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男生说喝奶的是什么意思(2021阅读)

2021-10-27 13:43:3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这清辞也有所耳闻。

  蹴鞠场上是祁元男儿们大展雄风的时候,她就不信鸾冰玉看了不会动心。

  清辞很热心的给她介绍。

  “那个柳绿色衣服的是禹亲王,先帝的十

这清辞也有所耳闻。

  蹴鞠场上是祁元男儿们大展雄风的时候,她就不信鸾冰玉看了不会动心。

  清辞很热心的给她介绍。

  “那个柳绿色衣服的是禹亲王,先帝的十三子,皇上的弟弟。那个跳得很高的是刘明崇,太子太傅之子。那个把袖子抡起来的是阳成侯……”

  鸾冰玉很满意,“我可以都要?”

  清辞一愣,“……恐怕不能。”

  “那我很难选。”

  鸾冰玉看了一会儿他们打球的样子,便有点心痒想自己上,做了下热身,就小跑进了场里。

  都说入乡随俗,现在的鸾冰玉换上了祁元的服饰,妩媚之色被掩去大半。

  她艳红色的衣裙在一群男人中飞舞张扬,矫捷的身手在男人间灵活穿梭,很快抢到了球。她一个甩头,头发抽在人脸上,把试图拦住她的刘明崇抽懵过去。

  鸾冰玉的两位婢女手上拎满了东西,遥遥为她大声叫好。

  清辞这才认识到,这就是北滨国。

  女子可以穿露肩露肚脐的装束,男子可以跳舞,身为公主也可以同男子一块儿踢球。

  祁元朝的公主哪干的了这些事?

  场上,刘明崇被头发抽了脸,懵了一下后追上去揪住了鸾冰玉高高扎起的辫子。

  “这哪儿来的小妮子!谁认识!”

  众人都停下来,向他们围拢。

  禹亲王也从她入场开始就盯着这女人,“挺眼熟的。”

  可就想不起来谁。

  眼熟的其实也就这一双眼睛。鸾冰玉那天在人前是蒙着面纱的,且有奇装异服加持,如今谁会想到这就是北滨来的玉公主。

  鸾冰玉头发都给疼了,一巴掌打掉刘明崇的手。

  “怎么,不让我玩?”

  刘明崇发现她这一巴掌甩得挺重,手背火辣辣的疼。

  无论如何,面前的都是个实打实的大美人儿,他不表露出来痛,痞里痞气道:“玩儿可以,你跟谁一组?你上了场我们两边的球你都抢,你懂不懂蹴鞠怎么玩啊?”

  鸾冰玉这才发现,他们有些人绑着绿腰带,有些人绑着红腰带,看来是兵分两组。

  不好意思的笑笑,“第一次玩,不懂事。”

  “第一次?”禹亲王不可置信道,“第一次你能踢这么好。”

  鸾冰玉笑笑,“了解过一点,没怎么细究,也确实没踢过。”

  这时候,有人说:“看你长相,不像是咱们祁元朝的人啊?”

  至于口音,鸾冰玉的口音跟金陵城的相差无几,主要是北滨王宫中有人专门负责教她学金陵的话。

  鸾冰玉把球掂在指尖转了个圈,再换到另一只手里,道:“对,我不是祁元朝的人。”

  闻言,蹴鞠场上突然陷入沉寂,诸位互换眼神后,对她的态度也冷淡了许多。

  刘明崇问:“外邦人啊,哪里的?”

  人群之中有人说了句,“看她长相,高额头高鼻梁,八成是北边那些犄角旮旯里的小国家,报出了国名你也未必知道那种!有啥好问的!”

  “说一说一,北边人长得是真不错!”

  他们听了一阵哄笑。

  鸾冰玉眸色一沉,微扬起下巴,“祁元朝有个词叫相由心生,到今日我才领略到这个词的意思,祁元人长得丑是有原因的。”

  她说完把球高高往后抛出,冷脸示意团团围住她的人让路。

  方才还算和颜悦色的禹亲王站在她面前,不肯挪步。

  “姑娘是说,我们祁元朝的人都长得丑?”

  鸾冰玉笑了一声,“你长得丑不丑,自己心里没点数?要来问我?还是说你们这些人位高权重,平日里被奉承惯了,就真把自己当尊佛了?”

  禹亲王的脸色顿时难看。

  他身旁人拧着脸要上前,禹亲王伸出胳膊把人拦住。

  “姑娘,是来自哪个外邦?”

  “你们不配知道,”鸾冰玉淡淡说,“祁元强盛又如何,这天下不是你们打下来的,你们不过是坐享其成贪图玩乐的一群蛆,也配仗着国势瞧不起人?”

