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见一次面一次就干十几次:和朋友换娶妻当面做

2021-10-27 09:35:5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一间闭恹阴暗的交易室内,四五块电脑屏幕,正呈现在一个年轻人的面前。

  在他眼前的电脑屏幕上,无数的交易信息和数据,正在不断的刷新着。

  年轻人盯着眼前的屏幕,死死的关

一间闭恹阴暗的交易室内,四五块电脑屏幕,正呈现在一个年轻人的面前。

  在他眼前的电脑屏幕上,无数的交易信息和数据,正在不断的刷新着。

  年轻人盯着眼前的屏幕,死死的关注着其中的各种信息。

  大脑更是在以每分钟八十迈的速度,高速运转。

  “啪!”突然,就在青年专注着眼前的交易市场数据时。

  一声巨响,交易室的门被一只大脚踹开,阳光撒进黑暗的房间。

  青年闻言,转过头去,看到刺眼的阳光,瞬间遮住了眼,然后粗暴的咆哮声,回荡在交易所走廊之内。

  “妈热法克,你这该死的,就特么不能够轻一点吗?

  还有,我让你出去买早餐,你特么的为什么直到现在才回来?!!”

  踹开门的是一个白人,也是一个青年。

  穿着一身褶皱的西装衬衫,领带早就挂在了脖子上,像一根绞索。

  听到伙伴的咆哮,他摇着头,脸上闪烁着迷失的表情,晃晃悠悠的就走了进来。

  在拎着印着汉堡王的食品袋,把可乐当汉堡咬在嘴里,撒了一地之后。

  他笑呵呵的耸了耸肩,对着同伴傻笑说道。

  “额,哦~

  你知道的,拉斐,我有点晕,刚刚出去,喝(磕)了一点酒……

  嗨,还有,还有你的早餐……

  看,他们有多可爱,给……”

  “妈热法克,我特么跟你说过多少遍,让你不要再去碰那该死玩意!!

  你没听到吗?!!

  你要是压力大,就去找那些骨肉皮发泄!ok?!!

  要是不满意那些骨肉皮,好莱坞也有的是你需要的货色?!

  但是你妈热法克的,为什么要现在这个时间,去喝那该死的玩意?!!

  你不知道吗?

  现在这个时期,对我们有多重要?!!

  你这该死的?!!”

  耸了耸肩,看着有些歇斯底里的死党兼合作伙伴。

  青年闻言脚步踉跄了一下,打了个嗝,挥手说道。

  “可得了吧,拉斐,你又不是我妈,为什么整天都要教训我。

  而且,我又不是你,还未成年,不能喝酒。

  而且,现在都是什么年代了,开放一点!好吗?

  喝酒怎么了?真是该死的……”

  看着眼前脚步踉跄,还敢跟自己顶嘴的伙伴。

  名叫拉斐的青年,彻底愤怒了起来。

  “我妈热法克在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蒙特!最后一次机会!

  你特么的刚才说什么,你有种再说一遍!

  我警告你,这是最后一次机会,别把我惹火了!”

  “哦谢特,得了吧,拉菲,法克鱿,你特么的以为你自己是谁?!!”

  “轰!砰砰砰砰!!!”

  一连串的轰鸣声,从交易大楼之中传来,不过并没有引来太多的关注。

  在保安赶到,确定了只是因为愤怒和情绪失控,导致的擦枪走火之后。

  他们甚至只是把对方的枪收起来之后,就直接离开了。

  因为这就是能够拥有这种交易室的大客户的特权。

  对于交易所来说。

  只要他们不在交易室杀人,那交易所才懒得管这些神经病,在这里干什么。

  以往在这玩妞的,磕药的,歇斯底里裸奔的,跑上顶楼跳舞的,太多了。

  只不过擦枪走火而已。

  在这里,人生百态,极致的欲望叠加极致的压力。

  什么场面都有可能出现,什么场面他们没见过?

  “额,好吧,冷静,冷静,拉斐。”

  枪声回荡,在送走了交易所的人之后。

  白人青年一脸冷汗的彻底从醉酒之中清醒了过来。

  他看着眼前的伙伴,一脸心有余悸的伸手拉着对方坐了下来,坐到了交易台前。

  “嘿,伙计,冷静,是我的不对。

  我不应该这个时候喝酒的。

  但是你知道的,我的压力真的很大,因为这一次的操作,风险太大了。

  你真的确定吗?

