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不要不要-三人一起玩弄娇妻高潮

2021-10-28 11:24:0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但大家更愿意相信“假象”的故事。

张迈科明显是被报复了,却不敢说出自己的遭遇。

警方也知道张迈科遭遇了什么,但他坚称自己是摔伤的,他们也爱莫能助。

但大家更愿意相信“假象”的故事。

    张迈科明显是被报复了,却不敢说出自己的遭遇。

    警方也知道张迈科遭遇了什么,但他坚称自己是摔伤的,他们也爱莫能助。

    网友更是心知肚明,张迈科这么说,是在“掩护”揍了他的人,但他们很乐意看到这个结局,所以他们有了四只眼睛、变成了一块巴掌形状的石头……

    总而言之,除了张迈科,其他人都很高兴。

    至于张迈科为什么不敢说实话,让警方帮他主持公道,大家猜也知道原因——

    一个是因为他心里有数,知道他把自己的遭遇描述的再悲惨,也没有人会同情他。

    另一个大概是因为,教训他的人下手太狠了,狠到他宁愿觉得这身伤是他自己摔的,也不愿去面对事实。

    动手的人甚至不需要开口威胁张迈科,不准他把事情说出去,张迈科自己就知道该怎么做——他要坚称这一身彩,是他自己摔一跤挂上去的,与他人无关。

    叶嘉衍看完,把手机还给江漓漓,说:“张迈科还算聪明,没有报警。”报了警,他不但讨不回公道,还会更惨。

    “不然他能怎么办?”江漓漓说着同情张迈科的话,语气里却没有一点同情的意思,“又没有人会可怜他。”

    “没错。”

    所以,叶嘉衍才会说张迈科还算聪明。

    “睡觉!”江漓漓钻进被窝里,看着叶嘉衍说,“你有没有发现,最近发生的,都是很好的事情?”

    叶嘉衍也躺下来,“对我来说,不全是。”

    江漓漓眨眨眼睛,“哪一件不是?”

    “我最近才知道你以前经历了什么、庄雅妍对你做过什么。”叶嘉衍说,“这对我来说,当然不是好事。”

    果然还是因为她!

    江漓漓不想再提起庄雅妍了,抱紧叶嘉衍,一再保证道:“以后只要是我的事情,你都会第一时间知道的。有些事情,说不定你知道的比我还快。”

    叶嘉衍见过会哄人的,但是没见过江漓漓这么会哄人的。

    他故意提出问题:“我怎么做得到?”

    江漓漓一拍叶嘉衍的胸口:“你要相信自己!”

    这是……暗示他以后好好努力,多多注意她?

    叶嘉衍无言以对,只能点头:“好。”

    江漓漓没有松开叶嘉衍,就这样抱着他沉沉睡去。

    叶嘉衍没办法这么快睡着,在黑暗中睁着眼睛,想着江漓漓刚才那句话——

    最近发生在他们身边的,都是好事。

    江漓漓用乐观的心态、从自己的角度出发,去看待最近的事情,也许真的是这样。

    叶嘉衍也勉强认同她的话。

    但是,接下来呢?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会一直是好事吗?

    这个问题当然没有答案,叶嘉衍就这样带着疑惑沉沉睡着了。

    随着夜深,大部分人睡去,这座城市

    的呼吸似乎也放缓了。

    这个时候,一身伤的张迈科才回到自己家里。

    他进小区的时候,保安盯着他看了很久,目光里满是诧异,但最终什么也没说就移开了目光,当做没有看到他。

    如果是其他业主,保安也许会询问需不要需要帮助。

    所以,保安知道他发生了什么。

    他保持了这么多年的低调,彻底被打破了。

    短短一个下午,不但全国人都知道他,还知道他做过什么、今天又经历了什么。

    他看到有人评论说,这是报应。

    不是。

    他不这么认为。

    回国后,为了掩饰过去的经历,他哪怕获得了巨大的成功,也还是很低调,因为他害怕出现这个局面。

    到了低调不下去的时候,他决定放弃一切,放弃更大的财富和名誉,拿着变现得来的钱,无忧无虑地度过余生。

    这个所谓的报应,本来不应该发生的。

    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错?

    追踪溯源,张迈科想起了他给苏雪落发的那封邮件。

    没错,一切都是从那封邮件发出去之后开始的。

    虽然说也怪苏雪落和江漓漓,但如果没有那个男人,他就不会给苏雪落发那封邮件,江漓漓也不会知道他跟苏雪落之间发生过什么。

    这样的话,公司的收购案,早已完成了。

    如果这一切发生在收购案之后,他不至于这么怨怼。

    张迈科一怒之下,拨通那个电话,没想到那个人很快就接了。

    他咆哮道:“你害了我!”