  纨绔到底是纨绔,皇上尚且给她三分薄面,亲迎北滨使臣,这群人却不将北边列国放在眼里。

  她也瞧不起这群鼠目寸光的人。

  “让开!”

  鸾冰玉有点儿不耐烦了,把禹亲王往边推了一把。

  清辞瞧着场上气氛不对劲,一群人围着鸾冰玉迟迟不散开。

  她离得远,也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

  突然,一道裂空巨响在人群中炸开,如晴空惊雷,围拢的人群轰拥四散。

  鸾冰玉持着长鞭站在那里,随手一甩,鞭身劈在地上,惊起一片草叶。

  她没有罢休的样子,一鞭又一鞭劈在他们身后。

  慌忙之中刘明崇被绊倒摔在地上,鸾冰玉向他走过去,咬了咬牙,抬起手——

  刘明崇惊叫着屁股在地上后挪,那道要命的鞭子在他面前,被人生生握住。

  清辞的手痛得无法言喻,却仍将鞭子握得紧紧的,鸾冰玉抽了一下,没能抽出。

  鸾冰玉眼看着清辞的手掌中滴出血来,胸腔中的难过一点点的被掐灭,难以置信,“你怎么能徒手……”

  “不管发生了什么,去皇上面前告状去,他会为你主持公道。”

  刘明崇爬起来刚要跑。

  清辞伸出脚再次绊倒他,“跑什么。”

  刘明崇摔了个狗吃屎,这才结结巴巴的说:“贵,贵妃娘娘啊。”

  “嗯。”

  见鸾冰玉情绪稳定下来,没有再打的意思,清辞松开鞭子,流血的手自然垂在身侧,淡淡道:“刘明崇,我看到你先去揪的公主头发,这件事去皇上面前说吧。”

  鸾冰玉此刻早已忘了方才的气愤,只是一眼不眨的盯着贵妃的手。

  她这鞭子劈下去,的确是要命的,若劈到手掌,轻则骨裂,重则断掌。

  而贵妃徒手接住,居然还能稳稳站在这里,只是那微皱的眉头能看出确实很痛。

  “你会武功?”

  清辞点了下头,反问:“你也会武功?”

  鸾冰玉收好鞭子,不太轻松的说:“远远不如你,这鞭子若是我来接,这手已经废了。”

  “我也没好到哪儿去。”

  清辞的手掌确实痛的厉害,跟在火里烤似的,她也感觉到温热的血在往下淌。

江太医给清辞清洗伤口,傅景翊没心情去处理刘明崇跟鸾冰玉那点事儿,就让他们呆在外面等着。

 文学


  他则站在清辞身边,沉着脸看着江太医给她上药,又把她的手掌一层层的绑起来。

  清辞道:“你得空就去替鸾冰玉主持个公道啊,不用呆在这儿。”

  傅景翊沉声道:“你不记得自己有身孕了,你去挡鞭子?”

  “我不去挡,鸾冰玉就把刘明崇劈死了。”

  “你拿你和皇子的命去换刘明崇,”傅景翊太生气了,“你知不知道孰轻孰重?”

  他言语里的指责很显然。

  清辞解释道:“鸾冰玉若真的劈死了刘明崇,这事你怎么办,处置了鸾冰玉,今后跟北滨国怎么相处,不处置的话,刘太傅那里恐怕寒了心,要闹翻天去了。你想想那处境,到时候最为难的,就是皇帝你。”

  傅景翊不容置喙道:“不论如何,朕都不准你再做这样的事,为谁挡都不行。”

  清辞无力道:“我有分寸的。”

  江太医在此时说:“手掌伤可见骨,必须要外敷药物,有些药物是不利于保胎的。”

  听到这里,傅景翊的嘴角拉垮得更深了。

  清辞赶紧要把绷带撕开来,“那就别用这些药,把它洗掉。”

  “不准洗,”傅景翊命令道,“江太医,给她绑好。”

  当着傅景翊的面,清辞也不敢犟,心里想着一会儿背着他,就马上去把药洗掉。

  江太医继续给她绑,宽慰道:“一般是不会有影响的,只是相较正常情况下多一点风险而已,娘娘不必忧虑。”

  “嗯。”

  清辞嘴上说嗯,眼睛很认真的看着江太医是给他怎么绑的,到时候她洗干净了还得照模样给绑起来。

  傅景翊立马就看穿了她的心思。

  “你敢把药洗掉,以后就别想出宫了,你看朕还能不能让你踏出去一步。”

  清辞哼了一声。

  拦得住?

