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爸你想吃我的小馒头吗/贱人又想要了是不是

2021-10-27 14:43:4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那你呢?”苏若晴脸色有些苍白。

  “我没事,我以前当过兵,技能还没生疏,搞定几个人不成问题。”

  苏若晴不信:“那你为什么让我先走?我也会一

“那你呢?”苏若晴脸色有些苍白。

  “我没事,我以前当过兵,技能还没生疏,搞定几个人不成问题。”

  苏若晴不信:“那你为什么让我先走?我也会一些,我可以帮你。”

  楚延越无奈:“你在我会担心你,而且,你头还疼,需要去治疗,不适合打架,万一过程中你晕倒了怎么办?”最主要的是怕别人伤到你。

  苏若晴也沉默了,他说的虽然有道理,但她总觉得这次很危险。

  她拿出手机,刚按亮屏幕,就听楚延越道:“地下二层,没信号。”

  苏若晴又颓然的放下了手机。

  正在这时,对面一束远光灯直直朝他们射了过来。

  “来不及了,解开安全带。”楚延越说着,便启动了车子,一脚油门朝电梯口驶去。

  刚离开,车尾便留下了一排子弹。

  这几声枪响让苏若晴心里一惊,同时脑子一震,一幅接着一幅的画面从脑海中闪过。

  随着一阵刺耳的刹车声,楚延越喊道:“下车!”

  他说完,苏若晴恍然回过神来,下车的时候腿脚一软,差点跌倒在地上。

  而楚延越背靠大开的车门,半蹲举着银色手枪直直对着拐角处即将驶过来的车子。

  听着引擎声不断地接近,楚延越手中的枪也越握越紧。

  这时,苏若晴下车后,跌跌撞撞的躲到了车的后面。

  她现在脑子里的记忆乱的很,而且头还很疼,没一会,便靠在车后面晕了过去。

  这边白色轿车一进楚延越的视线,他就对着轮胎开了枪。

  白色轿车不得不横停在了路中央。

  楚延越开了第一枪,打中之后,便转移了地方。

  听着从车上下来的脚步声,楚延越预测有两人。

  脚步声不断的在逼近,楚延越直接趴下身子,朝视线中的一人的脚腕上开了一枪。

  虽击倒了一人,但也暴露了他的位置。

  他的一声枪响后,立刻又紧跟着一排子弹出现在了他刚刚撤离的地方。

  这下,他的位置彻底暴露了,和他对峙的那个人,不断的朝他躲的车上开枪,他根本露不出头来。

  随着越来越近的距离,楚延越不得已,脱下了他的外套,找准时机扔了出去。

  对面枪响的下一秒,他便从另一面探出身来击毙了那人。

  解决完两人,楚延越还没松口气,身后便响起了拍手的声音。

  “楚洵,好身手啊,看来这么多年,还没荒废了。”王中博说完便笑了起来。

  楚延越警惕的举着枪转过身,看到王中博后,心中很是震颤。

  他变了,虽然还是那副容貌,但浑身上下的气质变了。

  以前的王中博是个一身正气,铁骨铮铮的硬汉,现在他面前的这个,眼神不再坚定,浑身透着股邪性。

  “没想到我们再见面会是这种方式。”楚延越道。

  王中博不屑的冷哼了一声:“这种方式怎么了?我为刀俎,你为鱼肉的方式让你不舒服了?”

  楚延越没接这茬,继续道:“我退伍后一直在找你。”

  “找我干什么?将位子再让给我?”王中博的眼里像是看到了什么笑话,有些癫狂。

  “哈哈哈……,你以为我稀罕那个位子吗?我是不服,不服部队一面教着要正义,一面却和官场一样黑暗,表面一套,背后一套,让我恶心,最后还得让我感谢它。”

  “更无耻的是你们这些家里有背景的。”

  楚延越安静的听他说完这些从不曾对他说出的话,这些像是王中博心里的一个脓疮,刚开始只是一个小包,后来一直捂着捂着,就成了脓疮。

  而且这个脓疮已经积压了五年之久,已经发烂发臭了。

  楚延越知道现在说什么也挽不回自己在他心中的形象了。

  便一直等到他说完,才道:“你知道那年咱们最后一次出任务,我为什么会受伤吗?”

