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初尝少妇李梦茹-公主殿下微臣馋了

2021-10-27 15:29:0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脸色当即白了几分,抱着肚子快步上前,焦急问道:“哪里受了伤?”

  李梅儿怕蒋氏担心,赶紧从蒋山青背上下来,尽量装着若无其事地说道:“娘,我没事,就是脚崴了一下。&

脸色当即白了几分,抱着肚子快步上前,焦急问道:“哪里受了伤?”

  李梅儿怕蒋氏担心,赶紧从蒋山青背上下来,尽量装着若无其事地说道:“娘,我没事,就是脚崴了一下。”

  “严不严重,我瞧瞧?”李老娘也走了过来,就要去看李梅儿的脚踝。

  “哎呀,我没事,就是小小扭了一下,擦点药酒,过两天就好了,你们呢,你们都没事吧?”李梅儿把受伤的脚往裙子底下藏,看着众人问道。

  “我们能有什么事,贼人都让你给引走了,你个丫头片子,胆子怎么这么大啊,这要是出了事儿,你让你娘怎么活啊。”李老娘这话虽说责怪的,语气却软的不行,一双老眼都有些泛红。

  “祖母,我这不是没事儿吗,那会儿情况紧急,我也没多想,谁让我倒霉,让那贼人给拉下车了吗,我就想着能跑一个是一个。”李梅儿连忙安慰李老娘,她可真不习惯祖母这般脆弱的模样。

  蒋氏这会儿已经忍不住掉了眼泪,一边拿帕子抹着泪,一边说道:“都怪我,是我没抓紧你,才让你被那贼人拉下车,娘真没用,连自己的孩子都护不住……”说着她的脸色就越发苍白,腿一软就差点摔倒在地上。还好林嬷嬷和包子都在她身边,眼疾手快地扶住了她。

  “哎呀!是不是动了胎气啊,阿林,你赶紧把梅儿她娘扶进我屋里躺着!”李老娘也吓得不轻,赶紧指挥着林嬷嬷把人扶进屋去。

  一阵兵荒马乱,几人又是喂水,又是擦汗,蒋氏的情况总算是稳定了一些。

  “梅儿她娘,你觉得怎么样,肚子疼不疼?”李老娘吓得不轻,急急问道,这要是蒋氏肚子里的孩子有个什么闪失,她得伤心死。

  蒋氏摇了摇头,虚弱回道:“还好,就是有些头晕,母亲,您别担心我,先看看梅梅儿……”

  李梅儿赶紧探过头来说道:“娘,您别担心我啦,安心休息吧,我一点事儿都没有,好的还能打死一头牛,现在最重要的是你和肚子里的宝宝。”

  蒋氏费力地点了点头,总算是闭上眼休息了,这一晚上又是逃命又是遇上贼人,她早已心力交瘁,方才是担心着女儿,便一直勉力支撑着,这会儿女儿平安回来了,她便再也支持不住了。

  “哎呀,这会儿也不好请大夫,梅儿她娘这样子,我实在放心不下,今儿晚上我就在这守着她,你们都回去休息吧。”李老娘搬了把凳子在蒋氏床边坐下,说道。

  “祖母,您年纪大了,一晚上不睡吃不消,还是去睡吧,有我和包子在这里陪着娘就行了。”李梅儿自然不想李老娘一把年纪了还熬夜,连忙在一旁说道。

  “我没事,你还受着伤,赶紧回去睡觉。”李老娘板下脸,十分执拗地说道。

  “祖母不睡那我也不睡,我陪你一起陪着娘。”李梅儿也是个固执性子,索性就在李老娘身边坐下了。

  李老娘眉毛一竖,就要骂人,一旁的林嬷嬷赶紧说道:“姐儿,你先回去休息一会儿,等后半夜,你再来替太太。”

  “梅儿,就按林嬷嬷说的吧。”蒋山青还担心李梅儿背后的伤,便也出声附和。

  听两人都这样说,李梅儿只好起身,“那好吧,我去厨房里看看还有什么吃食,给大家做些宵夜,胆战心惊了这一晚上,都该饿了。”

  李梅儿和蒋山青退出房间,包子则带着已经睡着了的康哥儿去房里睡了。

  李梅儿问蒋山青,“陈皮哥的那些弟兄们现在都在哪儿呢?”

