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车上最后一排搞我-和教官做到腿发软H

2021-10-27 16:47:4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知道夜飞雪这是毒发了。他真的很后悔为什么没有带解药来,但这也不能怪他,他也不知道夜飞雪会在回天煞盟的路上遭到埋伏。

  他必须要快点把她带回去服解药,还有她身上的伤,必

知道夜飞雪这是毒发了。他真的很后悔为什么没有带解药来,但这也不能怪他,他也不知道夜飞雪会在回天煞盟的路上遭到埋伏。

  他必须要快点把她带回去服解药,还有她身上的伤,必须得马上得到冶疗才行。

  当夜飞雪再次醒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正被魏莫言背着。

  魏莫言手中拄着一根树棍,背着她慢慢地爬着山。

  “魏……莫言。”夜飞雪叫了他一声。

  魏莫言听到后,马上把她放了下来,脸上是掩不住的激动。

  “夜飞雪,你终于醒了,我还以为……”魏莫言哽咽着,半天说不出话来。

  “你为什么要跟着我一起跳下来?”夜飞雪问道。

  “因为你是我很重要的人,我想要救你,我舍不得你去死。夜飞雪,你放心,我一定会带你回去的,只要你喝了解药,就一定会没事的。”

  “魏莫言,谢谢你帮我找到了解药。不过……不过我可能要食言了,那个约定我应该做不到了。”

  魏莫言一把搂住夜飞雪,眼眶红红的,“不许你这样说!你一定会没事的,我们的孩子还在等着我们呢。”

  夜飞雪蹙起眉头,抬眸看向他,“我们的孩子?”

  “对,我们的孩子。我已经在天煞盟见到我们的儿子了,还有我们的女儿,他们都在等我们回去。”

  夜飞雪目光躲闪,下意识地否认道:“他们才不是你的孩子。”

  魏莫言愠怒道:“夜飞雪,你到底还想骗我到什么时候?如果不是,那你为什么不敢看我的眼睛?”

  “谁说我不敢看了?”夜飞雪抬眸,努力地直视着魏莫言。

  魏莫言被她的模样逗笑了,他微扬唇角,“是不是,等我们回去,做一下鉴定不就知道了。”

  夜飞雪情绪激动,还想说什么,话未出口时,黑色的血液再次流了出来。

  魏莫言一下子就慌了,他立马重新背起了夜飞雪,“你先不要说话了,等我们回去后,你想说多少都可以。”

  走了一会,魏莫言觉得身上的人毫无动静,他慌忙地抖了抖肩膀,“夜飞雪,你不能睡啊。”

  他害怕她睡着后,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他继续一边走,一边一声声地喊着她,“夜飞雪,我警告你不能睡啊?你听到没有……”

  夜飞雪觉得好累,眼睛已经睁不开了,就在她要睡过去时,耳边就会响起魏莫言的声音,一阵阵的,像念紧箍咒似的。

  “闭嘴!你好吵。”夜飞雪不悦地说道。

  见她还醒着,魏莫言暂时放下心来,他对她说道:“夜飞雪,我给你讲我小时候的事情听好不好?”

  夜飞雪毫不留情地拒绝了,“不想听。”。

  “我知道女人都很擅长口是心非,其实你很想听对不对?那好,我一一说给你听。”

魏莫言给夜飞雪讲了很多他小时候的境遇,复杂的家庭环境,勾心斗角的兄弟关系,为了不被迫害,选择离开家,为了能够走到最后,在暗地里计划部署,终于走上了权利和财富的巅峰。

 文学


  “夜飞雪,你有在听吗?”

  夜飞雪“嗯”了一声,算是回应。

  “虽然我终于达到了我的目的,刻意随心所欲地做任何的事情,但我过得并不开心。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从小到大,我就没有开心过。你离开后我就更加不知道开心为何物了,直到你回来了,还知道了你生下了我们的孩子,你知道那一刻我有多开心,多激动吗?虽然你不承认,但我知道那两个孩子是我的种,绝对没错。”

  魏莫言因为背着夜飞雪爬山,加上他又在说话,气喘得厉害,步子也更加缓慢了。

  “魏莫言,休息一下吧。”夜飞雪说道。

  “好。”魏莫言把夜飞雪放了下来,他注意到她的脸色已经越发苍白,状态越来越不好了。

  “夜飞雪,你一定要撑住啊,都怪我来得太晚了,你放心,但我们回去后,我一定要让那些混蛋双倍奉还。”魏莫言伸出手轻抚着她的脸庞。

  “林子谦。”夜飞雪缓缓地吐出了几个字。

  魏莫言听后,很是震惊,“你是说今天的事情与林子谦有关?”

