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总裁一晚上都没退出去:校花玩我J还喂我乳

2021-10-27 09:38:4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因为这个事情产生的影响是非常大的,万一出了差错,谁也承担不起这个责任。

  “这样吧,要不然我给老陈来一电,叫他也来商量一下?”刘半夏说道。

  “这个事

因为这个事情产生的影响是非常大的,万一出了差错,谁也承担不起这个责任。

  “这样吧,要不然我给老陈来一电,叫他也来商量一下?”刘半夏说道。

  “这个事你拿主意,我只负责反应问题。”陈红阳说道。

  “这次孩子过来你给检查了吗?”刘半夏接着问道。

  “检查了,但是我检查的时候,没觉得孩子有什么问题。所以给的氧气,采了血,就没有再接着检查。”陈红阳说道。

  “那我还是喊老陈吧,这事有点大。”刘半夏咧了咧嘴。

  赶忙拿出电话来打给了陈学海,只不过陈学海今天有手术安排,暂时还过不来。

  “一会检查结果就该出来了,我也不能糊弄太久啊。”陈红阳说道。

  “那没办法了,只能咱们俩来了。走着,看看孩子和孩子妈去。”刘半夏说道。

  现在也没别的办法了,只能先他们两个来。也不能因为这个事情,再把周书文或是住院部那边别的院长给抢过来啊。

  两个人精神抖擞的来到了治疗室,陈红阳领着他来到了一位正在吸氧的小朋友身边。

  刘半夏也是格外关注了一下他的妈妈,从精神上来判断,目前好像还没什么问题,只是有些疲惫。

  这也是代理型孟乔森综合症的一个情况,哪怕在就诊之前表现得非常焦急。可是来到了医院之后,就会心情很稳定。

  “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们急救中心的刘主任,我邀请他过来帮孩子一起看看。”陈红阳说道。

  “谢谢,谢谢陈医生,谢谢刘主任。”孩子妈妈感激的说道。

  “我听陈医生介绍说是有呼吸窘迫症,今天发病前是什么状况啊?”刘半夏问道。

  “就是说喘气不得劲,而且军军还有癫痫的症状。他发病的时候倒是不会像别的小朋友那么吐白沫、抽搐,只是会盯着一个地方看,偶尔身子会抖动。”孩子的妈妈说道。

  “来,我先给军军做一个听诊,仔细听听心肺音。”刘半夏说道。

  对于他的这个提议,孩子到妈妈倒是没有别的想法,这也是她期待的。

  刘半夏仔细给孩子听诊了一下,并没有听出来什么问题。

  只不过他的脸上却是不动声色,心中的天平已经往这位孩子妈妈是代理型孟乔森综合症的方向偏了。

  “小朋友几岁了啊?”

  刘半夏看着小家伙问道。

  “四岁。”

  小家伙说着还竖起四根手指。

  “呀,这么聪明啊。那今天阿姨给你抽血的时候,有没有哭啊?”刘半夏又接着问道。

  “哭了,疼。”小家伙说道。

  “真乖。告诉叔叔,最喜欢吃什么啊?”刘半夏逗着小家伙问道。

  “冰淇淋。”

  小家伙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就很开心,只不过说完之后又小心翼翼地看向了妈妈。

  “他气管不好啊,太凉、太热的东西都不敢给他多吃。刘主任,听得咋样啊?”孩子妈妈说道。

  “目前的情况已经很不错了,咱们再稍稍等一等,等其余的检查结果出来咱们再看看。”刘半夏说道。

  “好,我们等着。每天啊,都担心他会犯病,可愁人呢。”孩子的妈妈说道。

  刘半夏笑着点了点头,跟陈红阳又走回了办公室。

  “你感觉咋样?”陈红阳问道。

  “感觉不咋好啊,听诊孩子的心肺音都很正常。跟孩子沟通的时候,孩子意识清晰,也表现出了对妈妈的畏惧。”刘半夏说道。

  “但是这个畏惧并不是说妈妈经常打孩子的那种,而是小朋友习惯性的怕。从这一点上也可以看出来,孩子目前是没有癫痫症状的。”

  “你前几次接诊的时候,也都是做的给氧或是雾化?刚刚我光看就诊次数了,没有过多的关注。”

  “只有一次是雾化,去年第一次来的时候,后来都是给氧。”陈红阳说道。

  “那次孩子来到时候确实有一些支气管炎症,也是因为这个吧,我也没有多合计,后来的两次就习惯性的按照这个处置标准来。”

  “只不过呼吸窘迫症状表现得都不是很明显,所以后来都是给氧助呼吸。孩子的情况也很快得到了改善,就没有多注意。”

