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岳的毛太浓/宝贝儿流了那么多还说不

2021-10-28 09:25:1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你不用着急给我答案,我知道现在不是你谈儿女私情的时候。”

  “你……”苏小小(林晓)瞬间不淡定起来,“你这话什么意思?”

 

“你不用着急给我答案,我知道现在不是你谈儿女私情的时候。”

  “你……”苏小小(林晓)瞬间不淡定起来,“你这话什么意思?”

  “你无需在我这伪装。”

  “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我回国,就是想当明星而已。”苏小小(林晓)说话越来越底气不足。

  “林晓,没有我,你报不了仇。”

  顾逸的话瞬间在苏小小(林晓)的世界掀起惊涛巨浪!

  “从我决定追求你的那一刻开始,我就顺着五年前你仅有的一点联系查了你的一切。”

  苏小小(林晓)心逛乱跳起来。

  “当年死在你身旁的两个男人,一个叫蝎子,一个叫江寒,都是13年西班牙同期训练的杀手,我刚好是他们的教官之一。顺着他们,我查到蝎子3个月前跟金石联系过,而江寒是林家林雨诺关系要好的哥哥……”

  脑海中突然浮现那日画面,苏小小(林晓)心痛得流泪起来,“所以,你已经知道我的真实身份了?”

  “嗯。”

  苏小小(林晓)啜泣起来。

  曾经看惯生老病死的他,听到她的哭声的时候,竟也会心疼起来。

  “妈咪,你怎么了?你怎么又哭了?”苏小小(林晓)的哭声很快就把林暖吵醒了。

  顾逸起身开了灯。

  床上的苏小小(林晓)一抽一嗒的,满脸泪水。

  林暖帮苏小小(林晓)擦拭着脸上的泪水,安慰她说:“妈咪,不哭不哭……有爸比在,爸比什么都能搞定……”

  顾逸弯身,伸手帮苏小小(林晓)擦拭泪水,承诺道:“暖暖说的对,有我在。”

  苏小小(林晓)委屈得像个小孩子,吧嗒吧嗒的泪水夺眶而出,“嗯嗯。”她努力的平复情绪,跟林暖道歉说:“暖暖,对不起,妈咪把你吵醒了。”

  “妈咪不用跟暖暖对不起,妈咪,暖暖爱你。”说着,林暖朝苏小小(林晓)的脸蛋亲了一个,“妈咪你赶紧睡觉觉,你比赛都累坏了。”

  “好,妈咪现在就睡。”

  “那你赶紧闭眼睛。”林暖伸出小手,挡住苏小小(林晓)的眼睛。

  顾逸抿了抿唇,一把抱起林暖,“暖暖乖,暖暖别吵妈咪,妈咪很快就睡了。”

  待顾逸把林暖抱出房间,苏小小(林晓)再也控制不住的大哭起来,但是她知道不能让顾辰听到,便只能死死的咬住嘴唇无声落泪,任由泪水侵袭整张脸。

  这5年,对她来说,太难了。

  心里藏着很多秘密,没有办法向任何人诉说。

  顾逸的坦白,让所有的委屈瞬间迸发。

  漫长的深夜,苏小小(林晓)哭着哭着就睡着了。

  客厅,顾逸抱着林暖,看着窗外的星空,跟她讲着星星的故事,直到她也听着听着再次入眠。

  ……

  苏小小(林晓)再次醒来时,房间已经空无一人,床头放了套新衣服,苏小小(林晓)披了件外套便出了房门。

  客厅,顾逸和林暖坐在沙发上,正在看动画片。

  林暖看得乐呵呵,顾逸面无表情,时不时低头看手机。

  一个不经意的目光,顾逸瞧了过去,道:“醒了。”

  林暖顺着顾逸的方向看去,立马甜甜的喊了声,“妈咪,早安!”

  “早安。”苏小小(林晓)微笑回应,转而问顾逸,“顾辰呢?”

