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师兄一前一后一起-嫁给黑人真的会撑坏吗

2021-10-27 16:02:4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秦文源不信这是巧合。

  这不可能是巧合。

  秦文源抬手按在心口上,只有一个念头:陈怡与绿裙少女是同谋,好友出事是被她们算计的!

  陈怡他已经知道了,那个绿裙少女是谁

秦文源不信这是巧合。

  这不可能是巧合。

  秦文源抬手按在心口上,只有一个念头:陈怡与绿裙少女是同谋,好友出事是被她们算计的!

  陈怡他已经知道了,那个绿裙少女是谁?

  “阿好,这是朱佳玉,宜春伯府四姑娘,这是陶晴,出身西凉伯府,上次宴会你都见过的。”陈怡笑着介绍。

  “朱姑娘,陶姑娘。”林好客气打招呼。

  朱佳玉有些自来熟,俏皮笑道:“那我是不是要叫你林二姑娘?这太见外啦,以后我叫你阿好,你叫我阿玉吧。”

  林好笑着应下。

  听着四个少女说说笑笑,秦文源目光始终落在林好身上。

  林二姑娘,闺名有一个“好”字。

  林好?

  秦文源眼神闪烁,挑了挑眉。

  他知道她是谁了!

  将军府林家前些日子可没少被人议论,而林二姑娘哑子开口的奇闻他亦有所耳闻。

  林好,陈怡。

  秦文源视线在二人身上游移,神情阴鸷。

  “你是谁?”一道凶巴巴的声音响起。

  突然出现在面前的是那个圆脸丫鬟。

  秦文源一惊,没等反应,就见那丫鬟举起早准备好的一截断枝打过来,一边打一边喊:“快来人,有登徒子偷窥!”

  四个坐在马车上闭目养神的车夫纵身一跳,提着鞭子就往这边跑。

  随行的丫鬟婆子呼啦啦涌过来。

  “误会——”秦文源的解释在宝珠的抽打下分外无力。

  小厮拉着秦文源就跑:“公子,这时候解释不清,吃亏的是您啊!”

  “去那边!”秦文源甩开小厮的手,拔腿跑向林好四人。

  他想得明白,这时候要是落荒而逃,才真的说不清了。

  面对奔来的陌生男子和后面追打的一串丫鬟婆子车夫,陈怡三人愣住了,只有林好气定神闲等秦文源跑到近前,伸出举着短刀的手,凉凉警告:“你再靠近,这把割肉刀可就不答应了。”

  朱佳玉看清林好手中短刀,掩口惊呼一声。

  短刀是她的,正如林好所说,是为了切割卤肉烧鸡等吃食特意带的切肉刀。

  刀子什么时候到阿好手里的?刚刚阿好不是和她们一样没动过吗?这个年轻男子又是谁?

  不只朱佳玉,陈怡与陶晴同样冒出一串疑问。
 

 文学

  秦文源停下,调整了一下呼吸,面沉似水问:“刚刚污蔑追打我的丫鬟,是谁家的?”

  和小丫鬟解释不清,找她主人算账总行吧。

  林好看一眼追过来的宝珠,淡淡道:“是我的丫鬟,但她不会污蔑人。”

  “没有污蔑人?”秦文源冷笑,“好教四位姑娘知道,在下秦文源,太子少师是我叔父。”

  听他自报家门,陈怡三人吃了一惊。

  那些下人不由把腾腾杀气收起。

  “所以呢?”林好问,语气更凉几分。

  太子少师秦云川的侄儿。

  人与人的交集还真是奇妙啊。

  “所以?”秦文源深深拧眉,“秦家家风清白,在下若是登徒子,早就被叔父打死了。”

  “那可不见得。”林好微笑,“子孙不懂事,当长辈的不一定知道啊。比如那平嘉侯世子,父母若知道他有那种爱好,总该把他管教好了才谈亲事吧——”

  “住口!”秦文源面色铁青,怒火直冲脑门,“平嘉侯世子已经过世,姑娘能否留些口德?”

  林好平静看着秦文源,突然笑了:“原来秦公子与平嘉侯世子是朋友。”

  “你是平嘉侯世子的朋友?”朱佳玉恍然,小声道,“难怪呢。”

  秦文源目不转睛盯着林好:“姑娘果然喜欢乱说,还未请教姑娘大名。”

  陈怡与陶晴一左一右,扯了扯林好衣袖,示意她不要说。

  “我叫林好。”林好看一眼陈怡,语气淡然,“我与怀安伯府的大姑娘是朋友。秦公子与平嘉侯世子是朋友吗?”

