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他用嘴巴含着我奶头吸-忘羡ABO顶开宫腔

2021-10-28 10:54:3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下去走走?”

  “不了,人这么多,万一挤着你怎么办?”陆青竹没那么任性。

  “不碍事。”顾星沉淡淡说:“我的脚已经好了。”

“下去走走?”

  “不了,人这么多,万一挤着你怎么办?”陆青竹没那么任性。

  “不碍事。”顾星沉淡淡说:“我的脚已经好了。”

  陆青竹回头看他,“要不等人少一些再去?”

  “嗯。”

  陆青竹一边吃点心,一边看着楼下——其实也没什么好看的,她只是看着看着便放空了脑袋。

  “哎,口渴。”

  陆青竹回过神才发现一碟子点心都让她吃完了,还口干舌燥的,连忙从凳子上下去,到桌边倒了杯茶水喝。

  若愚坐在高脚长几边的椅子上剥干果吃,那攒盒中的干果目测只剩一半了。陆青竹想了想,走过去抓了两把放到空碟子中端着,又倒了杯茶端给顾星沉。

  “星沉哥哥,喝茶。”

  “谢谢。”

  顾星沉接过茶杯放唇边抿了口,侧头看着陆青竹将小碟子放在椅子上,待她爬上椅子站好后又弯腰抓了一些在手中剥壳,而后将去壳后的松子递到他面前。

  “星沉哥哥,你吃。”

  顾星沉垂眸,眼神落在她白嫩的掌心,不知在想些什么。

  陆青竹见他只盯着手心看,却不接松子,有些疑惑,忍不住唤他:“星沉哥哥?”

  “……谢谢。”顾星沉微微一笑,伸手接过松子,一颗一颗放进嘴里吃了起来。

  陆青竹也跟着笑了下,继而低头继续剥松子给自己吃。

  街上越发热闹了,从二楼放眼望去,竟都是人头,少有缝隙,对比后世假期的旅游景点,也不遑多让了。

  “幸好没下去。”陆青竹多少有些庆幸,否则依着她的身高,妥妥地被踩踏啊。

  “若愚。”顾星沉突然出声。

  “公子?”若愚站起身,手里还捏着一个核桃。

  “去街上买些小食。”

  “好的。”若愚捏着核桃出了包间,并关好了房门。

  陆青竹冲着窗口闻了闻混杂着的气味,问道:“有什么好吃的吗?”

  “不知。”顾星沉来青山镇后根本没吃过外面的吃食。

  “也不知道我爹他们在哪里卖玉米呢?”陆青竹已经仔细看过了,并不在飘香楼附近。

  “也许在河岸附近,来逛灯会的人几乎都会去河岸便放河灯。”

  “是吗?”陆青竹双手扒着窗沿,将头伸出窗外往拱桥的方向看去,可惜只看到了黑压压的人头。

  顾星沉抓着她的胳膊将她拉回窗内,皱眉提醒:“小心掉下去。”

  “对不起嘛。”

  顾星沉松了手,垂着眼睑,轻松捏开松子外壳,剥出果仁。

  他剥了一小把,放到了陆青竹手心——比刚才陆青竹给他的还要多一些。

  “吃吧。”他神色寡淡,情绪内敛。

  “谢谢星沉哥哥。”陆青竹觉得小伙伴除了心思猜不透外,对她特别好,绝对不是塑料友情。

  *

  若愚这一走,便是半个时辰,再回来时,手里拎着不少吃食。

  并且,陆青竹还闻到了一股熟悉的臭味。

  “听人说那家臭豆腐挺好吃,便买了一些。”若愚是对着陆青竹说的,顾星沉不吃这些他是知道的。

  陆青竹忍住没说话,悄悄咽了咽口水,且极为眼尖的发现顾星沉蹙眉了。

  她接了若愚递过来的臭豆腐,稍稍往后退了几步,“星沉哥哥,你闻不惯这个味道吗?”

  “尚可。”顾星沉虽是这么说,可紧皱的眉头没有丝毫松开的迹象。

  陆青竹使劲一嗅,“我闻着还好,不知好吃不好吃。”

  说完,她便用竹签子扎了一块送进嘴里,“唔,还挺好吃。”

  虽然算不得正宗,但味道很不错,能吃到就很幸福了。

  “是嘛,我也尝尝。”若愚也吃起了臭豆腐。

  虽然窗户开着,却没什么风,顾星沉觉得此时包间内充斥着一股子经久不散的臭味,甚至都沾染到衣裳上面了。

  偏偏,其余两人吃得头也不抬,十分忘我。

  顾星沉按了按额角,坐在窗户前,头微微朝外伸出,虽然窗外气味混杂,也并没有多好闻。

  臭豆腐吃完,若愚便开始介绍其他小食,“这是肉沫烧饼,这个是绿豆凉糕,这个是……”

  “星沉哥哥,你尝尝吗?”

