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他像疯了一样的索取车里:它饿了坐下喂饱它

2021-10-27 15:38:0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如果是周扬自己的话,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这一点的。

  闾丘哲宇微微一愣,一个刚刚被自己救了一条命的人,开口的第一句话竟然不是感谢自己的救命之恩。

  “哦,因为这

如果是周扬自己的话,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这一点的。

  闾丘哲宇微微一愣,一个刚刚被自己救了一条命的人,开口的第一句话竟然不是感谢自己的救命之恩。

  “哦,因为这个。”闾丘哲宇拿出一个类似发射器一样的装置。

  尽管同是一百年后的人类,但周扬也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东西。

  “这是什么?”周扬好奇问道。

  “你或许还不知道吧,在时空猎人使用的武器中,都装有一枚特殊的芯片,为的就是在遇到特殊情况的时候,可以远程使这些武器失效。我手里的东西,就是可以远程遥控这些芯片的装置。”

  周扬的瞳孔微微缩了缩:“没想到组织还对我们留了一手!那他们又为什么会突然晕倒了呢?”

  “很简单,因为我刚刚入侵了他们脑内的系统,并且输入了自我昏厥的指令。”

  周扬吞了口唾沫:“你竟然……连系统都可以侵入?!”

  闾丘哲宇淡然一笑:“因为我就是靠这个吃饭的啊,我是一名系统研发工程师。”

  这时,李哲宇也走了过来,牵住唐以沫的手,感激地看向闾丘哲宇。

  “谢谢你,救了我们的命!”

  闾丘哲宇淡然一挥手,微笑着看向李哲宇:“我的曾祖母没有爱错人,刚才的生死关头能看得出来,你是一个非常有当担、敢于为爱牺牲的人!”

  唐以沫无语地揉了一下额头:“我才19岁好吧,别一口一个曾祖母的,弄得我跟个老不死的似的!”

  闾丘哲宇尴尬地揉了一下脖子:“好好,我会注意的。”

  李哲宇指了指地上的四个时空猎人:“他们四个人现在该怎么处理?”

  闾丘哲宇的表情郑重了起来:“他们四个人昏迷的时间持续不了多久,恐怕一会儿就要醒过来了,所以,我现在得尽快把他们送回到一百年后的时空里去。”

  唐以沫微微一顿,这重孙子好不容易来一趟,也没给个红包、见面礼什么的,这么快就要走了,心里还真有点过意不去呢!

  闾丘哲宇拿出一个仪器,输入两边时空的坐标,然后按下了绿色的按钮。

  一道蓝色的光圈慢慢出现在众人的眼前,光圈内隐约可见另一边飘忽的虚影。

  似乎是一片小树林,黑幽幽的,大概那边也是夜里。

  “来,帮忙把他们抬进去。”闾丘哲宇下达了指令。

  周扬和李哲宇点点头,立刻来到松川健人的跟前,一人抓住肩膀,一人抓住脚腕,快步来到时空传送门的跟前,然后两人同时用力一抛,松川健人直接就飞入了传送门内。

  如法炮制地将另外三个人也扔进时空传送门之后,闾丘哲宇来到唐以沫和李哲宇的跟前,抓起他们的手叠在了一起,并用力握了一下。

  “我必须得回去了。”闾丘哲宇的眸中多了一丝亮晶晶的东西,“你们要好好的,一起幸福地过完这一生。”

  唐以沫郑重点了点头:“你也要幸福啊!”

  闾丘哲宇朝两人挥了挥手,然后转身走入了传送门,很快,蓝色的光圈就慢慢消失在了空气中。

  唐以沫这才发现,头顶的那盏灯依然悬停在哪里。

  “他忘记把灯带回去了!”

  李哲宇伸手挽住唐以沫的胳膊:“也许,他就是要将这盏灯送你的呢。”

  说着,李哲宇来到那盏灯的正下方,轻轻一跃,抓住了灯管。

  手刚一触到灯管,上面的螺旋桨就自动收了起来。

  “我们现在去哪儿?”唐以沫理了一下被风吹得凌乱的刘海。

  周扬目光悠远地看向南方:“当然是回贝大了,那里有你们俩的青春,也有我心爱的姑娘在等着我呢!”

  李哲宇过来拍了拍周扬的肩膀:“我们还是去高速公路上拦一辆车吧,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呢!”

  …………

  回到贝京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晚上10点了。

  唐以沫和李哲宇并没有回学校,周扬也没有去找他心爱的姑娘。

  不是因为他不想,而是因为,还有两个小时,时空就会进入撕裂的分割点。

  两个小时虽短,但还是存在着诸多不确定的因素。

  比如,时空猎人要是突然又穿越过来,对他们杀个回马枪呢?!

