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啊快捣烂了啦H-老师别摸啊摁摁快点

2021-10-28 14:15:0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半空中,一道道流华闪烁,向前冲来。

在前方肖寒的身前,金色的斩龙剑绽放光华,其中的光华极其明亮,随后径直斩落,那种力量像是足以开天辟地一般,格外的令人惊恐。

不远之处

半空中,一道道流华闪烁,向前冲来。

    在前方肖寒的身前,金色的斩龙剑绽放光华,其中的光华极其明亮,随后径直斩落,那种力量像是足以开天辟地一般,格外的令人惊恐。

    不远之处,弑神枪也绽放光华,其枪身在微微颤抖,自发吞吐着四方的元气,随后猛的向前刺去。

    一枪刺出,天地颠覆!

    这片天地开始沸腾,点滴混沌之气开始弥漫,在此地荡开。

    天地的法则在逸散,就这么笼罩四方。

    不论是浮屠剑还是斩龙剑,弑神枪,其作为地神兵,力量无疑都十分强大,甚至拥有属于自身的独特领域。

    在某种程度上,拥有自身领域,这些地神兵其实已然拥有了部分传奇特征,其层次远超寻常。

    在此刻,他们的力量绽放,各自所代表的法则气息荡漾开来,恐怖的力量在荡漾,几乎将这片区域击成虚无。

    轰隆!

    虚无中,一道道雷霆划开虚无,击破了昏暗,打破了一切隔绝。

    在这一切虚无中,三道光辉闪烁,明灭不定,各自划破一片虚无昏暗,照亮四方。

    剑冢开始震荡不休,你庞大的力量激荡开来,就连这片剑冢都似乎有些无法承受,开始自发的溃散开了。

    半空中,曾经一晃而过的剑冢法阵再一次展开,似乎感受到了神兵碰撞的力量,此刻开始自发激活,以庇护这一片剑冢,不被神兵大战的余波所波及到。

    而在半空中,三件地神兵的力量投影而出,化为三颗大小不一的太阳,在此刻太阳四方。

    明亮光华闪烁,至此照耀四方天地,也划破虚无。

    不论是浮屠剑还是弑神枪,亦或者斩龙剑,其所代表的都是无上的攻伐,其攻击之力纵使在地神兵也是出类拔萃的,一旦爆发足以震惊神明。

    而在此刻,三件神兵就这么碰撞,那种光辉播撒而出,化为星光点点,逸散四方,破碎了一片天地。

    整个剑冢震荡不休,如同天地将要毁灭一般的场景浮现而出。

    在这一片震荡之下,肖寒走向前方,抱着宋青若迅速离开此地,躲在了一片还算安全的落脚之处。

    此刻的剑冢太过危险了。

    伴随着三件地神兵的交锋,整片剑冢无疑已经成为了一片凶险的战场,有恐怖的杀机逸散。

    以肖寒两人区区化灵的修为,别说是参与其中了,纵使只是沾染到一点恐怕都要陨落,不会有丝毫意外之处。

    “只有这些么?”

    肖寒望着前方交锋的战场,心中闪过这个念头。

    站在原地,他抬起头,望向苍穹之上。

    在那里,三颗太阳一般的存在正在那里高挂,彼此争辉。

    不过很明显的是,浮屠剑的力量还在斩龙剑与弑神枪之上。

    这并不意味着浮屠剑的力量真的在斩龙剑与弑神枪之上,仅仅只是因为情况不同而已。

    斩龙剑与弑神枪并非本体到来,此刻降临此刻的仅仅只是一道虚影,其力量本就不如全盛之时。

    而浮屠剑却是本体在此。

    再加上,霍长流这个剑主的存在,可以给浮屠剑巨大的支持。

    此消彼长之下,彼此的力量自然会有所区别。

    在半空中,两者此刻相持不下,看这样子,是谁也别想奈何谁了。

    浮屠剑固然强势,但在斩龙剑与弑神枪两件神兵之后,可是还有一大票的神兵虚影在。

    同为神兵,这些人神兵尽管远远不如地神兵那般强大,但是却同样不可小觑,再加上数量摆在那里,足足有八九件存在。

    数量差距如此之大,纵使质量上还有差距,也已经足够弥补了。

    肖寒观察着神兵的大战,心中却不由有些遗憾。

    “那件神兵,终究还是没有承认我么?”

    站在原地,他喃喃自语,怀中抱着宋青若,不由有些遗憾。

    宋青若明白肖寒的遗憾。

    这件剑冢之内的神兵,远远不止眼前这些的。

    至少,当初肖寒曾经获得过的那件古神兵,就绝对不会逊色于斩龙剑与弑神枪这两件地神兵。

    但是在如今,在肖寒的召唤之下,曾经的那件古神兵却并未出现,响应肖寒的召唤。

    显然,对方并未承认肖寒,因而对于他的召唤不予理会。

    肖寒感受着这个结果,不由有些遗憾。

    不过很快,他便再一次振作起来,强行打起精神,望向半空之中的神兵战场。

    他不晓得的是,在远方,他心心念念的那件古神兵同样正在注视着此地,此刻正在关注他。

    “原来还有这一招么?”

