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想要吗那就自己动:每走一步就故意顶一下

2021-10-27 09:44:3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你明白个屁。

  温安安又温柔的开口劝道:“虽然生活很难,赚钱也很难,但是同桌,我还是想跟你说,身体最重要,别累坏了。”

  陆容用了好大的力气,才忍住没有朝温安安

你明白个屁。

  温安安又温柔的开口劝道:“虽然生活很难,赚钱也很难,但是同桌,我还是想跟你说,身体最重要,别累坏了。”

  陆容用了好大的力气,才忍住没有朝温安安翻一个白眼。

  她一字一句道:“我去那里是吃饭的。”

  温安安明显一副不信的样子。

  陆容又说道:“还有,那不是一家私房菜馆。”

  温安安:“真的假的?”

  陆容神情有点一言难尽。

  为什么最近总有人喜欢问她真的假的?难道她说的很像假的吗?

  她们说话的这会子功夫,苏梦和杨晓雯也凑过来了。

  听完陆容和温安安的话,苏梦想了想,眼睛一亮,趁机道:“管它是不是真的。要不然……陆容,你带我们去看看呗?今天周日,晚自习不上也行,我就当回家了。”

  杨晓雯觉得可以,说道:“反正周末的晚自习是自愿上的,我们只要跟孙老师说一声就可以。正好,我两周没回去了,挺想我家里人的。”

  两人一拍即合。

  温安安有点不确定的说:“不好吧?咱们之前都没去过那家店呢。现在突然去,店老板会不会生气呀?”

  苏梦和杨晓雯面面相觑,然后转头巴巴的望向陆容。

  陆容顿了顿,“这不太……”

  她话还没说完,苏梦突然义正言辞道:“陆容,你放心,我们就是去看看,绝对不打扰你打工的!”

  杨晓雯连忙跟着点头:“对对对,我们不会打扰你的。”

  陆容:“……”

  本来陆容想拒绝,一听苏梦和杨晓雯这么说,她嘴角一抽,黑着脸道:“我问问。”

  苏梦立马欢呼一声:“好耶!我之前就觉得那家店装修很高大上,又觉得里面的东西太贵,我不敢进去,现在有陆容在就好了。”

  温安安也好奇的紧,催道:“同桌,那你快问问。”

  陆容抬手按了按隐隐作痛的太阳穴,在她们期待的目光里,翻出手机来给连神机发去一条消息。

  “我室友们今晚有空,想跟我去你那儿参观一下,方便吗?”

  与此同时,正等着陆容的连神机坐在店内,看到这条消息,微微一怔。

  他还没反应过来,几乎是下意识的秒回。

  “当然方便。”

  学校里的陆容看到这条消息,抿唇咳了两声,说道:“他说可以。”

  温安安三人顿时笑了起来,争先恐后的迅速去收拾书包。

  随后,陆容注意到连神机又发过来一条消息。

  “几个人?我用昨天给你买的那些招待她们可以吗?她们要是有什么偏好的话,我现在去买。”

  陆容一愣,回道:“不用这么郑重。”

  那边的连神机很快回复过来:“用的。这是你第一次带朋友拜访,应该留个好印象。”

  看着连神机用的“拜访”两个字,陆容一时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连神机未免……太重视了点吧?

  这个念头才闪过,陆容心里有点异样。

  她居然还认真的琢磨了下,回道:“她们吃喝随意,跟我一样就行。”

  连神机:“嗯,好。”

  陆容盯着屏幕,越发觉得哪里好像有点怪怪的。

  但她没时间想清楚,温安安三人很快就收拾好了书包,跃跃欲试的拉她走。

  出校的路上,她们不停的问陆容店老板是个什么样的人,平时对陆容好不好会不会让陆容做很多工作。

  陆容无语的回:“我最后说一遍,我没有打工,我很有钱。”

  温安安三人认真的打量陆容,然后认真的说:“我们承认,你的确长的很像有钱人。但是……你真的没有钱啊哈哈哈哈。”

  苏梦给陆容掰着手指头如数家珍:“你看,你平时用的笔就一支笔用,也不买本子和教材,平时都不怎么见你在食堂吃过饭,连穿的衣服都是翻来覆去就那几件,新的一件都没有。”

  怎么想都不觉得是个有钱人。

  温安安和杨晓雯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陆容:“………”

  陆容面无表情开口:“我不买学习用具和教材,是因为我用不上;不在食堂吃饭,手机食堂的饭菜不合我的胃口;衣服就那几件……你们见过我洗衣服吗?”

