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寺庙求子被和尚办了(2021阅读)

2021-10-28 09:32:5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不知这件宝贝鉴字宝符会给什么奖励?

  嗡!

  神识从泥丸宫透体而出,投向玉山子。

  天地万物,莫不可鉴;追根溯源,莫不可鉴。

  识海中宝符大放光明,将玉山子的前世今生

不知这件宝贝鉴字宝符会给什么奖励?

  嗡!

  神识从泥丸宫透体而出,投向玉山子。

  天地万物,莫不可鉴;追根溯源,莫不可鉴。

  识海中宝符大放光明,将玉山子的前世今生映照出来。

  洛阳数百里外有个南阳县,县城东北方有座独山。

  独山产玉,所产独山玉质地坚韧微密,细腻柔润,色泽斑驳陆离触手温润,以绿、蓝、黄、紫、红、白六色为底,组成数十色类。

  早在商时,当地人就有利用这种玉料的记录。

  然而,因独山玉纯色极少,杂色较多,不为人所看重。

  独山脚下有个石匠,开出块绿色较多的大块玉石,卖给同乡玉匠。

  玉匠儿子在集美斋当伙计,见到玉石很像翡翠,料子不错,带回了集美斋。

  恰巧东家李豫正发愁带什么宝贝去赏宝会,好独占鳌头,看到这块独山玉灵机一动,让人雕成了春意闹的玉雕。

  玉雕颇大,又似一座小山,兼之儿子叫“玉山”,他便以“玉山子”为名,与其他玉雕分开。

  独山玉虽则色杂,不符合时人对纯粹的追求,但优质如羊脂玉、蓝田玉的玉料经过多年开采,矿源枯竭,找不到做玉山子的大料。

  而这,显然是独山玉的优势。只要引动潮流,在书画大家的帮助下,提高玉山子的艺术水平,就能开辟一条新路,让独山玉也成为当世名玉。

  到了那时,独山玉之价值不可限量!

  “李老板果然精明强干。”

  裴瑾瑜从一幅幅画面中深刻了解到集美斋东家李豫的雄心壮志,不由万分佩服。

  这位做到了从无到有、人无我有,在创新上可比肩的,或许只有数年前裴母研究出的青花瓷。

  这谁能不钦佩呢。

  鉴字宝符评级:周承平春意闹独山玉山子,吉类下,存世一年。

  竟然是吉类!

  吉,莫非是视承载的气运而定,视能给百姓带来多少益处而定?

  未必不能是评判标准之一啊,从前考虑的太简单。

  奖励是门技艺,玉雕精通。

  嗯,很容易理解原因。

  每一件宝贝用来“夸”的时间是有限制的,最多只能占用两刻钟。

  然而玉山子的创新性独特性,让众人兴趣很大,展示了三刻钟个个还意犹未尽。

  鉴于时限,会长不得不让人先拿下去,换成第二件。

  这一件宝贝是一品阁所出,看样子,应该是幅书画。

  作为泰和背景神秘的古玩铺,一品阁出面的仍是掌柜黄芪。

  他从画筒里将宝贝取出,展开,挂在木架上。

  “九鱼图!”

  “竟然是九鱼图!”

  裴瑾瑜暗暗心惊,这不是那个川蜀来的客人手里的九鱼图么?说是诸葛武侯,实则秀才神仙苏所做的那幅?

  怎么回事?怎会到了一品阁手里?莫非离开聚宝斋,那刘员外又去一品阁招摇撞骗了?

  将这几日看到的面孔在脑中回忆一遍,果然没有那人的面孔。

  嘿,那人说不定不是被骗,而是和画画的秀才神仙苏合作诈骗。

  一个画一个卖,分工明确。

  但想想又不对,用十年设局,似乎有些小题大做。

  究竟怎么一回事,裴瑾瑜哪怕从九鱼图上读取了不少往事也无法确定真相。

  毕竟,画面支离破碎,拼凑出的真相未必是真相。断章取义未必不可能发生。

  “这画莫非是风水图?你瞧瞧那上面的九条鱼,每一条都活灵活现。”

  “不止如此,九条鱼分明构成一个游动的太极,那条黑鱼和红鱼构成了八卦的阴阳极点。”

  “道韵!你感觉眼花么?那是道韵在流淌,接受不了就会头晕。”

  “传说中的风水图果然不同凡响。我似乎感到有清风拂面,带着木叶芬芳。妙极,妙极!”

  众人议论纷纷,抢着说出自己的看法和感受,搞得会场颇为喧嚣,差点成了菜市场。

  裴瑾瑜不由皱眉,总觉得怪怪的。

  她既没看出鱼儿游动,也没看出什么太极道韵,但的确如某些人一样,闻到若有若无的草木清香。

  就她所知,刘员外拿到聚宝斋的九鱼图有腥味,那是神仙苏用鱼骨粉玻璃粉等材料营造画中人与动物活灵活现的手段,与此时散发出的草木清香完全不同。

  “闭气!”

