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把校花压在身子底下娇喘(是不是又欠日了)最新章节列表

2021-10-27 09:26:2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为了压制心中的旖念。

  叶准全力运转《混元一气镇魂诀》,心中默念,百年之后,红粉佳人是骷髅,倾城倾国化白骨。

  但蒋英的身姿是在太过火辣。

  且不提那迷人的曲线,凹

为了压制心中的旖念。

  叶准全力运转《混元一气镇魂诀》,心中默念,百年之后,红粉佳人是骷髅,倾城倾国化白骨。

  但蒋英的身姿是在太过火辣。

  且不提那迷人的曲线,凹凸有致的身段。

  单是无意识扭动的纤纤小蛮腰,就已经让叶准销魂不已。

  偶尔轻轻转动身体。

  更是让他觉得自己马上要魂飞天外,白日飞升。

  什么故事里的坐怀不乱。

  什么修道之人个个青灯寡欲。

  都是骗人的鬼话!

  蒋英现在过得也极为煎熬,她完全没想到事情会这么麻烦,早知道还不如一开始就向董亚平坦白。

  真是,

  一步错,步步错。

  见董亚平问话,她只得红着脸轻声说道:

  “妈,我...我说的是实话,我和小叶就是挺正常的交往,他对我也很好。”

  董亚平显然没有发觉异样。

  她一边将被子压实,一边叹了口气,说道:

  “小英啊,你转眼就奔三的人了,妈妈很为难啊,一方面希望你能早点有个归宿,另外又不希望你收到伤害。”

  “妈妈在医院工作了三十多年,见了太多受伤的年轻女孩。”

  蒋英连忙把身体再次侧躺下,生怕董亚平一个不小心发现叶准,随后悄声回道:“妈,你在说什么呀?你真的误会了,我和叶准还...还没有走到那步。”

  董亚平突然就很生气的样子,说道:

  “小叶虽然确实优秀,但是他毕竟年轻,有些事不知道节制,你不能什么事情都听他的,有时候你要有主见,不该答应的绝对不能答应!”

  这话一出。

  不仅是蒋英。

  被窝里的叶准也一脸的莫名其妙。

  什么意思?

  就好像我把你女儿怎么样了似的。

  见女儿听了就不说话,董亚平又轻声问道:

  “女儿,你老实告诉妈妈,你们一般多久一次啊?”

  “妈...妈,你在说什么呀!都告诉您了没走到哪一步!”蒋英听了瞬间反应过来,满脸绯红,再次解释道。

  董亚平叹了口气,说道:

  “这屋里又没外人,说吧,妈妈没有责怪你的意思,我在医院里也见得多了,只是想知道实情,好教你做好防护,不许糊弄妈!”

  叶准这次真的无语了。

  心想自己原来在董亚平心里就是这样的形象?!

  那要是什么都不做是不是亏大了?

  反正也没什么形象了。

  蒋英在那傻愣愣地想了半天,最后竟然有些委屈地开口说道:

  “妈,你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嘛,我都说了啊,真的没有走到哪一步,你连自己女儿都不相信了吗?”

  蒋英是奇怪。

  自己妈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竟然问这些。

  而且。

  看她的样子似乎是认准了自己和叶准已经发生了关系似的。

  “不可能!”

  董亚平也有些生气了。

  自己也不是个古板的人,如今只是想听女儿说一句真话都办不到了吗?

  “叶准究竟对你做了什么,竟然让你这么维护他!”

  “妈!我们真的没有到哪一步。”

  蒋英显然是有些真急了,但是又不敢乱动,只得再次解释道。

  “看来叶准是给你灌了迷魂汤呀!”

  董亚平的声音立刻冰冷起来,虽然叶准看不到她的神态,也依旧能感受到语气中咄咄逼人的味道。

  “妈...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执意这样认为,我...我们真的没有走到哪一步。”

  蒋英显然也被董亚平的态度给整懵了,结结巴巴地说完这句话,已经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自己倒是无所谓。

  但问题是叶准还在自己身后呢!

  这几天的相处,虽然叶准的眼神会有不对劲的时候,但总的来说对自己还是相当礼貌的,现在竟然被人当面诬陷。

  换谁谁受得了?

  董亚平愣了半天。

  她没想到女儿竟然这么坚决的维护那个臭小子。

  可越是如此,

  她越想拆穿女儿的谎言!

  “你以前从来不骗我的,现在变成这个样子,全都是叶准,肯定是那个臭小子教你这么说的!”

  “啥?!”

  叶准躲在被窝里那个气啊!

