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一读下面就滴水的短文/坐在学长的棒棒上写作业在线视频

2021-10-27 16:06:0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给她介绍了这么好的房子。

  “客气,是我应该做的,你应该感谢老肖,房子是他的。”

  “嗯,确实要谢谢肖医生。”

  肖冬忆此时还端着,一副成熟稳重

给她介绍了这么好的房子。

  “客气,是我应该做的,你应该感谢老肖,房子是他的。”

  “嗯,确实要谢谢肖医生。”

  肖冬忆此时还端着,一副成熟稳重的模样。

  “不用客气,大家都是朋友。”

  在场的,陆时渊与苏羡意自然知道他是个什么德性,而苏琳更是如此,毕竟某人喝醉酒的模样,她也见过。

  装得倒还挺像那么回事。

  吃着火锅时,周小楼很照顾肖冬忆,不停给他夹菜投喂。

  她本就是个热情的人,即便对肖冬忆有意思,大概也不会表现得过于扭捏。

  面对如此热情的小姑娘,搞得肖冬忆有些不知所措!

  毕竟,

  从没女生这么照顾过他。

  大部分异性目光,总会落在陆时渊身上,偶尔有关注他的,基本也都是想通过他接触陆时渊。

  小姑娘突如其来的热情,让他措手不及。

  “周小姐,你自己吃吧,不用照顾我。”肖冬忆客气道。

  “都这么熟了,您还叫我周小姐,感觉挺生分的,要不你就跟意意他们一样,喊我小楼吧。”

  肖冬忆:“……”

  陆时渊从火锅里捞出一片肥牛放入苏羡意碗里,又看了眼坐在自己对面的肖冬忆。

  某人不是一直扬言,没人关心他这块老盐碱地?

  怎么关心的人来了,他倒是怂了?

  “肖医生,你觉得怎么样?”周小楼笑着看他。

  肖冬忆只笑着点头,然后,转移了话题,“那个,我之前喝醉了酒,还麻烦你照顾,实在不好意思。”

  他是后来才知道,当晚是池烈帮他叫了代驾。

  给池烈打电话,准备把他骂得狗血喷头……

  结果,

  电话是他助理接的,直接就是一句:“肖医生,抱歉,我们池总在忙。”

  说好了,忙完就给他回电话,结果等到半夜,他都睡着了,池烈电话来了。

  某人却只轻飘飘说了句:“是你说不想回家的,是你的错。”

  “……”

  “我也不清楚你的房子租出去了,你没提前说,这也是你的错。”

  反正,池烈把自己责任推得一干二净。

  当肖冬忆再想找他算账时,某人居然说:“你先把找代驾的钱给我,我们两清后,再算其他的事。”

  直接把他气得没了脾气。

  周小楼此时笑着说没关系,“其实仔细一想,我们还挺有缘的。”

  “什么?”肖冬忆还怔愣了两秒。

  苏羡意低头吃着东西,努力憋着笑。

  小楼该不会要开始了吧。

  “之前我跟室友闹矛盾,你就帮了忙,后来又租了你的房子,然后有发生了后面的其他事……”

  肖冬忆这么一想:

  似乎也是,确实蛮有缘。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帮我解决了那么多事。”周小楼笑着,“毕竟一个人在外面,有时真的挺难的。”

  苏琳轻咳一声:

  依着她的性子,怕不是下一句话,就要以身相许?

  就连陆时渊都看出点东西了,毕竟他和周小楼也算熟悉。

  肖冬忆也觉得两人挺有缘分,加上他对自己醉酒给她添麻烦一事耿耿于怀,所以他低咳着说了句,“既然这么有缘,要不……”

  “嗯?”周小楼认真看她。

  “我们做兄妹怎么样?以后你喊我一声哥,你一个小姑娘在外面也不容易,以后我还能多多照应着你。”

  肖冬忆冲她笑着。

  虽然周小楼人前人后两幅面孔,倒也挺可爱。

  所有人:“?!”

  苏羡意偏头看向陆时渊,用眼神询问:

  肖叔叔怎么回事!

  陆时渊伸手扶额。

  觉得头很疼。

  某人单身这么久,是真的有原因的。

  周小楼同样一脸懵逼:

  什么玩意儿?兄妹?

  谁特么要跟你做兄妹!

  “怎么了?”肖冬忆笑着看她,“你不同意?”

  既然这么有缘,做兄妹不好吗?

  “我觉得不太好。”

  周小楼咬着牙,恨不能掰开他的脑子看看,这里面究竟装了些什么东西!

  肖冬忆皱眉,哪里不好了?

  只是周小楼后来一直跟苏琳说话,没再理他,这才搞得肖冬忆莫名其妙。

  别说夹菜了,就连添茶倒水,与方才的态度截然不同。

  待吃完火锅后,除了苏琳住在这里,一行人离开,肖冬忆还特意询问苏羡意,“跟我做兄妹不好吗?她为什么不同意?”

  “可能……觉得你太笨。”

  “我笨?我可是医大高材生!”

