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我在车后座挺进了她:小荡货撅起屁股噗嗤噗嗤

2021-10-27 14:47:1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天空灰暗,但还没有出星星。

  “等一会儿再看星星,我先给大家送上一首歌曲。这些年,感谢一直支持我的朋友,还愿意来我的直播间。这一首《谢谢你的爱》送给大家。”

天空灰暗,但还没有出星星。

  “等一会儿再看星星,我先给大家送上一首歌曲。这些年,感谢一直支持我的朋友,还愿意来我的直播间。这一首《谢谢你的爱》送给大家。”

  “说再见,别说永远,再见不会是永远。说爱我,别说承诺,爱我不需要承诺。不后退就让他心碎,宁愿孤独的滋味,不被了解的人最可悲,反正爱与不爱都有罪……”

  .

  赵文轩走在最前面,直接路过月月身边,奔着湖边去,说:“这是人工的,还是天然湖?”

  月月关了手机屏幕,回头说:“你们也过来了。”

  赵小萌走在第2个,随口答应一声“嗯”。

  大家的注意力都望着对面的湖,只有方景宇眉头紧锁,面色凝重。

  为什么?

  因为他听出了那个主播的声音。

  虽然他在最后面,没看到手机屏幕,但也能百分之百的确定。

  老天啊!

  邪门儿哎!

  月月怎么总看蓝琪的直播间?整天听他瞎叨逼、花言巧语,这不误人子弟吗?

  难不成月月的择偶标准就是蓝旗这样的人?

  那就完蛋了!

  但当着外人的面,方景宇没吱声,心里胡乱琢磨着怎么办呢?该不该管?

  巧了,没想到这个话题的进行者是赵小萌。

  她没有恶意,也没想偷窥别人的隐私。只怪四周都太黑,就那么一个锃亮的手机屏幕,上面放着直播,赵小萌眼神好,就看见了。

  她随口一说:“诶?段哥哥,刚才那主播是你同学吧?”

  鹏鹏:“你还记得他?”

  这挺奇怪,赵小萌当年是美术系,整天乱蹭课,蹭的也是编导系的课,怎么会认识舞蹈系的蓝琪?而且过去这么多年了。

  赵小萌点头,“我对他印象挺深的。”

  段哥哥走近一步,眼中带有逼供的威势:“什么印象?”

  赵小萌扬脸笑,坏坏的笑:“你吃醋了?段哥哥?哈哈,告诉你吧,当年你们寝室门号是他告诉我的。你不是一直不告诉我嘛,有一天我在寝楼下等,就看到他穿着舞蹈服。我就随便问一句,是不是也住7楼?知不知道段御鹏住哪个寝室?他说知道,住在714。”

  当年跟蓝琪说过话,经过就是这样的,赵小萌又补充一句:“对了,他那人还挺有意思的,他还跟我说714里有个大帅哥叫方景宇,是你们学校最帅的!”

  方景宇:“艹!听听,这人多损!”

  听到方景宇暴戾的语气,赵小萌疑惑转身:“啊?我不觉得啊!他挺幽默的,而且挺谦虚呢!他自己长得就挺帅,但是非说长得最帅的人是你!”

  方景宇气的脱口而出:“他那是为了……呃,哼!”

  后半句话方景宇没说,憋回去,喘了口愤懑的粗气。

  (谁知道蓝琪为什么这么“谦虚”?方景宇后半句话又为什么没说完?)

  其实这些往事都无所谓了,关键是方景宇看着月月静坐的背影……

  他眼珠一转,有了主意。

  鹏鹏跟赵小萌刚要往湖边去,被方景宇叫住。

  “鹏鹏,你还记得吗?你们班有个女同学追过蓝琪?”

  “谁呀?”

  方景宇:“我怎么知道叫什么名,我是听林子说的,好像是……大一的时候吧,追过蓝琪。”

  闻言,鹏鹏就顺着话头思索回忆,认真想了几秒钟,还真想起来。

  “嗯,好像有这么事。”

  方景宇故作疑问:“那后来呢?他俩处对象了吗?”

  鹏鹏:“没有吧,你问我?他不是你班同学吗?”

  方景宇的演技发挥实力,神色间很好奇,很怀念,又很随口一问的样子。

  “我记不住了,就突然想起来,他在咱校处没处过对象?”