  三人一愣,仔细回想了下:“没有。”

  苏梦顿时震惊;“陆容,原来你连洗衣液都没钱买吗?!那你这个豪门千金做的也太辛苦了吧!”

  杨晓雯紧随其后:“其实我听说陆氏好像出了大问题,看来陆容也被影响到了。”

  “你们……”陆容一言难尽的说:“你们没见过,是因为我的衣服只有那个款式,穿脏了就让人拿走干洗,直接穿新的。”

  三人一呆:“这样的吗?”

  “还有,我天天去哪里,你们不是不知道,那你们以为我是在哪里吃饭?”陆容心累的问。

  三人:“嗯……”

  不知不觉,她们已经出了校门,停在马路边。

  这时候路上来往的车辆少了些。

  她们在等车停下过马路的工夫里,傻眼的看着陆容:“所以……你真的只是去吃饭啊?”

  陆容:“呵。”

  她发现了,温安安这三人,总有些奇奇怪怪的想法。

  三人你看我我看你,齐刷刷看向不远处连神机的店,嘶了声。

  看着……就好贵啊。

  所以……她们误会了??

  “走了。”陆容叫她们过马路。

  温安安三人悻悻的应声跟上。

  杨晓雯小声道:“是不是,等会儿不就知道……”

  话没说完,杨晓雯余光里忽然瞥见有辆摩托车正疾速冲向她们,丝毫没有像其他车辆一样减速停下的趋势。

  她脑子空白了一瞬。

  杨晓雯身体反应快过大脑,反射性一把将面前的温安安和苏梦朝前用力推了把,然后又拉着与她并肩的陆容往后退。

  陆容这时耳朵里其实塞着耳机,又在想其他事,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疑惑的看向杨晓雯。

  她背对着摩托车,没有看到那车正冲她而来,非但没有减速,反而还加速,只是几秒的时间,就已经临近她们。

  陆容忽而察觉到什么,回过头去,但为时已晚。

  千钧一发之际,杨晓雯想也不想的将比她离车更近的陆容用力推开。

  陆容没有防备,猝不及防踉跄两步摔倒在地。

  可她在这一刻无比清晰的听见了温安安、苏梦合路人惊恐慌张的尖叫,身体被撞飞出去的闷响,以及世界刹那安静,耳边却嗡嗡作响的巨大声音。

  她猛地抬头看过去,瞳孔骤缩。

另一边。

 文学


  连神机的店里。

  虽然陆容说随便准备弄点就行,连神机还是回了后厨,怕陆容的室友没吃饭,就多做了几道菜,然后把柜子里的零食饮料全拿出来放在桌子上,又去书架前将小姑娘基本上都爱看的言情小说拿过来几本放着,确定都准备好了,才坐下等陆容带人过来。

  向来泰山崩于前也面不改色的连三爷难得有些紧张,连看了一半的古籍都有些看不下去,隔一会儿便忍不住看向门口。

  但他等了许久,又没人推门进来。

  连神机低头看了眼腕表,不禁皱眉。

  往常这个时候,陆容早该到了。

  不知道为什么,连神机有点心神不宁,也坐不住,就合上书拿着手机打算出去等。

  他推门出去,往马路对面看。

  出乎意料的是,这个时间点本该行人匆匆,车辆稀少的路边,倒是有不少人驻足,围在那里窃窃私语,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从连神机这个方向看过去,正好是陆容来他这里要走的路。

  连神机顿了下,加快脚步走过去。

  方走近他们,连神机就听见他们隐隐约约的说话声。

  “我当时就在这里,亲眼看见了,那个女学生一下子就被撞飞出去好几米!”

  “可不是!血流了一地啊!你看那里还有血迹呢!”

  “嘶,也太吓人了!”

  “话说你们知道是谁撞的吗?”

  “谁知道呢,就看见是辆摩托车,骑车的人好像是个小青年吧?”

  “现在说那都没有用,人都跑了,撞了人停都没停,直接掉头就骑车跑!”

  “听你们这么一说,怎么好像是故意的?”

  “不知道啊,不管是不是故意的,反正我可不敢让我家孩子以后自己放学了。”

  听清楚的那刻,连神机的脚步猛地顿住。

  他怔了有半分钟,反应过来后迅速跑过去,一把拨开正在聊天的人群冲进去。

  可能是连神机一时没注意好力道,被他推开的人踉跄几步差点摔倒,当即就生气了。

  “哎你这人怎么这样啊?没看见这儿有人吗?”

