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扒开我的胸罩揉我的奶-双夫1V2

2021-10-28 08:41:0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村民睡得早,直升机回到梅村时,梅村除了乐家还亮着灯,其他村民家家户户早已酣然入梦。

乐家灯火通明,乐家夫妻,晁老夫妻,万俟教授夫妻,陈康夫妻,武老太太和岩老蚁老,晁家美少年、

村民睡得早,直升机回到梅村时,梅村除了乐家还亮着灯,其他村民家家户户早已酣然入梦。

    乐家灯火通明,乐家夫妻,晁老夫妻,万俟教授夫妻,陈康夫妻,武老太太和岩老蚁老,晁家美少年、晁二姑娘、万俟家小兄弟俩,贺家小十五、李少罗少,陈兆年陈丰年兄弟都在乐家堂屋。

    李少罗少和贺小十五在7月中旬先后考完期末考回国,也跟着小伙伴晁哥儿到九稻玩。

    贺家小十六那娃因为在机械上天赋高,他导师带着在做研究项目,还没结束,他失去了一次到九稻度假的良机。

    萧少已经正式上班,他也不能再像以前那样想跑就跑,在李少罗少跟着博哥儿去E北时,他只能委委屈屈地躲在角落里嘤嘤。

    晁老夫妻和万俟夫妻带着一群小青年于17号到九稻度假,陈康夫妻等到陈兆年放假回了家,陈丰年的高中放假后启程回老家,他们23号上午才回到梅村。

    晁老太太和王师母到了梅村,乐爸将武老太太接来家里玩耍。

    一群老少爷们等了几个钟,个个精神百倍。

    当听到直升机的声响,全跑出堂屋到了村支干道上,也看到了那架正在徐徐下降的小飞机。

    直到直升机平稳着陆,众人才跑过去。

    大狼狗跑得最快,一溜烟儿地跑到了直升机身的航门前,当某个假谪仙开门下来,他没理都没理,当小姐姐抱着小娃娃出来,嗷的一声欢呼,扑上去抱着了小姐姐的腿。

    大狼狗抱着腿不撒爪子,乐韵弯腰一手抱起狗狗,走了几步也被一群老爷子老太太给围住抓着疼爱。

    在飞机上不方便打坐,小乐善在姐姐怀里睡得香喷喷,被抱下飞机时也没醒,被长辈们一顿揉脸给揉醒,发现到家了,给小嘴抹了蜜,甜甜蜜蜜地喊人。

    等小徒儿与长辈们打了招呼,蚁老将小徒儿抢过来自己疼爱。

    乐韵惨遭长辈们一顿揉得一张脸变了形,逃也似钻进美少年哥哥怀里藏了起来。

    宠妹魔美少年护着娇嫩嬉的小可爱,看到搬着箱笼出来的华少等人,笑着打了招呼,喊了小伙伴们和陈家小兄弟搬行李。

    知道小乐乐带回很多东西,老太太老爷子们也去帮忙,老太太们也各自搬了一只比较轻的箱子,她们走得慢,为了不妨碍小青年,只搬了一趟便没添乱。

    乐同学溜回冰箱房,整理了一些箱笼,安置新运回来的箱子盒子,装牦牛奶和奶清的纯净水桶先放冰箱房的廊道间。

    众人拾柴火焰高,又有一群青年,个个力气杠杠的,众人群策群力,花了约半个钟将全部物品缷载下来。

    归置好了物品,老太太们给当搬运工的众人调了一碗冰镇凉粉吃了,大家去睡觉。

    在乐家的众人虽说只睡了半宿,却个个起了个早,蓝三清晨起床才将直升机送去村办楼前的地坪停放。

    乐同学将弟弟交给蚁老监督晨修,她和黎先生装牦牛奶和奶清的纯净水桶扛去南北两楼放有特制桶的各处,将牛奶或奶清从纯净水桶转移进特制桶内。

    乐爸周秋凤清晨五点起床做了早点,六点吃早饭,吃完早点,收拾了工具,开往稻田去割稻。

    村里的壮年男人去了南疆做工,留下女人和老年男性,双抢时大家换工,你帮我帮你,前几天乐家夫妻在帮陈大脸家刘路家和程家兄弟、张破锣家搞完了双抢,24号轮到乐家收稻。

    乐家来了很多帮手,前几天还跟着乐爸周秋凤去给邻居们收稻,柳嫂子等人都知晓,当乐家收稻时,柳嫂子赵嫂子等人没去给乐家干活,她们去帮周哥家收稻。