  “这也是正常的,要不是这样,恐怕你今天也不会留意到。”刘半夏说道。

  “现在还得看孩子的检查情况,我的建议是再给补个胸片和脑电图。胸片能够看得更清晰一些,脑电图也能看看是不是有亚临床型癫痫。”

  亚临床型的意思,就是介于发病和未发病之间的一种状态。在体征上,可能不会有任何异常表现,但是如果做脑电图的话,有可能会捕捉到异常放电的情况。

  “这个可以有,我这就安排。再等几分钟,估计血检结果也能出来了,我通知的做加急。”陈红阳说道。

  “哎……,今天这个情况,是真的有些着急。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的心中有了倾向性的判断,所以就觉得孩子到妈妈在态度上多少还是有些问题的。”刘半夏说道。

  “妈妈关心孩子,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但是按照孩子的就诊情况来判定,这个阶段的孩子母亲掌握的医疗知识应该很多,不应该还是那么紧张。”

  “这一点我倒是没有注意到,叫你过来还是有用的,我先安排胸片和脑电图。”陈红阳想了一下点了点头。

  也确实得佩服刘半夏,他光合计别的事情了,在这方面就没有过多留意。哪怕也注意到了孩子妈妈的紧张,但是只看到了结果而已,没有去看过程。

  刘半夏从儿科的诊室走了出来,现在就得等孩子的结果。尤其是亚临床型癫痫,这个诊断起来也是蛮复杂。

  实在是因为这个情况牵连到有些大,不是那么好给出判断。

  “刘老师、刘老师,不得了,真的不得了啊,这几年的时间里,不下一百位啊。”

  刘半夏还在琢磨着呢,刘依清跑了过来。

  “啥一百位?”刘半夏纳闷的问道。

  “就是那位梅毒三期的患者啊。”刘依清说道。

  “这还是在他手机里有记录的,还有一些是他没有办法记录的。我都不知道该说啥好了,反正我就是很震惊。”

  刘半夏苦笑着看了她一眼,“有啥可震惊的,现在这个社会啊,真的不知道该咋说。”

  这个情况,也超出了他的预料。即便是心中有所预料,也没想到竟然会这么多。

  这才几年的时间啊?有记录的、没记录的,凑到一起这是什么样的频率?

  “反正过来统计的人现在也有些捋不清情况了,好些还不是咱们滨海市的,需要别的城市帮忙联系一下。”刘依清说道。

  “再有的就是那些他溜达玩的时候遇到的,反正就得慢慢找,预计规模不会小。您有啥想法?”

  “啥想法?我啥想法也没有啊。”刘半夏说道。

  “遇到了这样的情况,其实也不是多特别。这样的情况,我觉得他绝对不是个例。目前这样的生活节奏,这样的人不会少。”

  “只不过咱们这位有些特殊,因为他有病啊。他就会传染给别人,你说这得多操蛋?多少也是有些报复心理吧。”

  “不过我挺纳闷的,他长的算是可以,但是也并不是说那么的帅啊。有很多也得花钱吧?还有别的城市的,他咋赚钱的呢?”

  “这个我倒是听说过,他好像还炒股。不过具体的我也不是很清楚,反正我是把该做的事情都给做了。”

  “表现很不错,中午给你加个菜。”刘半夏随口说道。

  “诶?刘老师,我咋觉得你今天有点不对劲呢?”刘依清皱眉问道。

  “没啥,就是心里边琢磨事了,刚刚遇到了一个新情况。”刘半夏说道。

  然后就把情况简单跟刘依清叨咕了一遍,叨咕的时候其实也是他在琢磨的过程。

  “哎呀,刘老师,您可得仔细点啊,可不能让小朋友受伤害。”刘依清听完之后紧张的说道。

  “哎呀, 现在我们不是也有些迷糊嘛。”刘半夏说道。

  “主要还是得等检查结果出来,然后再进行判断吧。反正给我和陈医生都愁得不行,这个事真的是太棘手了。”

  “可不是嘛,得保护好小朋友。但是吧,万一要是不是呢,对于这个家庭的伤害就太大了,咱们还得承担很大的责任。”

  “愁的就是这个事情嘛。”刘半夏坐到了一边。

  这个事情其实也是在诊断病症,只不过诊断的不仅仅是孩子,还有孩子的妈妈。

  但是又不能像给别的患者诊病那样直接跟孩子的妈妈来询问,只能旁敲侧击。现在的情况就有些陷入僵局的意思,因为他跟陈红阳都找不到新的突破口。

  反正从给孩子的听诊来看,他觉得孩子到身体是没什么问题的。

  目前的焦点就是这个脑电图,如果做完了之后仍然没有结果,就得想别的辙才行。

“这是胸片和脑电图的结果,还用找神内的人过来看看吗?”

