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男主当着女主的面要了别人小说-全文

2021-10-27 15:58:2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也敢叫神医。

  唐国公咳了一声道:“既然要走,就让她走。”

  既然国公爷跟管家都这么说了,下人自然不会说什么。

  陆云湘正在屋内收拾东西,虽然说是收拾,但

也敢叫神医。

  唐国公咳了一声道:“既然要走,就让她走。”

  既然国公爷跟管家都这么说了,下人自然不会说什么。

  陆云湘正在屋内收拾东西,虽然说是收拾,但动作非常缓慢,东西擦了放,放了又擦。

  芜菁道:“小姐,唐国公府的人怎么还不来拦着我们?”

  陆云湘讥讽一笑,“急什么,你真的以为那个村姑还能救得了唐国公,不过是回光返照罢了,信不信咱们出去没多久,还得被他们请回来。”

  “我只不过是给他们一个机会罢了,免得还得重新收拾行李。”

  芜菁点头,“也是,那我再慢点。”

  朱管家进来的时候,发现这屋内的动物也没什么变化,陆云湘向来不把朱管家看在眼里,不过区区一个下人,狐假虎威什么。

  “陆姑娘收拾东西看来动作比较慢,这天黑了可不好赶路,来人啊,帮陆姑娘的忙。”

  陆云湘脸色一变,站起身看着朱管家,“别碰我的东西,我嫌脏。”

  朱管家挑眉,“成,那陆姑娘麻溜得吧,我们就不管了。”

  说罢,朱管家领着人坐在了院子里,摆明了是要看她们出去。

  陆云湘气得不轻,“你们唐国公府可别后悔!”

  这回她也不让芜菁慢慢收拾了,拿上东西就要走,可惜那两大箱子芜菁一个人抬不动。

  朱管家坐在那抖腿,管他屁事,不是嫌他们手脏?高贵的陆小姐就自个想办法吧。

  好不容易上了马车,陆云湘气得浑身发抖。

  芜菁也气哭了,“小姐,唐国公府欺人太甚,居然相信一个村姑也不信您,我看要不是小姐您之前的救治有方,唐国公哪能那么快就没事的,那村姑分明捡了现成。”

  陆云湘扬起下巴,“无所谓,到时候唐国公出了事,师傅怪罪下来,我就说是他们自己不让我医治。”

  芜菁点头,“对了,明纾小姐送了名帖,咱们现在回去,还能赶上季国公的寿宴。”

  陆云湘缓了口气,“走吧,我也许久没见到明纾了。”

  至于那个抢走她功劳的村姑,她早晚有机会收拾她,让世人都知道,神医世家的威名,不是区区村女可以挑衅的。

  -

  茶树镇上的风波,陈家村的村民是完全不知晓的。

  村长推举对于他们才是大事件,大日子。

  一大清早,郑里正、族老已经在祠堂等候了,村民们今日也不去干农活,选择来旁听决定。

  陈开春从昨晚上就没怎么睡好,当时就算再不想来,这天也逃不过去了。

  因为是村长选举,所以所有人都必须在。

  前两天陈耀宗被人在茶树镇上打了,陈开春听到消息去接他的时候,陈耀宗衣服都破破烂烂了不说,还有人在他身上撒尿,整个人蜷缩在巷子里。

  把陈开春心疼得都红了眼,去药局治病,人大夫说断了手骨,伤筋动骨一百天,今日还是被抬着过来的。

  不过陈耀宗自打回家后整个人都有点不对劲,今日过来,一双眼就直勾勾盯着人瞧,好多人跟他视线对上,都不敢看他,总感觉他跟疯了似的。

  “都到齐了么?”郑里正问道。

  “里正,裴家的还没到呢。”

  “哦,那再等等。”

  陈开春冷笑,还不是看裴寄辞到了青云书院?现如今各个猪油蒙了心了,偏心眼来作践他们家。

  要不是裴寄辞,现在得到这份厚待的,只有耀宗!