    周哥家也有帮手,李女士娘家大哥和二个堂哥两个表哥于7月中旬来了九稻,一来是因为外甥女高考考得好,他们来给妹妹家贺禧,二来也是妹夫不在家,他们来帮妹妹做农活。

    李女士娘家来的哥哥们都是去年没来九稻的那些哥哥们当中的几个,他们家那边种植麦子和玉米为主,很少种水稻,从而南方双抢时他们有空。

    李少罗少等小青年已经有经验,除了插秧不熟练和割稻子的手速比不上小萝莉,其他活都不在话下。

    乐家的人手多,只用三天就忙完了双抢,乐爸周秋凤做完自家的活,带着罗少李少晁家侄儿和陈家侄儿去给周扒皮家和其他村民帮忙,陈康夫妻和晁老爷子等人年龄大了,就不去了。

    乐同学也想去,被周满奶奶等人拦着不让她干粗活,她在家做豆腐脑和凉粉、卷筒粉,存储起来,给在家度假的老少们当储备粮。

    小萝莉也只做了三天的吃食,29号晚携带弟弟飞往首都,乐园西侧的客院于29号上午全线峻工,她得回首都款待古修们。

    燕帅哥与兄弟自然也一并回首都,华家青年和蚁老和老也同行,黎照这次没去首都,他坐镇乐家。

    大狼狗黑龙也跟着小姐姐前往首都,他可不是去玩,他有任务在身,因乐园比较宽,乐同学要养两只看家护院的狗狗,小狗预计八月初送至,特意带黑龙到乐园帮教导小狗。

    小萝莉一行人于29号晚上十一点后启程,于30号早上六点过后回到了乐园。

    岩老也知小丫头的东院目前不接待客人,他没让小姑娘为难,下了飞机拎着自己的行李先开溜,将东西送去了西大门之西侧的倒座房华家人放行李的房间内。

    柳大少自然蹭发小小行行的房间,蓝三黑九庄小满晚上要去帮小萝莉当开机拉一些东西回来,他们的行李先放傅哥那里。

    乐同学牵着背着背包的乖乖弟弟,和蚁老进东园,大狼狗欢天喜地跟着小姐姐,东一蹿西一蹿,开心得飞起来。

    完善绿化好过的东院精致华贵,建筑美仑美奂,蚁老边走边欣赏,看着那纯净的羊脂玉影壁,除了震憾就是与有荣蔫的骄傲感,他宝贝小徒儿的姐姐真厉害!

    穿过一进院到了主院,乐小同学开了琅嬛殿的大门,让弟弟给他师父老人家带路去房间,她又去开了九德堂的门,放自己的行李物品。

    蚁老进了琅嬛殿呆了几秒,只觉堂内的有股莫名的威压逼得人情不自禁的绷紧了神经,他也不好问为什么,跟着小徒儿从中堂与西侧间的门去了侧间,参观了徒儿的卧室。

    小丫头给她弟弟的房间布置得大气庄重又不失温馨清雅,无论是休息还是学习都合适。

    帮小徒儿放好行李背包,再开了连通走廊的门出了西侧间,再开西次间朝向走廊的房门上挂着的有云纹的金锁。

    小丫头为自己准备的房间也气象恢宏,大气端方,就连房间的摆件都是一等一的珍品,可见小丫头的慧质兰心和对他的尊重之心。

    蚁老喜得心花怒放,乐滋滋的将背包一扔,牵着小徒儿的小爪爪出了次间,跑到大门,等小丫头出来了,一张脸笑开了花:“小丫头呀,我老人家非常中意房间,不若你再给我住的卧室挂个匾?”

    某老突然风雅了起来,乐韵上下打量了他一顿:“您老想写什么匾名?”

    “你看着定就行了。”蚁老就一个想法:写什么合适你看着办呗,反正要看着不够大气,我老人家天天烦你。

    “不干,你自己想挂个匾,要我刻要你帮你挑材料还想要我给取名,天下哪有这样坐享其成的。”

    “你给你弟弟的卧室挂匾时咋不见你这么说?”

    “噗,您老还想当杠精啊,我弟弟多大,您老多大?我弟弟要是满了十八岁,他想给他的卧室挂匾自己想不出名敢来找我,我一脚就过去了。”

    “无情哪。”蚁老吹胡子瞪眼地瞪了小丫头一眼,抱着小徒儿缓步下台阶,边走边沉思。

    下了中堂前的石阶,终于想到一个:“小丫头,叫‘一醉方休’咋样?”

