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厨房里掀起岳的裙子/两个师傅一前一后上

2021-10-28 09:02:3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朱莉过来帮他化解了尴尬,因为她也主动邀请陈广生跳舞。

二者择其一,陈广生只能对她说一声抱歉了。

但是陈广生好像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今晚过来的人中,其中

朱莉过来帮他化解了尴尬,因为她也主动邀请陈广生跳舞。

    二者择其一,陈广生只能对她说一声抱歉了。

    但是陈广生好像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今晚过来的人中,其中不乏一些年轻帅气之人,他们都是朱莉的狂热追求者。

    而且在西方,做为今晚的女主角,朱莉主动邀请陈广生跳舞,这还代表了另外一种意思,陈广生今晚是她的男伴。

    “朱莉,你下次有什么事情,能不能提前和我打个招呼,搞这种突然袭击,我实在顶不住啊。”

    陈广生和朱莉就是简单的在那晃晃,动作显的非常笨拙。

    “陈广生,难道今晚的惊喜你不喜欢吗?”

    朱莉目光灼灼的看着他反问道。

    陈广生真想来一句,这不是惊喜,简直是惊吓好吗?

    但显然这话是不能说的。

    “我可以和我的朋友,去大众公司拜访吗?”

    陈广生知道朱莉的性子,所以也是和她直来直去。

    “是你的意思还是他的意思?”

    “都是,我的这位朋友叫田成栋,他很想做华国的豪华车代理。”

    朱莉看了眼不远处的田成栋,没有说什么。

    陈广生和她跳了一会儿后,就回到了原来的地方,但这时,一个长相非常帅气的年轻人走来。

    对方看上去三十来岁的样子,是一位典型的西方帅哥,陈广生发现他看自己的眼神有些不太对劲。

    他过来十分礼貌的,和陈广生打了声招呼。

    “你好,吉尔先生。”

    通过马丽娜的翻译,陈广生了解到眼前这位叫吉尔。

    不管对方抱着什么目的,但他既然主动过来打招呼,陈广生肯定不能当做没听见,就和他握了握手。

    “请问您和朱莉是怎么认识的?在华国吗?”

    吉尔依旧是面带笑容。

    “是的,我们在华国认识的,是朋友,吉尔先生您好像很关心这事。”

    陈广生又不是三岁小孩子,他估摸着,这位名叫吉尔的,应该是朱莉的追求者。

    否则他无缘无故的,刚才干嘛用那种眼神看自己。

    朱莉是个非常漂亮的大美女,加上又是约瑟夫的女儿,不管是任何方面都无可挑剔,身边肯定不乏追求者。

    “是的,陈广生先生,我和朱莉从小一起长大,我非常的爱她,如果你也一样,我会和你公平竞争的。”

    陈广生原本以为,这吉尔说话可能会很难听,没成想,他倒是还挺有绅士风度。

    于是轻轻笑了笑。

    “吉尔先生,我和朱莉小姐仅仅是朋友,而且我已经有老婆和两个孩子,所以我和她永远也不可能。”

    陈广生实话实说,他不想自己的这次欧洲之行,弄出什么感情的事端来,到时为了莫须有的争风吃醋,搞的乱七八糟。

    吉尔听到陈广生这话,表情一下兴奋了起来,目光灼灼的看向了他。

    “你说的是真的?你已经有了老婆和孩子?”

    “是的吉尔先生,所里完全不用担心,我会和你竞争朱莉小姐的爱。”

    他们两个在这说话时,朱莉也注意到了,和约瑟夫低声说了两句后,就往他们这走了过来。

    吉尔见此满脸笑容的迎了过去,可是朱莉显然非常生气,和他情绪有些激动的说了几句。

    陈广生也听不懂,玛丽娜又听不清楚无法翻译,但是没一会儿,朱莉忽然看向了陈广生这,从她的目光中,陈广生看到了失望。

    这种眼神迫使陈广生,下意识的扭头避开,他知道吉尔肯定是把他们刚才的话,和朱莉讲了。

    对于朱莉来说,这可能有些残酷,但陈广生并不后悔这么做。

    “陈董,你可真是辜负了朱莉小姐的一片好意,难道朱莉小姐不够优秀吗?”