  接下来的市场上,这一波疯狂暴跌,是一个机会!

  之后就会重新拉升回来,并且冲到最高点?”

  看着冷静下来,恢复清醒的伙伴,名叫拉斐的青年,在发泄了一通过后,也冷静了下来。

  他深呼吸一口气,没好气的做到了交易台之前,开口说道。

  “当然,你妈惹法克看我什么时候赌错过?!

  就现在市场上,什么确凿的消息都没有传出来的情况下。

  居然直接引发了黄金期货和现货市场双重雪崩,市场下杀了那么多的价格。

  不用想也知道,这绝对不正常,背后肯定有华尔街的那帮该死的混蛋在操盘!

  而那些顶级大机构,也绝对已经收到了消息,所以才会引起这种灾难性的雪崩!

  可是现在,不论是从沙漠州的紧张局势,还是从白头鹰联储的货币量化宽松政策上。

  却全都没有看到有任何阻挠黄金价格攀升放缓的迹象。

  你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吗?

  那就是基本面跟市场完全相反。

  而相反的理由,还是因为一些根本没有获得任何有利证据和官方背书的新闻!

  见他的鬼!

  这特么背后,绝对是华尔街的那帮人,提前得到了什么重磅消息。

  然后想要用这种假消息,血洗清盘。

  把那些中小资金全都杀一遍之后,反手在公布消息,疯狂拉伸期货合约价格。

  再收割一轮空头的合约!

  绝对是的!

  只不过,就是不知道会是什么信息,让他们这么笃定,一定能够成功拉升合约价格。

  不过最有可能的消息,就是白头鹰要对那些该死的沙漠州骆驼们,加大资金投入。

  白头鹰联储,也会继续量化宽松,印更多的钱!

  然后降息,放任热钱涌入全球资本市场,继续火热炒作!等待下一轮收割的机会!

  就现在这个局面下,见鬼的,用不了多久,你就会看到我说的实现!

  然后我们就会跟着他们后面,狠狠的咬一口肉下来!”

  “那好吧,就听你的,反正你一直都是正确的。

  不过,我还是担心!要是他们有诱多的假操作和突破。

  或者多做几轮震荡超跌,那我们可能根本扛不住他们。”

  “放心吧,我只是上了两层仓位,另外上了五十倍杠杆。

  也就是相当于全仓十倍杠杆!

  还是在这个市场已经下探到底的时候接盘!

  除非之后的黄金期货价格,比现在还要暴跌10%。

  不然绝对不可能让我们爆仓!

  所以这一次!我们一定能狠狠的赚他一笔!

  最多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

  看着握着拳头,一脸凶狠的拉斐,白人青年顿时也被他感染,有些热血涌动起来。

  “ok,那就狠狠干他们!

  法克那些华尔街的混蛋们!!法克他们!

  一切都听你的!”

  “放心吧,绝对不会出问题的。

  现在,你继续看着期货市场。

  我先去睡一会,有任何事情,记得叫我起来,如果没有,那就按计划,我晚上起来接班。

  最后,别再碰那该死的玩意了!好嘛?!”

  “ok。”

  ……

  另外一边,就在全世界都在因为黄金期货交易市场风起云涌的时候。

  内华达州,内华达山脉。

  一处巨大的荒野山地之间。

  谢金正站在越野车上。

  在他眼前,是一支无比庞大的队伍,正分成几十队。

  在眼前这片荒野山地之上,分开打洞,勘探金矿。

  在他身旁,一个黑人青年,正一脸汗水的拿着电话汇报着情况。

  十数天的时间,黄金期货价格如预计的那班,已经稍有缓和,企稳筑底。

  无数资金开始重新入局,以为一切过去,开始继续投资炒作持有。

  而在内华达山脉内。

  在谢金带领众多勘探队紧赶慢赶之下,总算是将整个内华达西侧山脉内的大致区域,粗略的筛选了一遍。

  “对,是我,马尔斯。

  勘探结果已经大致出来了,谢总共大概选定了三十八个大区域。

  我们勘探出来了五个金矿。

  储量根本没有看,都交给了后面的人继续探测。

  不过预估都不是一些小矿脉。

  对,是的,品味还是不错的。

  另外,已经开始有淘金客,进入内华达州了,我们现在还算安全。

  什么?接下来还需要多久勘探完整个片区的金矿?

