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快添捏我奶头我快受不了/我在教室被强了好爽

2021-10-28 08:01:3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江音冷着脸呵斥道,“把她给我放开!”

  当着她的面,打她的人,她是不是给江妤歌脸了?

  江妤歌冷冷地扫了一眼,没把江音的话听进去,手猛然用力,朝青荷落下去。

  

江音冷着脸呵斥道,“把她给我放开!”

  当着她的面,打她的人,她是不是给江妤歌脸了?

  江妤歌冷冷地扫了一眼,没把江音的话听进去,手猛然用力,朝青荷落下去。

  鞭子并未落在青荷的身上,反而是被一双白皙的玉手握住,江妤歌瞪大了眼睛,震惊地看着江音,“江音,你干什么!”

  握住皮鞭的手往下一扯,就从江妤歌的手里夺下了皮鞭,脸色阴沉:“你在干什么?嗯?”

  江妤歌怨恨地指着青荷,“这小贱人她偷我东西!我当然要教训她!”

  “偷你东西?”江音嗤笑了声,“就你那些东西,有什么可偷的,能卖几个钱?”

  从厢竹院里随便拎一个东西出来,估计都比江妤歌的东西还要贵。

  青荷又不是傻子,怎么不偷厢竹院的,偏偏去江妤歌的院子里偷东西。

  那两个家奴依旧押着青荷的肩膀,江音握着那把鞭子,声音森然得可怕,“把青荷放了。”

  两个家奴面面相觑,抬头看了眼江妤歌,江妤歌不依不饶:“话还没审出来呢,凭什么要放她!”

  “就凭她是我厢竹院的人。”江音一字一句地说着,手中的皮鞭越握越紧。

  “你们厢竹院的人怎么了?”老夫人手里捻着佛珠手串,声若洪钟:“你们厢竹院的人犯了事,就不能罚吗?江音,这里是江家,不是什么街头乱市。”

  老夫人的这番话说得不错,江音附和地点了点头,“错了是该罚,但我想问一句,青荷到底犯了何种错?偷盗吗?”

  满意地看了江音一眼,老夫人道:“你自己不都说出来了?手欠偷妤歌的东西,该罚!”

  “那好,我想问问妤歌,青荷偷你什么东西了?被谁看见了?”江音目光比刚才变得柔和了多。

  江妤歌想都没想,脱口而出:“我娘给我的鎏金银莲玉臂环,一直都舍不得戴,今儿下午就没了,穗穗说青荷这丫头来过我院子,并带人去搜,结果在她屋内发现了装臂环的锦盒。不是她偷得还能是谁偷得?”最后一句,几乎是江妤歌从嘴中吼出来的。

  看江妤歌这样子,也不算是在撒谎,江音沉默地打量着江妤歌。可这不会是青荷偷得,虽然说那鎏金什么臂环挺贵,但青荷好歹是见过世面的丫鬟。

  厢竹院里那么多的名贵饰品,青荷连看都不带看一眼,她相信青荷的人品。

  “谁偷得都不会是青荷偷的。”江音看着青荷身上那些斑斑红痕,道:“不是还有那个穗穗呢,万一是那个穗穗偷得呢?”

  站在江妤歌旁边的丫鬟听到江音的这番话,直接走过来对老夫人行礼:“奴不知大小姐为何要冤枉奴,但奴断不会学青荷那样手脚不干净。”

  “要真是你偷得呢?”江音脸上迎着笑意。

  穗穗吸了一口冷气,刚想说话,江妤歌却替她说了:“若是穗穗偷得,我江妤歌就跪下来跟青荷道歉。”

  “妤歌!不可胡闹!”听到这话的老夫人,怒声训斥道。

  孙子辈的人里面,她最爱的就是江妤歌这个当孙女的,自己都舍不得让她下跪,更别说旁人了。

  “好!望妤歌能够记住这番话。”江音说完以后,看向了跪在地上的青荷,“你去温梅院干什么?”

  青荷虚弱地回答着:“找人,小姐我真没偷表小姐的臂环,我以我自己的性命发誓。”

  说着,青荷就竖起三根手指,脸色惨白地举过头顶。

  “好了好了,我信你。”江音叹了一口气,扫了眼正得意的穗穗。

  穗穗见江音看自己,连忙收起了得意的嘴脸。

  还真是这个叫穗穗的偷了臂环,江音挺起身子,朝老夫人走过去,“妤歌那臂环应价值不菲,不如报官吧。衙门的青天大老爷可是比咱们这些人精明的很。老夫人觉得这法子怎么样?”

  抬头指了指江妤歌,道:“东西是妤歌的,你问妤歌就行。”

  被指到的江妤歌附和地点了点头,她虽然想借着这件事让江音难堪,可她还是想找回自己的臂环。那臂环可是她娘唯一留下来的东西。

  “不行!”穗穗突然大声喊道,引来了所有人的目光。

  江音看着穗穗这幅做贼心虚的模样,笑了笑:“为什么不行,丢得是妤歌的东西,又不是你的,你不行个什么?难不成……”

  穗穗咽了咽口水,眼神飘忽不定:“若是报官,岂不是会有损江家的名声?”

  白了穗穗一眼,江音在心中暗笑道:这穗穗还不算傻,知道搬出名声来搪塞。

  江妤歌不愿意:“报官,必须报官!那是我娘留给我的东西,我必须要找到!”

  老妇人顿时就心软了,朝身后的孙嬷嬷挥了挥手:“去衙门请陈大人过来。”

  将青荷从地上扶起来,江音道:“老夫人,我先带青荷去上个药,待上完药后,就过来。”

  说完,刚想离开,穗穗就制止了她:“大小姐!不能带青荷走!万一青荷趁机把小姐的臂环给扔了该怎么办?”