    维恩突然凑到了陈广生面前,对此他感到非常不解。

    他看的出来,朱莉是非常喜欢陈广生的,他也实在不能理解,为什么陈广生不喜欢这样的女人。

    陈广生懒的回答这种问题,或许他们这些外国人,在这方面的思想比较开放,但陈广生是绝对接受不了的。

    今天这场生日酒会,总体而言并没发生什么,让陈广生感到不愉快的事,他的收获也不小,在这认识了很多人。

    “陈广生,我父亲找你。”

    结束之后,陈广生正准备和维恩一起离开,被朱莉给叫住了,说约瑟夫想要见自己。

    陈广生看了眼维恩,点点头。

    当陈广生和朱莉进入家后,约瑟夫正坐在沙发上抽雪茄,看到陈广生起身朝他招了招手。

    “约瑟夫先生。”

    “陈广生先生,我听朱莉说,你和你的朋友想要去拜访我们大众公司,并且你的那位朋友,还想做华国的豪华车代理?”

    刚刚酒会的时候,约瑟夫需要接待很多客人,因此只是和陈广生简单的打了个招呼,现在人都已经走了。

    他准备和面前这年轻人,好好的聊聊。

    他知道自己女儿,喜欢眼前的这个华国年轻人。

    但德国和华国的文化差异很大。

    如果是在华国,身为父母一定会严厉的批评女儿,喜欢一个有妇之夫绝不是什么好事,他们也坚决不会同意。

    但约瑟夫一直以来,都非常尊敬自己女儿的想法,如果陈广生愿意和华国的妻子离婚,和自己女儿在一起,他是完全不反对的。

    甚至会为此而帮助自己女儿。

    “是的。”

    陈广生老老实实的承认,刚才他准备叫田成栋一起留下,不过想着对方没有邀请,自己擅自带他进来不太礼貌。

    “陈广生,你是我们大众集团,在华国的合作伙伴之一,如果你想去我们公司参观,当然是可以的。”

    约瑟夫的这一回答,让陈广生的眉头皱了一下。

    这不明摆着拒绝了田成栋,只有自己可以。“约瑟夫先生,我的这位朋友田成栋,在华国有很强大的人脉关系,我觉的他是非常适合做这一行的。”


陈广生如实说道,对方这种看不起田成栋的行为,让他有些不爽。

    “或许吧,你这次和维恩一起来德国,应该已经看到了,我们两国间的经济差距。

 文学



    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留在我们这长久发展?”

    约瑟夫的这句话,让陈广生有些摸不着头脑,留在这长久发展?这是什么意思?

    不过他想了下后还是说道。

    “约瑟夫先生,我们两国目前的经济方面,的确有不小差距,但是我的事业,我的家人都在华国。

    这次来纯属是为了考察而已,并没有长期留在这的打算。”

    “陈广生,难道在我们国家不好吗?”

    朱莉有些焦急了,她这次叫陈广生来参加生日宴会,并且把父亲也叫了过来,目的就是为了留下陈广生。

    对于自己的爱情,她从没有放弃过。

    “你们华国现在的情况,想要追上我们德国,这是永远也不可能的事情,我听朱莉说了你在华国的公司。

    你是个非常有才华的年轻人,如果你愿意留在德国,我会帮你的,你一定会创造更大的公司。”

    话说到这,陈广生总算明白,他们这父女打的是什么算盘。

    言下之意,就是让自己抛开一切,然后和朱莉在一起,在德国发展?

    别说陈广生现在有了万顺,有了钟灵和两个孩子,就算没有这些,陈广生也绝不会答应。

    而且对于约瑟夫的这番话,陈广生也完全不敢苟同。

    诚然,现在的华国经济,和德国有很大的差距,想要追上很困难。

    但若说永远也追不上,这简直是个笑话。

    陈广生重生之前,华国已经傲然屹立于世界之巅,追不上德国?开什么国际玩笑?

    “华国是我的祖国,每一个华国人都有去建设它的义务和责任,所以约瑟夫先生,这种话您还是不用劝我了。

    而且我觉的华国的经济发展很快,顶多三十年,一定会反超德国。”

    由于心里头有些生气,所以陈广生的话语,也微微有些尖锐。

    “经济上反超德国?陈广生先生,你们华国有个成语,叫异想天开,你知道它的意思吗?”

