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欧美黑人巨大精品VIDEOS|啊…公交车坐最后一排视频

2021-10-27 09:23:4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慢!令人发指的慢!

  那些灵力,宛如岩浆般,在纪松的经脉中滚动着,像是滚雪球样席卷着纪松的力量。

  外围的气势被压缩到极致,毫无泄露,让他看上去像个普通人,甚至比普通人更普

慢!令人发指的慢!

  那些灵力,宛如岩浆般,在纪松的经脉中滚动着,像是滚雪球样席卷着纪松的力量。

  外围的气势被压缩到极致,毫无泄露,让他看上去像个普通人,甚至比普通人更普通。

  犹如伺机而动的虎豹,又像是颗随时会爆炸的炸弹,股无声的威胁慢慢蔓延到穆长踪心头。

  穆长踪脸上的轻松和笑意渐渐向消失,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看来,我还是小瞧你了。”他很快又笑了起来,有些意

  外,但更添了几分兴趣。

  不过他很快就释然了,纪松若是连这点能耐都没有,又怎么敢冲到穆家来。

  不过,他不想像之前那样,莫名其妙的被纪松威胁到生命。

  手中攒聚的,原本只有成的力量,此时加到了成,没过多久,他的真气越输越多,渐渐达到了顶峰。

  既然出世,那就出的漂亮些,让所有人见识下穆家的强大吧。

  而纪松,就是他穆长踪向世人宣布归来的祭品。

  “吾为穆长踪,今日出关,突破神境,踏入离天!”

  浑厚的声音滚滚而去,传至数里,响起在所有观看人的耳边。

  穆长踪,以种极为强势的姿态,宣布回归。

  神境之后,便是离天境。

  没有人敢质疑穆长踪,因为作为第个踏入离天境的人,他有这样的资格。

  过了两秒以后,穆长踪的声音再次响起。

  “今日,斩杀人类绝世天才纪松,祭穆家被杀之人。”

  话音落,他手中直径足有米长的圆球,朝着纪松飞了过去。

  轰!

  外泄的真气之刃陡然见涨,朝着面方掠去,所过—处,石破木断,烟土弥漫。

  地面直接被翻开了层,真气之球后面,白色气浪、泥土已经碎石断枝,像是山洪海啸般朝着纪松扑来。

  铺天盖地!

  骆冰城等人的神色更加凝重。

  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虽然跟穆长踪刚刚突破境界,力量控制的不稳有关系,但也侧面证明了穆长踪的强大。

  如果他们面对这样的招式,唯逃脱的可能就是避开。

  但纪松和穆长踪的距离太近,真气之球的波及范围又很大,这时候想要避开难上加难。

  而没办法避开的话,纪松活下来的几率不超过分之

  呼——

  如同火焰,球体所过之处,地下多了个数米长的大坑,路朝纪松碾压过来。

  而就在众人复杂的目光中,纪松也动了。

  常言静若处子,动若狡兔,但纪松动的时候,却依然给人种极其静谧的感觉。

  有刹那,众人甚至觉得他没动,又或者说他的所有动作都慢了无数帧样。

  天地的呼吸似乎都停止了,众人的耳边在也没了半分声音。

  真气之球的噪音,地面裂开的声音,风声等等切,消失的无影无踪。

  万籁俱寂!

  而下秒,璀璨的光芒陡然从纪松身上散发而出。

  这光芒色,宛如灼烧亿万度的琉璃般耀眼,蓦然笼罩住纪松的身体,照耀整个山脉。

  在这片光芒之下,天地为之暗淡。

  周的光线变淡,美轮美奂的枫山也彻底失去了颜色。

  这刻,众人的眼中只剩下这光彩夺目的幕。

  然后流光闪而逝,掠过真气之球,瞬间来到穆长踪的背后。

  纪松的身体戛然而止,在穆长踪背后站定。

  他身上的琉璃之光似乎幻化成了他自身的模样,在纪松停下脚步的瞬间窜出他的身体,但又瞬间回归他的体内,消失的无影无踪。

  —切归于孟静。

  山,还是山;风,依旧在吹。周遭的切声音,回归众人耳中。

  哪怕真气之球的威势依然凶猛,但众人就是有种感觉,—切终于恢复了正常。

  下秒,飞舞在空中的真气之球像是遇到碾碎机样,从初端点点的消失不见。

  没有半点的力量外泄,也没有丁点的爆炸声。

  就像堵在真气之球前面的是出虚空,真气之球缓缓填入其中,没有任何反抗的能耐,直至消失不见。

  这下,是真的切归于平静了。

  没了肆虐的风刃,烟尘渐渐归于平静。

  穆长踪微微张着嘴,似乎有些不相信眼前发生的切。

  然后,他脸上多了些淡淡的苦笑。

  “苦修年,究竟为哪般……”

  鲜血横飞,穆长踪胸口出现道血痕,斜斜的拉到胯下。

  他的身体,缓缓分成上下两半。

  穆长踪眼中的光芒快速消失,重重的砸在地面之上。

  再无半点声息。

  穆家祖宗穆长踪,闭关近年,出世突破神境,而后死与枫山之上。

  噗通!