  季知欢领着三个孩子进来的时候,众人都是眼前一亮,别说季知欢脸上的疤痕越来越小,青斑也快消失了,就那三个孩子真是个顶个的漂亮。

  老大沉稳,哪里像乡下孩子那样泥里打滚,老二能干活,力气大,乡下姑娘能干活那以后保准嫁得好!老三嘴巴甜会来事。

  现如今,谁不羡慕裴家呀。

  感觉裴家那快地风水都比其他人好。

  “不好意思,来迟了。”季知欢道。

  郑里正摆摆手,“也没等多久,一会功夫,一旁站着吧。”

  也只有这时候,村子里女人是允许进祠堂的。

  裴寄辞一站定,才看到了陈耀宗那杀人一般的眼神。

  他不屑得瞥了一眼,只这一眼,让陈耀宗几乎忍不住站起来跟他拼了。

  “既然大家都来齐了,那就开始选举村长吧,这段时间我也问了其他村民的意见,入选的都上来排个队,每个人说段话,村民愿意支持谁,就站在谁的身后,看谁的人多,就他当村长。”

  这办法明主也公正,也没偏帮任何人,全看民意。

  大部分有人提议的都站到中间来了,直到陈开春也站了出来,村民才齐刷刷看了过去,一脸你凭什么上来的表情。

  陈开春不满道:“怎么了?不是说有人提议就能上么?我们全家都提议我当村长。”

  陈开春一家人可不少,确实也够资格。

  只不过大家心里清楚,没人会选他就对了。

  陈开春才不在乎呢,他认为整个村子里,就没人比他更合适当村长的存在。

  那些个泥腿子知道什么。

  没有他,估计到时候光水源问题,都得跟别人村抢半天呢吧。

  陈开春脸皮厚,杵在那就不动了,看看谁敢跟他争。

  等到他说话的时候,也是口若悬河,大饼一张一张往村民嘴巴里塞,什么陈耀宗以后考上了状元,一定忘不了大家,带着全村致富。

  这些话村民都听十多年了,结果陈耀宗这个半吊子,书院都进不去还偷别人东西。

  怎么好意思说他考状元?

  现在的村民早就不是以前的村民呢,能随便被洗脑。

  等到排队选择的时候,绝大多数都站到了杨婶子一家后头。

  陈开春是亲眼看着这些村民果断选择陈大叔一家的,脸色越来越阴沉,也越来越难看。

  袁氏可看不下去了,蹦跶起来道:“陈三,你可别忘了我们家老陈当村长的时候,你们家可拿了不少好处!”

袁氏骂完了陈三还不止,又开始抓着村里其他人骂了。

 文学


  “我们家给你们多少好处?你们这群狼心狗肺的东西啊!老天爷怎么不下道雷劈死你们!”

  袁氏跺跺脚就开始闹腾了。

  有人听不下去了,“够了没,你打量我们家不知道呢?你收了陈三家的鸡蛋,就把臭水沟往我们家门口引,那夏天的时候那味道熏得全家人晚上都睡不着,你们家有良心?当了官也是个狗官。”

  “就是,去年我们家母鸡丢了,分明是你抓去给你娘家了,还说走地鸡,捡到了就是谁的,我们家之前分地,少分了半亩,别以为我不清楚你给了谁。”

  “陈耀宗要读书,你要我们每家每户都出钱,看在一个姓氏同宗兄弟的份上也给了,闹得我们家孩子满月酒都没办,你好意思么你?”

  “仗着自己是村长就了不起了?几年前那石寡妇跟你有首尾的时候,你还栽赃给了别人。”

  袁氏原本梗着脖子没把他们说的话当回事呢,一听到这,跳起来就跟陈开春打起来了。

  “好啊,我就说你跟那娼妇有一腿,你还不承认。”

  陈开春哪能站着被袁氏打,当然要反抗,两个人一打起来,村里其他人便干看着,反正也撕破脸了,陈开春家怎么闹管他们什么事,管了也不会讨一声好。

  这陈开春一家就是臭狗屎,沾上了甩也甩不掉。

  “够了!”郑里正吼了一声,脸上带着明显的怒意,他已经忍好久了,以前怎么没发现陈开春一家是这样的极品!

  “要打就回家打,这是陈家村祠堂,不是你们家堂屋!”

  郑里正吼完,袁氏气得哭了。

  可惜没人理她。

  “既然结果已经出来了,陈池担任新村长,往后村里有什么事,希望陈池能够尽到做村长的责任……”

  陈开春一家闹了个没脸,压根没等村民恭喜陈池,直接灰溜溜回家去了。

  一回到家,陈兰兰就哭道:“太丢人了,现在村长也没了,我的亲事怎么办?以后谁还娶我?”

