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他的太大我的装不下-全文

2021-10-28 08:19:4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大宝冷哼一声:“你自己想象,这是第多少次了,每次你都让我给你兜底。”

  二萌缠着大宝的手臂,每当这个时候,就会使出死缠烂打的绝技:“哥哥,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

大宝冷哼一声:“你自己想象,这是第多少次了,每次你都让我给你兜底。”

  二萌缠着大宝的手臂,每当这个时候,就会使出死缠烂打的绝技:“哥哥,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只要哥哥让我去找那个小哥哥玩,我明天一听都听哥哥的话,好不好呀?”

  大宝听前半句的时候,脸色好看了不少,可听到后半句的时候,他直接扭头就走。

  她不是有自己这个哥哥了吗,干嘛还要别的哥哥。

  他要去找娘亲。

  花颜刚给大夫们上完课,正准备离开,就被小萝卜腿扑了个满怀。

  屋里的人都知道这是花颜的儿子,忍不住开口调侃你:“小少爷原来也会撒娇啊。”

  “这样撒娇真的哈奥可爱,以前为什么要板着一张脸呢。”

  “那你就不懂了,那叫孩子随爹,你看咱们先生的相公,那不就是个大冰块。”

  “人家那大冰块也有融化的时候啊,你看他每次看夫人的时候,哪一次不是温温柔柔。”

  花颜低咳了一声:“要是没什么问题的话,就赶紧回去值班,只留你们几个师兄在那边值班你们不觉得心虚吗?”

  她说完,原本调侃大宝的人瞬间就散了,不过目光去却是始终落在大宝的身上。

  大宝紧紧抱住花颜:“娘亲,二萌为什么会喜欢别的小哥哥,不喜欢我。”

  花颜愣了一下:“他哪里有不喜欢你?”

  “可她为什么对别的男生撒娇,不对我撒娇呢?”

  花颜听到他这么问,一下子没忍住,笑了出来:“那娘亲问你,二萌对你撒娇的时候,你都是怎么对她的。”

  大宝皱眉:“她就没对我撒娇,她是不是不是我的亲妹妹?”

  “你怎么会这么想?”

  “因为我和二萌没有一点相似之处,和爹爹娘亲也没有相似的地方,他们都说我跟爹爹一点都不像,可是……可是……”

  小孩儿第一次在花颜的面前露出了慌张。

  “不要听他们瞎说,你如果怀疑,就去问你爹爹,他不会骗你。”

  花颜将沉甸甸的小孩儿抱起来:“不要胡思乱想,你要不是你爹的儿子,你爹能给人白养那么多年的儿子?”

  当秦远是隔壁老王吗?那孩子他妈得是多眼瞎啊,放着秦远这样子的极品不要,去跟……别说,如果大宝真不是秦远的孩子,那他爹这基因还真不错。

  所以她有点怀疑,这秦远的前妻到底张什么样啊。

  等等,我是不是想歪了,我不是在劝大宝不要怀疑自己是别人的孩子吗,为什么我自己先怀疑上了?!

  花颜感觉自己的脑子有一瞬间的不在线,算了,不管了。

  “真的吗?”大宝抬头,那双红彤彤的眼睛看着花颜。

  花颜无比肯定地点头。

  “娘亲怎么会骗你呢,而且,二萌找其他小哥哥玩,只是因为小哥哥长得好看。”

  “那我长得不好看吗?”他抬头看着花颜。

  花颜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大宝自然是好看的。

  “这种喜欢和对哥哥的喜欢是不一样的,而且你不能因为你是二萌的哥哥,就阻止二萌交朋友,有占有欲是正常的,但是占有欲过于强烈的时候,会伤害到妹妹哦。”

  大宝认真地听着。

  好半晌才低头:“可是……可是我看着她和其他人玩,有一种自己妹妹被人抢走的感觉。”

  花颜叹了口气,解铃还须系铃人。

  她抱着大宝去找二萌。

  从教室出来,花颜正好看到站在腊梅树下的二萌和那个孩子。

  你个孩子背对着花颜,二萌这会儿却是正对着花颜。

  只见从来都只笑不哭的二萌这会儿鼻尖红彤彤的,眼睛也红红的,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

  而她对面的野孩子,还在继续说:“我不喜欢你,只是你的母亲有恩于我,所以我才不能对你太坏,你你能理解吗?”