  所以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远离自己的至亲之人,然后三人抱团在一起,万一发生了什么事,也好有个照应。

  三人去香格里拉酒店开了个有两个房间的套房,各自洗了个澡之后,三人坐到客厅的沙发上。

  大眼瞪小眼地沉默了一会儿,唐以沫揉了一下鼻子:“要不,还是看一会儿电视吧?”

  周扬摇摇头:“不行,电视声音太吵,时空猎人要是来了,我们会听不见的!”

  唐以沫嘟了嘟嘴:“那要不玩扑克吧?就这么干等,好无聊哦!”

  周扬搓了一下下巴:“那好吧,不过,不要出声。”

  唐以沫眸色一闪,连忙抓起茶几上的扑克。

  “不过,我们三个人要怎么玩呢?”

  “就玩跑得快吧。”李哲宇建议道。

  周扬:“行,就玩跑得快。”

  玩着玩着……

  周扬用力将四个2往桌上一甩:“哈哈哈,这把我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

  唐以沫和李哲宇愕然对望了一眼,刚是谁说不能出声来着。

  周扬点亮手机看了一下时间,身子不由得就是猛地一抖:“哟,还有3分钟就到12点了!”

  唐以沫连忙扔了手里的牌,也就是说再过3分钟,他们就可以彻底解放了!

  周扬去酒柜拿了一瓶红酒和三个酒杯:“要是我们成功地活过12点,我们就好好庆祝一番,不醉不休!”

  ……

  时间,还剩下最后10秒钟。

  三人的心开始“咚咚咚”地狂跳了起来。

  9,8,7……

  唐以沫紧紧抓住李哲宇的手,身体开始微微发起了颤。

  6,5,,4……

  周扬闭上眼睛,双手合十到唇边,开始祈祷了起来。

  尽管他不是个基督教度,但这时他满嘴说的都是“上帝”。

  3,2,1!

  三个人愣坐在沙发上,大眼瞪小眼地彼此对望了几秒钟之后……

  没有欢呼。

  而是不太敢相信地问道:“时空……撕裂了?”

  “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

  唐以沫跑到窗前,抬眼看了看头顶的夜空,依然是几点孤星,并没有什么异象!

  李哲宇抓了抓头发:“不会是……搞错了吧?时空撕裂的时间其实不是现在?!”

周扬吧唧了一下嘴:“要不,你们还是跟系统确认一下吧?”

 文学


  唐以沫和李哲宇的系统里是被植入了时空撕裂的相关内容的。

  两人这才如梦方醒地点起了头,连忙在心里对系统发出了提问:时空撕裂完成了吗?

  系统:【时空已经完成撕裂,你们现在正处于一个刚刚诞生的平行时空。】

  两人瞪大眼睛愣愣地互看了一眼,然后欢呼着,紧紧拥抱在了一起。

  周扬皱了一下鼻子,这狗粮撒的……

  脑子里瞬间闪过一帧陈秋雅的笑脸,要是她此刻也在身边的话,该有多好!

  不过,这也只是早晚的事情,不急!

  这么想着,周扬起身拿起红酒,在三个高脚杯中分别倒了小半杯红酒,然后拿起其中的一杯:

  “来,为了刚刚诞生的平行时空……”

  李哲宇:“为了我们的重获新生……”

  唐以沫:“为了我们美好的未来……”

  “干杯!!”

  …………

  一觉睡到大中午,三人才懒洋洋地从被窝里爬了起来。

  这么多天以来,这是他们睡得最踏实的一个晚上。

  洗漱完毕,三人去大堂退了房,然后又来到了久违的贝大校园。

  周扬去找陈秋雅,唐以沫和李哲宇则去了一趟系里。

  两人给出的说辞是,医生给的诊断出了点问题,其实抑郁症非常轻度,现在已经完全恢复,可以回来上课了。

  系里自然是欢迎两位学霸归来,给两人办理了重新入学手续之后,便让两人先回去休息,明天一早开始正式上课。

  晚上,黄燕妮打开宿舍房门的之后,看到唐以沫正坐在书桌前翻看着一本书。

  顿了几秒之后,忽然惊声尖叫了起来。

  “啊,以沫,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唐以沫放下书,起身给了黄燕妮一个拥抱。

  “我今天下午回来的。”

  “你的病全好了吗?”

  “嗯,全好了!”

  “太好了,我们还在商量着去看看你呢!可是又不知道你在哪里调养?”