  这话一出,陶晴与朱佳玉面色微变,特别是朱佳玉,看向林好的眼神带着小小不满。

  怎么能把自己和陈怡的身份说出来呢。本来得罪了太子少师的侄儿也无妨,反正不认识,现在好了,人家知道家门了。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秦文源冷冷问。

  林好嫣然一笑:“是你就承认啊。就像我,大大方方承认我与陈大姑娘是朋友,到哪里都不怕人知道。”

  这番挤兑,令秦文源脸色更难看了些。

  他目光微转落在陈怡面上,嘴角挂着嘲讽:“陈大姑娘好兴致,跑来郊外放纸鸢。”

  陈怡听出其中讽刺,脸色红白交加。

  “你不要太过分!”朱佳玉握住陈怡的手,强撑着与秦文源对视。

  先不提对方身份,被一名年轻男子当面讽刺,一般小姑娘都受不住。

  陈怡上前一步,努力扯出一抹淡笑:“侥幸逃脱苦海,我当然有兴致。”

  退亲后会面对一些风言风语,她早就想到的,不能一直让朋友替她挡在前面。

  “侥幸?”秦文源语气意味深长。

  陈怡面色一变,下意识看了林好一眼。

  林好拉住陈怡的手,冷冷问:“秦公子这般替平嘉侯世子鸣不平,你们究竟是什么关系呢?”

  “林二姑娘。”秦文源向林好逼近一步,面色阴沉。

  林好并没有因为对方的突然靠近而退缩,面无表情看着他。

  “人在做,天在看。”秦文源一字字道,语气里的威胁不加掩饰。

  林好笑笑:“秦公子说得是,人在做天在看,所以平嘉侯世子遭报应了。”

  她顿了顿,定定看着秦文源:“若有人同流合污,助纣为虐,也会遭报应的。”

  “那便走着看。”秦文源撂下这句话,转身便走。

  眼看他越走越远,直到看不见了,陈怡三人长出口气,有种虚脱的感觉。

  “陈怡,你没事吧?”朱佳玉问。

  陈怡苍白着脸摇摇头。

  “阿好,你不该告诉他咱们身份的。”朱佳玉忍不住小小抱怨一句。

  陈怡拉住朱佳玉,依然注视着秦文源离开的方向:“不怪阿好,他一定早知道我的身份了。”

陈怡看向林好的眼神有着内疚:“那人是冲着我来的,阿好是为了我才站出来的。”

  朱佳玉有些茫然:“我怎么没听明白。”

  陈怡勉强笑笑:“阿玉你想,如今平嘉侯世子是个什么名声,如刚刚那人那样的唯恐与之沾上关系,可那人却明显表露出对平嘉侯世子的维护。阿好说得没错,他们一定是朋友。”

  朱佳玉听着,不禁点头。

  “所以那人与我们根本不是巧遇,而是为好友出气来了。”陈怡脑海中晃过秦文源挂着嘲笑的脸,指尖微颤。

  她并不如表现得那么洒脱,平嘉侯世子的事终究留下了深深痕迹,让她无法回到从前了。

  但她没想到,那个叫秦文源的年轻男子会跑到她面前来讽刺她。

  而对方的身份,是太子少师的侄儿。

  恐惧茫然从心头滋生,陈怡咬了咬唇:“阿好,你不该搅进来的,这会连累你。”

  林好笑了:“我不怕连累,你也不必自责。我看秦文源是个聪明人,今日找过来,恐怕不只是找你的,也找我。”

  秦文源看向她的眼神,绝不是一个小丫鬟惹他不快这么简单。

  可她与此人从没有过交集。

  再看他对平嘉侯世子的维护,这恨意很可能是他通过某些途径查到平嘉侯世子出丑有她参与。

  林好敢肯定,在秦文源心里陈怡是主谋,她是参与者。

  这让她必须站出来。

  她帮陈怡是自愿的,是解决姐姐的事留下的麻烦,若她的帮助给陈怡带来新麻烦,那她自然不能袖手旁观。

  再说,他是太子少师秦云川的侄子啊。

  林好只要一想对方身份,便生出无穷斗志与勇气。

  叔叔留着秋后算账,先拿侄子练练手也好。

  听林好这么说,陈怡脸色更难看了:“阿好,那我更是连累你了。”

  朱佳玉摇着陈怡的手:“我怎么又听不懂了。”

  陶晴也听出好友话里有话。

  陈怡向林好投以询问的眼神。

  林好想了想,点头。

  “其实……”陈怡迟疑了一下,看着两个好友,“平嘉侯世子喜欢男人是阿好发现的,阿好为了帮我摆脱这门亲事,我们一起想办法揭露了平嘉侯世子的丑事。”

  朱佳玉与陶晴震惊不已。

  “阿好,我刚刚误会你了,还觉得你随便就对那人自报家门。对不住啊。”朱佳玉拉着林好的手道歉。

  陶晴更多的是不解和担心:“那人是怎么知道的,以后会不会报复?”