  穆峰宇跪在地上,浑身颤抖不已,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幕。

  他的心都是颤抖的,张着嘴似乎想要说话,但喉咙像是被堵住了样,发出的只有呜咽声。

  穆家完了!

  他心头只剩下恐惧,无与伦比的恐惧,辈子都没笼罩过他的恐惧。

  穆家真的完了!

  没有那刻,他比现在更明白自己以及家族的未来。

  纪松收身,身体微微颤了颤。

  这耗尽他灵力和心神的击,并不是别人看到的那么简单,对他自身的损伤也很大。

  不过他并没有纠结于此,压下身体的悸动,直起腰,扭头看向穆峰宇。

  战况在最顶峰的时候瞬间结束,这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更何况赢的还是纪松。

  所以当穆长踪倒下的那刻,骆冰城、龙在天等人彻底惊住了。

  是实实在在的心惊,哪怕之前纪松不断的颠覆他们的

  认知,但也没有这刻来的震撼。

  穆长踪的强大,他们心有余辜,但就是如此,穆长踪还是死的这么干脆。

  那光芒和闪而逝的身影,让人根本摸不到头脑。

  但摸不到却不代表众人看不到招式的强大。

  消失的真气之球,毫无反应的穆长踪,都证明了纪松速度和力度的极致。

  更何况是在两人的境界差距这么大的情况下。

  而震惊过后,骆冰城和龙在天相识眼,神色都有些复杂。

  天下英豪出少年。

  他们都明白,今日过后,炎夏第武者的名头,就要落在纪松身上了。

哪怕纪松并非古武。

 文学


  而穆家的陨落,也代表着个更强势的势力崛起。

  这样的结果,哪怕分钟之前,他们也没有想过。

  “好厉害!”龙依依依然沉浸在刚才的光芒之后,囈囈的说道。

  这刻,她也清晰的意识到,纪松的实力,比她父亲更加强大。

  毕竟她父亲还没有突破神境,但纪松却能轻易的斩杀神境之上的强者。

  他究竟是怎么办到的?龙依依盯着纪松的背影,微微撅起嘴唇。她觉得自己还是小瞧纪松了,要不然之前主动—些,未必不能跟纪松建立些关系。

  真是可惜……

  几人如此,王佩华更是目瞪口呆。

  之前那刻,他能清晰的感受到穆长踪的强大,但现在又算什么。

  说了这么多装逼的话,展示了这么强大的实力,却这么轻易的被纪松给宰了?王佩华恼怒至极。

  既有恨穆长踪不争气,同时也有些心凉。

  到了这步,穆家是真的危险了。

  见纪松扭头看向穆峰宇,王佩华心中突,脸色大变:“住手!”

  穆家的底牌已经彻底被搅碎了,要是连穆峰宇也死了,那穆家可真的完了。

  到时候,很多计划都会搁浅,说不定还会惹出更大的乱子。

  穆家决不能毁!

  “纪松,你敢动穆峰宇,不仅你纪家要完蛋,跟在你身边的所有人都要完蛋!”

  “嗡”

  —道剑光陡然掠来,直指王佩华。

  王佩华脸色瞬间煞白。

  骆冰城眉头微蹙,叹了口气,手臂挥动,将剑光挡下来。

  但王佩华还是吓得后退几步,差点屁股坐到地上。

  他神色不断变幻,脸色难堪至极,而后毫不犹豫的拿出个老式手机,把捏碎。

  骆冰城顿时冷哼声:“王佩华,别太过分!”

  王佩华毫不示弱的盯着他,咬牙切齿的道:“纪松今天必须死!”

  纪松若不是,穆家肯定要完蛋。

  王佩华不在乎穆家如何,但穆家要是完了,他们几年的布局就彻底毁于旦了,于此相比,纪松的性命不值提。

  骆冰城恼怒不已:“好!好!”