  “顾辰叔叔上班去了。”林暖回答。

  “哦。”

  “早餐在桌上,赶紧去吃。”顾逸吩咐。

  “好。”苏小小(林晓)正欲转身,然后又跟顾逸说:“那个顾逸……等下,我想跟你谈谈。”

  苏小小(林晓)吃完早餐,林暖继续在客厅看动画,苏小小(林晓)和顾逸则站在了客厅外的阳台。

  今天,虽然出了太阳,但是冬天的A市,还是有些许的微风拂过,给人丝丝凉意。

  “谢谢你昨晚的坦白。”

  “你指的是哪个坦白?”

  苏小小(林晓)完全没有想到,他会这么问,尴尬道:“都有。”

  “所以?”

  “虽然我的确很需要你的帮助,但是我不想连累你,更不能害你连累你们顾氏家族。”

  “那你觉得,自己最近几个月的努力,可有成效?”

  顾逸一语中的,把苏小小(林晓)驳得哑口无言,想到自己丝毫没有进展,她就眼泪汪汪。

  “林晓,你知道要报仇,是不能带着情绪处理一切的么?”顾逸看着她。

  苏小小(林晓)不知如何作答,又习惯性地咬住了嘴角。

  “瞻前顾后,你怎么报仇?”顾逸没有因为她的哭泣而停止说教:“从你出事到现在,你连职场的残酷都没有经历过,你以为仅凭自己的一腔热血就能跟在江湖闯荡多年的他们抗衡么?”

  苏小小(林晓)知道顾逸说的,都是现实,可是她就是情感用事,做不到让别人也替自己受过。

  想到自己的优柔寡断和无能为力,苏小小(林晓)霎时眼泪哗哗直落。

  顾逸叹了一口气,跟她解释说:“你放心,帮你夺回金林这事,我不会动用顾氏的任何力量。”

  苏小小(林晓)难以相信地抬头看他。

  “我不会像你那么感情用事,顾氏家族永远是我的第一位。”顾逸解释:“这也是你单靠自己的力量永远也报仇不了的原因,你以为你通过成为艺人,接近那些资本家就能获得报仇途径么?艺人在他们眼中,永远只是一颗随时可以抛弃的棋子。”

  苏小小(林晓)听顾逸这么说,心里瞬间好受了些,问:“那你,要怎么帮我报仇?”

  “慕容家族。”

  “慕容家族?”

  “嗯。他们是最适合你夺回金林的助力,而且可以抢得光明正大。”顾逸继续说:“慕容萱为江寒生下了一个儿子,为自己儿子的父亲报仇,慕容萱应该不会拒绝我们。”

  苏小小(林晓)担忧告知:“你不知道,江寒哥哥从小在南宫家长大,萱萱跟南宫誉他们是相熟的,而且这些年,一直都是南宫誉他们帮衬着萱萱他们,我并没有直接的证据可以证明就是金石杀害了江寒哥哥,你也没有办法证明我的身份,所以萱萱是不可能轻易相信我们的,这也是我不敢轻易把自己的身份告知南宫誉的原因,因为我知道他们几个男生的感情有多深。”

  “江寒锁在江景街11号密码柜的密码,不是你告诉他们的么?”

  “你怎么知道?”

  “东西是唐轩去取的,那个智商不过关的家伙差点死在那里,是我救了他。”

  苏小小(林晓)震惊:“可是你怎么知道唐轩他们什么时候会去取东西呢?而且据我了解,很多人因为没有办法闯关都死在了那里,你是怎么救他的?”

  “那是我创建的地方,因为知道了你和江寒的关系,我给江寒的密码柜设置了启动通知,只要有人去取,便会警报提醒我。”

  “顾逸,这个世界到底有什么是你做不到的?”

  顾逸撇嘴一笑,“我从你眼中看到了崇拜的眼神。”

  苏小小(林晓)害羞起来,“你什么时候也变得那么无聊!”

  “大概,这些年跟你和暖暖待久了。”

  苏小小(林晓)笑泪掺半,“那你要感谢我们。”

  “现在不是在报答你么?”