  云深的声音传入耳中,是传音入密!

  裴瑾瑜忙听命行事,屏住呼吸。

  数息后,再次吸气,那股子若隐若现的清香消失了。

  看看其他人,并无异样,既不像中毒,也不像中迷药。

  黄芪笑着介绍:“这画是东家无意间购得,据说上面藏了一个惊天动地的大秘密。”

  “可惜,我家主人百思不得其解,并没找到。”

  “今日,黄某借花献佛,就请各位一起找找看,也好一解我家主人之惑。”

  秘密,对大部分人都有吸引力,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偷窥别人隐私的欲望。

  但也是偷偷摸摸,要光明正大的干,脸面上说不过去。

  于是,现场响应者寥寥。

  有人觉得无聊,有人觉得希望渺茫,只有极少数年轻人有兴趣,伸长脖子看。

  黄芪见此,继续道:“我家主人悬赏一万两白银找出这个秘密。”

  哄!

  这下人群像点燃的火油热烈起来。

  一万两,大手笔啊。

  尽管知道不好拿,但可以试试,万一呢?

  刚刚理性得出的结论立刻被丢到脑后:人家买回去不知研究多久都没发现的秘密,凭什么你们会认为自己能在两刻钟内找出来?

  财帛动人心。

  财帛也能勾起欲望,让欲望遮住慧眼。

  裴瑾瑜照例鉴宝。

  嗡!

  运转炼神诀,神识从泥丸宫飞出,注入书画表面。

  同时,鉴字宝符激发。

  天地万物,莫不可鉴;追根溯源,莫不可鉴!

  一幅幅相关画面蜂拥而来,在鉴字宝符的映照下没入识海之中。

  裴瑾瑜没有搞错,这副画的确是聚宝斋拒收的那副九鱼图。

  刘员外离开后,再次遇到在聚宝斋偶遇的热心青年。

  听说刘员外被骗,青年表示愿意花两百两银子购买。

  刘员外毫不犹豫的应了。

  如此,九鱼图落入青年之手。

  他并没说名字籍贯,口音是标准官话,让人看不出究竟来自何方。

  青年拿到九鱼图后,精心准备,做了一番改造……

青年用十几种材料调制出一种半透明膏体,并用这种膏体在九鱼图上涂涂抹抹。

 文学


  一层干了便涂第二层,一连涂了十二层。

  待第十二层涂料干透,好家伙,失去灵气,价值大减的九鱼图再度焕发光彩,竟然比原版还要逼真、灵动。

  更不得了的是,这画还自带特效,能产生像风吹动般的拂面凉意,以及若隐若现的淡香。

  在香气的作用下,观者眼里看到的画中鱼和自家荷花池里游动的鱼一般无二,是鲜活的!

  不仅如此,鱼儿游动间组成的太极缓缓运转,散发出一种宏大庄严的气韵,让人心生拜服。

  鬼斧神工!化腐朽为神奇!

  裴瑾瑜佩服的五体投地,人才啊。

  完工后,青年于翌日早早前往苔花巷鬼市,遇到一位头戴圆顶幞头,额头帽沿垂下青罗面罩的锦袍人。

  经过一番讨价还价,九鱼图被其高价购走。

  “这位就是一品阁幕后东家?可惜,看不清面孔。”

  “不过,这体型似曾相识,一定是我见过的。”

  “会是谁?”

  锦袍人带着画回到书房,看了大半天,忽而冷笑忽而沉默,最后拂袖而去。

  不久,黄芪从书房取了画,回到一品阁。

  其后,锦袍人没有再露面。

  “搞什么,神神秘秘的,不像好人,哼。”

  转眼到了此时,九鱼图代表一品阁被呈了上来。

  鉴字宝符将画面映照在识海里,让裴瑾瑜对这画的近况了如指掌。

  出乎意料的是,再一次鉴定竟然仍有奖励,一管半透明膏体,分明是青年特制的涂料。

  裴瑾瑜并没看到青年调制膏体的过程,自然也不知道配方,眼馋也没法子。而且这回宝符不给力,奖励的不是方子啊。

  遗憾至哉。

  快速扫一眼宝符评级,周延泰二十二年九鱼图,平类上品,存世十年。

  品级升了!

  上回鉴定,评级是平类下,经过青年一番操作,整整上升两个等级。

  想到画面散发出的凉意、香味及幻像,裴瑾瑜了然。

  二维电影戴上三维眼镜变三维电影,要是再加上震动、吹风、喷水、烟雾、气泡、气味等就变成四维。

  青年搞出来的升级版九鱼图岂非正是四维,在视觉基础上调动了嗅觉、感官?

