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强壮公弄得我次次高潮:有人来了…快出去

2021-10-27 09:52:0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懵懂无知的样子和嘴里头说出来的话,截然相反。

  而且看着这个小丫头的面相,林辉总觉得有什么地方比较奇怪。

  按理说,这么小年纪的一个孩子应该没有那么高深的道行才是

懵懂无知的样子和嘴里头说出来的话,截然相反。

  而且看着这个小丫头的面相,林辉总觉得有什么地方比较奇怪。

  按理说,这么小年纪的一个孩子应该没有那么高深的道行才是,他为何看不出她的面相?

  “叔叔,你就不要白费力气了,我天生屏蔽五感窥探,只要我不愿意,谁都不能给我看相。”

  这小丫头一眼就看穿了林辉的想法,她将棒棒糖全都塞进了嘴里,腮帮子鼓鼓的,再抬头时,其中一个眼睛却变成了灰蓝色。

  异瞳!

  这孩子……体内有两个灵魂?!

  “小娃娃,别太得寸进尺了!”

  林辉正要推演面前这个小女孩的命格,可以到阴恻恻的沙哑声音,却从这小女孩的嘴里传了出来。

  这声音听上去老气横秋,就像是已经七老八十了一样。

  开车的司机早就对这样的情况见怪不怪了。

  他看了眼林辉,摇了摇头。

  “我说兄弟,别瞧不起小孩,这小祖宗可不是咱们能得罪的起的!”

  林辉笑而不语,低头翻看着手里的文档,眉头却是越皱越紧。

  镇江市的九号公寓是一个老破小改造而成的。

  原身,是一个建国初期就已经建设完毕的独幢楼房。

  后来不知道哪个开发商一时兴起,直接就将那楼房给轰平建成了如今的九号公寓。

  自打九号公寓建成之后,没有一个租客在那里住了超过半年的。

  这就是个有趣的现象了。

  林辉正低头思考着,再一抬头,这辆货拉拉却开进了一条隧道。

  在进入隧道的一瞬间,林辉敏锐的察觉到了这隧道当中夹杂着一股不太寻常的气息。

  可那狗屎系统依旧没什么反应!

  照正常的情况来看,但凡是有威胁到性命的情况发生,这系统多多少少都会预警。

  现在却没半点反应,难道那东西不是冲他来的?

  就在林辉戒备的盯着四周的时候,货拉拉的底部突然传来了一阵咔拉卡拉的摩擦声。

  紧跟着,整辆车被掀到了半空!

  车顶和隧道的顶部摩擦出了阵阵火花,散发着难闻的气味。

  刚才还装神弄鬼的小丫头身上的气息猛地一变。

  她那双白嫩的小手直接按在了车座上,浑身上下浮现出了一层灰蓝色的灵气,那双眼睛也彻底被灰蓝色覆盖了。

  “太岁头上动土,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姑奶奶没去找你们,你们倒是送上门来了!”

  林辉正要开门,却被这小丫头一声呵斥住了。

  “别开门!你们是我请来的帮手,要是这点小事还要你们亲自动手,那我干脆回家种田算了!”

  林辉满脸尴尬。

  他只是纯粹好奇。

  按理说,一个身体内盛放两个灵魂的话,除非肉身极其强大,否则两个灵魂争夺肉身的痛苦,绝对会觉得这人生不如死。

  鬼附身就是个极好的例子,要么原有的魂魄被蚕食殆尽。

  要么后天掺和进来的魂魄被人为的剔除干净。

  像是这样和平相处的,他从来都没有见到过。

  这小丫头,到底是什么来路?

  在林辉瞎琢磨的时候,这小丫头已经打开车门,跳了出去。

  就在她的脚底板距离地面只有几公分的时候,人停了下来,她那双小手直接伸到了车底,没一会儿就抓出了一条类似蚯蚓一样的东西。

  只不过这蚯蚓……大了点。

  “狗娘养的杂碎!回去告诉你主子,姑奶奶,我现在有正事要忙,没空跟他斗法!”

  话音没落,这小丫头第一吼了一声,直接就将这一米多长的蚯蚓扯成了两截。

  而且那些迷之液体迸射开来的时候,这小丫头身上形成了一层保护罩,压根就没在她身上沾上一星半点。

  随着这条蚯蚓被扯断,隧道也恢复了正常。

  货拉拉哐啷一声,落在了地上,司机一脚油门蹿出去老远。

  当林辉在回神的时候,那小丫头已经回到了车上。

  原本灰蓝色的双眸已经恢复了正常,她有些嫌弃得擦着自己的小手,一张小脸皱成了苦瓜样。

  “奶奶总是这样!一把年纪了,还这么暴力!”