  那就基本没有办法了。

  因为谁也不知道那些该死的金矿在哪。

  之前就算是谢,也在一块区域,连续失误了起码十次以上。

  更何况我们这些人。

  还有那么大的范围。

  现在谁也不知道,下一个金矿会会在什么时候发现。

  谢也已经说过了,接下来就是纯靠运气,还有一点一点详细勘探和寻找了。

  再想找到,根本不可能存在那种可能了。

  我明白,我明白。

  但是你也要明白,那是在地下几十几百米,隐藏着无数石头,各种金属岩石。

  我们又不是上帝。

  这次要是不是见到谢,我也不相信,居然还有他这种变态。

  居然能够靠一点点痕迹,推测地势,摸索找到有可能出现金矿矿脉的地点和岩层。

  好吧,那就这样吧。

  我会转告谢的,第三阶段计划开始了?

  好的。

  到时候会有记者过来吗?

  那我要问问谢,看他接不接受采访了。

纽约黄金期货交易市场。

 文学


  二十四小时交易大厅。

  还是那间阴暗闭恹的交易室。

  巨大的咆哮声,正伴随着怒吼,回荡在交易室内。

  眼前的电脑屏幕上,比之前还要夸张的交易信息,正在疯狂刷新。

  全都是卖出合约。

  而与此同时,外面的走廊里。

  财经频道的主播播报,还在不停的循环着。

  “受制于自上周起,斯坦矿业公布旗下在内华达新发现七座中大型黄金矿脉,以及在印泥发现的被誉为黄金海湾的超级沙金矿床的消息影响。

  黄金期货和现货市场,因此出现了第一轮的暴跌。

  与此同时,斯坦矿业和巴里黄金开采公司,宣布成立战略合作伙伴。

  共同开发内华达山脉内部众多黄金矿脉的消息。

  也导致黄金期货市场再次暴跌。

  同时,根据有关消息人士透露,巴里黄金开采公司,之所以能够获得斯坦矿业公司的青睐,结成战略同盟。

  和一项新的黄金开采技术有关。

  据相关人士介绍,这项新的黄金开采技术,将能够有效降低黄金开采成本。

  同时使得一大部分,过去没有开采价值的低品位黄金矿,获得开采价值。

  截止目前,国际市场之上,低品位黄金矿的价格,目前已经因此消息影响,提升了1000-1500%以上。

  同时在本周四。

  国会宣布驳回了五角大楼对加大沙漠州战争投入的议案,并有意缓和双边局势,减少货币量化宽松政策。

  目前两党正在因此事激烈交锋,查理议员更是对此,公开发表了谴责声明。

  驳斥共和党议员戴维斯为了财团的利益,而完全不顾民众的死活。

  而因以上信息影响,目前黄金期货合约价格,环比上周,已经再次跌幅了超过15%。

  几乎是有史以来,最为惨烈的黄金期货市场跌幅之一。

  以上来自福克斯电视新闻台报道,我是贝拉。”

  “我跟你说过多少遍,我跟你说过多少遍!让你不要冒险?!!

  哦,谢特,该死的!现在怎么办?

  现在我们怎么办?我们所有的钱都已经投入了里面!

  你妈妈还有我妹妹她们又都该怎么办?

  我妹妹要钱上学,你妈妈需要治疗费!

  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哦我的上帝啊!啊啊啊啊!”

  暴躁和崩溃的呼喊声,回荡在阴暗闭恹的交易室内。

  发狂的白人青年没有注意到,他的伙伴此刻正一脸无神的坐在椅子上,眼睛里已经失去了所有的光彩。

  “我早说过的,我早说过的!

  我当时就应该阻止你的……

  砰!

  啊!!!医生,医生,哦该死的,这该死的!”