    “不能这么说。”对方很冷静地分析道,“你想想,你为什么会给苏雪落发那封邮件?还不是因为你觉得自己成功了,就飘了?你觉得苏雪落当初没有眼光才会拒绝你,你想提醒苏雪落她过去被你伤害过,也想让苏雪落看看你现在有多成功,对不对?总而言之,你想向证明苏雪落错了,她当初不该报警让你被退学、去坐牢。”

    每一句话,都精准踩中张迈科的心理。

    张迈科这才明白,他被这个人抓住了弱点。

    没错,虽然他长期保持着低调,但他一直都为自己的成功沾沾自喜,一直想狠狠地报复一下苏雪落。

    但是他知道,苏雪落不是那种脆弱的人,他也害怕被苏雪落反击,所以一直不敢行动。

    这个男人来找他的时候,承诺过会帮他善后,保证他可以报复苏雪落,而且不会出什么纰漏。

    他以为这个人真的可以帮他,可以替他承担后果,于是发了那封邮件。

    所以,他经历的这一切,其实是一封邮件引发的血案。

    “张迈科,”对方也许是迟迟没有听见张迈科说话,接着说,“你的过去已经曝光了,换句话来说,你已经社死了。”

    “你想说什么?”张迈科咬牙切齿地问。

    “要不要一不做二不休?”对方说,“或许,你还有翻盘的机会。”

    苏雪落明显有一个很大的靠山,而江漓漓是叶嘉衍的妻子。

    翻盘这种事,张迈科哪怕是在挨揍的时候也没有想

    过。

    他要怎么翻盘呢?

    “你不要想那么多。”对方说,“只要最终,大家相信她背后有一股恶势力撑腰,你完全是被欺负了,大家就会惊呼这也能反转,然后纷纷开始同情你。到时候,你甚至可以说,你在M国的时候也是被苏雪落设计了。成功的话,你完全可以洗白。”

    “……”

    这似乎是一个不错的办法。

    张迈科承认,他很心动。

    “最重要的是什么,你知道吗?”对方循循善诱,“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了,张迈科。”

    “……”

    “你现在这个样子,除了被嘲笑,什么也得不到。但如果你懂得抓住这个机会,最后放手一搏一次,现在的局面也许还可以反转,你甚至可以翻身。”对方说完,语气放松下去,“我给你一个晚上的时间考虑考虑,明天答复我。”

    电话,随时会挂断。

    张迈科很及时地说:“我答应你。”

    这个答案,似乎完全在对方的意料之中,他轻轻笑了一声,说:“好。”

    “我们怎么行动?”张迈科已经迫不及待了,“还有,我们什么时候行动?”

    “等我消息。”对方说,“我计划好了,会再联系你的。”

    “对了,”张迈科终于记起来最重要的一件事情,“我也不怕告诉你,他们从我这儿拿走了你的联系方式。”

    “我猜到了。”对方说,“不怪你,反正……这不是我的号码,我也不打算用了。接下来,你等我电话。”

    张迈科还没反应过来,对方就已经挂结束了通话。

    他攥着手机,愣住了。

    这个号码不是那个人的,他不打算再用了。

    那么,他为什么不在他给苏雪落发完邮件,就弃用这个号码,而是等到他给他打电话?

    或许,他就是在等他的这通电话吧?

    他从一开始就被盯上了,接着被利用了。

    但是,他已经上了贼船,而且已经参与了那个人的行动、正漂泊在茫茫大海中。

    现在下船,不但不能脱身,还会被淹死。

    他别无选择。

    “苏雪落!”张迈科咬牙切齿地说,“反正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了!”

    第二天,江漓漓一到律所,就被唐遇叫去开会。

    她原本以为会议上,他们主要是重新评估刘总收购张迈科公司的事,但没想到直到会议结束,唐遇都没有提起这件事。

    她纳闷极了,会议结束后直接问:“唐律,刘总不收购张迈科的公司了吗?”

    “刘总当然还有意向,也联系过张迈科了,并且没有压价太厉害。”唐遇话锋一转,“但是,发生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江漓漓对奇怪的事情太敏感了,忙忙问:“怎么了?”

    “张迈科拒绝了刘总的收购方案。”唐遇说,“刘总一开始怀疑有别的公司接洽了张迈科,但是张迈科说没有,他就是不想被收购了,他要继续经营这家公司。”

    沈羡宁听了都觉得不可思议,问道:“难道张迈科昨天晚上……被揍傻了?”