  “在前院呢,丁一陪着他们。”蒋山青回道。

  “那我一会儿也给他们做些宵夜,你给送过去。”李梅儿点头道。

  “你身体没事吧?”蒋山青看了李梅儿的背一眼,担忧问道。

  “就是皮肉伤,不碰就不疼的,你不用担心我。”说完又似是想起了什么,又叮嘱道,“也别跟我娘和祖母她们说,省得她们担心。”

  “那也得涂药啊,不然你明天可得疼。”蒋山青依旧不放心。

  “我一会儿让包子给我涂,你放心吧,我不会让自己难受的。”说着就拉着蒋山青忘厨房走,“快走吧,去厨房给我打下手,别跟个老妈子似的,啰嗦死了!”

  蒋山青闻言气急,好心当做驴肝肺,疼死你得了!

  两人进了厨房,这会儿厨房里黑漆漆的,一个人都没有。

  裘嫂子因为跟李家签的是活契,加上她老公孩子都住在镇上,有时候晚上便会回家住,今儿因为知晓有倭寇的事儿,她早早的也便回去了。

  李梅儿记得厨房里还有一锅中午熬好的鸡汤,她们家基本每天都会熬一锅高汤,不管是用来做菜还是下面,都是极有用的。

  李梅儿找到那锅高汤,加了些水,重新放到灶上加热。然后拿出面粉,准备现和面做些面条。

  “我来吧,你在旁边看着就行。”蒋山青赶紧过去把李梅儿挤到一边,上手拿过面粉。

  “你行不行?”李梅儿有些不放心,她可是知道蒋山青完全不会做菜,他倒是知道许多稀奇古怪的菜肴,可让他上手做那是万万不行的。

  “和个面还是可以的,不就是面里面加水揉吗。”蒋山青觉得自己还没那么笨。

  “那我告诉你加多少水。”李梅儿怕蒋山青加不好水耽误时间,便手把手教她。

  和面是个力气活,好在蒋山青本来力气就不小,弄对了面和水的比率,很快就揉好了。李梅儿让他把面团放到一边,稍稍醒一醒。自己则是开始切腊肉和菜。

  等她弄完了菜码,面也醒好了,让蒋山青把面团擀平,然后就切成长条状,准备下面

煮面向来是最快的,面放进滚水里煮一会儿,熟了就捞起来过凉水,再浇上高汤,放上小青菜和腊肉,一碗香喷喷的面就得了。

 文学


  李梅儿一气煮了十碗,其中五碗让蒋山青给前厅的五人送去,三碗留给李老娘林嬷嬷和船儿。

  还有两碗,李梅儿准备一碗给包子,一碗给蒋山青。揉的面正好煮出这十碗面,一点不多,一点不少。

  李梅儿还准备了些咸菜和腌菜,这些都是现成的,切一下放在小碟子里就成。

  催促着蒋山青去送面,李梅儿自己则是坐在厨房的椅子上休息,她这会儿真是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蒋山青很快就回来了,李梅儿抬头看他,有气无力地问道:“都送过去啦?”

  蒋山青点头。李梅儿又抬手指了指放在灶台上的那碗面,“那你也快吃吧,一会儿面坨了就不好吃了,你那碗面里我还额外给你加了个蛋呢。”

  “你不吃?”蒋山青看李梅儿恹恹的模样,皱眉问道。

  “没力气,不想吃。”李梅儿下巴枕在手臂上,困的眼皮都快抬不起来了。

  “一起吃,吃完再睡。”蒋山青语气不容置喙,将面分成两碗,把大多的肉和鸡蛋都放在李梅儿那碗里面,然后端到了她的面前。

  李梅儿抬了抬眼,没拒绝,慢吞吞的拿起筷子开始吃面。等到一碗热腾腾的鸡汤面下肚,她的脸色总算有了些红晕,鼻尖也因为吃面而热的红红的。

  “吃饱了吗?没吃饱我再给你些。”蒋山青看着她,笑着问了一句,他吃的很慢,这会儿碗里还有一半的面。

  李梅儿那袖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回道:“吃饱了,晚上吃多了也不克化。”

  蒋山青这才把剩下的面一股脑都吃进了肚子。

  李梅儿看他这模样,猜想他是怕自己没吃饱,特意留着面不吃完,虽是极小的一个细节,但也让她心里头暖暖的。

  两人吃完面,蒋山青顺手把碗筷拿到一边洗了,然后又去了趟前厅和后院,把那些吃空的面碗也收了回来,这些碗筷他没洗,就放在厨房的大盆里,等着明天裘嫂子回来一起洗了,他和李梅儿都太累了,要休息一会儿。

