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仙女棒坐着使用教程图片:公交车系列第1部分阅读

2021-10-28 09:51:4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谢阿囡端倪其神色,并不如他说话时那般干脆。

  谢阿囡壮胆又道:“已经快两年了,初七在萧先生这里学得也差不多,不如……”

  “还没到时候,听

谢阿囡端倪其神色,并不如他说话时那般干脆。

  谢阿囡壮胆又道:“已经快两年了,初七在萧先生这里学得也差不多,不如……”

  “还没到时候,听说他们没有找到成礼的尸首,你先派人把成礼找出来,找到之后带到我这里。”

  谢惟转头看着谢阿囡,谢阿囡不由把头低下,恭敬施礼。

  “明白了,刚才属下僭越了。”

  谢惟敛了犀利的眼神,仰天深吸口气,秋意随风一股子灌进他嗓眼里,凉得他咳嗽起来。

  谢阿囡忙说:“三郎病没好,还是回屋里去吧。”

  谢惟摆摆手,“不碍事,这几日李商在做什么?”

  “全按您的吩咐与几位大将军走动,阿柴虽然没攻边城,但小打小闹的事常有,圣人诏见,可汗就装病。”

  谢惟轻笑,伸出手时一叶银杏叶正好落入他的掌心。

  “快了,他装病装不了多久。”说着,谢惟重重地握紧拳头,再松开手时落叶已稀碎。

  转眼间天就冷了下来。

  第一场雪来得早,初七推开门时,寒风拂开了她惺松的双眼,放眼望去,天地之间白茫一片,掩住了与秋日遗落的五彩斑斓。

  初七对着美景笑了,赶忙拿出兔子肉和酒,架起炉火,喊醒萧慎。这般雪景萧慎早已看腻了,或许是十年来终于身边有人陪伴,再无聊的景致也风雅起来。

  师徒二人你一杯,我一杯的就着烤兔肉喝起酒来,萧慎还时不时地出题考初七,经过他没日没夜的折腾,如今的初七已经能对答如流,还能举一返三。

  萧慎对这徒弟十分满意,可喝着喝着他又惆怅起来,眼微微眯着,似醉非醉,似醒非醒。

  “也不知这雪能下到几时,这景能看几次。”

  弦外之音不言而喻,初七终究要走,而他又将独自一人呆在这深谷之中。

  初七笑着道:“先生想看就能一直看,每处的雪景都不一样呢。”

  萧慎煞有介事摇起头,“我有个怪病,出了这门就写不出半个字来。”

  “先生此言差矣,你的怪病可不止这一个。”

  说完,初七哈哈大笑。萧慎一愣,面有愠色,可见初七笑得开心,他也笑了起来。

  “或许正是如此,我和这人间格格不入。”

  萧慎认了,可认归认,改不改又是另外回事,犹豫半晌,他吞吞吐吐地问,“好久没有慧静的消息。”

  初七闻言翻他个白眼,“既然关心,为何不自己去探望,总打发我去,我又不是个传话的。”

  萧慎顿时脸红了,以拳捂嘴假咳两声,就在这时,外头传来一阵沙沙声,初七探头看去,真是说曹操,曹操到。

  慧静抱着个大瓮子十分吃力地爬云梯,见到初七之后,她笑逐颜开,红扑扑的小脸蛋儿犹如花儿般。

  初七忙把她里的大瓮接过,然后伸出手拉她进来。慧静进窑洞拍了拍帽上的雪,抬眸见到萧慎时故意不看他,只与初七说:“师父熬了一锅粥托我捎来。”

  萧慎郁闷了,想想自己也没做什么,干嘛又不受人待见?

  萧慎冷哼以背相对,像个小娃子生起闷气,慧静见之眼中起了怜惜之意,她想上去说几句话,结果被初七一把捂住嘴拉了回来。

  初七朝慧静挤两下眼,慧静心领神会,为难了一会儿后,就照着初七的意思摆出高冷姿态,道:“没别的事我就先回去了。”

  “好咧,我送你。”初七没心没肺地笑着。

  听到慧静说要走,萧慎忍不住回头,见初七看来,他又端起架子端正坐好,随手拿了卷书装模作样。

  出了窑洞,初七瞬间感觉到初冬的寒意,想想慧静抱着大瓮走这么长的路心疼不已。

  初七说:“我去牵阿财,这样走得快些。”

  慧静摇头道:“我倒想让你陪我说说话,我按你的意思做了,可他还是……”

  “别急,还没到火候呢,你没来的日子里他话可多呢。”

  慧静羞涩地低头笑了,少女的眼瞳比繁星还亮。她咬着嘴唇,犹豫很久方才说道:“我与师父说了,师父说若我有好归宿可以还俗,可我不知道他是不是我的归宿。”

  “要我说嘛……不是!先生他孤傲、自负又不会自理,的确不是好归缩,喜欢他的话趁早死了这份心。”

  慧静一愣,随后就气呼呼地说:“我倒觉得萧先生有文采,为人洒脱,又聪慧,虽然有时木讷了些,但他的心是好的。”

  初七听后笑了,“你说了他这么多好话,他定是高兴还来不及呢,再忍忍吧,若面子真比你重要,这样的‘良人’不要也罢。”

  慧静:“……”

  萧慎在窑洞中喷嚏连连,他可没想到爱徒胳膊往外拐,而且一拐就是拐半年,自慧静离去后,他心神不宁,竹牍上的字像是会飘,一会儿朝东一会儿朝西,死活就是看不进去。

  萧慎轻叹口气放下竹牍,徘徊在洞口时不时往下瞅。

  初七去了这么久怎么还没回来?

