能懂什么鸡儿的女人情怀?统一点赞,也不发表评论,省的露出了自己的文盲真身。

  侯平安的点赞刚完,魏冉歆的信息就发来了。

  魏冉歆:在干嘛呢?

  侯平安:看手机啊!

  魏冉歆:要不要我过来陪你。

  侯平安:我旁边睡着黄胖子。

  这天聊死了。

  魏冉歆:滚,再别和我说话了。

  侯平安懒得回信息了,继续刷手机,看小视频里的小姐姐们跳舞。

  手机振动。

  卓玲:晚安,大圣哥!

  侯平安一愣,这是……什么操作?之前我们聊过吗?来这么一句,老子以为自己身边真的睡了个人了。

  懒得回,这种女生钓鱼式的信息,侯平安如果多看一眼,就算自己输。

  特么的,把自己当成荷尔蒙爆炸了的小年轻了啊。这一套对自己这种看穿了女人的大佬能有用?

  早上起来,去酒店的餐厅吃免费的自助餐。

  魏冉歆:你什么时候回去?今天晚上开例会。

  侯平安:特么的,老钟这事干的不地道,星期天开什么会。

  魏冉歆:别和我说啊,和老钟说,你们关系不是很好?你就当给我们做了件好事。

  侯平安:就我们俩还是还有其他人?

  魏冉歆:还有卓玲和杨月芬。李文秀也想搭车,罗嘉薇准备拉走她,可能是想她们俩一起去逛街吧,我反正不太想去。

  侯平安:一起吃个中饭了再回去。我去看电影。

  魏冉歆:什么电影?

  侯平安:《长津湖》,女人不喜欢看。

  魏冉歆:谁说不喜欢啊,给我买一张票……卓玲……还有她们都想去,你一共买六张票,我们一起去。你发个位置过来。

  特茅的,老子一个人想安安静静的看个战争片,居然带一群鸭子去?

  随手订票,然后将截图发到了愤青群里。

  随后手机就连续的震动,几个女人都发了红包过来。订票的钱还是要给的,没想占大圣哥的便宜。

  不过这事既然做了,也不差几块钱,每个人准备了一份可乐和中筒的爆米花。这个一般女生都是没有抵抗力的。

  果然女生们来了,在侯影厅,大圣将票一一的发了下来,还有可乐和爆米花。女人们都嘻嘻哈哈的,感谢侯平安。

  杨月芬她们还要给侯平安发红包算爆米花的钱。

  “搞这些就俗了啊,我是差几个红包的人?我是差几个女朋友的人。”

  “呸——”

  这一次,侯平安被群嘲了。

  不过话说的让人很舒服啊,女人们都嘻嘻哈哈的闹成一团。

本文标签:老师今天晚上让你桶个够作文

上一篇:2021最新排行榜(含着她的奶边摸边做)合集列表

下一篇:手指按压珍珠|撕开胸罩咬她的乳尖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