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被老头强奷很舒服好爽好爽,变态抽搐顶弄H

2021-10-27 11:35:4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却不太想要过继到谢家二房了。就算萧萧对他好,他不能再把以后的生活都指望到别人身上。有道是:求人如吞三尺剑,靠人如上九重天。

  他盼着自己以后考取功名能够自力更生,不再

却不太想要过继到谢家二房了。就算萧萧对他好,他不能再把以后的生活都指望到别人身上。有道是:求人如吞三尺剑,靠人如上九重天。

  他盼着自己以后考取功名能够自力更生,不再过仰人鼻息的生活。

  人啊!只要心中存了一丝的念想,便也会不计一切的去努力,去尝试。他的人生曾经一片黑暗,他不想再堕入那样的处境中,二叔一家对他的善意,他铭记于心,但是他不想再任由别人拿捏自己的人生了。

  吃完饭,他跟着谢志高去了前院的书房,表明了自己的心意:“二叔,你收我做义子吧!”

  谢志高不解他这突然的改变态度是何意!自己若认他做义子,他的身世只怕就要被揭露出来,到时候免不了要遭受别人的非议。

  所以比起认他做义子,把他直接过继到二房,才是他最好的选择。

  谢志高疑惑问道:“你是想要找你生身母亲,以后认祖归宗吧?”

  若是这样的话,那就解释得通了。毕竟追根溯源是人的本性,认祖归宗才能名正言顺。

  谢青云否认的话到了嘴边,又咽了下去。他不是想找母亲,他只是怕自己再跌入曾经的境地,不敢再全身心的信任别人了。

  他知道自己不该一直被这样的念头困扰,可是他独自舔舐的伤口还未愈合,让如何能再毫无防备的去相信别人呢?

  这样的事不能宣之于口,他只能认下以后要找母亲的说法。他心下觉得愧对二叔,于是屈膝跪在了地上,对着谢志高磕了三个响头:“二叔,求您收留我吧!”

  认他做义子的话,会惹来不少的纷争,他怕二叔嫌弃他会带来麻烦,不再给他容身之处,而他已经无路可退。

  谢志高思量了许久,才叹了口气,怅然说道:“既然你心里记挂着你母亲,那我也不勉强你,而且你想要寻找自己的母亲也无可厚非。萧萧与你有缘,她一直都要认你做哥哥,我也就认下你这义子罢。”

  谢青云满心感激,对着谢志高又磕了三个响头,叫了一声义父,这才在谢志高的搀扶下起了身。

  紧接着他又听谢志高说道:“认你做义子这件事,的确可能会引起旁人的一些揣测,所以对于你不是谢家子孙这件事情就先暂时保密吧!”

  谢青云对此自然是无有不应。

  ……

  吴氏拿出自己提前准备的一块玉佩,算是正式接纳他为二房义子。他自然是一番推辞,却挡不住萧萧直接替他接受了。

  吴氏还从库房找出的几匹上等的布料,安排了制衣局的绣娘来给谢青云量体裁衣。

  谢青云想到妹妹已经给自己订下了好几套衣服,又是一番婉拒。可被谢萧萧一句‘长者赐不可辞’的言论给堵了回去,最后到底又做了几身不一样的样式。

  之后每天给母亲请过安之后,谢萧萧都会陪着谢青云在母亲西次间的书房写大字。谢萧萧从论语开始教起,一边教他写字,一边给他阐述其意。遇到她也不懂的,便将那一页折起来,让他等父亲有空再去求解,谢青云一概默认。

  几天相处下来,谢青云竟然适应了萧萧的聒噪和笑闹;面对二婶和二叔时常的嘘寒问暖,他渐渐地开始有所回应;还有谢青瑞那个流着口水咿咿呀呀的小不点,咧着两颗小米牙往他身边蹭过来,他也会张开手臂护着他。

  清冷的生活一下子变得热闹起来,好像也不是太难接受。

  一晃眼五天时间便过去了,到了谢志高休沐这日。一早天色还昏昏沉沉一片,唯有天际泛出一缕青白的亮色,谢萧萧便被秋月从床上喊了起来。

  谢萧萧迷迷糊糊间被她伺候着漱口洁面,又昏昏欲睡的坐在梳妆台前,任她给自己盘好发髻。

  待出了房门,看着天边的那一缕霞光,才满心不解的问道:“亲朋都要等到日上三竿才来庆祝,我为什么要起来这么早?”说着话,便想要转身回屋,扎回到她的床上去补觉。

  秋月看出她的意图,忙伸手朝院门外的游廊下指去,急切说道:“小姐,大少爷一早就来等着你了,现下正在游廊下站着呢!”