  夜飞雪轻微地点了点头。

  “对不起。”片刻后,魏莫言低垂着头,愧疚地说道。

  “原来……你也会道歉。”

  “夜飞雪,是我对不起你,我欠你的太多了。你是我第一个动心的女人,我不知道怎样去爱一个人,为了得到你,我用了最卑鄙的手段。我以为只要让你呆在我身边,总有一天你会对我产生感情的,但后来我发现我错了,错得离谱,有些事一步错了,后面就步步错。是我发现得太晚,让你受了这么多苦,真的很对不起。”

  夜飞雪看着他忏悔的样子,心弦有一丝松动。

  “你放心,我一定会带你回去的,我欠你的,慢慢还给你。”魏莫言再次把她背上,往前走去。

  天色暗了下来,能见度越来越低,魏莫言一路上磕磕碰碰的,他觉得自己应该是迷路了,要不然为什么始终走不出这片林子。

  魏莫言虽然忍不住绝望,但他还是继续给夜飞雪希望。

  “夜飞雪,你千万不要睡啊。再撑一下,我们很快就能走出去了,你想想那两个孩子,他们都在等着你回去呢。”

  夜飞雪在他的背上动了一下,他知道,她在告诉他,她没有睡,她在坚持着。

  月亮升了起来,借助着月光,魏莫言机械地继续往前走去。

  他早就没有力气了,两条腿好像已经不是自己的了,但他不能停下来,他怕自己一旦停下,就再也走不动了。

  就在这时,有声音响起,魏莫言往身后看去,周围出现了很多道亮光,那是狼的眼睛,正在打量着两人。。

  它们一路跟了他们很久了,也看出魏莫言体力不支了,所以决定要开始进攻了。

夜飞雪感觉到魏莫言的身子在紧绷着,她睁开眼来,看到一道道绿光离他们越来越近。

  “是狼?”夜飞雪问道。

  魏莫言点了点头。

  “放我下来吧。”

  魏莫言把夜飞雪放了下来,夜飞雪抖着手从怀里掏出了一把短刀,这是他们唯一的武器了,两个人的枪在掉下悬崖时,早已不知去向了。

  夜飞雪把刀递给了魏莫言,“你走吧!用它……杀出去。”

  她现在说话都很吃力,她觉得自己快不行了,如果是这样的话,她一人死,总比好过二人亡。

  魏莫言接过了刀,凝着她说道:“你放心,我不会丢下你的。如果今天不能活着出去,那我陪你一起去死。”

  他语气坚定,带着视死如归的表情,夜飞雪突然觉得鼻子有些泛酸。

  “魏莫言,你不用管我了。那两个孩子是你的,你要活下去,好好地照顾他们,不要让他们成为孤儿。”夜飞雪最终还是妥协承认了。

  看到夜飞雪亲口承认了,魏莫言很是激动,“我就知道他们是我的孩子,夜飞雪,谢谢你为我生了两个孩子,谢谢你让我拥有了亲人。”

  魏莫言扯下了自己的上衣和外套,系在一起,形成一个长布条,然后再把夜飞雪重新背在了背上。

  “你想要干嘛?”夜飞雪有气无力地问道。

  魏莫言想用布条把自己和夜飞雪系在一起,他边系边说道:“夜飞雪,你放心,我们的孩子不会成为孤儿的,我们一定会活着离开这里的,要看着他们慢慢长大。”

  魏莫言从腰间拔出了刀,浑身充满戾气,直视着狼群。

  那些狼看来已经饿了有好几天了,盯着两人,流着口水。

  狼王仰天长啸,其它的狼开始行动,它们形成一个包围圈,慢慢朝着两人聚拢开来。

  一只狼,咧着嘴,率先朝他们扑了过来,魏莫言用刀直接割断了它的喉咙,泛着腥臭的血,喷了他一脸。鲜血没入他的眼,使他的双眼看起来,愈加猩红嗜血。

  狼群见同伴被杀,有些胆怯,退后了两步,但被愤怒的狼王一声吼叫怔住,随即接二连三地扑向两人。

  狼的吼叫声被阿力等人听到了。

  “力哥,我好像听到了狼叫声。”一个手下说道。

  阿力点了点头,“我也听到了,或许雪执事就在那边。走,我们快点赶过去。”

  阿力摸了摸放在口袋里的解药瓶子,希望能够来得及。

  本来阿力他们准备去解救夜飞雪的,没想的是中途竟然遇见了刀哥他们。

  刀哥不知道阿力他们已经服了解药,所以根本就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

  刀哥大部分的人去了天煞盟,一小部分的准备与阿力他们对抗。刀哥势在必得,没想到被天煞帮的人杀得片甲不留。

  那些去了天煞盟的人被关门打狗,死得凄惨,刀哥看大势已去,跪在地上连连求饶。

  阿力把枪口顶上刀哥的脑门,问她夜飞雪的下落。

  刀哥抖着身子告诉他,夜飞雪已经跳了悬崖。。

  阿力听后,一气之下,扣动了扳机,当场要了刀哥的性命。

本文标签:车上最后一排搞我

上一篇:树林里狠狠地撞击着h(忘羡塞一天陈情)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篇:2021最热门(被健身教练强奷到舒服的黄文)最新章节列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