  苏羡意此时终于知道,肖冬忆为什么单身这么久。

  他哥是看着高冷,其实情商不算低,面对陆识微时,情话也是一套一套的。

  至于他——

  是真的没情商吧!

  ……

  待三人离开,

  周小楼此时算是气炸了,亏得自己为了迎接他,还特意化了妆!

  他究竟是个什么玩意儿啊。

  气得她想把某人送的拖鞋直接丢掉。

  “拖鞋真的不要了?”苏琳询问,“你如果不想要,那我穿了?里面还是毛绒绒的,手感挺好,穿起来应该很暖和,适合这个季节。”

  正当苏琳要把脚伸入拖鞋里面时,周小楼一把夺过,“这是他送我的。”

  “不是说要扔?”

  “琳琳,他究竟懂不懂啊,居然说要跟我做兄妹?”

  “你家肖爸爸条件不差,你就没想过他为什么单身这么久?”

  “可能是在等我。”

  苏琳拍了下她的脑袋,觉得周小楼真的可可爱爱,只是这肖医生,平时看着不傻啊,怎么关键时候不开窍啊

做兄妹这事儿把周小楼给搞抑郁了。

 文学


  肖冬忆却不明所以,不清楚小姑娘生气的点,还在群里感叹了句。

  【小姑娘的心思真难猜。】

  小翘臀:【哎呦,咱们老肖终于有青春期的烦恼了?】

  【去你的,我是觉得跟一个小姑娘有缘,想跟她做兄妹,她似乎不太乐意,是不是嫌我老?】

  所有人:【……】

  苏羡意看到聊天记录,快笑疯了,询问陆时渊:“二哥,肖叔叔是不是一直都这样?”

  “你以为他真的没人追?”

  “什么意思?”

  “其实我们医院以前有不少小姑娘喜欢他,也有人告白过,他转身就跟我说,‘现在小姑娘为了接近你,真的无所不用其极啊。’然后就把人拒绝了。”

  苏羡意竟不知该说什么。

  “日子久了,谁愿意在一只猹身上浪费时间。”

  “他真是凭实力单身。”

  “你以为呢?”

  仔细一想,肖冬忆条件不差,怎么可能没有女生喜欢。

  想来,个人原因占了很大比例。

  ——

  苏羡意与陆时渊回到大院,在家门口瞧见了谢驭的车,推门进屋时,才发现何兆海也在,她乖巧打了招呼便坐到了徐婕身边。

  听他们聊天内容才知道,原来是商量谢驭与陆识微的订婚事宜。

  “程家二老应该下个月就过来,陆家那边是什么意思?”何兆海看向谢驭。

  谢驭:“微微说,不想搞得太隆重,就请些相熟的亲朋好友。”

  “她是这么说,但我们不能委屈了人家,订婚需要买金饰,你抽空可以带微微去看看……”

  谢荣生说着,还拿了一张卡给他。

  “爸,我自己有钱。”

  “这是我的心意。”

  两人推诿客气,谢驭最终收下了,还一脸不情愿。

  倒是把谢荣生气得够呛。

  给他钱,怎么搞得像是要他命一样。

  “对了,陆家那边,如果微微订婚,怕是会很热闹……”谢荣生许是想到了什么,拍了拍谢驭的肩膀,“你做好准备。”

  饶是淡定如谢驭,听了这话,神色都僵了。

  这倒引起了苏羡意的好奇,“谢叔,陆家那边怎么了?”

  “回头你见了就懂了,就是群有趣的孩子。”

  “有趣?”谢驭不置可否。

  反正他和陆时渊闹矛盾那段时间,适逢过年,他曾经被陆家那群人请去“喝茶谈心”。

  他原本以为,这群人是来劝和的。

  结果他们却告诉自己:

  “千万别和陆时渊和好,那小子打小就坏,不配拥有你这样的朋友。”

  “你一定要多晾着他一段时间,千万不要心软。”

  这话说得谢驭都不知该如何应答。

  甚至有人直接说:

  “谢哥儿,要不咱俩做好朋友吧。”

  谢驭只能感慨:

  果然不是亲兄弟。

  哪儿有他刚和陆时渊闹掰,就来挖墙脚的?

  陆家这群人,小时候倒是经常碰面,只是成年后,各自奔忙,有时逢年过节都难得聚首,若是陆识微订婚,那群牛鬼蛇神,肯定倾巢而出,想来也是十分头疼。

  “小驭,今晚就在家睡吧,床都给你铺好了。”徐婕笑道。

  谢驭知道今晚陆识微会在公司加班,便点头同意了。

  **

  在苏呈生日后,苏琳并未急着回康城,待经过几日的连日阴雨,燕京气温骤降,一秒入冬,冷得人瑟瑟发抖。

  苏呈的家教之路,也在雨后天晴的周末正式开始。

  好日子到头了,苏呈整日丧着脸。

  再想想自己的大奔兑换券,他还在朋友圈感慨:

  【原来快乐时光竟如此短暂。】

  厉成苍许是想让苏羡意及苏琳放心将弟弟交给自己,特意请了两人到家中做客,他本身话少,特意请人作陪。

  除了陆时渊是陪女友的。

  只邀请了许阳州。

  把许阳州吓得瑟瑟发抖,他本就很怕厉成苍,还以为自己又做错了事。

  结果人家只说:

  “邀请你,是要你活跃气氛的。”

  “……”

  这还是苏羡意第一次来厉家。

  她原本以为,厉家会在郊区,没想到居然就在燕京地价最贵的地方,几个跨院组合而成,据说是当年某个王爷的宅邸修缮而成,古典雅致。

  原本听说厉家人多,却不曾想今日并其他人。

  后来听陆时渊解释,才明白其中缘由。

  厉家世代军警,并非都在燕京任职,许多都在外地。

  有部分虽然留在燕京,但或是成家,或是处了对象,也就搬离了老宅,厉家二老据说受邀去参加什么活动了,如今也不在京。

  当一群人进入厉家时,因为厉成苍说家中无人,让他们直接进去坐会儿。

  结果,刚推开门。

  就听到一声狗叫!

  紧接着,

  一只黑背朝着几人跑来。

  苏羡意被惊得心头一颤,陆时渊定然是本能先护着自己女友。

  苏呈也被吓了一跳,正当他准备躲到苏琳身后时,发现有人居然快他一步,就连苏琳都懵逼了——

  因为,

  许阳州居然跳到了她身后。

  两人本身离得近,但是……

  你躲在我身后干嘛?

  结果这狗就径直朝着苏呈扑过来。

  难不成家教还没开始,自己就要死在这里了。

  结果这只狗冲到他面前,距离半米远,就停住了,然后就直勾勾盯着他,似乎在打量他是否存在危险性。

  摇着尾巴,蹲下。

  一人一狗,就这么互相看着。

  苏呈吓得不敢妄动,呼吸急促,就像被命运扼住了咽喉。

  他想往自己姐姐身边挪动,这狗的眼睛就跟着他动。

  搞得苏呈简直要疯了。

  你家有狗,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

  “卧槽,他家什么时候养的狗?”许阳州吓疯了,看向陆时渊。

  “不清楚。”

  厉成苍这人本就神出鬼没,至于厉家,他们更是鲜少踏足。

  就在几人不知该怎么办时,从身后传来一声清亮甜美的女声:

  “小巴!”

  名唤小巴的黑背,立刻从苏呈身边跑过,宛若一阵黑旋风。

  众人循声回头时,就看到一个女生正弯腰在逗狗。

  天气骤凉,她穿了件簇新的白色毛衣,高领毛茸茸的堆边,衬得她小脸白得胜雪,戴了个娇俏可爱的贝雷帽,穿着小皮靴。

  逗狗时,笑容灿烂……

  好似秋阳夏花,在这入冬时节,看得人心头一暖。

  待安抚好狗子,她才笑着与陆时渊等人打招呼。

  苏羡意以为,厉家人,应该都属于强势冷漠那类,还担心自家弟弟hold不住厉成苍这堂妹。

  没想到……

  居然是个小甜妹。

  “怎么都在门口?进去吧。”就在打招呼时,厉成苍回来了。

  “你家什么时候养了狗?”许阳州都吓疯了。

  厉成苍解释,“上周领养,退役警犬。”

  苏琳扭头看向许阳州:“你能松开我的包吗?”

  许阳州一愣,苏琳背着一个斜跨小包。

  某人躲在她身后时,一直揪着她的包带,搞得苏琳很是无语。

  我都没怕,你一个大男人怕什么。

  众人进屋,厉成苍才把苏呈介绍给自己堂妹。

  然后在众人的围观下,两人客客气气打了招呼,就连平时咋咋呼呼的苏呈,也是难得拘谨。

  因为那只狗与厉家这小姑娘坐在一起。

  一人一狗,就这么盯着他看。

  “以后他就是你的家教老师,你要听他的话。”厉成苍叮嘱。

  小姑娘认真点头。

  苏羡意等人在厉家吃完饭就走了,直接把苏呈留下,补习正式开始,搞得他欲哭无泪,在这深宅大院里,觉得自己弱小可怜又无助。

  回去途中,苏羡意还在感慨:

  “没想到厉大哥的妹妹还挺乖的,我还以为是个混世小魔女。”

  “那小丫头也有厉害的时候,不过大多数时间都很乖巧。”

  “这样我就放心了,我还怕小呈被欺负。”

  “那倒不至于。”

  苏呈正式开始做家教,偶尔还会帮厉成苍接送小堂妹上下学,确定教学环境不存在危险性,苏羡意就没再管他……

  厉成苍平时工作也忙,堂妹学习有人管,他也可以安心工作。

  他以为,苏呈估计干不了半个月就得走。

  瞧着两人相处愉快,小堂妹成绩也逐步提高,厉成苍深感欣慰,觉得自己高薪聘请苏呈的决定是正确的,还给他加了工资。

  只是后来……

  他后悔了。

本文标签:一读下面就滴水的短文

上一篇:师兄一前一后一起-嫁给黑人真的会撑坏吗

下一篇:厨房里抱着岳丰满大屁股:合租品尝朋友娇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