  傅景翊见她不怕,就干脆威胁道:“你手不想要了,这个孩子朕也就不要了,你试试。”

  清辞这才抬起头看他,瞪直了眼睛。

  “你不要,我要。”

  傅景翊哑口无言,缓缓后,无奈道:“听话,别让我担心。”

  就算清辞答应得好好的,傅景翊还是不太信,她说要一个人留在寝宫里休息,傅景翊非得拉着她一起出去。

  殿外,刘明崇跪在地上。

  鸾冰玉站在他一边,道:“皇上,不止这个人,还有别的人,他们一堆人欺负我一个。”

  刘明崇跪着颔首道:“皇上,臣不知道她是玉公主啊,她也没有说……”

  “无论她是谁,都不是你揪她头发的理由。”

  清辞被扶到椅上坐下,口气不太好。

  刘明崇解释道:“我们在打球,她擅自跑进来搅乱局势,头发甩到了我脸上,我就想提醒一下她。”

  鸾冰玉斜睨着他,“揪我头发是小事,你们说我北滨是犄角旮旯里的小国,还说我们北边小国的女子生的好看,千里迢迢过来都是供人消遣的。”

  当她反讽祁元男子长得丑时,刘明崇便说了一句话:你们这些女的长得好看又如何,来祁元国不就是供我们消遣的?你上这儿来,不就是指望着我们中有人看上你?

  他不仅这样说,还伸手去摸她的下巴,这才致使鸾冰玉怒火中烧。

  她本就是母国送给皇上的礼物,这事她自己心中就有芥蒂,被这样说出口,自然恼羞成怒,恨不能跟刘明崇拼个你死我活。

  清辞听到鸾冰玉这话,心里便生起了一股嫌恶。这群世家子弟,这样肤浅下流?

  傅景翊蹙眉道:“刘明崇,外邦人无论男女,无论身份,来祁元便是客,太傅没有教过你待客之道?”

  刘明崇头深深垂在地上,“臣知错。”

  “太傅教子不善,何以率为臣先。辞去职务,把儿子教明白了再入朝为官。”

  刘明崇对这处罚难以置信,“皇上,臣只是一时口快,臣差点也被玉公主打死……”

  傅景翊不予置理,摆了摆手,“拖下去。”

  鸾冰玉没想到皇上罚的这样重,这处罚直接牵连到他爹,鸾冰玉很怀疑这刘太傅是不是不得圣心,借口除了呢。

  “不仅是刘明崇,还有禹亲……”

  “公主不妨再思量思量,”傅景翊淡淡道,“朕觉得处罚够重了,公主觉得呢?”

  鸾冰玉顿时滞声,顿了一会儿,道:“陛下敬重我北滨,我代北滨百姓谢过陛下。”

  -

  用晚膳的时候,清辞忍不住问:

  “这样会不会太重了?让人觉得皇上有失公允?”

  “欺辱北滨公主事小,蔑视北边列国事大。刘明崇一句话,得罪了北边所有国家。这事不严加处置,只怕这种自恃大国而瞧不起外邦人的风气会越来越恶劣。”

  傅景翊不让她用伤手拿筷子,亲手喂给她吃,一边喂,一边说:“羽国以武立国,能人异士数不胜数,原是不可小觑的国邦,却太过目中无人,还纵容司覃然在我朝肆意妄为,也未曾善待羽国百姓,对周边列国也是不放在眼里,久积民怨,不得人心。”

  不管什么菜,他都只喂一口,哪怕清辞的目光里有再多渴望,他都不纵容她多吃一点。

  提到司覃然,清辞又想起那一遭过往,受伤的手不受控制的握紧,剧痛顷刻肆延。

  傅景翊见她眉头皱了下,看着她问:“当初你的失踪,跟司覃然有关对吗?”

  清辞点了下头,可其中的事她不想细说,也不想细想。

  “别说这个了。”

  傅景翊立刻止住嘴,回到那个话题上,“在羽国的战事上能这样顺利,离不开羽国周边几个国邦的协助。刘明崇等人的言论在外邦看来,就代表祁元朝的态度,必须严惩以儆效尤,我们不能走羽国的老路。”

  能把羽国打得节节败退,落在外邦眼里祁元确实强大,可如今的祁元遍地妇孺,缺了多少男丁,为安抚这些失了主心骨的小家以及战事上的损耗,又掏了多大的财力。

  羽国这一战是孤注一掷。

  正因如此,当初羽国的降书才那样重要。

  清辞点点头,“你是对的,只是这样一来,那群人鸾冰玉一个也看不上了。”

  “那是她的事,”傅景翊说,“她知晓厉害关系,总会把自己嫁出去的。”

本文标签:男生说喝奶的是什么意思

上一篇:顶开 肿胀 呻吟声粗喘,母亲的桃花源早已

下一篇:我是小三他每天都要我(人妻同学呻吟)全文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