  苏小小(林晓)瞬间莞尔一笑。

  “有你前面的铺垫,慕容萱应该不至于怀疑,何况前段时间,他们已经因为夺得南沙头的地跟南宫家产生了间隙。”

  “南沙头的地,最后被他们投中了?”

  “多亏了你那五十亿。”

  苏小小(林晓)这才恍然大悟,“所以,金石查到的我的资料跟子锦查到的不一样,都是你动了手脚?”

  “嗯。”

  “那上次医院那个突然出现的人?”

  “阿K是我的人。”

  就是阿K通知他,苏小小(林晓)差点被杀,他才选择了立马回国的。

  苏小小(林晓)对顾逸更加心生感激,要不是他,她可能早就不是横尸何处!

  顾逸伸手摸了摸苏小小(林晓)的头顶,道:“我已经跟唐轩约好了,明天你跟我一起去见他们。”

  “好。”

  他毫无隐瞒,让她更加安心。

  “还有,你跟节目组说退赛吧,以后别再去那了。”

  “可是,我成为艺人真的一点用处都没有么?”苏小小(林晓)撇嘴道。

  顾逸肯定的眼神。

  “好吧,我等下打电话给节目组。”

  对方工作人员接到苏小小(林晓)要退赛的消息,表示很遗憾,再三劝说,发现劝不动,只能告知:“林小姐,既然您心意已决,我这边就不多说了,但是因为走到现在,领导们都关注着呢,而且你的呼声也是最高的,所以我这边,可能还是要先请示一下领导。”

  “好,那麻烦您了,有消息了,麻烦您通知我。”

  很快,消息就传到了潘子锦那里,他不好做决定,便立马打电话给了南宫誉,“誉哥,林晓那边表示要退赛!”

南宫誉怒不可遏,所以,所谓的明星梦,根本就是骗他的吧?他怒火道:“让她亲自来跟老子说。”

  潘子锦试探的问:“她要是不肯来呢?”

 文学



  那头传来南宫誉的怒吼:“那就按最高违约金赔偿!”

  说完,南宫誉怒气的挂掉了电话。这一整天,又没了心情工作。

  潘子锦眉心一皱,立马联系了顾辰,“你忙完抽空来我这一趟。”

  顾辰忙完手术,立刻奔来了潘子锦的办公室,一进门就担忧道:“什么事那么着急?不会是誉哥还惦记着我嫂嫂吧?”

  潘子锦白顾辰一眼,“你说呢?”

  顾辰叹息道:“不是,感情这事也不能强求啊。”

  “强不强求老子不知道,反正没看出林晓多爱你哥,勾搭誉哥倒是有一手!”

  “潘子锦,你丫的怎么说话的?”

  “好了好了,我找你来是解决问题的。”潘子锦收敛,道:“咱们商量商量,怎么让誉哥放手,刚刚知道林晓要退赛的消息,誉哥要求林晓亲自去跟他说,不然就按最高违约金赔偿!”

  “赔就赔呗,我哥也不差那点钱。”

  “是钱的事么?”潘子锦无语的又白了顾辰一眼。

  顾辰这才收敛几分,问:“那你想让我怎么做?”

  “你劝劝林晓,让她见誉哥一面,跟誉哥说清楚,让誉哥对她死了这条心。”

  “可是我要怎么劝?”顾辰担忧道:“要是让我哥知道我劝我嫂嫂见他情敌,我哥非扒了我的皮不可。”

  “你能不能有点大局观?”潘子锦一脸鄙视的表情,“你觉得让你哥和誉哥一直为了一个女的僵着,是件好事么?”

  “你说得倒是轻松,你怎么不去劝?”顾辰反击道:“我们家这好不容易来了个生女儿的媳妇,要是因为见这一面,他们又旧情复燃,那我就是我们顾家的千古罪人!”

  “顾辰你脑子是不是有大病?让他们见面就是为了让他们和平分开,除了林晓,你觉得谁能劝得动誉哥?你能么?”