 文学


  陈红阳在电脑上把胸片调了出来,也把做好的脑电图塞到了刘半夏的手里。

  “哎……,这就是怕啥来啥。都是阴性,咱们再会会孩子妈妈去?”刘半夏看过之后问道。

  “得想好策略啊,反正我现在是倾向于孩子妈妈的精神状况有问题。”陈红阳说道。

  “我其实刚刚都有在考虑,是不是联系孩子的父亲。实在是对现在的情况把握不好啊,害怕以后害了孩子,也担心对孩子母亲误诊,那同样是害了孩子。”

  “刚刚跟刘依清聊天,也在说这个事情。主要就是这个脑电图,即便是亚临床型癫痫,有时候也是反应不出来的。”刘半夏说道。

  “所以我觉得现在孩子的听诊和胸片都没什么问题,完全可以把氧气给撤掉。然后咱们再看看孩子妈妈的反应是啥样,你觉得咋样?”

  “行,就这么着。”陈红阳点了点头。

  看到他们俩又往儿科走,刘依清琢磨了一下也出溜溜的跟了过来。

  “陈医生,刘主任,军军检查结果出来了吗?”看到他们进来,孩子妈妈担忧的问道。

  “结果已经出来了,血检和胸片的结果都很不错,脑电图的结果也是很好的。”陈红阳说道。

  “这也代表着我们目前的治疗还是非常有效果的,所以我跟刘主任商量了一下,可以把氧气先撤掉,现在呼吸没问题了。”

  “陈医生,真的行啊?不会让军军难受吧?这次都没有做雾化呢,雾化的效果好。”孩子的妈妈担忧的说道。

  “我们是医生啊,如果军军有了不适的感觉,我们还可以接着给氧嘛。”陈红阳说道。

  稍稍犹豫了一下,孩子妈妈还是点了点头。

  陈红阳这就很果断了,把孩子的氧气面罩给拿了下来。

  陈红阳在操作,刘半夏就很专注的留意着孩子母亲的表情。目前他的“患者”,就是这位孩子母亲。

  “军军,怎么样?”孩子妈妈紧张的问道。

  “妈妈,没事。能吃冰淇淋吗?”军军可怜巴巴的问道。

  “能吃,但是就只能吃一点点。你都让妈担心坏了,总算是又挺过来了。”孩子妈妈一把将孩子给抱到了怀里,眼泪也流了下来。

  “妈妈,回家。”小家伙说道。

  哪怕经常出入医院,孩子对于医院往往也都是很“敌视”的。

  “军军乖,一会儿就回家。”孩子妈妈说了一句后又看向了陈红阳。

  “还是再等一等吧,孩子的支气管总归是有些问题,我们打算再观察观察,你觉得怎么样?”陈红阳问道。

  “行,能让军军不遭罪,还能治病就行。”孩子妈妈说道。

  陈红阳笑着点了点头,这才领着刘半夏和刘依清走了出来。

  “你有啥感觉?”

  来到了外边后陈红阳问道。

  “你有啥感觉?”刘半夏扭头问向了刘依清。

  “我……,我的感觉很正常啊,这就是一个正常关心孩子的妈妈。”刘依清稍稍犹豫了一下说道。

  “我没有接触过代理型孟乔森综合症的患者,但是我觉得她们应该都是不希望孩子的病能好利索吧?”

  “可是刚刚这个母亲呢,她开始的时候是非常紧张的,然后再看到拿开氧气罩之后孩子呼吸顺畅,那份开心也是发自内心的开心。”

  “要不然就是她在演戏?可是她演戏的话,这得多好的演技啊,眼泪说来就来。可是她给我的感觉呢,又好像有些爱激动的样子。”

  “反正我是看不明白了,我也搞不清楚代理型孟乔森综合症到底是咋回事,只能从病症的介绍上来了解,搞不清楚究竟应该是一个什么样的精神状态。”

  陈红阳赞许的点了点头,“不愧是刘主任带出来的人,观察得很仔细。这也是目前一个比较矛盾的地方,要不然刚刚他肯定直接介入了。”

  “哎……,说得我好像很厉害似的,其实我也是一脑门子浆糊呢。”刘半夏无奈的说道。

  “有一点我很赞同刘依清,那就是这位母亲给我的感觉表现得反差有些大。在对孩子的关心上是真实感情的流露,但是带孩子经常出入医院,又是实实在在的。”

  “除非她的病症已经发展到了一个非常严重的程度,心中的那种臆想已经被她当成了现实。那样的话就会变得更加的危险,怎么办?”

