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大炕上泄欲老女人-朕现在就让你怀上

2021-10-28 09:41:1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不然,总裁不会突然对李安安,恶语相向的。

  褚逸辰冷声“是,不然她还会一次次的上当。”

  这次是个机会,太多的人想让他们分开了,如他们的愿,他想看看到底是哪些

不然,总裁不会突然对李安安,恶语相向的。

  褚逸辰冷声“是,不然她还会一次次的上当。”

  这次是个机会,太多的人想让他们分开了,如他们的愿,他想看看到底是哪些人在背后搞鬼。

  花园里,李安安看着褚逸辰远去的车子,气得咬牙切齿,太可恶了,他这是入戏太深了。

  傅艺横从客厅走出来。

  看到李安安难受,心里发疼,却也得意。

  “安安,我要去公司了,抱歉,我不请自来了,但我只是太担心你了,对了阮洁的生日宴会,我帮她过,一起来吧。”

  傅艺横一脸的歉意。

  李安安想了想点头“好。”

  虽然她的麻烦事,一大堆,也希望傅艺横和阮洁好好在一起。

  “那我走了,有事给我打电话,不用太难过。”

  “好。”

  李安安勉强的笑,现在她真是担心,不知道褚逸辰是怎么了。

  傅艺横坐进了车里,嘴角不住的上扬。

  终于走到了这一步了。

  所以就让他继续加把火吧。

  分开他们,让安安回到他的身边。

  他拿出手机打电话。

  “褚逸辰,已经厌恶了李安安,现在就看你的了,不要让我失望。”

  那边祝小珍高兴“ 我知道了。”

  “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傅艺横把电话挂掉。

  想着给安安送什么礼物,让她能够开心点,最后都否决掉,因为在她的眼里现在自己还和阮洁有牵扯。

  送什么都不合适。

  所以是时候处理了阮洁的事了。

  “ 傅总,恭喜你。”

  邹应说,这就是所谓的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傅总要得到自己想要的。

  傅艺横靠在座椅上,心情很好,但很谦虚。

  “还没有走到最后,所以也不能高兴得太早。”

  可能是等得太久了,他现在反而变得谨慎小心翼翼。

  也是因为自己太在乎她了。

  邹应出声“傅总,沈俊要来了。”

  他记得沈俊得罪了傅总,因为他傅总才没有及时找到李安安。

  傅艺横神色冷了冷。

  “竟然来送死了,但现在不能动他,毕竟他是安安的堂哥。”

  因为这层关系,他可以容忍他的欺骗。

  说不定还能帮他一把对付褚逸辰,但前提他要对安安好,如果不好,他会亲手送他上路。

  **

  客厅,沈修然一筹莫展。

  “安安,现在怎么办,你堂哥已经在飞机上了,如果褚逸辰不和解怎么办?”

  李安安垂头丧气“我去楼上打电话问问。”

  问问他,到底吃错了什么药!

  到了卧室,她打褚逸辰的电话。

  结果接听的是李程。

  “李安安,总裁答应你,不会动沈俊。”

  李安安来火“所以他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总裁说这是你想要的!”

  “谁想要了!”

  她真生气了。

  “那你就理解为,总裁要给夫人一个交代吧。”

  李安安握紧手机,可恶的男人,昨晚还说得甜言蜜语的,现在就这么对待他。

  “我生气了,我不会原谅他的。”她吼。

  李程 “最好不要,总裁吃软不吃硬。”

  “……”

  李安安感觉都要心肌梗塞了。

  “还有李安安,你要注意按时吃饭,按时睡觉,不要随便和别的男人靠近,不要主动给别的男人打电话,不要…………………………”

  李程念了一大堆,这些都是总裁亲口交代的。

  “做梦!”

  李安安气愤挂断电话。

  沮丧,其实褚逸辰这样做,也不是没有道理,毕竟她父亲是沈昊穹,他要给白冬一个交代。

褚逸辰在医生办公室里。

 文学


  胡医生头都大了,褚总亲自来,这不是给他出难题吗。

  “我这样做,她会不会?难过。”

  褚逸辰自言自语“可我是为了她好。”

  胡医生急忙附和“不会,不会。”

  “据我的观察,李小姐是一个很坚强的人,一定不会做出过激的事来的,可能还会降低她的仇恨心理,激起她的依赖性”

  他赔笑。

  “人是会对比的,会强烈的依赖对她好的人”

  “但褚总,不能一味的太好了,有时候也要给点小挫折,能促进感情。”

  胡医生出主意 、

  刚说完,就被褚逸辰狠狠的瞪一眼。

  胡医生立马禁声。

  褚逸辰低声“她值得我对她好。”

  “呵呵,那当然,李小姐那么漂亮,当然值得。”

  他话刚说完,褚逸辰就一脚踹在办公桌上,让办公桌移位,发出响声。

  “她漂亮也是你能说的话,你活得不耐烦了是吧!”

  他原本就心情不好,他竟然还敢在他面前说这种话,想死了。

  “我……”

  胡医生就觉得自己要去看心理医生了。

  这也不能说了,难道要他说李小姐很难看,会不会死的更惨。

  他觉得褚总也要看看心理医生。

  自己心情不好,也要让别人心情不好,这做法很变态。

  发了一通脾气,褚逸辰站起来离开办公室,去了走廊。

  突然他想到了什么。

  “你忘了和她说我为什么生气。”

  李程被总裁的目光吓一跳,啊,他真是把这个给忘了。

  我马上打电话。

  床上,李安安盯着来电,把头偏向一边。

  她可是很有骨气。

  不会接的,褚逸辰就是个骗子,明明说过不生气,竟然这么小气。

  果然男人的嘴巴就是不可信,骗子!

  “总裁,她不接电话。”李程叹气,果然李安安就是倔强。

  一点也不知道服软。

  这么不可爱的女人,真不明白总裁为什么那么喜欢,还当宝贝一样的疼着,关键还无比的作。

  褚逸辰面无表情的盯着她。

  李程只好在总裁死亡凝视下继续打。

  李安安依旧没接。

  因为沈陵来了。

  “大小姐,先生让你去机场接少爷。”

  “嗯,我知道了。”

  李安安整理头发,拿了一件小外套,套在裙子上,出了房间。

  李程电话打来,她按掉,之后打韩毅电话。

  “哥,沈俊来了,我要去接他了,你晚点来接我回家。”

  韩毅在褚逸辰的公司里,打算找他麻烦。

  结果接到了妹妹的电话。

  “为什么去接,他自己没有手脚?自己不会开车,他是智障人士!”

  他相当不高兴。

  因为沈俊对妹妹并不好。

  “我叔叔要求的。”

  担心褚逸辰对沈俊做什么,所以让她去接人。

  其实她巴不得有人收拾沈俊一通。

  韩毅“这样,那妹妹我晚点来接你。”

  上次还没有切磋够,继续。

  挂了电话他问

  “褚逸辰什么时候来上班?”

  他火气很大。

  现在所有人都知道妹妹被褚逸辰退婚了,褚逸辰竟然不解释,任由事情发展,混账。

  今天就来找他算账!

  “这个我不知道,总裁没有告诉我。”

  秘书摇头,就算知道了也不敢说,这人像是要来找总裁打架一样,太吓人了。

  “那我有事先走了,等他回来你告诉他,说有人要揍他!”

  秘书瞪大眼,这人谁啊,这么嚣张,竟然还想揍总裁,好狂妄!

本文标签:大炕上泄欲老女人

上一篇:脱了老师的裙子猛然进入-全文

下一篇:糖盒 H 软心糖/清欢渡(限) 桃子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