  王中博对那次的任务至今仍历历在目,眼里泛上了恨意:“因为你蠢。”

  楚延越不在意他说的这些,用怜悯的眼神看着他:“我本可以带着人质安全回归的,但我知道这个任务的重要性,同时也觉得我的家里的原因对你有所不公,便替你扫平了前面的路。”

  王中博没听到前面说的什么,只听到了那句替你扫平了前面的路。

  这句话一直翻来覆去的在他脑海里回荡。

  他脸上的情绪,一会是觉得不可置信,一会又觉得楚洵这个道貌岸然的人真是什么瞎话都能编出来。

  “我竟不知道五年过去了,你这么能装的毛病没改反而变本加厉了。”

  “我是不是装的,你真的不清楚吗。”楚延越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道。

  王中博眼里的嘲讽慢慢的落了下去,同事那几年,他和楚洵只交过一次手,也是那次交手让他觉得楚延越看不起他。

  那场擂台比赛,虽然最后是王中博赢了,但他却不是很开心,觉得全场的人都认为他是冠军,只有楚洵一个人知道那是他让给他的。

  只是一直以来,不管是体能还是其他,王中博一直是队里最强的那个人。

  而楚洵则平平无奇。

  这件事之后,两人谁也没有提起,但就是因为这样,这根刺在王中博的心里便越埋越深,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

  最终,还是他的骄傲毁了他。

  “那场比赛,你为什么要让我?”王中博声音平平问道。

  “我不是要让你,是要让和我对战的所有人,我不会一直在部队待,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我才隐藏真实能力的。”楚延越道。

  “你有没有看不起我过?”王中博很不情愿的问出了这句话。

  “这个答案你也早就知道了,你要问的不是我,是你自己,看不起你的从来都只有你自己。”

  楚延越说完,地面上便响起了警笛鸣警声。

  “收手吧。”

  王中博今日来就是抱着必死的决心的,因为他也不想这么混下去了。

  没有自我解决的原因就是因为他和楚洵之间还有一场真正的较量没完成。

  他抬眸哼笑了一声:“我身上背的人命,够我死十八回的了,这时候收手有什么用?”

  王中博说完,便扔了手里的枪,朝他走了过来。

  楚延越见状,也将银色手枪收了起来,迎上前去。

  两人的眸色在碰上的那一刻,都变的狠厉,似是回到了五年前赛场上的那一幕。

  王中博突然间以极快的速度冲楚延越冲撞过来,手中拳拳出声,脚下腿腿生风。

  楚延越的身手和速度不减当年,一招一式都挡了下来,随后,紧接着就是反击。

  不得不说,他的爆发力还是很强的。

  没多久,几个来回,两人脸上身上都挂了彩。

  楚延越嘴角溢出一口血沫,吐了出来,擦了擦嘴角,刚刚硬生生抗下王中博那一拳,他的肋骨应该是断了。

  而对面站着的王中博,如果仔细看,他的左腿在颤抖,右手臂也是垂着的。

  这场架已经没有打的必要了,胜负很明显了。

  “楚洵……噗。”王中博一开口,就突出一口血来。

  他忍住从胃里翻涌上来的腥甜,继续道:“你赢了。”

  这时,警察已经从被堵住的地下车库口进来了。

  “不许动!”瞬时间,几十人拿着枪将王中博围了。

  楚延越淡淡道:“我有错,早知有今日,我当初就应该拿第一。”

  王中博笑了,这笑意中带着悔意,带着自嘲。

  “这五年里,我就今日是畅快的,虽然输了,但我自认为面子赢回来了,楚洵,若有下辈子,我再跟你笔试一场。”

  王中博说罢,转过了身。

  “举起手来,不许动!”举着枪的警察紧盯着王中博的一举一动。

  楚延越从他最后的眼神中看到了诀别,他知道王中博今天存了死志,也没阻止他。

  果然,下一秒,就见他抬手伸进了怀里。

  同时,楚延越闭上了眼睛,枪响。

  他听到有人在说“猎鹰已落网,反抗遭击毙”等的话。

  说实话,楚延越是内疚的,不然也不会托人找他五年之久了。

  但有些事情,从一开始发生,就注定了会有今天的结局。

  他转过了身,朝电梯口走去。

  于此同时,车库里的一辆劳斯莱斯里,李天明和叶依依看着昏迷的苏若晴不知所措。

  在亲眼看到了刚刚的近距离枪战后,两人被吓得都有些魂不守舍。

  直到听见警笛的声音,两人的心才落了回来,也才慢慢从车座底探出身子来。

  “怎么办?她就是那个苏家的继承人啊?”叶依依问道。

  “嗯,刚刚和那个人打架的那个是楚氏继承人。”李天明惊魂未定,更多的是被楚延越给吓得。

  幸亏他那个图片放不上去,坏事还没做彻底,不然,楚延越收拾他不跟玩儿似的啊。

  最主要的是他还有枪。

“那、那我们现在把她送回去?”叶依依不知道此时该怎么办。

 文学


  李天明思虑了会,道:“我们这也算是救了苏家继承人,怎么也得等她醒来让她知道是我们啊。”

  叶依依皱下了眉,虽不耻他这种行为,但能和苏家继承人攀上关系也不是一件坏事。

  “你打算怎么办?”