    陈恒观察着前方的战场,心中喃喃自语。

    他能够感受到前方的那一股召唤之力。

    那股力量源自于世界石,也源自于此前那块玉佩,但凡是存在于这片剑冢之内的神兵都能够感受到。

    当然,尽管能够感受到,但神兵之力同样极其强大,拥有一定的自主性。

    除非是天谷剑尊亲至,不然无人能够强行号召整片剑冢的神兵。

    陈恒也没有理会那召唤之力,只是自顾自的观察着眼前的景象。

    “那些本源,是好东西.......”

    他首先望向浮屠剑此前的所在,那一片浩荡的祭坛之上。

    在那里,此前霍长流等人为浮屠剑所准备的本源仍然还存在着。

    祭坛之上所存在的八种本源,源自于这个世界的八种独特体质,乃是霍长流极其背后的势力在这数百年时间所不断搜集而来的。

    这些本源原本是用于浮屠剑之上,为了让其恢复巅峰,凝聚出完整的形体。

    而现在,这个仪式被强行打断,这些本源也因此没有完全耗尽,还剩下一半左右。

    而这些在陈恒看来,都是好东西。

    浮屠剑需要这些本源来重新凝聚形体,汇聚自身本源,陈恒同样需要这些本源来壮大自身,增强本源。

    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拥有杀戮神性与吞天经的陈恒,对于这些本源的需求要比浮屠剑还要强上许多。

    此刻望着这些东西,陈恒不由有些心动。

    不过纵使心动,但陈恒还是没有第一时间有所动作。

    还不是时候。

    他将视线转移,注视着半空中的神兵大战,精力为之而转移。

    那些神兵,都拥有自身独特的法则之力,此刻在大战之下,其各自的领域展现,那种法则符文飞舞,展现而出。

    这在陈恒看来,同样格外精彩,有着巨大的收获。

    于他而言,此刻暂时不需要出手。

    等到这一场神兵大战结束之时,他再出手将那些本源收取,才是最好的时候。

    伫立原地,陈恒心中闪过种种念头,随后就此沉寂,再一次恢复寻常。

    前方,神兵大战还在继续。

    半空中,浮屠剑绽放光华,绯红剑身之上像是有血液滴淌一般,化为了一颗血色的太阳,横压四方,镇压四方一切。

    在那浮屠剑之上,此刻上面的神魔纹理在跳跃,那一个个神魔的影像像是直接活了过来一般,开始了自己的动作。

    一个个法相展现,是浮屠剑之后延伸而出,冲向前方,横扫那些神兵虚影。

    半空中,一个个神兵虚影发出悲鸣,随后直接在半空中逸散,消失于无踪,直接在浮屠剑之下泯灭。

    而伴随着这一切,一种异象开始发生。

    咔嚓......

    一阵清脆声响传出,吸引了所有的注意。

    肖寒抬起头望去,正好望见在身前,那一颗碧色的世界石正在绽放光辉,此刻其上一点细微的裂痕开始浮现而出。

    “这是.......”

    望着这一幕景象,他眼眸一缩,心中升起一股不妙的预感。

    “终于到极限了么?”

    前方,霍长流冷峻的声音传来,此刻发出一阵冷笑:“长久催动剑冢之力,又召唤众多神兵虚影而来,纵使是世界石的力量,恐怕也有些支撑不住了吧。”

    说话间,半空中浮屠剑继续冲向前方,恍然间像是有一尊魔神抬起透露,一双充满血色的眼眸望向前方,撕裂一切。

    砰!

    没有过多的言语,仅仅只是片刻之间,一件件神兵的虚影被直接撕裂,除了斩龙剑与弑神枪这两件地神兵虚影之外,其余神兵虚影尽数被撕裂,全部消失于无踪。

    而伴随着这个过程,在肖寒身前,世界石之上的裂痕更加清晰了,有点滴光华逸散,消散于整座剑冢之中。

    “是时候该结束了。”

    前方烟尘弥漫,一尊如同魔神一般的身影迈开步伐,走向前方,手中绯红长剑举起,直接向着肖寒两人斩落。

    这一次,原本笼罩四方,将肖寒两人紧紧庇护在其中的神兵虚影已然消失,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再度阻挡霍长流的身影了。

    “要结束了么?”

    感受着那向着自身而来的恐怖威严,还有那源自于浮屠剑,像是直冲灵魂的恐怖威严,肖寒心中释然,此刻闪过了这个念头。

    已经没有希望了。

    到了此刻,肖寒的手段已经尽数用完,再没有更多底牌。

 文学

站在原地,肖寒感受着前方传来的恐怖气息,望着怀中的宋青若,脸上露出了苦笑之色:“我已经没有办法了.......”