  但一见是位气势极盛,看起来不好惹的年轻男人,又马上噤了声。

  咋看着那么吓人呢?

  连神机没心思管他们,目光落在路边。

  就在他两米外,路边有一摊已经快要干了的的暗红色血迹,周围还要喷溅出来的,形之触目惊心。

  连神机想到什么,脑子里一片空白,一时间耳边嗡嗡作响。

  随即,他倏地转过身去看向围观的人群,尽量冷静的出声问:“请问出事的女学生大概长什么样子?”

  被问的人本来不想回答,但见他脸色难看,仔细想了想,说道:“不清楚。不过听说好像有一个长的挺漂亮的小姑娘,看着清清冷冷的,不好相处。”

  连神机听完,瞳孔骤缩,心底猛地沉了下去。

  他立即拿起手机给陆容拨过去电话,同时离开人群,快步跑向店门前停着的车。

  电话那头却没人接。

  连神机一连打了好几个电话,也没人接。

  这令连神机无比的慌。

  他迅速上车开动车子,改为给江建林打电话。

  江建林那边倒是很快就打通了,但他不知道在忙什么,那边声音嘈杂,各种各样的人声都有,只是听不真切。

  “喂?三爷吗?找我什么事?”

  连神机深吸一口气,道:“今天傍晚三中校门口出了起车祸,你帮我转交通大队,查来的救护车将出车祸的人送去了哪家医院!”

  那边的江建林一愣。

  “三爷,您说的是陆小姐吧?”

  连神机呼吸微滞,心脏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手揪住,一开口,声音沙哑。

  “她在哪家医院?”

  江建林说道:“就是齐老在的这家,现在我也在,陆小姐让我给她查……”

  没等江建林说完,连神机直接挂断电话,扔到副驾驶位上,狠狠踩下刹车。

  ……

  与此同时

  医院急救室外的走廊里,气氛凝重而压抑。

  不止陆容,温安安和苏梦,杨晓雯的父母都在。

  他们望着手术室亮着的红灯,急得团团转。

  苏梦脸色煞白,拽着温安安的衣袖不敢撒手,温安安也是一副被吓到的样子。

  但见杨晓雯的父母都急得要哭出来了,她还是勉强露出一个笑容,安慰道:“叔叔,阿姨,你们别怕,刚才医生都说了,晓雯伤的并不严重,手术会成功的。”

  杨母抹着眼泪哭道:“也不知道哪个杀千刀的敢撞我女儿,等我女儿脱离危险了,我一定要亲自去警察局,绝对不能让他跑了!”

  杨父拍拍杨母的肩膀,沉声道:“刚才警察不是来做笔录了吗?等晓雯一出手术室,我就去警局问问情况。”

  苏梦喃喃道:“可是……可是人都已经跑了,还能抓得住吗?”

  “能。”

  一直没出声的陆容忽然开口。

  她没坐在长椅上,就那么斜倚着灰白的墙壁,双手抄在裤兜里,脸色冷的骇人,黑漆漆的眼睛氤氲着红,眸色戾气横生。

  陆容缓缓抬头,看向杨父杨母,一字一句道:“人跑不了。等晓雯做完手术,人就被抓到了。”

  “真的吗?”杨母哭着问。

  苏梦看着陆容,精神一振,攥着手愤怒道:“阿姨你放心,陆容可厉害了,她说能抓到,就肯定能抓到!”

  温安安连忙跟着点头:“对对对,叔叔阿姨你们放心吧,晓雯也一定会没事的。”

  杨父扶着几乎站不住的杨母,长长的叹了口气,又看向陆容感激的道:“孩子,谢谢你刚才先帮晓雯交了手术费,我们现下没带钱在身上,回头一定还给你。”

  陆容摇头:“不必。这是我该做的。”

  她一直面无表情,气势吓人,但在场的没一个怕她,反而觉得她单是人在那里,就给人一股莫大的安全感。

  陆容抬头盯着手术室刺眼的红灯,眼底寒芒毕露。

  那辆摩托车要撞的人是她。

  如果不是杨晓雯将她推开,现在躺在里面的人会是她。

  杨晓雯本来不必受这无妄之灾。

  这笔账,她记下了,不管是谁,都别想跑。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苏梦等人等的越发心急。

  他们望着手术室的时候,寂静的走廊尽头忽然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伴随着一道沙哑的声音。

本文标签:想要吗那就自己动

上一篇:肚子里撑出他的形状:闺蜜男友解开我的奶罩

下一篇:长途车上玩美妇岳:写作业时学长深深的进入视频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