  “所以你以后可以不要来打扰我了吗?也不要去找我哥哥,我哥哥不会喜欢你的。”

  其实在周衡哥哥起身的时候,他注意到了哥哥是在找二萌,可他怕二萌会抢走属于自己的位置,毕竟哥哥从来没对自己露出过那种表情,可面对只见了一次的二萌,他却露出了那种表情。

  即便二萌的母亲是自己的恩人,他也绝不允许二萌抢走属于自己的哥哥。

  大宝挣扎着从花颜的怀里出来,他迈着小短腿,呼哧呼哧跑向野孩子。

  “你个坏蛋,你干嘛要欺负妹妹!”

  说着他挥舞小拳头朝着野孩子打去。

  野孩子翻身躲开,他到底是做了那么多年的乞丐,要是这样任人欺负,早就活不下去了。

  二萌看着生气的哥哥,急忙上去拉住他:“哥哥你别打他,是二萌的错,呜呜呜,二萌以后不会再缠着小哥哥了,小哥哥快走吧,二萌不会再去找你了。”

  听到二萌承诺,野孩子松了一口气,他从雪地里站起来,正准备离开,却看到了站在高处的花颜,那瞬间,他感觉自己好像被冻成了冰雕,完全不会走路了。

  她……她看到了,她会怎么想?

  她会不会觉得是自己欺负了她的女儿,可是,可是明明是这个胖子妄图抢走属于他的哥哥。

  他只是守护自己的东西,他没错。

  可,可她要是不给哥哥治病了怎么办?

  不对,现在自己有钱了,有钱后可以去给哥哥找一个好一点的大夫!

  想到此,他感觉身体一点一点的恢复知觉。

  花颜朝着他招了招手,示意他过来,野孩子却是警惕地看着花颜,下一秒,他撒腿就跑。

  大宝被妹妹抱住,还在慌乱的给妹妹擦拭眼泪。

  花颜看着野孩子的背影,没有追过去,她从怀里拿出手帕,递给了大宝,大宝急忙用手帕给妹妹擦拭眼泪:“看到了吧,他们都不是真心喜欢你,不是真心想跟当朋友的。”

“去屋里吧,在外面哭,脸会花的哦。”花颜在二萌的头上揉了一把,她也没想到,二萌第一次想要结交异性好友就胎死腹中了。

 文学



  “娘亲,二萌真的有那么让人不喜欢吗?”

  “谁说的,我妹妹最可爱了!”大宝给她把眼泪擦干,又让她把鼻涕擤干净,这才牵着她的小手进了屋。

  “我不信你说的,我要娘亲说。”

  花颜朝着后面看了一眼:“为什么一定要娘亲说呢,哥哥说的也一样啊。”

  “哥哥,在哥哥眼里,我做什么都是好的,所以,所以哥哥的答案不具备参考价值。”

  她抬头看着花颜,还是想要从花颜的口里得到答案。

  花颜把二萌抱到凳子上,用温热的帕子给她擦脸:“二萌不讨厌,甚至可以说很招人喜欢,但是没个人喜欢的东西不一样。

  人和人的喜好也不一样,就像哥哥,哥哥喜欢二萌,讨厌野孩子。”

  大宝急忙跟着点头:“对,我可讨厌他了。”

  “所以人的喜好是不一样的,你不能强求别人喜欢你,知道了吗?”

  二萌抽了抽鼻子:“可是,可是我好喜欢他啊。”

  “你只是喜欢他的长相,被他的长相迷了眼睛,以后你长大就会发现什么是真正的喜欢了。”

  给二萌的脸上擦伤护肤霜,多余出来的花颜涂在了自己的手背上,这可都是药材做的,都是钱,可不能浪费。

  看着二萌那迷茫的眼神,花颜在她脑袋上揉了一把:“现在不懂不要紧,你只要明白,别人不喜欢你,你即便再喜欢,也不要贴上去,那样受伤的只会是你自己。”

  “对!”大宝点头附和。

  “待会儿回家去找姨姨或者夫子,娘亲这边有些忙可能会顾不上你。”

  二萌嘟着嘴:“好吧。”

  下午花颜查房的时候,野孩子看都不敢看花颜一眼,他控制不住地心虚。

  可这一幕落在周衡眼中又是另一幅景象了,等到花颜走了后,他看着野孩子:“是不是她欺负你了?”