  “我能我还能在这跟你废话……”顾辰为难起来,脑子突然灵光乍现,道:“欸?有一个人说不定可以。”

  “谁?”

  “圣宇,上次不就是圣宇说动的么?”

  “圣宇最近很忙……”

  “忙什么忙,现在还有比这事更重要的么?我来组局,让他们今晚都到crazy去!”

  金圣宇得知“林晓”是顾逸的妻子时,瞬间觉得事情不是他想的那么简单,为了搞清楚一些细节,自然马上应约了。

  而南宫誉听到是关于聊苏小小(林晓)的事,自然也没有推迟。

  四个男人难得坐在一块,却各怀心思。

  顾辰率先打破沉静的局面,“呃!碰杯一下!恭喜我们老顾家终于有了个女孩出生。”

  顾辰话一出,潘子锦对其再翻一白眼,到底会不会开场白啊?

  金圣宇凝眉。

  南宫誉直接瞪顾辰一眼。

  “不是,誉哥,我嫂嫂真不适合你。”顾辰拍了拍身旁的金圣宇,道:“圣宇,你说对吧?”

  “她真的是你嫂嫂?”

  听到金圣宇这样问,顾辰立马不爽了,“你这不废话么?他两孩子都生了。”

  “我不是那个意思。”金圣宇解释说:“只是,既然孩子都那么大了,为何你哥不把她带回家?”

  “这不很明显么?我哥显然是留不住……”顾辰烦躁的解释,突然被对面的潘子锦踢了一脚提醒,他又改口道:“呃,但是他们昨晚确实已经和好了,两个人动静那么大,害我昨天晚上都没睡好……”

  空气中突然弥漫着一股尴尬气息。

  潘子锦扶额,他终于意识到,同意让顾辰组局,是个错误的决定。

  顾辰也终于意识到,自己的语文水平,桌下踢了踢潘子锦,示意他开口。

  潘子锦这才一本正经道:“誉哥,我觉得你和林晓还是不要再见面好。违约金,看在顾辰的份上,就算了吧?”

  “你是觉得一亿的违约金很容易赚是吧?”南宫誉冷冷质问。

  顾辰道:“誉哥,那钱我来出,可以吧?”

  “不行!”南宫誉非常坚决的二字,甩出去。

  金圣宇也严肃劝解:“誉哥,您又何必呢?多见林晓一面,并不能改变什么,只会让您更加难受罢了。”

  金圣宇的话让南宫誉心有触动。

  他并不是奢求她能回到他身边,他只是气不过,非得亲自问问她,为何要这样对他?

  “懒得跟你们废话!”南宫誉说着,便起身,告知顾辰:“顾辰,你回去告诉她,让她明天来见我,只要她不再骗我,我对过去发生的事,可以既往不咎。”

  其实这话,也是说给跟前的三人听,让他们放心罢了。

  顾辰眼神示意潘子锦。

  潘子锦点了点头。

  顾辰这才回复说:“好,誉哥,我知道了。”

  南宫誉走出包厢大门时,听到顾辰说:“圣宇,这菜你都没放葱吧?我嫂嫂和暖暖都不吃葱,我好像忘记告诉你了。”

  “你提醒过了。”金圣宇回答。

  “那就好。”

  南宫誉顿了一步,脑子里突然就想起苏小小也不吃葱的事。

  那时候因为苏小小有这个习惯,所以他也渐渐形成了这个习惯,家里的菜从来没有放过葱。

  南宫誉开车离开,一路开车,脑子里一路回想,关于苏小小(林晓)的一切,以及两人从认识、相处、到相爱时的种种细节。

  整容过的脸、跟苏小小相近的身高、设计一流、五年前的信息一片空白、不吃葱。

  一开始,他们认识,多次的不期而遇,让他还怀疑过她接近自己的动机。

  面对跟苏小小过去熟悉的那些人,她的情绪总是突然的起伏不定。

  那一次,他们韩国回来闹了矛盾,就是因为听到“慕容萱”三个字,她突然改变了态度,去参加念念生日的时候,他还以为她是想念丈夫,其实是见故人,心疼难受吧?