  陆青竹每次吃之前都会问一句,无一例外,得到的都是拒绝。

  量少种类多,陆青竹挨个尝了个遍,吃到最后只觉得肚子圆滚滚,连口水都咽不下去了。

  “吃撑了。”陆青竹摸着肚子,都不敢坐下去了。

  若愚吃完却还有余力去吃水果,让陆青竹叹为观止,“你还能吃得下。”

  “其实饱了,但再填一填边角缝隙还是可以的。”

  陆青竹就无语,你当胃是什么,还填缝隙?

  这么吃吃喝喝,好似没多久,便到了亥时,街上的人流锐减,也算不得拥挤了。

  “走吧。”顾星沉面色淡淡起身往门口走,若愚大步上前扶着他。

  陆青竹跟着身后下楼,出了厅堂,她左右张望,冷不丁被一只温热的手牵住,她一回头,入眼便是顾星沉初具棱角的侧脸。

  “街上人多,我牵着你,免得走散。”

  “哦。”陆青竹觉得小伙伴很细心,也很贴心。

  陆青竹也不知逛灯会是怎么个流程,总之就是跟着逛便是了,虽然之前吃了不少小食,但在街边遇上,她还是忍不住多看几眼。

  “想吃?”顾星沉微微蹙眉,显然并不赞同。

  “我就是看看。”吃不下了,但眼馋。

  陆青竹目光流连在街边的小食上,顾星沉大约是觉得她口不对心,耐着性子温声说道:“你年纪还小,本就吃撑了,若再吃,只怕要积食了。”

  “嗯嗯,我知道。我真的就是看看,以前没见过。”陆青竹只差指天誓日了。

  “你若喜欢,改日让元叔做给你吃,这些他都会。”

  陆青竹连忙拒绝,“那不用,今日我都厚着脸皮白吃你的了,哪里能再让元叔专门做给我吃呢!”

  “我们是好朋友,我吃你一顿两顿的,这没关系。若真的时常去你家白吃白喝,那叫打秋风!你舍得这么些银两,我也没那个脸!”

 文学

陆青竹会接受顾星沉偶尔的馈赠,却不会长久索取。

  顾星沉沉默半饷,看着她似乎有些无奈,摸了摸她的头,淡淡说道:“随你高兴。”

  陆青竹冲他露出个甜甜的笑容。

  “带你去放河灯。”

  三人走得慢,街道两边的小商贩卖些什么倒都看了个仔细,陆青竹有些颇有几分眼花缭乱之感。

  看到好看的灯笼,陆青竹忍不住指给顾星沉看。

  发现偷摸牵手的少年少女,她更按捺不住晃动他的手,挤眉弄眼示意他去看。

  看到变戏法的,都能跟着“哇哦”两声。

  反观顾星沉和若愚,好像只是来走过场一般,看着波澜不惊,对于陆青竹的种种反应报以微笑。

  陆青竹: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河岸两边几乎都是卖河灯的,样式多变,图案也各有不同,有些粗糙,有些却格外精致,看着便知其不便宜。

  陆青竹看花了眼,顾星沉却已经付了银子,买下两盏四角河灯,其中一盏灯壁上画了一从青竹,题词诗句更是与竹相关。

  摊主提供笔墨,若有心愿也可写在空白灯壁处。

  “写吗?”顾星沉将画有青竹的河灯递给陆青竹。

  陆青竹想了想,“写吧,总归是祈福的灯,空着不好。”

  某些时候,陆青竹还挺封建迷信,虽然不怎么相信,态度还是有的。

  谁也没看谁的,陆青竹提笔,一笔一划认认真真写下“海晏河清,时和岁稔”八个字,歪头想了想,又加了一句“美意延年,茁壮成长”。

  上到大梁与百姓,下到长辈与兄长,可以说面面俱到了——虽然字是真的不好看,但心意到了。

  顾星沉写得快,却也没去窥探陆青竹写了什么。

  河灯顺着水流缓缓而下,不多时便与其他许许多多的河灯混到了一起,再也分不清楚哪个是自己的。

  陆青竹盯着看了会便觉得眼睛难受,侧过头揉了揉眼睛,却恍惚看到顾星沉在笑?

  “星沉哥哥,你很高兴吗?”放个河灯就这么高兴?

  顾星沉语气中都透着愉悦:“很高兴。”

  陆青竹不明所以,只应了声,便道:“现在回去吗?”