  “把她先带回我家吧。”李天明看着苏若晴道。

  叶依依挑了下眉,抬眸看向了他:“为什么是带回你家,而不是我家呢?”

  李天明深吸了一口气,瞬间笑道:“你家就你一个人,我家有我爸在,她醒来就算不信我,也得给我爸几分面子不是,再说我爸以前和苏若晴她爸还是兄弟呢。”

  “切——多少年前的事了,都互不往来这么多年了,哪还有什么情分在啊。”叶依依忍不住打击道。

  李天明不服道:“那我爸也是长辈,总得给长辈几分面子吧。”

  叶依依不想和他讨论这个了:“行了,你家就你家,不过,你最好给我老实一点。”

  “你说的什么话,我什么时候不老实过,我只对你不老实,其他人我本分的很。”李天明说着便暧昧起来。

  叶依依白了他一眼:“别贫了,开车。”

  李天明开车刚出去,楚延越便从楼梯口又下来了。

  他以为是苏若晴报的警,结果,他上去竟找不见她。

  他连忙调了监控,才发现,苏若晴根本没有出过地下车库。

  他把地下车库的每个角落都找遍了,还是没找到人。

  没有办法,他又回去掉了车库出口的监控。

  看到警察撤了警戒线后,出来的第一辆车是一辆蓝色的劳斯莱斯。

  楚延越的眸色沉了下来,出事之后,车库两头的路都被封了。

  能这么快时间出来的除非在出事前就在里面了。

  之后,他调到出事前的监控,更加证实了这一点。

  有了调查方向后,楚延越的心才没有那么慌。

  有了头绪后,他给林向颜打了电话。

  “喂,越哥。”

  “向颜,知暖和知行你先替我看一段时间,等我解决完这边的事情再去接他们,他们24小时都有人看着,你别太担心安危这块,还有,替我老婆请个假。”

  林向颜愣了:“晴姐怎么了?”

  “我需要先找到她才能知道她有没有事。”

  林向颜的心又揪了起来,这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晴姐的记忆还没恢复,就又出事了。

  她还未说话,楚延越又道:“你别担心,我很快就会找到她的。”

  那辆有车牌号的劳斯莱斯其实一点也不难找。

  话说完,两人挂了电话。

  楚延越直接去了趟警局,这回李建国不在,忙着交差去了。

  毕竟猎鹰抓着了,他的任务也算完成了。

  因为楚延越之前去的警局次数不少,混了各脸熟,所以这次办事也很顺利。

  找到那辆车的买家后,他便出了警局。

  刚上车,楚延越便给赵云杨打了电话。

  “喂,云杨,叶依依这个人的信息,越快越好。”楚延越说着,启动了车子。

  “好,越哥。”

  楚延越说完便挂了电话,朝在警局拿到的地址驶去。

  二十分钟后,赵云杨将资料发了过来。

  楚延越大致扫了眼,捡了有用的信息看。

  知道了叶家一共有三个女儿,叶依依是最小的,看到最后,他有点出乎意料。

  这个受万千宠爱的小女儿竟和李天明在一起。

  说到李天明,楚延越就没啥好印象,他爸在的时候,就根李家有过节,具体是什么不知道,只知道长大后,就再也没见过李达英来他家了。

  李达英是李天明他爸。

  看完后,车子也在叶家门口稳稳停了下来。

  他收起手机,下了车。

  走到这叶家别墅前。

  楚延越上前按了下门铃。

  等了会,里面的佣人的声音透过传声器出来了:“请问,是哪位?”

  “楚家,楚延越,来探望叶伯伯。”楚延越道。

  “好的,请稍等。”佣人说罢,断了声音。

  楚延越在外面没有等多久,叶天瑜便亲自下来开门了。

  “小越啊,真是好久不见了,快进来快进来。”叶天瑜虽年过半百,但常年锻炼,身子骨仍健朗的很。

  “叶叔叔好。”楚延越说罢,便被叶天瑜请进了家。

  叶天瑜哈哈笑了两声:“真是越来越稳重了,比我那几个女婿好太多了。”

  当年,叶天瑜一直有意让楚延越当他女婿,但他拒绝过一回,他本以为是因为年纪还小。

  可又过了几年,却曝出了他已经有了那么大儿子的事,于是,叶天瑜便放弃了,只能说他女儿没这个福分。

  “这也是多亏了叶叔叔,当年进部队帮了不少忙。”楚延越道。

  “凭我和你爸的关系,这点小忙不在话下。”叶天瑜越看他越满意,想到自己还未婚嫁的小女儿,他动了心思:“小越啊,一直没听说你娶妻,如果你身边的位置还空着,不如考虑考虑我的小女儿怎么样?”