  终于,就在他六神无主,无比崩溃的捶胸顿足的时候。

  一声枪响,回荡在了交易室内。

  “哦谢特,上帝啊,这该死的!

  快去报警,有一个白人枪击了一个黑人!

  在交易室里面!哦谢特,这些该死的种族主意份子!

  这个该死的家伙可能嗑药了,我看他神经不正常,快把他控制起来,快!”

  ……

  哀嚎,回荡在整个黄金期货交易市场。

  从半个月前,谢金他们开始启动第三部计划以来,这一切就已然注定。

  不论是谁,不论是哪个资本,最后只要参与进来,几乎都被埋在了里面。

  全球,此时,正有无数人哀嚎崩溃着,走上绝路。

  整个市场上,因为这一波黄金期货现货双暴跌,在叠加股市的增长,直接造成的经济损失,超过一千五百亿美元以上。

  而与此同时,另外一边。

  谢菲尔德庄园,无数衣冠楚楚的精英们,脸上正带着满足的笑容。

  彬彬有礼站在舞会各处,彼此轻笑着交谈,无比的绅士和风度翩翩。

  “嘿,快让我们看看这是谁?

  哦,原来是我们的功臣,斯坦·谢先生!

  欢迎他从内华达山脉回来!

  他再次创造了奇迹,发现了黄金,给我们带来了惊人的利润。

  先生们女士们,让我们举杯,敬我们的斯坦·谢先生!”

  “啪啪啪啪……”

  经久不息的掌声,随着牵着艾莎的谢金走进庄园,开始不断响彻。

  每个人,脸上都带着讨好的笑容,看着身穿手工定制礼服的他。

  带着微笑,一个又一个的和众人点头示意。

  走在这群因为这一轮交易,起码赚了数百亿以上美元的鬣狗们中间。

  谢金有理由,也有资格被他们簇拥和崇拜。

  “你好,伯纳德参议员,据说你接下来,有意参加下一届的犹他州州长的竞选?

  好的,好的,请放心,我们是朋友不是吗?

  到时候我会一如既往的支持你的。”

  “你好,阿列克谢,我当然知道这个名字,美洲糖果大王先生,这可是一个有足够含金量的姓氏,就像那些金矿一样。

  听说你们最近在委内瑞扩展业务?

  好的,有机会的话一起合作,好的,好的,会有机会的。”

  “嘿,菲尔斯,这几位是谁?

  不不不,你不要介绍,让我猜一猜。

  洛克菲勒,摩根,杜克,罗斯福,哇哦,我这是看到了谁?

  希拉里夫人,你好,很高兴认识你,谢谢。

  哈哈哈,你们这些家伙,可比我有名的多,我最多也就是个小角色而已。”

  ……

  喧嚣的庄园里,灯火辉煌,璀璨夺目。

  在应付完一波又一波的权势人物之后。

  谢金总算是找到了一个暂时喘息的时间。

  一个人静静的喝着酒,看着眼前这美丽迷人,炫目的一切。

  至于那些今日惨死的人?

  至于那些今日痛哭懊悔的人?

  这就是资本市场不是吗?

  你今天笑的无比肆意,畅笑开怀,大把花钱。

  那自然也要有准备,有一天摔的粉身碎骨。

  这个市场的弱肉强食和残酷冷血,是人类社会最为顶级的绞肉场。

  其中的冷血和残酷,虽然伪装的文质彬彬。

  可是内里却是比沙漠州还要残忍。

  除非你有那个势力和力量,作为庄家存在,操控市场,无限耍赖。

  不然,在这个角斗场里面,谁也不敢保证,自己就是无敌的,哪一天能够全身而退。

  “嘿,斯坦,原来你躲在这。”

  就在谢金悠闲的享受私人时光的时候。

  一个人影走来。

  “佐科?你怎么会想起来找我?

  不陪着菲尔斯和那些大人物拉拢关系和感情?”

  佐科·谢菲尔德,谢菲尔德家族,下一代的核心继承人。

  今年三十六岁,和还在幼稚期的阿尔不同,这家伙已经成长为了一个极为合格的资本精英了。

  别误会,不是说他不玩,他玩的比阿尔还要疯狂。

  但是玩和精英是两个东西,不是吗?