  谢萧萧心知自己没法回去睡回笼觉了,只好掩手打着哈欠往谢青云身边走去,一张嘴打招呼却满是没睡醒的萎靡不振:“哥哥,早啊!”

  谢青云看她一副困酣娇眼的模样,轻声问道:“今日辛苦这一遭,等到下午便可以补觉了。”

  谢萧萧噘着嘴一脸埋怨的问道:“天都还没亮,为什么要起这么早啊?”

  谢青云想到她到底不过是个小姑娘,正是贪吃贪睡的年纪,眼中不自知的带起一阵柔和的笑意,缓声说道:“等你吃好朝食,天就该亮了,你母亲的娘家人今日会早来,要帮着一起迎客招待,你总不能还在床上呼呼大睡吧!”

  谢萧萧任他调侃,不回话,一侧身靠在身侧的廊柱上,闭上眼任由困倦来袭。

  谢青云想到婶婶交代自己叫上她去正房的任务,十分头疼的诱、哄道:“你听话一点,等下午客人散了,我带你去逛街吃风尚楼的烤鸭。”

  谢萧萧虚眯着眼睛说道:“不准骗我。”

  谢青云点头道:“说话算话。”

  如此,谢萧萧才懒懒散散的跟着谢青云一路往母亲的院子去了。到了母亲的房中发现,父母亲虽然在等着他们来一起用饭,可这会儿却俨然是各自忙碌的模样。

  母亲在和厨房中的嬷嬷对今日的菜单。父亲看着罗列好的来客名单,将那些辈分高,地位高的人圈出来,到时候要请到上宾主位;还有那些关系有龃龉的,不能安排在同一桌……

  他们好像有忙不完的事,谢萧萧和他们一起用好饭,也不好意思再好吃懒做了,主动问道:“母亲,需要我和哥哥帮你们做什么吗?”

  吴氏对好手中的菜单子,抬头对他们笑道:“一会儿你祖母和舅舅就该来了,你和青云直接去大门口等着,接到人把他们都带来后院看一看。等见过面了,青云再把舅舅和表哥、表弟,请去前院的书房坐一坐。”

  谢萧萧和谢青云两人应下,吃好早饭便去前院的大门口相迎了。

不多时,他们便等来了吴家的一众人。谢萧萧站在缓缓停下的马车旁,伸手掀开车帘,朝着满头银丝,仪容端庄的老太太,甜甜的叫了声外祖母,老太太发自真心的笑道:“这小半年没见,萧萧又俊俏了。”

 文学



  谢萧萧闻言,羞涩一笑,转脸又对着一侧风韵犹存的妇人叫了声舅母。

  这舅母——王氏也是个性子爽利的人,她闻言笑道:“妹妹和姑爷年轻时男俊女俏,那都是百里挑一的好样貌,萧萧能不俊俏?一家有女百家求,只怕再过两年,妹夫家的门槛都会被媒人给踩烂。”

  老太太满脸认同的点了点头,伸手握住萧萧的手,从车厢中缓步下了马车。谢萧萧转身又要去搀扶舅母,谁知她却是笑着打趣道:“你就好好地扶着你外祖母吧!我又没老,不需要你来扶。”

  谢萧萧笑着回道:“舅母气质优雅,风姿绰约,哪里就老了?我不是怕舅母怪我厚此薄彼,待客不周嘛!”

  舅母嗔笑道:“母亲,你瞧瞧,这伶牙俐齿的还怪会哄人,可我偏偏还爱听。”

  谢萧萧周旋在舅母和外祖母中间逗趣,时不时的再和几个表姐们聊两句,瞬间将谢青云忘在了一边。

  其实对于谢青云来说,他也并不希望别人过分关注他,打小就那么被遗弃一般长大,他现在对别人的嘘寒问暖的寒暄十分的无法适从,宁愿别人忽视他的存在。

  老太太一进正房,吴氏便起身迎了上来,对老太太行了礼,又与大嫂相互见礼,才引着老太太和大嫂到榻上坐下。

  几个表哥、表姐向吴氏见礼问安后,也都在绣墩上坐了下来。

  丫鬟们忙着上茶、上点心,谢萧萧这些天光陪着谢青云和谢青瑞,可闷坏她了,于是一坐下来,便瞬间和小姐妹们笑闹着玩作一团。

  老太太一开口便满是欣慰的说道:“好啊!总算看到你分家单过了,虽说院子小了些,可是家中安宁顺心比什么都强。”