    乐善瞪大了眼睛:“湿壶,你睡着了还想着喝酒啊?这个名字我觉得更适合亭子水榭。”

    蚁老的脸腾的红了,这绝不是他贴心的小徒儿!他家小徒儿暖心又可爱,绝对不会如此童言无忌。

    他绝对不承认自己有贪酒的小毛病,梗着脖子为自己正名:“善善啊,你师父读书少,这不是绞尽了脑汁也想不出名儿来吗,觉得不好,你给师父想个?”

    “湿壶,我幼儿园都没结业,我读书更少。”

    “你姐姐读书多啊。”

    “……”乐善,湿壶他又想逮着姐姐压榨劳力啦。

    “您老慢慢想,反正不急于一时。我给园林里的楼台亭阁取名费光了脑细胞,真想不出什么好名,提前说明一下,园里有个阁子叫‘醉归’。”

    “一醉方休与醉归,意思差不多,这么看,一醉方休更适合饮酒休闲之地,还真不适合睡房,唉,取个名咋就这么难呢。”

    “要不,叫‘清鹤’或者叫鹤梦?”蚁老是弟弟的师父,他想不出名,乐韵也只好硬着头上阵,想出一个,又解释:“鹤又是长寿之禽,是仙鸟,清鹤也指梦境,其义出自李唐王朝诗‘地凉清鹤梦,林静肃僧仪’,还有朱明王朝也有诗说‘自湖上、爱梅仙远,鹤梦几时醒’,”

    “就叫‘清鹤轩’,挂上这个匾,我老人家也是个雅人。”蚁老顿时眉开眼笑。

    “那行,等我有空了再刻匾。”

    “中。”

    小丫头就是刀子嘴豆腐心,说不要找她,他想不出名,她还是会费神,蚁老也不给她再添麻烦,没再提乱七八糟的要求。

    湿壶的睡房定了匾名,走出了六亲不认的步伐,乐善抿嘴偷笑,湿壶其实超级好哄的,稍稍哄一哄就能让他心花怒放。

    在乐园的修士们昨天将最后一道工序做好,为乐园的建设工程划上了圆满的句号,早上晨修后,阿玉坊主与几大家族的家主族老还去客院给移植的草皮花木浇了水。

    他们给西边客院的草地浇了水,又去给乐园东北角的一些草地浇水时,小姑娘的直升机回来了,众老也没去围观,忙完了灌溉工作才回群英殿。

    当小姑娘来了,阿玉坊主溜过去逮着小丫头,美滋滋地说工程细节。

    乐小同学给与了古修们高度赞扬,末了,慷慨激扬地宣告:“大家辛苦了,感激的话我就不多说了,1号我在东院中堂设宴,备薄酒以谢各位的辛劳,还请诸位赏脸。”

    “如此,我们便再厚颜住几日。”

    古修家族的族老们文质彬彬,而阿玉坊主则笑得见眉不见眼:“哈,小丫头,我老人家就等着你这句话了,后天非得不醉不归。”

    “您老其实是曲折的提醒我要践诺吧,放心,您老帮我操了那么多心,说了赠送您老的酒一坛也不会少,您老是要带回去,还是在这里喝?”

    乐韵瞅着阿玉坊主乐,阿玉前辈他是怕她克扣他的酒,所以三句不离酒。

    “带回去带回去当然带回家喝呀。”他兢兢业业两三载,不要工钱不要啥,以辛苦工作换几坛好酒,当然要带回去慢慢,可不能便宜了这里的老家伙们。

    华家主宣家主等人立即纷纷起哄,叫着让阿玉坊主有福同享,有酒同喝。

    阿玉坊主作了一个超幼稚的举动——以手掩耳,坚决当作没听见老家伙们在说啥。

    阿玉坊主被小烦恼给缠住了,乐小同学欣欣然地开溜,溜去另一张桌坐着,免得再被阿玉坊逮着用语言轰炸她诓骗她的好酒。

    众家族老们闹了阿玉坊主一阵便乐呵呵的转移了话题,又议论古修界的重阳聚会事宜。

    古修界的重阳聚会每隔五年或十年一次,今年又是五年之期,秋季将如期举行聚会。

    古修士提过想租乐园作为举行聚会的场地,可惜,乐同学她坚定的拒绝了

古修们在乐园还在建造时旁敲侧西般的提过过在乐园举行古修聚会,被小姑娘拒绝了,乐园建设完工时又旧事重提了一次,再次被婉拒,修士们感到万分遗憾,也没讨论。

    工程已完工,修士们压力全无,饭后悠闲地品了半个钟的茶,才惬意地去散步。

 