  记忆一幕幕拉开,南宫誉发现,苏小小(林晓)的很多言行举止都很奇怪,除非放到苏小小的身份上,才是解释得通的。

  南宫誉突然想起那次,他戏谑她,“林晓,你是不是侧漏了?”

  她结巴的说:“可、可可能是吧……”然后赶紧抓了两件衣服冲进卫生间。

  好像在隐藏什么……

  苏小小的屁股是有一个蝴蝶胎记的!

  南宫誉的脑子里蹦出这个独有标记时,他觉得,他一定要证实一下。

  心急的他,立马就打通了苏小小(林晓)的电话。

  此刻的苏小小(林晓)正和顾逸一起坐在沙发上,虽然对方正在处理事情,但是“南宫誉”三个字突然显示在手机屏幕时,苏小小(林晓)瞬间慌了。

  她连忙起身,走到阳台才敢接电话,“喂。”

  顾逸显然注意到了她的不对劲,但是男人不动声色,继续干他的活。

  “我就在楼下,你下来。”

  苏小小(林晓)朝楼下望去,南宫誉的车果然停在路边,她瞬间心狂乱跳起来:“南宫誉,你到底要干嘛?”

  “你不是要退赛么?如果你不想赔一亿违约金的话,你下来当面跟我说清楚。”

  “一亿违约金?南宫誉,你怎么不去抢银行!”苏小小(林晓)咬牙切齿。

  听她骂他,他收敛了几分戾气,温和了些解释:“你下来见我,我就不要你赔。”

  “我不下!”苏小小(林晓)赌气的口气。

  “你要我上去是么?”他威胁。

  “你……”苏小小(林晓)下意识地往顾逸的方向看了一眼,她可不想再看到昨晚那个画面,苏小小(林晓)压低了声音,“你电话里说不行么?”

  “不行。”南宫誉拒绝得非常坚定。

  苏小小(林晓)思虑片刻,道:“你先把你的车开到这栋楼后面去,我十分钟后下去见你。”

  “好。”

  看着南宫誉的车启动离开,苏小小(林晓)这才安心下来。

  苏小小(林晓)返回沙发,顾逸还在忙。

  苏小小(林晓)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喝,假装自己很无聊的样子,等了一会儿,然后说:“我去倒垃圾,顺便透透气。”

  “嗯。”顾逸没有戳穿她,甚至头都未抬起一下。

  苏小小(林晓)走到楼下,正四处查探南宫誉的车时,对方却一眼就看到了她,然后立马按了按喇叭。

  苏小小(林晓)闻声而去,开车门,坐上副驾驶的位置,直接开门见山:“你到底还想让我说什么?”

  南宫誉二话不说,先关闭了开车门的按钮,然后直接启动了车子。

  “南宫誉,你干嘛?”苏小小(林晓)见状,心急地质问:“你要带我去哪?”

  “马上就到了。”

  苏小小(林晓)解释说:“不是,我跟顾逸说了,我就下来透透气……”

  “两分钟就到。”听到她提及“顾逸”二字,他就恼火,但是他不想让她着急,便也解释了。

  苏小小(林晓)这才不再挣扎。

  可是两分钟后,发现他把车子停在了附近的酒店门口,苏小小(林晓)不解,“南宫誉,你带我到来酒店干嘛?”

  南宫誉停好车,也不解释,直接就把苏小小(林晓)往屋里拉。

  刚入门,经理把房卡交到他手里,告知:“誉总,房间已经给您备好。”

  苏小小(林晓)意识到什么时,瞬间惊慌起来,下意识地挣脱他,“南宫誉,你疯了么?”

本文标签:宝贝儿流了那么多还说不

上一篇:翁公好大粗好享受-炕上一大小通吃

下一篇:父母啪啪声太响:一个添下面两个吃奶把腿扒开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