  纪松没有理会身后发生的事情,平静的看着穆峰宇。

  穆峰宇身上的惊恐来的快,退的也快。他很快便回过神来,尝试着挽救穆家:“纪松,之前的事情我穆家认栽,会主动向整个炎夏公布事情的始末,向你和你的家人朋友道歉。不止如此,穆家愿意拿出半的家产相赠,包括各方面的信息。”

  “还有,穆家跟许多洞天福地也有联系,我可以帮你接触他们,对了,藏龙城的事情,其实是昊天门牵的头,你肯定想找他们对不对,我知道他们宗门的地址……”

  他快速的开着条件,并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意思,每—条说出去,都足以惊世骇俗。

  然而纪松神色平静,像是根本没听到这些样。

  然后他手指扣动,道青色撩弦飞出,擦出刺耳的声音,瞬间没入穆峰宇的脖子。

  咧!

  —道血痕散在山壁之上。

  穆峰宇的眼睛瞪得老大,脸上尽是惊恐和不甘,头颅却咕噜噜的滚落在地上。

  “纪松!”山脚下响起王佩华愤怒的咆哮。

  纪松依旧没有理会,扭头看向穆天恒的魂魄。

  穆天恒的目光落在穆峰宇身上,浑身的鬼气都在颤抖、攀升。

  他脸上露出狰狞之色,目光显的猩红,身体像是抽风机样开始吸收周的能量。

  穆家被毁,穆家祖辈相继在他面前死掉,穆天恒彻底疯了。

  不,魂魄不能用风,是朝厉鬼转化。

  “纪松!我杀了你!”穆天恒嘶哑的声音响起,怒吼声,身体陡然变大,张开血盆大口朝着纪松罩来。

  纪松手中道金色光芒打出,直接没入穆天恒体内,将他从空中打落。

  “啊“

  穆天恒凄厉的叫声响起。

  佛家神圣之光,对鬼魂特别是恶化的鬼魂有绝对的压制作用。

  穆天恒变成恶鬼,纪松收拾他的手段反而更多,也让穆天恒更难以忍受。

  缓缓走到穆天恒面前,他居高临下的看着穆天恒:“你是不是很奇怪,我们之间恩怨虽然不小,但也没到拿整个家族来陪葬的步才对?我已经杀了你,为什么还非要冲进穆家,将穆家所有人赶尽杀绝?”

  “吼!”穆天恒剧烈的挣扎着,时不时的朝纪松吞来。

  纪松不管他,自顾自的说道:“我得让你明白。”

  “对于俗世的事情,其实我并不在意,例如北斗盟之类的,明证就是现在的情形,我个人就能灭你穆家,何须其他人来帮衬?但我还是耗费时间来做这些事,是为了什么?”

  “还有江家、孟家、杜家这些家族,其实我根本不放在眼里。”

  “我是修仙者,哪怕地球灵力匮乏,只要我安下心来修炼,如今也有可能踏入更高的境界。但我没有,我管些俗事,杀了很多没用的人,灭了些家族,直到今天,而我之所以做这切,其实都是因为你。”

  “江家,孟家,你父亲,你祖宗的死,其实都是我迁怒你而已。”

  “我跟他们并没有深仇大恨,他们死不死的,其实我也不太在乎,但如果他们的死,能让你更愤怒些,更悔恨些,我就是高兴的!”

  穆天恒身体更加凝练,开始朝着更高层次简化,他脸上尽是狰狞,怒吼道:“为什么!究竟为什么!纪松,你处心积虑的做这切,究竟为什么!”

  “为什么啊,我以后遇到的对手只会越来越强,杀鸡儆猴这点,其实意义不大,那我真正这么做的原因,其实很简单,就是开心。”纪松说着,开心的笑了起来,笑的像个小孩子,完全没有仙帝该有的风范。

  但这刻,纪松并不在意。

  对于上世自己所受的痛苦、折磨和悔恨,纪松其实也不在意,这也不是他报复穆家,让穆天恒受尽无尽之苦的原因。

  原因只有个顾从霜。

  上世的顾从霜,承受的苦难,才是真正让纪松揪心的地方。

  那些苦难埋在纪松心中,才是他无法原谅自己的原因,他连自己都无法原谅,又怎么会让穆天恒难过。

  所以他要用这种方式,让穆天恒步入无尽的深渊,让他被痛苦、悔恨、自责折磨上万年。

本文标签:欧美黑人巨大精品VIDEOS

上一篇:一个上面吃一个面吸|是不是没搞你又痒了吧

下一篇:把校花压在身子底下娇喘(是不是又欠日了)最新章节列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