    阿玉坊主逮着小丫头去巡逻西边客院,吃一堑长一智,为了他的好酒,他终于管住了手,没再像老鹰捉小鸡似的那样提小丫头的衣领。

    客院的水电煤气管道等一应工程也全部安装到位,仅灯具没有安装,家具自然也还没进场。

 文学


    客院内的草皮花木才移植不久,还没有长出新根,也还没有子生孙,孙生子,子子孙孙无穷尽的生长,很多地方露出了泥土。

    西边客院的东院就是乐园的西墙,墙上开了一道月亮门,上有门楼,月亮门的两扇木门是推移式,打开门时门扇便滑进了墙中间。

    客院朝南的墙与乐园南墙在同一条直线上,西南段墙外有一座高铺楼,客院的院子也建在偏向西边那一端,东边留出了一块花园区。

    大门开在偏东南的位置,清水脊门头,进大门是花园,往左手侧方向从南往北三座小院,对着门和花园的北边那边一座小院。

    以客院的中心点画分,位置大约就是偏西南、西边、西北,东北,四座院落仅只有位于东北的院子是三进院,另三座都是二进院。

    原本最南边的院子也可以建三进院,为了往后扩建公路时不致于拆院子,乐同学将客院的院墙建在与乐园的南墙同水平的线上,让最南边的院子少了一进院。

    也因预留了地方建有商铺楼,商铺楼与客院大门路道之间的区域建成了停车坪,以方便自驾车来的客人有地方停车。

    客院的场地因面积变化,设计图纸也先后几次易稿,最终定稿下来的布局合理的利用了原房主们留下来的假山与庭树,院子整体也是保护乐园的大阵中不可移动的道具。

    乐小同学逛了一圈,涛涛不绝地赞美了修士们一番,趁着阿玉前辈心花怒放了,赶紧开溜,提溜弟弟回了东院,继续传授弟弟剑法。

    乐善始学剑术就学得有模有样,如今又长了一岁,无论是反应能力与理解能力都有所增长,虽然剑招比去年更难,他学习的速度却更快了一点。

    乐同学花了一个半钟,教会了弟弟一招剑术,又眼盯着他练习了一个钟,确定每个微小的细节都是对的,再让他休息,然后上文化课。

    中午仍去群英殿用餐,吃了午饭,观音殿的众人跟着掌门进了东院。

    乐小同学将观音殿众人请进了琅嬛殿谈话,去了一趟珍宝阁,取了两篮子五叶木通的果实提到中堂。

    观音殿的众人并没有正经公事,他们是给乐善送生日礼物,乐善7月23日满六岁,他过假生日那天还在淞海市。

    观音殿的老少们可是记着乐善的生日,如今乐善来了首都,将准备好的生日礼物给了他——一只黄金长命锁。

    被团宠的乐善,小嘴抹了蜜似的,又将全宗门的长辈同辈晚辈给谢了一遍。

    观音殿的众人送了礼物,吃完了五味木通的果实,帮着小姑娘收拾中堂,将太师椅圈椅等比较占地方的椅子和茶几搬去了屋后檐下放着,也将一些摆件给搬去了乐善和乐姑娘的卧室。

    乐小同学将装有自己写的“国”字的匣子也抱回卧室,再给几件珍品摆件背后或内部放了符,暂时封住了它们的气势。

    该收拾藏的隐藏了起来,该挪出的挪了出去,再将那架曲尺形的青铜编钟往南挪,挪到了西南角。

    一番整理之后,中堂十分宽敞。

    黎掌门等人又去存放家具的“藏珠”耳房搬八仙桌和圆鼓凳摆在中堂,南北纵向排放,东西对排九桌,中央有一张大圆桌,一共十九桌。

    帮着收拾好了中堂,观音殿众人才离开东院,去了西边的书院抄书、静修。

    观音殿是自己弟弟的师门,是自己人,乐同学也提前与他们说了,后天宴客时请了他们协助。

    观音殿的众人自然万分乐意,小姑娘宴客安排他们帮忙,说明把他们列入了自己人之列,没把他们当外客,这是大好事。

    乐同学下午又教习了教习两个钟的剑术,伏案写了一些淞海市那些针灸过的儿童的脉案诊断书,晚上吃了饭,开了小飞机拉了燕帅哥柳帅哥黑帅哥蓝三帅哥庄帅哥外出“接货”。

    接货的地点仍定冶炼厂附近,燕大少的人提前将车送到了指定位置,人在冶炼厂等着。

    乐同学将直升机和几个帅哥扔在厂里,自己单独去“接头”,整顿好了物品,回空间去忙了一阵,直到子夜过后才通知帅哥们上工。

    一拨狼汉子赶到现场,先帮忙将码在地上的箱笼搬进直升机,然后才准备当司机送货。

    乐小同学指着排在车队后头的两辆车:“后头两车食材送给你们,分三十箱给柳哥团队,给黄旅和柳首长各人三十箱,余下的就是你们的份子。

    为我提供食材和药植物的秘密基地下半年进入休整期,将禁猎禁采挖药植物,往后数年内不会大规模的给我送食材,只够我自己消耗,以后匀不出份子分享给你们。”