  她抱怨完,哭着回了屋,袁氏死死盯着陈开春,还想跟他争辩他到底有没有跟石寡妇有一腿。

  陈耀宗已经开口了。

  他自从被打以后,回来就没说过一句话。

  此刻整个人看起来阴狠极了,袁氏有些害怕。

  “阿奶,我有话跟阿爷说,你先进去吧。”

  陈开春叹了口气,“耀宗啊……”

  “去于家村。”

  “啥?去于家村干啥?”陈开春不解。

  陈耀宗抬起头,目光沉沉,“去于家村,告诉他们,陈家村的人到处在传播于家村的女人都不守妇道,嫁到别人家里不安分,不能娶,戴绿帽。”

  陈开春一下就明白了,“然后他们会来村子里闹,好啊,我倒是要看看陈池那一棍子打不出个闷屁来的东西,怎么护得住村子!到时候再由我出面解决。”

  陈耀宗别开视线,“这事要快,阿爷,你今天就去于家村,村民不会发现的,再顺便在附近的村子把这事说一说。”

  “成,我这就去!”

  村长一事已定,季知欢带着孩子们恭喜杨婶子一家。

  方俊梅拉着季知欢的手道:“正好这些天存了点钱,我们家也办酒席,妹子到时候你也来吃。”

  村子里上次办酒席还是前两天陈耀宗那档子事,没想到整了个大乌龙。

  听方俊梅这么说,村里其他人也打趣道:“裴家媳妇也啥时候办酒席庆贺阿辞上学?也快了吧。”

  季知欢之前可是完全没打算请这帮村民的,但是最近关系变好了,而且大家都很和善。

  “是要办的,但是我们家还没盖好,等进新房再一起办。”

  其实大家也都是开开玩笑,谁也没当真,方俊梅护着季知欢,“怎么,还差你们那几口饭呐,我妹子做的菜,那可是宫里的御厨也比不了的。”

  村子里的人早知道季知欢做饭好吃了,每天山坡上飘来的香气,把他们馋得口水都快流下来了。

  杨婶子要回家选个好日子来请客,还得去镇子上买肉买菜,今日就不去季知欢家帮忙了。

  她正要带着三个孩子回去呢,阿福颠颠跟了过来,方俊梅道:“妹子,家里忙,阿福在你那有人看着,也能跟阿清他们学,你别嫌弃他。”

  “不会,你们放心去吧,晚上睡我那也成。”季知欢应了。

  方俊梅可开心了,季知欢家吃得好喝的好,阿福都肉眼可见变胖了呢,而且这两天在家里也很懂事,知道吃饭前去洗手,跟人说谢谢。

  哪里还有以前胆子小的样子,怯生生的上不得台面。

  其实村子里几家媳妇心里都是犯嘀咕的,之前去看过他们家新房,那孩子的玩具,自家孩子也嚷嚷着要,他们哪有这个闲钱买,要是能去裴家免费玩也是挺好的。

  而且听说阿福在她家吃肉,吃糖,还有牛奶羊奶喝。

  这跟城里的少爷似得。

  这有人就动了心思了,“裴家媳妇,别只带阿福啊,我们家小花能不能也一块去。”

  “我们家小蝶小辉也想去的。”

  方俊梅一下打岔道:“这孩子们过去当然是可以的,阿福在那吃得喝的,都是从我娘的工钱里扣,你们也得交钱吧?”

  说起钱,大家面子就挂不住了。

  “那……那算了吧,这还要钱啊。”

  方俊梅瞪大了眼,“你以为呢,每天下午的下午茶,那可是我妹子在厨房里辛苦做出来的,阿清那些玩具也不是大风刮来的,给钱不是正常的么,天底下还有吃白食的?”

  方俊梅讲话本来就直接,臊得村子里想占便宜的人都不好意思了。

  好在很快有人打哈哈这就回家去了,也免得方俊梅一个个怼过去,不过这让族老们也起了个念头。

  这些孩子们整天在家帮忙干农活,长大了也是种田的命,要是有人能教他们读书明理就好了,起码给了这些孩子们另一条出路,以后做生意也好,也不至于被人骗。

  可陈家村穷啊,太穷了,人户也少,农田更不必说,这发家致富到底还是梦。

本文标签:男主当着女主的面要了别人小说

上一篇:2021人气最高(把它夹住去跑步不能掉体育课)完整章节

下一篇:师兄一前一后一起-嫁给黑人真的会撑坏吗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