  初七和慧静说了些什么,有没有提到我?

  ……

  一番胡思乱想后,他有些按捺不住想要下去找,偏偏这时候初七来了,他连忙装作读书样,盘腿一坐捧着书来看。

  初七回来后,连忙在炉上烤了烤快冻僵的手,而后有意无意地提及:“慧静说前几天庵里来了一男子,说慧静是她的妹妹,过几日打算把她带回去,我倒挺为她高兴的,能找到家人受人照顾。”

  萧慎闻言把手一放,十分急切地问:“是哪个男子,怎么认出慧静是她妹妹?万一是人伢子呢?”

  初七不负责任地摊手耸肩,“我不知道。”

  “你……”

  萧慎有点恼怒,沉思了会儿,他又不发火了,拿起书继续看,一天都没说过一句话。

  初七时不时地偷睨他几眼,暗骂他不争气,既然琴瑟起,何以笙萧默?她早就看出来萧慎喜欢慧静,与慧静谈经论佛时的眼神也不一样。可说穿了,这也是别人家的情愫,她也不好乱拉红绳,更何况慧静也算半个出家人。

  萧慎闷了几天的气,外头就下了几天的雪,慢慢的,雪积深了,连一点绿幽幽的都见不着。林子里打不着好东西,初七也不想挨这个冻,整日呆在窑洞里读四书五经。

  “慧静的哥哥来了吗?”

  某天清晨,萧慎没头没脑地问了句,迷离的眼睛从来没么亮过。

  初七都快把自己撒过的谎忘了,十分木讷地点起头,“来啊……应该来了吧……”

萧慎闻言沉默了许久,目光迷离地眺望远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虽说初七与他相处的日子比谢惟还多,但却摸不清他这个人,若真要说个词儿来形容,大概就是孤独吧。

 文学



  初七身为萧慎的弟子,其实也很为他担心,毕竟她总有离开的那天,到时他又是一个人,凭着孤傲欠揍的脾性,不受方圆百里内的人待见,死得硬梆梆都没人知道。

  唉……初七越想越愁,正欲加油添醋说几句,萧慎突然起身跑了下去。

  看来他还是在乎慧静的。

  初七不禁有种计谋得逞的感觉,得意地笑了起来,笑着笑着觉得不对,外头大雨纷飞,萧慎就着了件单袍,不冻死才怪。想着,初七急忙拿起大氅追了过去。茫茫大雪之中,只见一瘦弱的人影顶着大风大雪往前跑,一路上跌了好几跤,跑着跑着他又停在原地,像是在低沉的颂经声中悟到了什么,失魂落魄地走了回来。

  这与初七想象中的大相径庭,她怕萧慎挨冻,急急忙忙将袍子披在他身上,还拿出暖炉给他捂手。

  “怎么了先生?”她问。

  萧慎笑着摇起头,“没什么,只是想起一个人,我们回去吧。”

  初七不知道萧慎想起的是谁,懵懵懂懂跟他回到窑洞,当天萧慎就咳嗽起来,到了半晚更像是要把肺咳出来般。

  初七心想他定是受了风寒,煎了些草药给他喝,谁想他将她的手往外一掼,将她辛辛苦苦熬的药打翻了。

  “不用救我,生死由命。”

  初七一听火冒三丈,若不是萧慎算她师父,她早就一巴掌打上去了。

  “都病成这样了,还说什么歪理?”

  初七硬是掰开他的嘴,把剩余的药汁灌了进去。

  “若是你真病倒了,我的罪过就大了。”初七不禁难过起来,眼中泪光盈盈,“我是骗你的,慧静根本没有哥哥,也没人来认她,我是看她喜欢你,你也喜欢他,可偏偏不说才出了这么个主意,没想你就这样跑出去了……”

  “刚才在风雪里时,我突然清醒了,怜儿死了,慧静再怎么像都不是她,我又何必去管这么多呢?”