    小萝莉又送了两车食材给他们,狼汉们心里熨帖,已经十分的感动了,哪里会贪心不足,一致让小萝莉收回一车食材当存储粮,给他们一车就行了。

    柳大少听说有自己团队里的份子,整个人开心得如飘云端,小萝莉太好了!不枉他随时为她的事忙得废寝忘食。

    帅哥们有体贴之心,乐小同学挺开心,东西送出去了自然不会收回,强调了让他们吃完将箱盒送回乐园,麻溜地爬上直升机,开着小飞机走人。

    燕大少柳大少不开车,他俩是押车人员,等小萝莉飞走了,他们才和兄弟们开着车队回市中心,到了该分岔的点儿,分成两队,两辆车直接回驻地,另一支车队去乐园。

    他们回到乐园已过了凌晨两点半,傅哥还等着众人,给开了车,让车辆进了乐园泊停,大家再去补个觉。

    乐小同学开飞机,仅几分钟就回了家,飞机开进了东院停在院子里,回到卧室即爬进自己的星核空间,收集植物花果。

    忙到快天亮时分,给星核空间几片区域来了一次人工降雨,再离开星核空间,去洗洗刷刷一番,再轻手轻脚的开了直升机舱门缷货。

    小丫头晚上出去有事,蚁老监督小徒儿做功课,到点睡觉,因小丫头为自己准备的卧室气息格外好,他睡得很安稳,小丫头回来时醒了一次,然后又安稳的入眠。

    老人家一觉睡到自然醒,收拾收拾,也帮小丫头缷货,一老一少力气好,一人抱两个百来斤的箱子健步如飞。

    两人各跑了二十余趟,总算将大大小小的箱笼给搬进了珍宝阁里,坐等了半个来钟,乐同学等弟弟完成晨修,拎着人去后院练剑术和轻功。

    蚁老全程旁观,等徒儿晨练结束,笑咪咪地背着手去群英殿。

    工程完工,古修们在乐园安心的静修,原本是想早饭后帮缷货,小姑娘要教乐善学剑术,他们先回西院。

    乐小同学教弟弟学两个钟的剑术,再去缷载昨晚拉回来的物品。

    燕少和队友们也还在乐园,与修士们齐上工。

    一共有十辆大货车,先缷载装食材的箱盒和酒。

    阿玉坊玉看到大大小小的坛子,一张脸笑得像朵向日葵,全程轻功走路,轻飘飘的。

    宣家主华家主等人:“……”他们觉得吧,小姑娘要是许郝老几百坛好酒,估计让郝老卖身为奴十年二十也没什么问题。

    十辆货车,整整六辆车的食材、酒和一些粮食,少量药材,另四辆车有一车燃料,一车装着些花盆盆栽、大小石狮子,还有几十箱装饰客院的花瓶、摆件,另两车是家具用品。

    狼汉子们和修士们上午只搬完了食材和盆栽,并将石狮子搬到客院摆放妥当,下午先将燃料入库,再搬家具物品。

    家具有些搬入了书院后院新建的上房,有些收入库,还有十箱匾,都一一放在了指定位置,以待明天挂上去。

    缷完车上的物品,修士们再帮搬家具布置西院二进院的上房、东西厢房和耳房,然后是客院的各个院子。

    修士们来来往往,像鱼群穿梭不停,哪怕人员众多,仍然忙到日落后才将所有客院给布置一新。

    当跑腿工忙了差不多一天的修士们,精神格外好,也以十万分期待的心情坐待着1号的等来。

    黑九蓝三庄小满与当司机送货的队友们在缷完货后也帮忙当跑腿工,给小萝莉布置好了客院,还在乐园吃完了晚饭,然后开开心心得送车回冶炼厂。

    燕少柳少兄弟俩仍留在乐园,燕少白天当跑腿工,晚上加班,远程处理自己的公务。

本文标签:扒开我的胸罩揉我的奶

上一篇:放在里面等我好回来检查-全文

下一篇:宝贝你奶头硬了我帮你/欧美暴力牲交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