  “是呀,他可是太子少师的侄子。”朱佳玉也发愁起来。

  哪怕她们这些闺阁少女,也知道对太子有影响力的人意味着什么。

  得罪了太子少师就是得罪了太子,而太子储君地位不可动摇,就是得罪了将来天子。

  这样的话,整个家族都不好过。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别太担心了。”林好把短刀还给朱佳玉,神色一派平静。

  这话没能让凝重的气氛好起来。

  “真的不必太担心。秦文源是太子少师的侄儿不假,可太子少师真会为想替平嘉侯世子出气的侄儿撑腰吗?”林好唇角弯起,眨了眨眼,“世人皆知,平嘉侯世子喜欢男人呢。”

  三人眼睛一亮,心头阴霾散了大半。

  只要太子少师不插手对付家族,她们就没那么怕了。

  她们本就是姑娘家,远远躲着秦文源就是了。

  只是有的人想躲可躲不过。

  七夕那日,四人相约去赏花灯,冤家路窄遇到了秦文源一行人。

  秦文源也是新科进士,与之交好的都是差不多身份的年轻人,其中一人令林好多看一眼,是状元郎杨喆。

  “这么巧,又遇到了四位姑娘。”秦文源主动打招呼。

  林好四人都没开口。

  七夕这样的日子,置身如梦似幻的灯光夜色中,年轻人的情绪总是更容易释放些。

  与秦文源一起的几个年轻人笑闹起来。

  “文源,你们认识啊。”

  陶晴拉住陈怡的手,下意识后退一步。

  朱佳玉目露警惕,盯着这些面带笑容的年轻男子。

  她知道众目睽睽之下这些人不敢做出格的事,以他们的身份也不会犯傻做出格的事,可心知秦文源恶意满满,还是无法不紧张。

  真要闹起来,吃亏的总是她们。

  唯独林好依旧气定神闲,看秦文源如何打算。

  秦文源笑意温和:“前些日子偶然遇见几位姑娘放纸鸢。穿黄衫的是怀安伯府大姑娘,穿石榴裙的是将军府二姑娘。两位姑娘的芳名,你们应该也耳闻过。”

  平嘉侯世子的事才过去不久,立刻有人反应过来:“怀安伯府大姑娘?可是与平嘉侯世子退亲那个?”

  陈怡脸色涨得通红。

  “咱们走。”朱佳玉狠狠瞪秦文源一眼,去拉陈怡。

  陈怡下意识去看林好。

  林好上前一步,蹙眉盯着秦文源:“公子既然与我们只是偶遇,当众点破我们身份是何意?”

  她明眸转动,扫过那几个年轻男子,视线又落回秦文源面上:“难不成,就是故意看我们出丑?”

  “林二姑娘误会了,我只是满足朋友们的好奇心罢了。”说到这,他勾唇一笑,“难不成,林二姑娘觉得自己出丑了?”

  在秦文源看来,话说到这里,一个女孩子早就脸上挂不住了,若是那自尊心格外强的,甚至会寻短见。

  他好整以暇,等着林好反应。

  林好目光微转,落在一名年轻人面上:“这位公子可有姐妹?”

  被问到的年轻人一脸意外,局促着忘了回答。

  “我有的。”一道清越声音突然响起。

  林好看向杨喆:“杨状元的姐妹若是走在街上,突然几名男子拦在面前议论她的身份。杨状元觉得她是感到高兴,还是尴尬呢?”

  杨喆轻笑:“自然是感到尴尬的。”

  “杨兄——”秦文源对杨喆的突然介入大为意外。

  林好把他注意力拉了回来:“你看,但凡是女孩子,对这种情况都不会觉得高兴的。秦公子明知如此却还这么做,可见是故意的。”

  她一顿,恍然大悟:“难道秦公子是为平嘉侯世子抱不平?”

  这话一出,秦文源变了脸色。

  林好微微扬起的脸上露出震惊:“秦公子与平嘉侯世子是什么关系啊?

本文标签:师兄一前一后一起

上一篇:男主当着女主的面要了别人小说-全文

下一篇:一读下面就滴水的短文/坐在学长的棒棒上写作业在线视频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