  “想回家?”

  “好像也没什么可以逛的了。”

  吃了个肚圆,又放了河灯,陆青竹的兴致也过去了。

  “不去找你爹?”

  “玉米卖不掉他们会早点回去,如果能卖掉,只怕现在也不会走。”

  街边这些小摊贩都是等几乎没人时才会收摊回家的,除非早早就卖光了。

  顾星沉闻言便也没再说什么,三人去飘香楼取了马车便晃悠悠出了青山镇,往陆家村方向去了。

  路上时不时还能遇到一些逛了灯会回家,隶属青山镇附近几个村子的村民。

  陆青竹掀开车帘往外看了眼,黑乎乎的,只听到道路两边树叶被风吹得沙沙作响的声音,颇有些吓人。

  “会不会有人盯着上我爹他们抢银子啊?”介于外面黑乎乎的模样,陆青竹稍微发散思维,便想到了一些不好的事情。

  顾星沉眼神扫过她担忧地小脸,淡淡说道:“你爹他们应该比你有经验。”

  “话是这么说……”陆青竹刚开了话头,陡然想到爷奶的行事风格,顿时又将心放回肚子了。

  陆大哥是嫡长子,不论是庄户人家还是权贵世家,那都是顶门立户,继承家业的第一选择,受到的教育自然是不同。

  陆青竹也是一时想岔了,她能想到的,她爹她奶估计连办法都想好了。

  “是我杞人忧天了。”陆青竹打了个哈欠,她其实有些困了,她是小孩子身体,也早习惯了早睡早起的作息,这会都快二更天了。

  顾星沉看她打哈欠眼角都泛出眼泪,从怀中掏出一方帕子递过去,“困便躺着睡会。”

  陆青竹接过帕子擦掉眼角的泪水,“不了,我回去再睡,回去的路也不远。”

  她回去还得洗漱呢,睡着了再醒来,她会心情不好的,还不如熬一熬等回家。

  陆青竹拍了拍脸颊,迫使自己清醒起来,口中却问道:“星沉哥哥你的脚没事吗?”

  今日在镇上,顾星沉可没少走路,虽有若愚扶着,可到底不比坐着轮椅。

  “无事。”顾星沉面色如常,只是有些疼,却也没什么大碍,毕竟他也没想过当瘸子。

  陆青竹也没想过顾星沉会隐瞒,只点点头,却还是不放心劝道:“还是找大夫看看,再抹点药,以防万一是不是?”

  这时候又不能拍片子,谁知道里面长好了没有,总之小心无大事。

  “嗯。”顾星沉垂下眼睑,无声勾唇笑了下。

  陆青竹为了防止瞌睡,一路上都在找话题,小嘴叭叭个不停,顾星沉大约也看出了她的打算,很是配合,一问一答间总算撑到了回家。

  听到门外的动静,陆孙氏陆老头都出门来接人。

  “爷爷奶奶。”陆青竹强撑着睡意下了马车,乖乖走到两人身边,回身同顾星沉告别,“星沉哥哥再见。”

  顾星沉坐在马车里,透过若愚掀起的车帘,与陆老头陆孙氏眼神交汇,淡淡点头算是打招呼,而后又看向陆青竹,声音温和:“回去睡吧,再见。”

  陆青竹实在困,到家了也撑不住了,顾星沉同她说完若愚便放下车帘,对着陆老头陆孙氏笑了下驾着马车走了。

  陆青竹拉着爷奶的手回了院子,大孙女困得眼睛都睁不开,老两口有心想问两句都不忍心开口。简单洗漱后,陆青竹回屋上炕倒头便睡,意识涣散前也不忘先进农场,可谓是兢兢业业了。

  两个儿子还没回家,夫妻二人也睡不着,坐在廊檐下吹着小风等人。

  “小公子模样怪好看的。”陆孙氏声音低低的,似乎还透出几分愉快。

  陆老头翻了个白眼,轻哼:“我当年不也怪好看的!”

  “那倒是,不然我也不会看上你不是?”陆孙氏笑眯眯道:“但你比不过小公子那也是真真的。”

  十里八村都出不了小公子那模样的。

  陆老头听着前半句还翘着嘴角心里乐,听到后面那句时,脸都比锅底黑了。

  “老婆子年纪越大眼睛越发不好使了。”陆老头低声咕哝。

  “说什么呢,大声点。”

  “没什么。”

本文标签:他用嘴巴含着我奶头吸

上一篇:欧美大屁股XXXXHD黑色-全文

下一篇:少妇出轨(H)全文/娇妻被又大又粗又长又硬好爽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