  野孩子急忙摇头:“没……没有。”

  “如果他欺负你不要怕,告诉哥哥,哥哥一定帮你讨回公道。”

  听周衡这么说,野孩子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他笑眯眯地看着周衡:“哥哥对我真好。”

  周衡在他头上摸了一把:“你是我弟弟,我不对你好,又能对谁好,所以不要担心,遇到什么事情一定要告诉哥哥,知道吗?”

  野孩子小鸡啄米地点头:“我要是遇到什么困难一定会告诉哥哥的。”

  “嘿,小孩儿,你担心你弟弟这没什么话说,但是花大夫一定不会欺负你家弟弟的,你就放一百个心吧。”

  周衡身边的一个青年说道。

  青年的媳妇也跟着点头:“是啊,地龙翻身那天,花大夫说最先抢救的是孩子、老人、重症患者这三类人,你从这里出去,不远处院里住的全是孩子,平时花大夫对他们都可好了。”

  “对对对,花大夫还问我们以后愿不愿意让我们的孩子去她的书院读书。”

  “她也问我了,我还没回答呢,我家那小子就说,她要去,他将来要成为和花大夫一样的人。”

  周围人你一言我一语,简直要把花颜夸成神仙了。

  野孩子坐在周衡身边,他紧抿着嘴唇,双颊通红,他知道花夫人是个好人,可是他刚刚才对花夫人的女儿说了那种话,花夫人肯定会讨厌自己的。

  周衡将野孩子的异样收入眼底,眉头皱的更厉害了,他从未见过野孩子露出这幅表情。

  “遇到什么事情你要告诉哥哥,不要藏在心里,知不知道?”

  野孩子点点头:“我知道了哥哥,哥哥,如果我做了什么错事,你会原谅我吗?”

  周衡笑着道:“你是我弟弟,弟弟做错了事情,哥哥当然会原谅。”

  野孩子抬起头,无比兴奋地看着周衡:“真的吗?!”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那,拉钩,哥哥说过会原谅我的。”

  野孩子不安这一刻仿佛得到了救赎。

  “拉钩,谁骗人谁就是小狗。”

  ……

  趴在床上翻着病历,花颜有一搭没一搭的跟秦远聊天:“这次的事情估计对二萌造成不小的打击,你这个做父亲的,抽时间可要好好做一做她的心理功课。”

  秦远坐在桌前看着账本:“抽一顿就好了,她就是没吃过苦头,让她多吃点 苦头,比什么都有用。”

  花颜被秦远这话逗笑了,她拿起旁边的苹果朝着秦远砸去:“有你这么做父亲的吗?”

  秦远头都没抬,却是伸手接住了花颜丢过来的苹果:“说了多少次,不要才床上吃东西,再说了,疼爱她有你这个娘亲就够了,让她长记性的事情还是让我来做吧。”

  花颜挑眉:“不都说,闺女是父亲上辈子的情人,你对你这情人可够冷漠的。”

  她真是头一次见着这样当爹的。

  秦远可算是把头抬了起来,他看着花颜:“我没有那样的情人,就算有,那肯定也是你,只有你。”

  他这话说的笃定,看花颜的眼神更是坦荡又真诚。

  花颜的心不受控制地加速跳动,她迅速转移视线,真是的,都老夫老妻了,这人怎么还这么会撩。

  “咳咳,说……说个别的,那个小孩儿,我感觉他挺聪明的,他哥哥也挺聪明的,我想着等眼下这档子事儿过去了,我让他们书院念书这件事儿你怎么看。”

  她慌乱地转移话题。

  秦远放下手里的笔,走到花颜的身边,将花颜抱在怀里:“我觉得这事儿不妥。”

  “怎么说?”秦远的答案让花颜愣了一会儿。

  秦远很少会拒绝她的提议,她觉这对秦远来说,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儿,他或许根本就不会放在心上,设想中,秦远的答案是“你看着做就好。”

  “你见过野猫吗?”秦远把花颜周围的被子压紧,不让冷风灌进被子里。

  “见过啊。”

  “知道野猫和家猫有什么区别吗?”他再次提问。

 

本文标签:他的太大我的装不下

上一篇:2021最好看(放荡老师张开双腿任我玩)全章节阅读

下一篇:疯狂乱牲交小说-大炕上的暴伦500篇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