  自己女儿说实话你不相信,当头来还把污水破到我头上。

  不过。

  叶准也百思不得其解。

  按理说自己和董亚平也就见过一次面。

  为什么她会如此坚定的相信自己和蒋英已经到了哪一步?

  原因究竟在哪里?

  “这个臭小子,看着人五人六的,实际就是个小色狼!亏他还是个医生,竟然这么不顾及你的身体!”

  董亚平心中一股无名火,越说越气,索性直接破口大骂。

  叶准心里这个气啊。

  蒋英啊蒋英!

  你这老妈究竟是怎么了?

  莫名其妙泼我脏水就算了,现在好了,直接骂上了。

  见蒋英妈妈骂得太狠,他越想越生气,心想你不是骂我色狼吗?我今儿就在你面前色狼一回!

  想到这里。

  叶准的手就不老实了。

  悄悄探到蒋英睡衣下沿,如蛇般钻进去,贴着滑腻平坦的小腹,直接往上摸。

  蒋英此时也很委屈。

  本来什么都没做,可怎么解释都没用。

  到现在她也不知道董亚平为什么如此坚持的认为她和叶准有什么。

  她见叶准突然动作起来。

  知道是妈妈刚才的话刺激了他。

  她双手拉着被子,不敢松开,就赶忙用胳膊肘来抵挡,并急急地道:“妈,小叶绝对不是你说得那种人。”

  叶准听到这话,顿时停止动作。

  手就静静地贴在蒋英的小腹中间,蒋英的呼吸就有些局促起来,心想这妈可真能找事,把叶准激怒了吃亏的可是您女儿。

  董亚平见女儿到现在还在为叶准开脱,就更加气不打一处来,啐了一口道:

  “那个臭小子就是个小色狼,究竟给你吃了什么迷魂药让你这么帮他说话?你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是吧?!”

  说完。

  董亚平就把一个灰色包裹扔到床上。

  “自己看看!看看!这是什么东西,情趣制服都用上了,还跟妈妈说你们两个没走到哪一步?”

  “那你告诉妈妈,你们还想走到哪一步?!”

因为她觉得很委屈,但又百口莫辩。

 文学


  眼前的一切让她脸颊绯红。

  白色衬衣,深蓝百褶小短裙,俗称‘死库水’的蓝色连体日式泳装,甚至还有一双卖家赠送的白色中筒丝袜散落在大床上。

  昏暗的房间。

  竟给人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异样感觉。

  这是...

  叶准在兔缝缝制服馆买的JK制服!

  这一刻。

  蒋英终于知道母亲为什么这么执着认为叶准是小色狼。

  可不是嘛!

  换成是谁看到这些衣服不会往哪方面想。

  虽然被捂在被子里,但叶准听到董亚平说的话也猜得八九不离十。

  叶准不知道SF这么给力。

  也没有想到蒋英让董亚平帮忙拿的快递竟然就是JK制服。

  感受到蒋英有些发僵的身体,叶准唯有默默苦笑,只能用手轻轻拍了拍蒋英平坦的腹部以示安慰。

  此刻。

  蒋英已经被委屈冲昏了头脑。

  见叶准竟然还拿手拍自己的腹部直接失去理智,再也不管其他,臀部往后一拱,直接撞在了叶准的下体之上。

  她怒气尤未消去,又用臀部朝后顶了顶。

  “呀!”

  蒋英浑身颤抖地娇呼一声,感受到身后炙热的异样,瞬间反应过来,她不敢再乱动。

  “小英,你怎么了?”

  听着女儿暧昧声音,董亚平赶忙前倾着身体凑了过来,蒋英慌张之下努力压住被子,双臂向前轻推道:

  “一个姿势保持时间长了,有些抽筋。”

  叶准在被窝里长舒一口气,心头默念到:

  蒋英姐,这可不怪我啊!

  “噢!”

  “妈妈不是不开明的人。”

  董亚平重新做回椅子上,然后又将制服一件件收拾好,说道:

  “医院里也常听小护士说起这些东西,妈妈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只是想让你们知道,年轻人还是要懂得节制。”

  “啊...啊,妈我知道了,小叶就是好奇嘛。”

  蒋英不敢把她和叶准之间的约定老实交代,只能把所有的责任全都推到他身上。

  “哼!好奇?”

  董亚平见女儿终于承认,仍旧生气道:

  “不仅你要知道,还要让那小子也知道,年纪轻轻的就不学好,这还没结婚喃,就把你也给带偏了!”