  鹏鹏:“没有!我听说,好像他的格言是什么……不谈情只谈钱,没有心只有性。”

  方景宇激动的一拍手,“对!鹏鹏,你记性挺好使啊!谁说你不八卦?”

  鹏鹏:“呃,这不都当年小光说的嘛?”

  方景宇眉头舒展,乐乐呵呵:“对对!那你记性也不错,哈哈……”

  方景宇目的达到了,笑闹着跟鹏鹏他们往湖边走。

  .

  夜色越来越黑,风里萦绕着忧寒。

  没有星星的夜晚,让孤独变得深邃……

  月月依旧坐在那,听到这些言语,她没转头,也没争执反驳,自始至终只看着对面暗黑的湖水。

  印在她眸中的湖面看似平静,内里却波涛蕴涌,又带着言不尽的悲悯。

  听着口口相传的恶言,悲悯这世间的无可奈何和无人救赎的灵魂。

  .

  这时,一个温柔的身影坐到月月旁边。

  借着遥不可及的月光和近处的一盏路灯,月月转过头。

  她在看向余秋时,眼底的冰冷化开了很多,轻缓的叫:“嫂子”

  “嗯”

  余秋坐在她身旁,“你出来的最久,冷不冷?”

  月月淡笑了一下,摇摇头,然后又转开脸继续凝望湖面。

  那里平的像一面镜子,此刻又黑乎乎的没什么好看,可她却很专注,很迷恋,很长情……

  余秋也顺着她的目光,望向那一片深潭,然后说:“月月,你哥不会骗你,鹏鹏也没有撒谎,他们说的都是真话,但真话未必是真相。人心是复杂的,没有深入了解,不可一言定论。”

  月月这次将头转过来,凝视着认真听她说下去。

  余秋的语气很中肯,说出她的见解:“在我眼里,蓝琪没有他们说的那么糟糕,但是他的问题也很大,性格中的缺陷也很明显,狡猾、冷漠、歪心眼多,他……”

余秋凝思了几秒,尽量准确描述出她对蓝琪的认知。

 文学


  “他当年毕竟还小,给我的感觉就是偏激、迷失、缺爱。”

  余秋边说边回忆:“后来我们在S市参加节目,他父亲来闹过两次。通过他们的争吵,我大约听着是说他父亲做生意赔了,他母亲带着剩余的财产跑了。他就跟父亲一起生活……唉,他父亲的品性也好不到哪去,游手好闲,常年赌博。这已经很糟了,更糟的是蓝琪工作后竟然一直供给他父亲赌资……”

  说到此处,余秋都皱起眉头,连她都觉得匪夷所思,不知是该说可悲,还是可笑,还是可恨?

  “他的家庭情况非常扭曲,所以他的人生观会受影响,存在很大的问题。”

  月月听着,听得很认真,却依旧沉默。

  她始终不肯表达自己的情愫,余秋也不问,说到这就没有再将话题进行下去。

  .

  作为家人,作为嫂子,余秋已经尽心了,把所知所想都对月月说了。

  她不会像方景宇那么急躁反对,只是阐述自己的观点罢了。

  蓝琪是罪与恕?改没改?这些先不谈。

  就算不论过去,不淡污点,单说他的家庭,大堆罗烂事,一个赌鬼爹……

  平心而论,恐非良配啊……

  .

  第2天机场分别,赵家三人组回B市。

  月月继续在哥嫂家住着,两耳不闻天下事,一心只读圣贤书。

  余秋继续忙碌公司的事,还要定期打针吃药,去医院监测排卵。

  方景宇接了两个品牌代言,偶尔有活动商演,大部分时间都是伺候、接送老婆。

  保镖兼苦力的鹏鹏,领着两个“孩子”,终于要回家了。

  一路上当牛做马,背着大包小裹,手里还拎着N个袋子。

  赵小萌还好说,就是几双鞋、几个包。

  而赵文轩就如同购物狂上身,这也买,那也买。

  赵晓萌已经无数次的提醒他太多拿不过来,可他很有理由,说这个爷爷穿合适,那个奶奶带合适,这个给爸爸,那个给妈妈,这个给妹妹,还有给甲乙丙丁的同学,一个也不能落下……

  最后只能挤一挤,装一装,很多个小袋汇成一个大袋,扛在鹏鹏肩膀上。

  哎呀,那场面……

  啧啧……

  方景宇刚开始是吐槽、偷笑、幸灾乐祸,最后他都看不下去了。

  偷偷对鹏鹏说:“我爸说我是老婆奴,现在我把这个尊称送给你了,你比我还夸张!你不光给老婆当奴才,还附赠一大少爷,保重吧,兄弟!”