 文学

江漓漓“噗哧”一声笑出来。

    她太佩服沈羡宁的脑洞了。

    沈羡宁见状,以为江漓漓是认同他的推测,继续道:“对吧?只有这个可能吧?如果张迈科没有被揍成傻子,他怎么会拒绝刘总?”

    沈羡宁的逻辑是对的。

    刘总没有压价太厉害,也没有其他公司接洽张迈科,那么张迈科趁现在脱手,把公司卖给刘总,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因为在舆论的压力下,他已经不能再和这家公司有任何关系了,否则他的负,面新闻会拖垮公司,他多年的心血就要付诸东流。

    但是,张迈科选择了后者。

    “漓漓……”

    唐遇沉吟半晌,突然叫了江漓漓一声,像是要提醒她什么。

    江漓漓点点头,示意她已经懂了,说:“张迈科拒绝刘总的事,可能没有那么简单。”

    沈羡宁听的半懂不懂,“什么意思?”

    “张迈科原本是打算,在他的过去没有曝光之前卖掉公司变现,拿着钱逍遥度过余生。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来,他不是生性低调,是迫不得已保持低调。还有,他很注重自己的利益。”江漓漓说到这里,特意放慢了语速,“所以,他拒绝刘总,是因为他有可能通过别的办法,获得更大的利益,不是真的要坚持经营公司。”

    “有道理!”沈羡宁很纳闷,“但是,张迈科还有什么办法?现在除了刘总的收购方案,还有谁能给他更大的利益?”

    这就是问题的所在!

    唐遇没有说话,看着江漓漓。

    这个疑问,他没有任何头绪,反倒是江漓漓好像知道什么的样子。

    沈羡宁也顺着唐遇的视线,将目光转向江漓漓。

    “我也不确定……”江漓漓说,“我们先工作吧。”

    唐遇和沈羡宁都没有追问,各自回去忙了。

    江漓漓回到工位前,想说服自己好好工作,却频频走神,好在工作没有出错。

    唐遇注意到江漓漓的状态,出来说:“漓漓,你要去哪里的话,早点去吧。下午你要准时回来上班,我们要去一趟叶氏。”

    江漓漓很诧异地抬起头,看了唐遇两秒,说:“谢谢唐律!”她抓起包包,起身直奔警局。

    警局的人认识江漓漓,很快就带着她找到了季慎之。

    季慎之看见江漓漓,以为她是为了庄雅妍的事情来的,但是仔细看她的神色,又觉得不太像。

    如果是因为庄雅妍的事情,江漓漓会更加轻松自在,因为庄雅妍要被判刑,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她没什么好慌的。

    没错,现在的江漓漓看起来,明显有些慌张。

    “季大哥,”江漓漓径直走到季慎之跟前,“借一步说话。”

    季慎之把江漓漓带进办公室,不等他问怎么了,江漓漓就把张迈科的异常告诉他。

    他听完也意识到,张迈科这个决策,很不正常。

    江漓漓说完接着问:“季大哥,张迈科给你的那个号码,你有没有查到什么?”

    “没有。”季慎之说,“那是一个没有实名注册的号码,现在已经

    被弃用了。”

    “那……”江漓漓有些失望,“线索不是中断了?”

    “你来之前,我也这么认为。”季慎之看着江漓漓,眸底微微漾开一抹笑意,“但是你来了,线索就没有中断。”

    江漓漓一脸吃惊,“我竟然是线索?”

    “不是。”季慎之纠正道,“应该说你带来了线索。”

    “……”江漓漓一脸不解,只好等待季慎之的下文。

    季慎之不急不缓地说:“张迈科拒绝刘总的收购方案,一定是因为有更大的利益可图。”

    江漓漓表示认同,“我也这么觉得!张迈科跟刘总说,他要继续经营公司,一定是假的。但是,这种情况下,他怎么可能获得更大的利益?”

    昨天下午,张迈科已经在全国范围内社死了,连公司他都呆不下去,更大的利益根本无从谈起。

    只有一个合理的解释——

    他找到了让自己起死回生的办法。

    但是,他“活”过来,必定有人要“死”去,那个人无疑是苏雪落。

    张迈科一个人,不可能办得到。

    他背后有高人?

    “利用张迈科给雪落发邮件的那个人。”季慎之很及时地说,“他或许又联系了张迈科,给了张迈科什么不切实际的希望。因为他的承诺,张迈科才会做出这么大胆的决定。”

    “……真的是这样吗?”江漓漓很不解,“张迈科难道还不知道自己被利用了吗?他怎么还敢相信那个人?”

    “因为那个人给他的,是他最后的希望。”季慎之顿了顿,神色突然放松了,“不过,这不重要。”

    江漓漓一愣,接下来秒懂,说:“重要的是,张迈科一定会跟那个人保持联系。所以,我们的线索没有断!”