  这从这家伙,一脸真诚笑容的走过来,亲密无间的跟谢金攀谈就可以看出来。

  他已经是一个合格的利益动物,资本家吸血鬼了。

  “得了吧,有菲尔斯在那陪着他们,一样的。

  你知道的,老家伙们相处起来,总是就那么一套,无聊但是又必须维持。

  然后彼此交谈,确定一些默契,交流一些信息。

  你懂的,现在的我,还不需要帮助菲尔斯处理这些。

  那可不是个好现象。

  算了,不聊这个了,你一个人站在这干嘛?

  你看四周,那些该死的家伙看着你,都快恨不得把你吞下去了!”

  “呵,他们看的可不是我,而是金沙。

  算了,不说这个了,你来找我干什么。

  我好不容易有点空闲,你最好快一点。”

  “好吧,你这该死的,果然跟那些混蛋说的一样,眼光非常的准,无比的敏锐,真是见鬼。

  你这都是哪来的本事?”

  “和你一样,娘胎。”

  “……,看到那边那两个人了吗?”

  无语凝噎了一下,看着面无表情一脸理所当然的谢金。

  佐科沉默了一瞬,开口说道。

  “怎么,你朋友?”

  挑了挑眉,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眼前这个无利不起早的家伙。

  谢金差异的问道,这种主动介绍别人,帮助别人的情况,他可很少在眼前这货身上看见。

  “阿诺,还有他的妻子,肯妮迪家族的,那位总统的外甥女。”

  “哇哦?怎么,他想要干什么?

  你又想要怎么样?

  要知道,虽然他们很有势力。

  可是还影响不了我们。

  你最好把话全都说出来。”

  看着谢金一脸差异是询问,佐科无奈的耸了耸肩。

  然后他撇了一眼对面,已经注意到他们,并向他们举杯的阿诺夫妇。

  “是这样的,阿诺想要竞选加州州长。

  而众所周知,你现在在加州的影响力,还有朋友是最硬的。

  所以……”

  “所以你就想让我帮他们?推这家伙上台。

  那我有什么好处?还有他的对头是谁?”

  “放心吧,不需要你做什么,他们有自己的力量,去跟对方掰手腕。

  只不过不希望对手获得额外的助力而已。

  所以就想通过我和你联系。

  他们已经给出了保证,等他们登上州长之位后,会对你保持友谊的。

  你知道的,肯尼迪家族的友谊,这在政界还是非常值钱的。

  另外,我也会给你一个承诺的。”

  看着眼前尽心尽力劝说的佐科,谢金盯着对方,好像要把他看透。

  直到好半响,他才收回目光,撇了一眼远处的未来州长说道。

  “他们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这么卖力的说服我帮忙?”

  “嘿,斯坦,你那是什么眼神,见鬼,你这该死的,别想了,我是不会告诉你的。”

  耸了耸肩,看着被他看的发毛的佐科,谢金放下酒杯之后说道。

  “那就去告诉他们吧,我答应了。

  当然,除了他们的友谊,还有谢菲尔德家族的承诺。”

  “见鬼,我什么时候说过是谢菲尔德家族的承诺?

  我说的明明是我自己的承诺!”

  笑眯眯的看着对方,谢金好像看透了他的心思,说道。

  “都一样,不是吗?反正我记得的是谢菲尔德家族的承诺。

  至于你怎么想,就与我无关了。”

  “谢特,斯坦,你这个魔鬼,他们果然没有说错,妈惹法克!”

  看着竖着中指,一脸气愤离去的佐科。

  谢金摇了摇头,收起了笑容,最后看了离去的佐科一眼,什么也没有多说。

  至于对方真实的来意?还有试探?