  一句话道尽了她对女儿的牵挂难安,如今看她分门别户,自己当家作主,才算是放下心来。

  并不是她不待见谢家老太太,而是那老太太向来偏颇大房,她的大儿子是宝贝,时时护着。可这二儿子就形同是捡来的,不说得她半点的关心,还不时的要给谢家大房收拾烂摊子。

  在吴家老太太的眼中,谢志贤就是那朽木烂泥,靠着家中的那些祖产吃喝玩乐也就罢了,反正也没有人指望他什么。可他还是一个惹是生非的祸害,说不得哪天就能把自己的女儿、女婿给拖累了。

  所以能看到女儿、女婿和大房分了家,甩掉了那摊烂泥,是真心的为他们高兴。

  王氏在一旁笑道:“日子总是越过越好的,要是嫌宅子小了,以后等邻家有卖宅子的,买过来一并打通就是了。”

  老太太却是连声反对道:“不可、不可,小宅子有小宅子的好处。就谢家大房那败家的势头,迟早把家中产业败完,到时候少不得要来上门投靠。宅子小还好拒绝,大不了给他们另外租赁一套房子就是了。可是宅子大了,你把人往外撵,到时候可就是你们的不是了。”

  吴氏一想,的确是这么个理,到时候若是宅子大了,让那一家子住在自己家中,整日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可不得糟心死人?

  王氏经老太太这么一说,也觉得有理,遂出言附和道:“母亲说的有理,小姑还是听母亲的话,就先屈就几年。总归家中够住就行了。”

  吴氏点头应是,一抬眼,看谢萧萧和三个表姐聊的开心,而另一边的谢青云,与两个表兄弟坐在一起却是局促了很多。

  吴氏有心替他解围,便扬声说道:“青云,来,二婶给你介绍一下。”

  谢青云依言走到了吴氏身边站着,知道这是婶婶要向众人介绍他的身份。

  吴氏言语和缓的说道:“青云是大房的孩子,他救了萧萧一回,萧萧当他做亲哥哥看,我们就把他接到我们这一房来抚养了。”

  谢青云的身世她也已经知道了,她也是分外怜悯他的遭遇。所以谢志高不管是打算把谢青云过继到二房来抚养,还是要认他做义子,她都是不反对的。

  不过现下要解释起来实在是说来话长,所以干脆就这般含糊其辞的搪塞过去就算了。

  她握着老太太的手,对谢青云说道:“这房中都是我的娘家人,青云就随着萧萧一起喊,我母亲和嫂子,你就叫外祖母和舅母吧。”

  谢青云大大方方的弯腰行了一礼,叫了声外祖母和舅母。

  萧萧的几个表姐和表哥也上前来见礼,按着年龄排了齿序,才算是弄清楚那三个表姐妹都比谢青云年纪小,于是一概都唤他一声表哥。两个表兄弟的年龄都比谢青云大些,所以谢青云也连唤了两声表哥。

  老太太一听就知道这其中有隐情,看着孩子们都相互见过礼了,便慈眉善目的笑道:“萧萧带着表姐们到你的房中坐坐去,祖母被你们闹得头疼了。”

  吴氏心知瞒不过自己母亲,干脆便用母亲的说辞对谢青云道:“青云带着两个表哥去前院招待着吧!也好叫你们祖母清净片刻。”

  于是小辈们齐齐起身退出了正房,房中只剩下老太太和王氏。

  待孩子们一离开,老太太便急切地问道:“青云是长房的嫡长子吧?你说接到你们这一房来抚养,是怎么个抚养法?”

  吴氏看着身边的至亲之人,而母亲又为她操心起来,忙安抚着说道:“母亲放心,这孩子也是个命苦的,跟大房那两口子不一样。”

  她转口把谢青云的身世详尽了说了出来,又将大房怎样苛待他养大的事说了一回,才叹息着说道:“志高原是说把他过继到我们这一房,拿他当亲子养的,毕竟他也是打小在谢家长大。这样既能顾及他的身世不让他难堪,对外也好解释。可这孩子可能是怕给我们添麻烦,硬是没答应,只说认志高作义父。”

  老太太一下子松了一口气,点着头说道:“还行,是个通情达理的孩子。你也别因为可怜他,就犯糊涂。若是真把他过继到你们这一房养大,等青瑞大了,他们都成家立业,日后你是准备怎么分家量产?”

  吴氏不以为意地笑道:“孩子以后长大了有本事自己去挣功名才是正经,哪能整日惦记我们手上这么点东西,那也真是没出息了。”

 

本文标签:被老头强奷很舒服好爽好爽

上一篇:做的时候粘腻的水声/为什么越到里面越想叫

下一篇:把下面能看湿的句子50字(2021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