  这尼玛也太超前了吧?

  若说神仙苏运用多维技巧是误打误撞,这青年显然已然很娴熟。

  “天下才俊何其多也,真如过江之鲫,我哪里值得骄傲呢。”

  别人可都是实打实的本事,不像她,有金手指作弊。

  膨胀的灵魂瞬间变小。

  “黄掌柜提到的秘密会是什么?”

  “锦袍人并没提起啊,他只是对着画冷笑,一句话没说。”

  “一品阁的强项是书画、金石,莫非九鱼图里还有我没看出来的玄机?”

  鉴字宝符像一面镜子,可以把宝贝的经手过往一一映照,但并不能还原没出现在它眼前的一切。

  比如九鱼图,在刘员外转手给青年后,并不能记录下此后刘员外的经历。

  换句话说,每一件宝贝都自带场域,只有在场域内,方能被记录,并被鉴字宝符映照在识海内。

  因此,如果青年故意在九鱼图上留下玄机,却又没在画前明明白白说出来,裴瑾瑜未必比别人有优势。

  宝符并不是万能的。

  “哎。”

  轻叹一声,裴瑾瑜知道自己要学的还有很多很多。

  “可看出有何端倪?”

  云深的声音再次响起,仍是传音入密。

  裴瑾瑜不着痕迹的看看周围,并没有发现这位大人的身影。

  自从夸宝开始,这位爷就悄悄走开,也不知在哪躲着。

  他似乎有收敛气息的功法,不想被人注意时,便无人会注意,包括她。

  眼前莫名出现云深站在某个高处,冷眼旁观现场发生一切的画面。

  “秘密,大秘密!”

  “一万两银子!”

  “果然惊天动地!一万两啊!”

  “既然愿意出一万两也要找出秘密,说明秘密的价值远高于一万两啊!”

  “是什么秘密有如此之高的价值?”

  不少人已经疯魔,眼珠子通红,脸色狰狞,口中念念有词。

  裴瑾瑜心中一凛,脸一沉,这绝对不正常!

  在场百家古玩铺,家家是行业翘楚,谁家都不该为一万两银子动容才对,怎么个个表现的像没见过银子一样贪婪?!

  便是各家掌柜也不该如此眼皮子浅!

  “气味?!难道膏体的气味还能激发人的欲念?”

  “他想干什么?故意搅局,引发混乱?”

  裴瑾瑜心中焦急,在人群里寻找裴母及裴二叔父子。

  “咚!”

  “砰砰!”

  “啊!”

  “轰隆隆!”

  屋外忽然传来激烈的打斗声,间或夹杂着惨叫声,裴瑾瑜惊呼:“来了!”

  负责保护会场的护卫似乎力有不逮,被击退,一群拿刀的黑衣人从门口冲了进来。

  看到这些黑衣人的装扮,裴瑾瑜脑子“嗡”一下。

  这些人的装扮同她第一天穿来,在知味坊遇到的两伙黑衣人一模一样,也同在长春堂见到的昏迷黑衣人一模一样。

  运转炼神诀,用神识打量黑衣人,同时运转小无相功法及小五行诀。

  若是幻术,总不能连神识都可以骗过,她不信。

  就在裴瑾瑜紧张防备的时候,试图从九鱼图上找出秘密的人更加疯了一样激动,没有一个在意那群不速之客,无视的态度让人怀疑他们是否看到。

  黑衣人并没有冲击人群,而是将人围起,冷眼看着。

  这些人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像是傀儡,无悲无喜,无痛无觉。

  裴瑾瑜手臂一沉,便听到裴二叔焦急的声音:“瑾瑜,到二叔这里来,情况不妙!”

  她抬头望去,白胖的裴明堂满头大汗,衣袍凌乱,显然花了不少代价才找到自己。

  “二叔!大哥二哥可好?这特玛不正常啊。”

  裴明堂用袖子擦擦头上的汗:“给我到安全的地方。”

  裴瑾瑜连忙跟上。

  既然黑衣人是真的,谁知道会不会对在场的人动手呢。

  两人一前一后挤到角落一面大理石落地屏风后,裴母、孟掌柜及两位堂兄都在。

  裴瑾瑜抽抽嘴角:“还好,都在。”

  裴母神色凝重:“好在有鉴宝术,你们才没跟着中招。

本文标签:寺庙求子被和尚办了

上一篇:父母啪啪声太响:一个添下面两个吃奶把腿扒开

下一篇:2021最新排行榜(他缓慢而有力的往里挺送)合集列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