    话说到这,约瑟夫对于眼前这年轻人,印象已经无限拉低,在他看来,这就是个口无遮拦,不切实际的人。

    “我明白。”

    陈广生听清楚了,约瑟夫言语间的嘲讽,但是他不在意,在言语上争论这些没有任何意义。

    如果约瑟夫有幸能活到那一天,他会看到的。

    之后,陈广生提出了告辞,这次的谈话可以说很不愉快。

    陈广生也不想弄成这样,但约瑟夫的那些话,让他实在是忍不了想怼回去。

    维恩和田成栋并没走远他,他们就在外面等陈广生,上车以后,两人同时凑了过来。

    “广生,约瑟夫同意我去他们公司参观了吗?”

    田成栋关心的就是这问题。

    “没有。”

    陈广生摇了摇头。

    “没有?为什么,我看他们不是蛮喜欢你的吗?”

    田成栋愣住了,他还以为陈广生会手到擒来呢。

    于是陈广生就把刚才他和约瑟夫的对话,一字不漏的告诉了田成栋,听完后田大少十分恼火。

    “操!他竟然敢看不起我,这洋毛子。”

    田成栋在京城,那可是堂堂的田大少,从来都是别人巴结他,这次竟是被人给看不起了,这如何能忍?

    这话将一旁的维恩也给骂了进去,气氛一时间有些尴尬。

    “广生,他不甩我没事,大不了我再去找宝马,找奔驰,我还看不上他呢我。”

    听到田成栋这天真的话,陈广生忍不住笑了。

    “田哥,有我在中间帮忙都不行,更别说没有人了,我看这事还是算了吧,有些人骨子里看不起我们,这是天生自带的。”

    陈广生十分无奈的叹气,这已经不是单纯的做生意问题,而是在这些发达国家眼中,对华国人天生就有一种歧视。

    贫穷与落后,是他们大多数人对华国的定义。

    “他吗的,那我这次不是白来了。”

    还没开始就宣告了计划失败,让田成栋十分不爽。

    原先他都已经考虑好了,自己这次从欧洲回去后,要怎样怎样,却落得这么一个结果。

    这让他回去后,怎么面对自己那些朋友,吹过的牛哔想要再圆回来,可没有这么简单。

    “维恩先生,明天您有什么安排吗?”

    陈广生不想再说这件事了,以免破坏自己的心情。

    “陈董有什么想法吗?”

    “我想去你们德国的工厂看看。”

    陈广生想了下后说道,德国制造在全世界都赫赫有名,他们制造出来的东西,不管是工艺水平还是质量都非常高。

    陈广生对此早有耳闻,很想来看看。

    而且如今潮汕商会的王天禄,他曾经就是在德国这边,积累的原始资金,能被称之为华国的制造大王,于在这里的经历有很大关系。

    “没问题,这样吧,明天我们去亚力克的工厂去看一看。”

    亚力克就是那个,对陈广生十分感兴趣的胖子,他并不像维恩一样,是一个单纯的投资人。

    他的公司主要生产齿轮,这是工业中不可或缺的一样东西。

    陈广生原本以为,维恩要带他们回家的,但维恩并没有,用他的话说,现在正是夜生活开始的时候。

    但是他也没有带陈广生他们,去酒吧这样的地方,而是来到了一个自由搏击的场馆。

    像这种公开赌博格斗的地方,在华国是明令禁止的,但是在德国却并非如此,很多有钱人都喜欢这样的活动。

    所以虽然现在时间不早了,但进去后,依旧有很多人,场馆很大,足足可以容纳几千人,此时已是满满当当。

    在中间的擂台上,有一个二三十平大小的擂台,周围都被铁丝网围了起来,正有两个虎背熊腰的人,在上面格斗。

    一个是黑人,一个是白人,下方的男男女女疯狂的给他们加油,十分热闹。

    “陈董,你买点吗?”

    这样的无规则自由搏击,和黄河庄的黑拳有很大区别。黄河庄的地下黑拳,拳手是没有任何尊严的,而且十分残暴,就算打死了人也很常见

本文标签:厨房里掀起岳的裙子

上一篇:校花被C得合不拢腿-想把你抱着C

下一篇:圣僧…快不行:部队一起玩军嫂水多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