  司机则是笑了,“小姐,老祖宗也是为了你好,苗疆那几个不懂规矩的小本,这些日子蹦哒的实属过分了,总得适当教训一下。”

  林辉听着他们话里话外的意思,已经将事情推演了个八九不离十。

  这次意外,恐怕是镇江修行者的内部斗争。

  看来无论是在哪儿,这斗争都是不断呀。

  “叔叔,你可算出了那些漂亮姐姐的气运?”

  小女孩的话,适时的拉回了林辉飘散的思绪。

  “都是些无辜枉死之人,本不该死,却突遭横祸,也是可怜。”

  那小女孩微微一笑。

  “可不可怜就不得而知了,这天底下的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叔叔,你说呢?”

  林辉在心里都长叹了一声。

  他总觉得这小丫头的话意有所指,最后干脆不跟她搭茬了。

  “叔叔,咱们到了。”

  因为中途发生的意外,货拉拉直接把他们带到了郊区的殡仪馆。

  大半夜的,这殡仪馆周围总能传来一些莫名其妙的叫声。

  在车上睡了一路的九儿从背包里摸出了一个酒葫芦,灌了一口,迅速喷在了地上。

  随着这一口酒喷下去,殡仪馆外的停车场上,显现出了各种各样小兽奔跑而过的脚印。

  “看来这个地方也不太平啊!林辉,你有什么打算?”

  林辉此时正抬头看着天,面色复杂。

  北斗位于他的左侧后方,被一层乌云笼罩着,正上方的天罡星也忽明忽暗。

  “此行,怕是不太顺利。”

  林辉话刚一出口,那小丫头就将后面的话给打断。

  “叔叔,别这么早就打退堂鼓嘛,你之前的手段,我可是你一清二楚,不过就是破个凶杀案,有什么难度?”

  她从口袋里再一次摸出了一个棒棒糖,塞进嘴里,眼神一变。

  而就在这时,一阵阴风朝着四人吹来。

这阴风当中,夹杂着阵阵血腥气。

  迎面吹来的时候,就像是一把把钢刀,一样挂在脸上。

 文学



  “小丫头,你到底得罪了谁?”

  小女孩斜了林辉一眼,神情很是不悦。

  “叔叔,你还是顾好你自己吧!”

  话音未落,那阴风赫然凝聚成了一个实体,悬浮在半空之中。

  那浑身上下的黑色斗篷将阴气所凝结成的东西遮了个严严实实,根本就辨别不出到底是什么。

  林辉不断的进行着推演,可是天不遂人愿。

  他气血逆行,险些一口血沫子喷出来。

  这么多年,他还从来没有像这个月这么憋屈过!

  反手间,天罡剑已经入手,接连几道符纸迅速甩出,将那团黑影团团围住。

  符纸上的阵法迸发出了一道由灵气凝结而成的金线,直接将这个黑影给束缚在了半空当中。

  自从是那个小女孩儿和九儿的攻击也相继到来。

  “你们几分颜色还真就开起染坊来了,真当我是好欺负的?!”

  林辉单手结印,一声断喝:“天地自然,秽炁分散。洞中玄虚,晃朗太元!”

  驱邪散煞,超度亡魂的口诀一出,那团黑气就像是遇到了什么极恐怖的事情,拼了命的想要从阵法当中挣脱而出。

  但是说到底,这也只是个小喽啰,吓唬吓唬人还成,至于其他的,却没什么大用。

  都没抗住两分钟就被三人给收拾了。

  可在这东西消散了之后,地上的那些脚印飞一旦但没有减少,反而是比之前更多了。

  本着建国之后不许成精的原则,现在这些东西的出现显然不太正常。

  看着那些脚印,林辉隐隐觉得现在的情况和之前在长白山里所遇到的阴兵借道有所关联。

  “都别在这愣着了,一起进去看看。”

  林辉这话出口之后,九儿突然在身后扶住了他的肩膀,低声道:“都别动!”

  低沉的话语一处,现场的氛围顿时焦灼了起来。

  所有人都提着一颗心。

  下一秒,原本守在货拉拉旁边的司机就被拖进了黑暗当中,惨叫声回荡在整个停车场。

  “救……啊!”