  楚延越听他谈到叶依依,便正色起来:“您的小女儿可是叶依依?”

  叶天瑜眼睛一亮,看来这两人早就认识了啊:“对对,你怎么知道她的啊?”

  楚延越笑得意味不明:“叶叔叔,我今天来还有一个事情,就是来找叶小姐的。”

  叶天瑜笑得眼角的鱼尾纹堆一起了:“好,好,我这就打电话叫她回来。”

  楚延越迟疑了下,张了张口,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

  这边,苏若晴到李家后,一直不见醒,李天明和叶依依怕出什么事,就找了一声来看看。

  后来医生也不知用了什么方法,半个小时后,苏若晴便幽幽转醒过来。

  “哎,醒了醒了。”叶依依激动朝一边的李天明道。

  “看到了看到了,轻点轻点,我的胳膊。”李天明呲牙咧嘴的将自己的胳膊从叶依依的指甲中解救了出来。

  心里又是一痛抱怨,如果生活在古代,叶依依不知早被他休了多少回了。

  叶依依不小心瞥到了他嫌弃的眼神,眸色瞬间就不高兴起来了:“我有掐的很重吗?”

  李天明一看她这种表情,就知道她又来了,他耍着宝:“掐的重不重那都不重要,最主要的是我怕把你刚做的指甲给弄坏了。”

  “就你会贫。”叶依依虽然语气生硬,但嘴角却朝天咧了上去。

  “你们是谁?”两人说话间,苏若晴便清醒了过来。

  李天明和叶依依转过头来,齐齐看着她,不知该从何开口。

  “我是叶依依。”

  “我是李天明。”

  “……”

  “还是你来说吧。”叶依依将李天明拽到了她前面。

  李天明看了看她,又看向在床上坐起身的苏若晴:“我……我们之前见过,你不记得了?”

  “让你说正事,你说什么呢?”叶依依又在他胳膊上使出了九阴白骨爪。

  “哦哦。”李天明咽了下口水:“我们是你的救命恩人,我们救了你。”

  “还是我来吧,你给我起开!”叶依依听不下去了,没用的男人。

  “是这样的,苏小姐。”叶依依上前笑着道:“我们今天去医院看人去了,办完事,车停在地下车库,我就有点困了,在车上睡了一会,耽误了点时间。”

  叶依依说着看了李天明一眼。

  其实这两人是在车上亲热来着,所以才导致撞到了那惊心动魄的场面。

  “嗯,整个过程就是这样的。”叶依依将事情着重就轻的说完后便没再出声。

  苏若晴眸光沉沉,过了半响,才抬眸道:“谢谢二位,我得走了,改天有时间,会登门拜访。”

  “你才刚醒,没问题吗?要不吃点东西再走吧。”叶依依担忧道。

  “嗯嗯,刚刚医生说你脑子里可能会有淤血,最好是去医院再查一下的好。”李天明附和道。

  “多谢了,我的身体状况我自己清楚。”苏若晴说着站起了身,对着才说完话的李天明道:“李先生,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您之前参加过苏氏的周年庆典?”

  “是,就是当时公司正好出了点问题,没能给你投资,不好意思啊。”李天明道。

  “没关系,我想和您说的是,我是苏氏继承人这件事希望您能帮我保密,那次庆典是我第一次露面,知道我长什么样的人不多。”苏若晴说着又朝叶依依道:“也希望叶小姐也一样能替我保守这个秘密。”

  “额,好,好,我们不会和别人说的。”叶依依连忙道,不知道为何,在苏若晴面前,她总有种无形d额压力。

  “对对,况且我们也没有你们的照片,也没法和别人说。”李天明心虚道。

  苏若晴听到这话,抬眸凝了他一眼。

  李天明被她这眼看的更心虚了:“我的意思是我们不会多管闲事的。”

  叶依依在一旁很是无语,真想让这蠢材歇会,别叭叭了。

  苏若晴没说什么,又再次道了谢后,往外走去。

  “哎,等一下,苏小姐,我们送你吧,这地方比较偏,打不到车。”叶依依跟在她身边道。

  苏若晴向了下,没有拒绝:“好,那就麻烦了。”

  三人刚走下楼梯,佣人便推着轮椅上的李达英回来了。

  李达英抬眸,看到苏若晴的第一眼便愣住了。

本文标签:爸你想吃我的小馒头吗

上一篇:两口子交换真实刺激过程-男朋友手伸进我奶罩揉我胸

下一篇:我在车后座挺进了她:小荡货撅起屁股噗嗤噗嗤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