    季慎之给了江漓漓一个肯定的眼神,“没错。”

    “张迈科的决策有多异常、那个人承诺了什么……都不重要。”江漓漓越说越兴奋,“重要的是,他可以利用张迈科,我们也可以!所以,我不是线索,但是我带来了线索!”

    季慎之继续肯定江漓漓的话:“这个线索,还很重要。”

    江漓漓很欣慰,松了一口气,说:“那我也算是帮到你和雪落了!”

    季慎之很诚恳地说:“漓漓,谢谢你。”

    “能帮到你们,我也很开心!”江漓漓说着,目光变得十分温和,“季大哥,我希望你和雪落可以好好的、幸福的生活。”

    “这也是我和雪落希望的。”季慎之点点头,“我们都会努力。”

    华丽丽的誓言,固然可以打动人。

    但是,这一刻,季慎之这种朴实的承诺,更让江漓漓觉得感动,她郑重其事地说:“我们也会跟你们一起为此努力。”

    他们每一个人,都愿意出一份力,守护季慎之和苏雪落的幸福。

    离开警局的时候,江漓漓意外地发现外面阳光很好,温暖而且舒适。

    她突然想起,她昨天才跟叶嘉衍说过,最近发生在他们身边的都是好事。

    或许,她是有些过于乐观了。

    但是今天这个太阳,她愿

    意把它视为一个好的征兆,预示着接下来发生在他们身边的,依然是好事。

    季慎之送走江漓漓之后,直接让人盯着张迈科,密切留意他最近的动向,尤其是不要错过他的每一个电话。

    张迈科显然是一颗被利用的棋子。

    他自己也知道这一点,但是他心甘情愿被利用。

    那个人要么是开出了极其优厚的条件,要么是给了张迈科极大的希望。

    不管怎么样,只要盯住张迈科,苏雪落就不会受伤,他们的线索也不会断,还有希望揪出给他发短信的那个人。

    “慎之,那个电话号码,有没有查出什么?”苏雪落午休的时候发来消息询问。

    季慎之如实回复道:“那是一个没有实名注册的号码,已经停用了,没查到什么有用的信息。”季慎之说,“不过,漓漓带来了一个新的线索。”

    苏雪落意外极了,“漓漓?”

    “你没有看错,就是漓漓,我也很意外。”

    接下来,季慎之把江漓漓带来的消息,一五一十告诉苏雪落。

    “漓漓这个反应,太快了。”苏雪落发来一条语音,“我怀疑我们以前大大低估了漓漓。”

    季慎之问:“你是不是还觉得,她的潜能已经被开发出来了?”

    苏雪落不假思索地说:“没错。”她太了解季慎之了,接着说,“你也这么觉得,对吧?”

    季慎之笑了笑,没有否认苏雪落的话。

    “其实,我欣慰的不是漓漓有这种潜能,而是她有能力保护自己。”苏雪落说,“她和嘉衍是夫妻,接下来她还要面对很多挑战呢。不过,我们好像不用担心她了!”

    季慎之表示赞同,“确实。”

    江漓漓吃了点东西才回律所,第一时间去找唐遇。

    唐遇一看江漓漓的表情就猜到剧情了,问道:“事情解决了?”

    江漓漓笑盈盈的点点头:“嗯。”

    “准备准备。”唐遇说,“两点半出发去叶氏。”

    “唐律,”江漓漓好奇地问,“你不问一下是什么事吗?”

    “我不是不好奇。”唐遇说,“但是我觉得你不方便说。”

    “方便的时候我会告诉你的!”江漓漓说完,转身溜出去收拾东西。

    他们这次到叶氏,主要是开会。

    开会前,他们都有准备的时间。

    江漓漓放下东西,把准备工作交给沈羡宁,先去找叶嘉衍。

    “江律师。”

    总裁办的人看见江漓漓,已经不会感到意外了,很自然地跟她打招呼。

    “下午好。”江漓漓指了指叶嘉衍的办公室,“我找叶总。”

    “叶总在呢。”秘书直接替江漓漓打开了门。

    叶嘉衍刚好起身,看样子是准备去会议室。

    看见江漓漓,他笑了笑,“有事找我?”

    江漓漓愣了一下,一脸笑容的说:“叶总,这种时候,你应该问我是不是想你了?”

    这才是正确的撩人方式!

    叶嘉衍不懂的话,江漓漓决定亲自教教他

本文标签:三人一起玩弄娇妻高潮

上一篇:把娇妻灌醉让别人玩弄-全文

下一篇:小嘴又想吃棒棒糖了/三人交FREE性欧美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