  那司机连句话都没说完,声音就已经淹没在了黑暗之中。

  林辉一个法诀掐出,一道土龙贴地飞出,直奔司机追去。

  “土河车!”

  可这道土龙都还没有消失,那个小女孩就开了口。

  “他死不了,别白费力气,照这个架势,殡仪馆里头的东西绝对不容小觑,林叔叔,你还是省省吧!”

  林辉直接是无了个大语。

  “你到底是怎么想的?这人是跟你一起的吧?”

  都还没等林辉开口,九儿就在一旁忍不住了。

  她看着面前这个黄毛丫头,整个人怒不可遏。

  “你手底下的人就这么被拖走了,你一点都不觉得……”

  “他不是人!”

  那小女孩纸扔下来这么一句模棱两可的话,率先朝着闪着幽光的殡仪馆冲了过去。

  “什么叫……他不是人?”

  九儿顶着一脸不解的表情,转头看了眼林辉。

  “可能就是字面的意思吧。”

  林辉说着跟上了那个小女孩的脚步。

  其实早在那个隧道里的时候,林辉就已经察觉了不对。

  如果这个男人真的是个普通人的话,再面对那样的情况,根本不可能把这辆车开的四平八稳。

  尤其是从始至终,林辉都没有察觉到这个男人的呼吸声。

  就算是达到最高的境界,能屏住呼吸超过一个多小时,那也绝对不是常人。

  不过既然这个做主子的都不觉得手底下人被拖走有什么问题,他们何必越殂代疱?

  几个人离殡仪馆的大门越来越近,整个台阶上覆盖了一层密密麻麻的脚印,但凡是个密集恐惧症的看了,估计当场得吓尿。

  那小女孩此时站在台阶上,看着那扇紧闭的大门,直接一拳轰了出去。

  “哐!”

  大门纹丝不动,甚至就连上头的玻璃都没晃一晃。

  林辉缓缓闭上眼睛,系统的探视氛围逐渐扩散开来。

  可整个殡仪馆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形成的结界屏蔽了一样,根本无法窥探。

  “有意思!”

  九儿惊掉了下巴。

  “这叫有意思?!林辉,你脑子里都装的是些什么东西呀,你就不担心今天晚上把命交代在这吗?”

  “要我的命,就凭这些东西也配?!”

  林辉淡淡的开口,随后直接拎着这小女孩的后脖颈将人放在了自己身后。

  “小孩子觉得有点小孩子的自觉,踹门这种事还是大人来吧!”

  夹杂着醇厚灵力的一脚轰出之后,内扇大门终于有了点能够活动的迹象,而上面布满了的暗红色类似血液凝结而成的痕迹,随着灵魂的这一下在众人面前浮现了出来。

  “这是什么?”

  九儿突然觉得今天晚上发生的这一切事情已经刷新了自己的三观,自己在龙族混了这么长时间,还没见过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之前之所以把混合着各种天材地宝的酒水喷在地上,也只是为了以防万一,可她万万没想到,这个万一居然看起来这么难搞!

  “一个普普通通的封存结界而已,挡不住我们。”

  林辉再说这段话的时候,语气出奇的淡定,甚至连情绪都没有半分波动,他将自己的手贴在了其中的一扇大门上,系统吸收再转化的能力提升到了顶点。

  这天底下,但凡是这些烟沙之气凝结而成的东西,就没有不能吸收再利用的!

  眼看着那一些血印,一点点汇集在了林辉的掌心,她身后的一大一小不约而同的皱起了眉头。

  那小女孩像是没戒心一样,率先开口。

  “九儿姐姐,你到底找了个什么东西来?”

  九儿尴尬的扯着嘴角,还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解释。

  林辉的身份已经引起了龙组当中一些人的注意,如果他的真实兴奋泄露出去的话,恐怕会引起相当大的反应。

  等到了那个时候,别说自己了,就算是师傅出手都不简单的护得住他!

  “这到底是个什么牛马,连这种封印结界都能吸收?你练的是什么功法?不如说出来,让我们长长见识。”

 

本文标签:强壮公弄得我次次高潮

上一篇:长途车上玩美妇岳:写作业时学长深深的进入视频

下一篇:不戴套双飞女房客闺蜜:顶开妈妈的生命之门第三章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