  “我要是知道怎么办,我也不至于找你来帮忙了。我个人的建议,你跟孩子的妈妈聊聊?”陈红阳说道。

  “你在细节处的把控比我强得多,而且我觉得我心中已经有了一定的倾向性,就很难做出准确的判断。”

  “吃鸡腿还是啃猪蹄的时候你咋不想着我点呢,这时候想起我干啥啊。”刘半夏嘀咕了一句。

  刘依清想乐没敢乐,很怕惹火烧身。

  “我试试吧,但是也只能是试试,你不能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我身上啊。”刘半夏说道。

  说完之后,刘半夏又看向了刘依清,“你带孩子玩去,帮忙分散一下孩子妈妈的注意力。”

  “哦,好吧。其实我还想看看究竟能查出来多少人,扩散了多少个城市呢。”刘依清说道。

  “啥意思?”陈红阳有些纳闷了。

  “她今天跟患者干仗了嘛,给患者削老实了,然后就坦白交代这些年的私生活史。覆盖的面积比较大,波及人员比较多。”刘半夏糊弄的解释了一句。

  刘依清就很无奈,说得自己好像很彪悍一样。

  这一次陈红阳没有跟过来,就交给刘半夏和刘依清了嘛。等他们进来的时候,就看到孩子的妈妈正在陪着孩子玩。

  “让孩子跟我们的医生一起玩一会儿,活动量大一些,顺便也做一下测试。”刘半夏笑着说道。

  “刘主任,那会有危险吗?”孩子妈妈担忧的问道。

  “不会的,我们是医生啊,这就是一个观察的过程。”刘半夏说道。

  孩子妈妈点了点头,不过也没有彻底放心,眼睛追着孩子走。

  “孩子是早产啊?”刘半夏问道。

  “是啊,当时我们都吓得不行。不点点大,就放在保温箱里边。”孩子妈妈说道。

  好像也是回忆起了当时的情形,脸上的表情也变得很紧绷。

  “我也是刚有宝宝,现在媳妇每天就在家里照顾他们。是双胞胎,每天那叫一个能闹啊,一个人根本都顾不过来。”刘半夏又接着说道。

  “双胞胎啊?那可是太有福气了。我们家那位也是喜欢孩子,每天下班回家都是先陪孩子玩一会再吃饭。”孩子妈妈说道。

  “哎……,要不然我们家也是两个孩子了。第一个孩子五个月的时候流产了,当时我整个人都完了。”

  “好在第二年又怀上了军军,我们也就更加的在意。只是没想到我身子弱,军军还是早产了,还很危险。”

  “都怨我啊,要是有一个好身体,现在他也有一个姐姐能照顾他,陪着他一起玩了。那时候要是多在意一些呢,其实……,哎……”

  说到后来,孩子妈妈叹了口气,说不下去了。

  对于每一位母亲来讲,失去孩子都是一件很伤心的事。

  “还是得往前看,现在的军军虽然有一些小问题,但是随着他长大,身体素质也会提高很多。最近的饮食怎么样?”刘半夏又接着问道。

  “我一直都很注意的,维生素啊、鱼啊、肉啊,还有海参,都有给军军买。”孩子妈妈说道。

  “不都说吃海参能增强免疫力嘛,军军生下来身体就弱,这也是随了我。我们家那位就托朋友给买海参,虽然也是养殖的吧,但是也都是新鲜的好海参。”

  “哎……,现在养孩子真不容易。尤其军军还在保温箱里呆了那么多天,你们当时一定也很着急。”刘半夏叹了口气。

  “可不是嘛,那时候我们都急完了。吃不好、睡不好,因为孩子在保温箱里呆太久,后来我们都只能喂奶粉,我都没有喂过军军呢。”孩子妈妈说着的时候又开始抹眼泪。

  刘半夏隐隐觉得,孩子妈妈的精神状况,可能跟早前流产的孩子和军军的早产有些关系。

  正常的情况来讲,要不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也很难有代理型孟乔森综合症的症状。

  “放心吧,军军的身体总归会慢慢好起来的。”刘半夏安慰了一句。

  “全家啊,现在就围着军军转呢。其实也应该送幼儿园了,可是我害怕他这个身体在幼儿园受不了。”孩子妈妈说道。

  “他睡觉还爱蹬被子,有时候我就得多看看,蹬被子了就得给他盖上。身体本来就弱,很容易感冒呢。”

  刘半夏微微皱眉,“那可真是够辛苦的,每天晚上都得看一眼啊?”

  “啥辛苦不辛苦的,都习惯了,打小就这么照顾,他身子弱啊。这是自己的孩子,我是妈妈,要是再不上点心,那还是妈妈啊。”孩子妈妈笑着说道。

  “从医院回家以后就这么照顾?那可是真的不容易。您先跟孩子玩一会儿,要是有状况再喊我们。”刘半夏说道。

  心里边已经有了判断,这位孩子妈妈,确实有病,还病得不轻。

本文标签:校花玩我J还喂我乳

上一篇:见一次面一次就干十几次:和朋友换娶妻当面做

下一篇:肚子里撑出他的形状:闺蜜男友解开我的奶罩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