  “其实我的病情没那么严重,是医生误诊了,出去散散心,也就好了。”

  “嗯,我就知道,你那么乐观积极,怎么可能会有抑郁症呢?!”

  这时,宋暖和史湘也推门走进了宿舍,两人愣了两秒之后,也都冲过来跟唐以沫抱在了一起。

  史湘:“你回来怎么也不提前打个招呼,我们也好将宿舍好好布置一番!”

  宋暖:“今天一早我这左眼皮跳得厉害,我说有什么喜事呢?没想到,是你回来了!对了,你晚饭吃了没?”

  唐以沫:“吃过了。”

  宋暖:“那就明晚吧,我们三个请你去吃海底捞,好好给你接风洗尘。”

  唐以沫吞了口唾沫,说起来似乎已经好久没有吃过火锅了呢。

  “好啊,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

  贝大校外的一间咖啡厅内。

  陈秋雅目光定定地落在周扬的脸上:“这么说,我比你大了一百多岁?!”

  周扬轻点了一下头:“倒也……可以这么说。”

  陈秋雅忽然抿嘴一笑:“那我岂不是……老牛吃嫩草?”

  周扬嘴角一咧:“有嫩草吃的老牛,岂不是很幸福?!”

  陈秋雅美目一翻:“去你的,你骗了我,我还没跟你算账呢!”

  周扬吞了口唾沫:“那个,我会马上报考贝大哲学系的研究生的,如果我真的考上了,也就不算是骗你了!”

  “那你要是考不上呢?”

  “我要是考不上的话……”周扬挠了一下头发,“那我就……再考一次!”

  “什么嘛,我还以为你会说再也不来骚扰我了呢?”

  “呵呵,你这么好的女子,我怎么可能会这么轻易放弃呢?我一定会追你追到天涯海角!”

  陈秋雅忽然正色说道:“你为了我放弃自己的时空,将来不会后悔吧?”

  周扬摇摇头:“我此生只有一件后悔的事,那就是没有早点遇见你!”

  陈秋雅笑着斜睨了周扬一眼:“你这张嘴啊,可是越来越油了!”

  周扬憨憨一笑,忽然想起一件事。

  “哦,对了,你房子买了吗?”

  “最近正在看呢,学校附近有一个不错的楼盘,你买彩票中的那六百多万应该可以买个90平的房子了。”

  “唉,别这么保守嘛,要买就买个大的,怎么着也得买个150平的吧,将来咱们生两个孩子,再把你父母接过来,需要这么大才够嘛!”

  陈秋雅当即脸蛋儿一红:“那得贷款四五百万呢,我们都还没有工作,哪里还得起哦!”

  周扬这便露拍起了胸脯:“你别忘了,我可是来自一百年后的人类啊,利用信息优势赚点钱还是很容易的!”

  陈秋雅不屑地撇了撇嘴:“你这叫作弊!”

  “作弊怎么啦?难道诸葛亮草船借箭不是作弊?只要达到了目的,我就是英雄!”

  “好吧,大英雄,肚子饿了没?我请你吃饭去吧!”

  “我要吃陕西面馆的油泼扯面,好久没吃到了,还怪馋的。”

  陈秋雅爽快地打了个响指:“没问题,这就走起!”

  …………

  周末。

  李哲宇带着唐以沫请宿舍的兄弟们去校外吃烧烤。

  唐以沫甫一亮相,就惊得兄弟们的下巴差点脱了臼。

  徐蔚然使劲揉了揉眼睛:“这不是这一届的最美校花吗?”

  唐以沫嘴角一弯:“如假包换。”

  谢明皓闷了一杯啤酒,打着啤酒嗝说道:“宇哥,你也太神了吧,竟然就这么悄摸摸地把最美校花给追到手了!给我们三个光棍传授一下追女生的经验呗?”

  李哲宇看了唐以沫一眼,微笑道:“我要说这是上天注定的缘分,你们信吗?”

  邹伟咋呼道:“欸,不带你这么敷衍我们的啊,今天必须要留下点干货,不然这顿饭可不算数哈!”

  李哲宇舔了一下嘴唇:“行,那我就说说,其实吧,是校花主动先追的我!”

  唐以沫当即掐住李哲宇胳膊上的一块肉,一边用力拧,一边狞目问道:“是谁主动追的谁?”

  李哲宇吃痛的“唉哟”一声,立刻改口道:“是我,是我,是我主动追的你!”

本文标签:他像疯了一样的索取车里

上一篇:课桌下面给老师口/新婚少妇杨雨婷献身高官

下一篇:超W有过程的文章:写作业的时候还要被C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