  他才不在乎呢。

  现在的他,已经和之前再一次不同了。

  在连续三次,都在野外成功发现了金矿矿脉。

  并且这一次引导市场,让眼前这群豺狼赚到数百亿以后。

  现在的他,就像是一块毁天灭地的神器,已经彻底在白头鹰站稳了脚跟,再也不用担心一些人的招惹了。

  这一点,只是从一些国家和国际组织的反应,就能够知道他现在,到底有多恐怖了。

  此时此刻的他,在一些国家,都已经专门给他建立了私人档案了。

  并且把他的所有身平全都寻找记录了下来,开始事无巨细的研究。

  同时随时监控他的行动轨迹和路线,确定他是不是又去哪淘金了。

  没办法,那种寻找金矿的手段,实在是太恐怖了。

  而在白头鹰之内。

  加州财团和梅林财团,以及白头鹰镇府,更是已经私下里照会了很多国家和大势力。

  告诉他们,谢金是“不可动摇”的那种超级人物之一了。

  被直接列入了一份受到特殊保护的“白名单”。

  受到所有人默契的保证。

  这是什么概念?

  也就是说,以后谢金哪怕在白头鹰或者其他国家,做了一些人神共愤的事情。

  不好意思,白头鹰都会派军舰来把他接回去。

  而且抓回来之后,都不会判刑。

  就算是判刑之后,也会在各种巧合,意外,总统特赦的名单之中存在。

  并且绝对不会出现任何阻力和后果的那种。

  他一天牢都不会坐,该怎么潇洒还是怎么潇洒。

  至多就是低调一点。

  就是到了这种极为恐怖和离谱的程度。

  而且一点也不夸张。

  因为这本来就是白头鹰顶级权贵阶层的象征之一。

  比如几大财团家族的核心成员,几大顶级政治家族的核心成员。

  还有议会的一些核心议员们,政府的部分退休高官们,比如fbl局长,中情局局长,国防部长这些暗地里的。

  还有明面上的,总统,国务卿这些。

  几乎所有最顶级的权势阶层,都全都享有这套新闻缄默,法律保护,政治庇护,全球畅通的资格。

  这一点也不魔幻和夸张。

  当然,政治攻击和丑闻竞选,是被公开默认的。

  但是这种政治攻击和抹黑,却永远也不会出现实际的惩戒和处罚。

  让相关部门去真的调查和起诉。

  永远只会流于形式和文件层面。

  这就是基本游戏规则了。

  当然,他们还不至于像谢金这么离谱,只是身份附带的基础保障。

  也没那么疯狂?谁知道呢……

  而谢金这个,就是更加高级的一种。

  不但受到保护,更是受到了无数人的追捧和拉拢。

  因为他的能力,已经足以值得他们这么做了。

  谁也不会觉得那样不对,敢在白头鹰手底下撸虎须。

  当然,因为他还有东国香江国籍身份的原因。

  东国那边也已经派人过来联系过他,给他释放了足够多的善意和信号。

  同时暗地里也联络过他,希望他要是有机会,也帮着在东国国内找点矿什么的。

  当然,这事是不可能瞒得住白头鹰的。

  东国也照会过白头鹰,说过不会太过分,只是自己国内合作。

  现在的东国也还是很怂的。

  而由于谢金的特殊,白头鹰倒是也没人在说什么。

  只要不是太过分,这种事,所有人估计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再加上现在东国还不起眼。

  更是没人会吃饱了撑的,敢去找谢金的不自在了。

  不然他要是不高兴,外面那些资本巨鳄们,就会让某些人知道,他不高兴的后果。

  鬼知道这帮人等这个机会都不知道等了多久。

  就希望有人不开眼得罪他,然后好上赶着找上门,跟他拉关系谈合作呢。

  真当洛克菲勒和摩根那些人,不眼红他这么一个人的吗?

  那可是全球资本市场之中的重中之重!

  黄金期货交易市场,和整个黄金开采业的话语权和霸权。

  他们不流口水才见鬼了。

  难道他们就这么希望看着他,一直白白的落在了加州财团的盆里吗?

  怎么可能!

  但凡有机会,这帮人立刻就会把他拉拢过去。

  要不是现在谢金和加州财团深度合作,外面还有一个梅陇财团,在看着。

  这帮货就算是真的开战,估计都动手了。

  因为至多也就是损失一些势力,但是成功了就是最起码分一杯羹,掌握全球黄金期货市场的话语权了。

  但是奈何,能怎么办呢?

本文标签:见一次面一次就干十几次

上一篇:三个一起太大了会坏掉的文章:涨精装满肚子上学流出来

下一篇:总裁一晚上都没退出去:校花玩我J还喂我乳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