  叶准闻言。

  心头也升起一阵无名火。

  虽然这JK制服是自己买的没错,但是要没有你蒋英让我假扮男朋友会有这事儿?现在倒好,全怪我了?

  想着想着叶准上手又不老实了。

  感受着背部被叶准紧紧贴着,蒋英心里又是一阵燥热。

  “知...知道了,妈...妈...我都听你的,呀!”

  董亚平以为蒋英又抽筋了,心里也又是一阵心疼,看了眼时间,发现也不早了,就打了声招呼往外走。

  临到关门时还不忘扭头让蒋英别忘记带叶准回家吃饭。

  蒋英见母亲走出卧室,也不敢马上起身,只能将手伸进被窝推向叶准。

  可不这样还好。

  一推之下。

  叶准竟将双手又死死地按自己腹部。

  不时还极讨厌地揉捏一番。

  蒋英知道叶准是生气她没有想董亚平解释为什么买JK制服的缘由。

  自知理亏。

  再加上董亚平还没有走远。

  于是蒋英不敢再动,只能任由叶准从后面抱着,就这么侧卧在床上轻轻喘气。

  叶准现在已经没了怒火。

  他只是觉得抱着身前蒋英的身体就像炙热夏天偶然得当的一块寒冰,舒爽透心凉,凹凸有致的曲线更是让他心神荡漾。

  虽然他不敢再有动作。

  但要让他现在打住,放开蒋英的身体,那是绝对不肯能的,打死都不成。

  这样子躺着两三分钟。

  卧室里的两人终于听到外面董亚平离开的声音。

  叶准从后面环抱着蒋英,不断向她的脖颈吹着热气,蒋英全身酥痒难耐,终于战栗着转过身体,对着叶准颤声道:

  “小叶,我错了,不该把所有责任都推到你身上,你放过我吧。”

  两人相对而卧。

  叶准只觉得她吐气如兰,一股幽香钻进鼻中,竟令人熏然欲醉。

  看着蒋英满面酡红,眸中春波乍起的神采,竟有种难言的妩媚动人,叶准头脑一热,就对着她的嘴唇吻了下去。

  “唔——!”

  蒋英先是一怔愣神,然后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猛地伸手把叶准推开,挣扎着就坐了起来。

  叶准现在剑在弦上。

  不等蒋英直起腰,就又重新把她推倒。

  双手捧着她娇艳欲滴的面容,再次低头去亲,蒋英拼命摇晃着头不让他得逞,最后干脆手脚并用,一下将叶准踹到床下。

  叶准正准备重新上床,就见蒋英好用双手做出个“stop!”

  只见蒋英一脸严肃地盯着叶准,说道:

  “你准备好了吗?”

  “嗯?”

  叶准正诧异间。

  “你准备好娶我了吗?”

  顿时!

  叶准如同被冷水浇身一般,突然清醒过来。

  看着失魂落魄坐在地上的叶准,蒋英总算松了一口气,然后又有些惭愧地下床和他并排坐在地上,轻声道:

  “小叶,别瞎闹了!”

  “我没瞎闹!”

  叶准一时间心里空落落,双手抱着膝盖,好像挺受伤的样子。

  蒋英见状心里不由升起更多歉意,她搬过叶准的肩膀,又在他耳边说道:“姐姐错了!以后一定不让家里人误会你。”

  叶准仍旧一言不发的样子。

  突然!

  蒋英看到床边被董亚平整理整齐的jk制服。

  下一刻。

  她像是下定决心一般,扭头附身在叶准耳边,悄声道:

  “好啦,不要在生气了,你安心完成明天的决赛,等...等你陪我回来家,我就穿jk制服给你看?”

  见叶准还是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蒋英心底一横,继续道:

  “香山旁边有一处很不错的天然温泉,等你比赛结束之后,我带你过去泡温泉?”

  叶准闻言,眼睛一亮。

  蒋英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如果他还是不明白的话那就可以一头撞死了。

  想着身高一米七多的蒋英穿着‘死库水’的样子,叶准赶忙把头点得如同捣蒜,“蒋英姐,一言为定,这次你不能再食言了啊!”

  说完。

  叶准便穿着浴袍溜回了房间。

  蒋英轻轻将房门拉上,突然背靠着倚在门边,大口地喘着粗气,随后全身瘫软地坐了下去。

本文标签:把校花压在身子底下娇喘

上一篇:欧美黑人巨大精品VIDEOS|啊…公交车坐最后一排视频

下一篇:三个一起太大了会坏掉的文章:涨精装满肚子上学流出来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