  原来他是怜惜慧静身上的影子,而不是真的喜欢慧静,从头到尾都是初七会错了意。

  初七不禁有些生气,沉思半晌后也想通了,真正可怜的人不是错付芳心的慧静,而是陷在过去,爬不出来的萧慎。

  初七语重心长道:“先生,如果怜儿在天有灵,也是希望先生能过得好,吃得好,每天都开开心心的,能有意中人,人总要向前看。”

  说着,初七垂下眼眸,“以前没有人喜欢我,连我阿爷都不要我,如果能被人喜欢我会很高兴的,所以先生……有这么多人喜欢你,你也应该高兴,别把自己藏起来。”

  萧慎看着她,目光迷离,刚想说话又咳嗽起来。初七再熬了一碗药汁,灌进他嘴里,这回他不再倔强了,乖乖地把苦药全都喝了下去。

  萧慎叹了口气说:“是我害惨了怜儿,如果我没把他带回家,她就不会喜欢上他,也就不会死。是我给怜儿带来不幸,此生都无法偿还,我也就别再害人了。”

  话落,他闭上了双眼,痛苦地陷入悔恨之中,初七想了又想,脱口而道:“这不是你的错,情这种东西哪能说得清呢?先生读过这么多书,应该比我更懂吧。”

  萧慎不说话,依然闭着眼,虽说两碗药下腹,但到半夜萧慎反倒烧得更重了,第二天人都糊涂了,口中喃喃:“怜儿,是我的不是……我害了你……”

  真是苦大仇深,而眼下也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为给萧慎治病初七顶着大雪去请医士,听到萧慎住这么高都不愿意来,初七实在没办法了,只好去净水庵找了主持,询问她有什么办法。

  慧静听萧慎病了,忙道:“我去吧,我略懂些医术。”

  主持颔首道:“平时受萧施主照顾,去帮忙也是应当的,慧静,你就与小施主走一遭吧。”

  慧静双手合十拜礼后急急忙忙拿起药箱,就和初七走了,两人的身影不一会儿就被大雪吞噬,只留下雪里上两行足迹。

  初七眯着眼顶风往前走,一边看路一边不望于慧静说:“对不起,有件事我不吐不快,其实是我多事了,或许我师父他……”

  “我知道,他不喜欢我,只是我不想认罢了。”慧静一语道破,平时容易害羞的她此时的语气却无比坚定。

  初七不吭声了,她不知道能说些什么,风刮了过来,就像在扇她的脸一样。

  让你多事!让你多事!

  “他不喜欢我,但我可以喜欢他呀。”慧静说道,“他以前救过我,可是他忘了。那时我还小,在河里玩差点溺死,是他把我捞上来,还摸起我的头说‘小和尚的脑袋摸起来真舒服’。”

  初七:“……”

  “你这喜欢得有点轻易啊。”

  “不是,那时候他的眼睛很好看,比星星还好看,有时候喜欢一个人就是这么轻易吧。初七,你有喜欢的人吗?”

  这个问题难倒初七了,她闭起眼睛,脑中浮现出谢惟的身影,可是一股敬畏感油然而生,他就像高高在上的神,不容亵渎。

  初七打了个寒颤,把脑海中的谢惟甩掉了,而后她又想起李商,人是不错,但总觉得是个小屁孩儿,整天与她吵闹打架,还抢她东西吃。

  “嗯……”初七又想了会儿,“没有,我还没有喜欢的人。”

  慧静说:“倘若那天你有喜欢的人,你也会奋不顾身的吧。”

  初七不知道,她也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这样的人。

  说着说着,她们就回到了窑洞中,慧静上前替萧慎把脉,然后从药箱里挑了几株药草嚼碎喂到他嘴里。

  “初七,帮忙烧点水,我来替他擦身。”

  初七闻言立马烧水,随后拿上布巾帮慧静打下手,她看着慧静认真的模样,觉得以前太小瞧她了,虽说慧静动不动就脸红,人长得也瘦小,但她内心强大且坚韧,萧慎常说“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慧静也是能当她师父的人。

  经慧静无微不至照料后,萧慎的病慢慢好了,初七也打消了在他额头上煎个鸟蛋的念头,可就在他快要睁眼的时候,慧静却走了,让初七占了个“孝徒”的大便宜。

  萧慎一见初七便虚弱地问:“是徒儿一直在照顾为师吗?”

  初七直言:“不是,是慧静,她治好了你的病。”

  萧慎:“……”

  “我觉得身子有点凉,她是不是全都看过了。”

  初七翻他白眼,“你都快要见阎王了,还在乎这些?!”

  “她玷污了我清白!”

  “那你跳下去还不晚。”

  萧慎:“……”

  “谢三郎,你快点把她接走吧,我不想教了。”

  虽然他嘴上这么念着,但病好了之后还是乖乖教初七学识,而慧静真的不再来窜门了,初七不禁想起她走之前说的那句话:

  “君若无心我便休。”

  她是休了,萧慎却变得黏黏糊糊了,他时常会对着净水庵的方向发呆,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而初七依然是打猎、读书、和师父拌嘴,不知不觉到了及笄之年,为此净水庵的主持还特意做了碗素面。

  初七高兴极了,心想若在这里呆一辈子逃避世间纷争也挺好,然而就在她毫无准备之时,马蹄声由远至近,响彻在临松薤谷之中。

  初七寻声望去,她等的人终于来了。

本文标签:仙女棒坐着使用教程图片

上一篇:糖盒 H 软心糖/清欢渡(限) 桃子

下一篇:公交车上破了两个小学生(2021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