  “那就不走了,往老夫人这儿上药没事吧?”江音搀扶着青荷转身,温文尔雅道:“劳烦老夫人派人去请个大夫过来。”

  老夫人嫌弃地看了眼满是血腥味的青荷,“一个低贱的丫鬟,请什么大夫?”

  江音也没说些什么,扶着青荷坐到了一旁,从怀里掏出手帕,小心翼翼地擦拭着皮开肉炸的伤口,“等回院子后,我再给你上药。”

  衙门的人很快就来了,孙嬷嬷将其安顿在前厅,来后院禀报。

  穗穗的脸色越来越白,她装出一副很痛苦的模样,捂着肚子,“小姐,奴突感肚子不适,先去茅厕一趟。”

  江妤歌没生疑,朝她挥了挥手。

  这一幕刚好被江音看见,她拍了拍孙嬷嬷,“孙嬷嬷,我想起我今日还未上药,先回院子上药,等下就过来,劳你先照看青荷了。”

嘴上说着去上药,实则回到厢竹院内,去找了江夫人。见江音匆匆地赶来,她放下了手中的针线,温声问道:“阿音,你这是碰到什么事了?”

 文学



  江音端起桌子上的茶杯,一口入肚:“娘,借我几个人,我手里的人不够。”

  也没有多问,江夫人从怀里掏出一块令牌,放在了茶桌上:“拿着这个,去玄机楼,你想杀谁都行?”

  从茶桌上拿起那个令牌,江音蹙眉道:“娘,你给我这个干吗?”

  “你不是说要借人吗?”江夫人答道。

  江音浅笑了几声,“娘,您误会我的意思了,我是让您借我几个手脚麻利的丫鬟,去帮我盯着个人。”

  说完,江音又将令牌还了回去。

  要是不借人,她都不知道她娘这么厉害,手中还有玄机楼的令牌。

  江夫人也没有收,“这令牌你拿着吧,用来防身。我身边的人你随便用,不用跟我说。”

  “行,那我就先离开了。”

  从江夫人这边挑了几个人,小声交代了几句,江音就又回了前厅。

  见一人束冠,着灰袍的人面无表情地坐在一旁,江音按照规矩,行了个礼:“参见陈大人。”

  陈青天微微点头,看向跪在地上的青荷,严声问道:“你去温梅院做什么?”

  “找人。”青荷如实告知。

  “找什么人?”

  青荷抿唇没有作答,看向了江音,江音咳了声,道:“陈大人,是我让青荷去找人的,具体找什么人……这个我不方便说。”

  这确实不方便说,万一这陈大人和萧怀晏交好,她这计划岂不是要泄露了?那还换什么钱啊!

  陈青天并没有就此罢休,不依不饶:“江小姐,你的所言所见,在公堂上都是证据。”

  话外之意,就是让江音说出来,要不然青荷的罪名就摘不掉了。

  “一个比较老实的家奴,帮我跑一趟当铺。”江音硬着头皮回答。

  陈青天不解地看向了江音,“为何不在自己的院内找?”

  缓了一口气,江音答:“找了,不行。”

  生怕陈青天继续问下去,江音又补充了句:“陈大人,剩下的事情,就是我的私事了,跟您审讯的案子无关。”

  陈青天也没继续往下问,转眼看向了江妤歌,问:“你为何认识臂环是被她偷了,而不是别人。”

  江妤歌将之前的话又说了一遍,说完还看了看前厅,见没有穗穗的身影,纳闷道:“这都去了多久了,穗穗怎么还没回来?”

  突然,几个丫鬟绑着一个女人,走入了前厅。那个女人越来越近,江妤歌定睛一看,这不是穗穗吗?

  抬头看着那几个丫鬟:“你们绑她作甚?”

  其中一个丫鬟上前一对,对陈青天鞠躬,客客气气:“大人,我们几个在后院洒扫的时候,见她鬼鬼祟祟的,走近一看,她手里握着个包袱。”

  说完,她将那个包袱送上前。

  陈青天将那个包袱打开了,里面是一个臂环,臂环由三段弧形的白玉衔接而成,衔接处用金合页连接。

  两两相接之处,都嵌着一朵银色的莲花,熠熠生辉。

  江音悠闲地靠在椅子上,这么快就发现了?

  看着那个臂环,装作一副很吃惊的模样:“这不正是妤歌所丢的鎏金银莲玉臂环吗?”

  有了江音的这话,江妤歌这才扭头,看着那个玉臂环,她甚是惊讶:“这……穗穗,这事您偷的?”

  惊讶秒成愤怒,江妤歌上前一步,不顾形象地抽了穗穗一巴掌。

  陈青天用力拍了下桌子,沉声道:“为何偷窃臂环?”

  穗穗见瞒不住了,将一切都招来,“家里来了信,说我奶奶病入膏肓,没钱治不了。鬼迷心窍之下,这才偷走了表小姐的臂环。而恰巧青荷来了,我不想被表小姐给打死,就让青荷做了替罪羔羊。”

  听完这一切的江音,心中不满,偷东西就偷东西,凭什么让她家青荷背这个锅?

  一旁的陈青天听到这些以后,不由地嗤笑了声,就这种小案子,还需要让他过来跑一趟?

  这话自然是不敢说出口,收回了刚才那副面孔,陈青天神情漠然:“既然这真相已水落石出,本官就先回去了。剩下的事,相信老夫人自有决断,本官也不好插手过多。”

  说完,陈青天对老夫人作揖,转身离开。

本文标签:快添捏我奶头我快受不了

上一篇:老板1个月玩我3次-我滑进了女邻居的身体

下一篇:我和闺蜜在公交被八人伦:疯狂的肥岳交换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