  “回房里睡一会儿吧,一会儿我叫你。”蒋山青同李梅儿说道。

  李梅儿打了个哈欠,点了点头,回了自己的房间。不过她也没立马就睡,先去看了康哥儿。康哥儿总归是年纪小,熬的很了,这会儿睡的很安稳。

  李梅儿在他胖嘟嘟的小脸上亲了一口,这才同一旁的包子说:“包子姐,你也去睡一会儿吧。”

  包子摇摇头,“我刚刚吃了面,肚子还撑着,睡不着。”

  “那你帮我擦药吧。”李梅儿想到自己背上的伤口,觉得还是要处理一下。

  包子连忙点头,去卧房的柜子里拿了药膏出来。又去外头倒了些热水进来。

  包子回来的时候,李梅儿已经脱了外面的衣服趴在床上了。包子入目就看到李梅儿背后那一片淤青,青青紫紫的,很是骇人。她的眼睛一下子就红了,心疼着说道:“姐儿,你咋伤的这样重,怎么不跟老太太和大奶奶说……”

  李梅儿神色依旧轻松,扭过头安慰道:“没事儿,就是看着吓人,其实没那么严重,等淤血散了就好了。你别大惊小怪的,也别跟娘和祖母说,省得她们担心。”

  包子依旧眼泪汪汪的,先用热帕子小心翼翼地把李梅儿的背擦了一遍,她动作尽量轻柔,可李梅儿依旧疼得浑身僵硬,不过她强忍着不发出声来,怕包子为她担心。

  等擦完了伤口,包子才将药膏在掌心化开,小心地涂抹在李梅儿的背上,一面抹一面问道,“姐儿疼不疼?要不要我再轻些?”

  李梅儿烈士一般的咬牙,面不改色“不疼!”心中只求包子赶紧结束,还是好疼的说。

  包子把背上淤伤的地方都上好了药,这才细细给李梅儿盖好被子,说道:“姐儿休息一会儿,这两天你恐怕都得趴着睡了。”

  “没事,这样挺好的。”李梅儿软趴趴地趴在床上,虚弱都说道。

  李梅儿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等再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她刚睡醒,脑子里还有些迷糊,过来一会儿就想起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儿,猛地撑手起身,扯动了背上的伤口,疼得一阵龇牙咧嘴。

  缓了好一会儿,李梅儿总算是缓了过来,慢腾腾地从床上起来,昨天刚受伤的时候还好,这睡了一觉,起来便觉得浑身酸痛,身子手脚都好像不是自己的了。

  李梅儿艰难地从床上下来,穿好了鞋子,觉得自己已经是废人一个了。

  “姐儿醒啦,先洗脸吧。”包子许是在外间听到了动静,已是端了热水帕子进来。

  李梅儿正从衣柜里拿衣服呢,听见包子的话,便转头问道:“什么时辰了?娘那边醒了吗?”

  “辰时三刻了,大奶奶早就醒了,太太一早就让人去请了董大夫,董大夫已经给大奶奶诊过脉了,说是没什么大事,就是情绪太激动动了些胎气,已是开了安胎的汤药,吃上几日就没事了。”包子把脸盆放在矮几上,回了李梅儿的话。

  李梅儿听到她娘没什么大碍,也是松了口气,继续从衣柜里拿衣服。

  “姐儿,您背上的伤咋样了,我再给你上个药吧。”包子担忧地看着李梅儿的背,开口说道。

  李梅儿的身体肉眼可见地僵硬了一下,想到昨晚上刑般的体验,僵硬地摇了摇头,委婉拒绝道:“不用了,我已经好多了,而且这大白天的,身上一股药膏味儿也不好,还是晚上再上吧。”

  包子见李梅儿语气坚决,便也没继续劝,绞好帕子递给她洗脸。

  李梅儿洗漱完,换好衣服,便准备去看看蒋氏,临出房门前又想起了什么,便回头看着包子说道:“咱们约定好的哦,你可不能把我背后受伤的事跟祖母和娘说。”

本文标签:初尝少妇李梦茹

上一篇:男朋友带我做多人运动-全文

下一篇:课桌下面给老师口/新婚少妇杨雨婷献身高官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