  .

  飞机着陆B市,司机过来接机。

  当他看到赵家三人组时,差点惊掉下巴。

  少爷和小姐一人一个皮箱,再加一个鼓鼓囊囊的旅行袋。

  段御鹏紧随其后,背着一个大包,左臂夹着一个大袋子,右肩上扛着一个更大的袋子。

  他回头率百分之百,周围人都在好奇的看,不知是在看鹏鹏,还是在看他扛的大袋子。

  好好的一大帅哥,好好的度假旅游,怎么弄得像逃荒的似的?

  车子直接开到父母家,老两口准备好了饭菜,欢迎,热烈欢迎!

  虽然两个大宝贝只离家一个星期,但是想念甚深,亲密度蹭蹭上升,宠的没边了。

  “文轩回来啦?”

  “爷奶……我想死你们了!”

  “乖,有没有淘气?”

  “没有没有,一千个放心!”

  赵文轩进门,拥抱了一下奶奶,然后就直扑沙发,一屁股坐下。仿佛自得意满,又仿佛很累的“少爷瘫”。

  嘴没闲着,满满的自豪感:“爷奶,我给你们买礼物了,都是我亲自挑的,到哪都想着你们。”

  听听这话,老两口感动的,快要喜极而泣了。

  “诶呀,大孙子懂事儿了,真好!”

  老两口顺着方向往门口一看,好家伙,这一堆东西,像小山似的……

  可惜他们错过了最精彩的场面,因为现在有司机帮忙,老两口没有见到女婿的苦难,也没往那方面联想。

  .

  不错不错,老两口的关注点都在女儿和孙子身上。

  平平安安回来了,没掉一根头发,甚为满意。

  这一顿饭,老两口一直在夸,由衷的欣慰,就差哭一场来表达激动心情了。

  “文轩长大了……文轩懂事了……看看还给我们带这么些礼物,好孩子,没白疼你呀……”

  赵小萌无声的翻白眼,看着老爸老妈眉开眼笑、心满意足的样,她很识趣,就没破坏气氛。

  这顿饭吃的跟表彰大会似的,夸完了赵文轩,就夸赵小萌。

  而对真正的大功臣只说了一句;“小段也辛苦了,他俩没惹什么麻烦吧?”

  “没有”

  就这样,一带而过了。

  没办法,人嘛,难免偏心,关注点都在女儿和孙子身上。

  吃完饭,赵小萌就拉着段哥哥上楼了。

  进了门 ,她立即勾住他脖颈,踮起脚尖凑上去,猛的在他唇上亲了一下。

  段哥哥一怔,刚要开口,赵小萌抓着他的手臂,凑上去又亲了一下。

  她扬着晶亮的眸子,粉嫩的唇,甜甜的说:“段哥哥,辛苦你啦!”

  段哥哥笑了,“ 这么乖?”

  赵小萌一双灵动的大眼睛调皮的眨着, 两只小手紧攥着他的衣领, 眼波流转, “真的,可乖可乖了。”

  她把小脸埋在他胸口,“这几天辛苦你了”

  “不辛苦,应该的”

  “文轩不懂事,被我父母宠坏了。”

  一句最普通的实话,从赵小萌口中说出就有点怪异了。

  段哥哥笑着,不敢苟同的摇摇头:“他才18,你18的时候也没比他懂事多少。”

  赵小萌由衷的反驳:“才不是呢,我比他懂事多了,女孩本来就比男孩早熟,这是科学依据!”

  段哥哥:“是吗?那你反科学了。”

  赵小萌气恼:“什么嘛?我在你心里印象就那么差吗?”

  段哥哥笑道:“还行”

  赵小萌“哼”了一声,踢踏着拖鞋走了,走了一半又回来,凑进他眼前,重新重重一“哼”,气势磅礴的生气小样。

  段哥哥应变挺快,赶紧追上两步,搂住了安抚,“你挺好,怪我不会表达,我喜欢你!”

本文标签:我在车后座挺进了她

上一篇:爸你想吃我的小馒头吗/贱人又想要了是不是

下一篇:人妻娇羞跪趴撅起大屁股(2021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