    事情到了眼前这一步,他所有的底牌都已经耗尽,面对眼前凶威滔天的浮屠剑,已然是没有任何办法了。

    在事实上,他能够做到眼前这一步,已经算是很了不起了。

    毕竟这不是寻常,而是一件真正的地神兵,在霍长流的手中其威力发挥出了大半。

    毫不客气的说,纵使是一尊真正的化神修士站在此刻的霍长流身前,面对手持浮屠剑的霍长流也没有丝毫办法,轻而易举便会被其所斩杀。

    肖寒能够一路做到这种程度,已经算是极其不错了。

    在肖寒怀中,宋青若没有说话,只是手臂上微微用力,默不作声的抱紧了肖寒。

    她的脸色仍然苍白,看上去没有丝毫血色,但此刻却罕见的露出了一丝笑意。

    面对肖寒报以遗憾的视线,她并未多说什么,只是微微摇了摇头,用无声的语言表达了自己的态度。

    在过往的时候,宋青若纵使用最为清冷的态度示人,很少有眼前这个时候。

    感受着宋青若的心意,肖寒也有些意外,不过很快便为之接受,轻声笑了笑。

    没有过多迟疑,在眼前的生死关头,过往的一切顾虑,一切迟疑都被抛开。

    他抱着宋青若,一双眼眸缓缓闭上,已经准备好迎接最后关头了。

    半空中,感受着浮屠剑恐怖的力量,世界石发出一阵悲鸣,随后直接落下,挡在了肖寒与宋青若两人身前。

    只不过,终究是挡不住的。

    若是没有意外,纵使是世界石,也不过是多拖延几秒钟的时间罢了。

    不过,在眼前的时刻,仅仅如此便足够了。

    剑冢之内,在眼前时刻,元气的波动突然变化,由原本的极度混乱开始变得平静。

    远方,像是有什么存在破封而出,显化于世间。

    浮屠剑的力量缓缓停了下来。

    “怎么回事?”

    原地,霍长流感受着手中浮屠剑的变化,不由皱了皱眉。

    在他的手中,血色的浮屠剑正在颤抖,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一般,其中的剑灵正在迅速苏醒,本能的感觉惊悸。

    这种郑重以对的感觉,纵使是此前那两件地神兵出现的时候也不曾有过。

    “是什么东西要出世了?”

    顺着浮屠剑的感应,霍长流望向远方所在的那个方向。

    从他的视野望去,那是一片耀眼的光华。

    半空中,一把古剑从天而降,于此刻终于降临了。

    那是一把锈迹斑斑,满是铁锈的古剑,看上去如同一把普通的凡兵一般,显得十分寻常。

    在这剑冢之内,这等程度的凡兵几乎遍地都是,根本没什么好珍惜的。

    若是寻常,纵使放到他们眼前,他们都不会去看上一眼。

    但是如今却显然不同了。

    望着眼前这把突然显化的古剑,霍长流眼神凝重,从中感受到了一股恐怖的力量正在复苏。

    “是你么?”

    熟悉的气机再一次降临。

    身前,肖寒缓缓睁开眼,望着眼前再一次出现,挡在自己身前的古剑,不由轻声松了一口气,重新变得安心了起来。

    尽管模样已经变得不同了,但那种气机却还是一般清晰。

    肖寒一眼便看得出来,眼前这把锈迹斑斑的古剑,正在当初他进入剑冢之时所寻找到的那把古剑。

    在当初,正是这把古剑改变了他的命运,让他得以从一个普通的小修士,一步步走到如今的这个地步。

    而现在,时间一晃过去了五年。

    他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小修士了。

    想到这里,他深深吸了一口气,随后伸出手,缓缓握住了身前的古剑。

    伴随着他的动作,身前的古剑开始蜕变。

    一点点铁锈开始落下,暗金色的琉璃剑身呈现而出,其上有一道道符文所形成的纹理,像是天地所凝聚而出一般,有一种浩大的玄妙感觉。

    还没有真正显露真正的面貌,仅仅只是其模样初步展现,便能够让人感受到一股无双的霸气与恐怖,如同兵中之王一般,君临天下。

    到了这种程度,所有人都能够看得出来,这必然是一把无上的神兵,不会逊色于任何地神兵。

    不过在眼前,古剑变化的速度却很缓慢,看上去始终无法展现所有的锋芒。

    这让肖寒不由皱眉,也让对面的霍长流不由开口嘲讽。

    “一件神兵破封而出,本体降临,倒是不错的机缘........”

    站在原地,他望着前方的肖寒,忍不住嘲讽道:“可惜,神兵虽好,但也需要足够资格的兵主才能驾驭。”

    “看眼前这情况,肖师弟你怕是还不配。”

    听着霍长流那嘲讽的话语,肖寒心中一动,却并不为之恼怒。

    他本就是一个小修士,出身卑微,父母不过是寻常凡人,早已经习惯了他人的冷嘲热讽。

    霍长流的嘲讽尽管令人难堪,却不会让他多么恼怒,不过平常罢了。

    站在原地,他正想开口说些什么,却突然感觉到了什么。

    一只纤柔的手伸出,无声无息间加在了他的手上,与他一起握住了身前的古剑。

    那是宋青若。

    在肖寒怀中,她的模样仍然虚弱,此刻听着前方霍长流的话语,同样没有开口说些什么,只是无声无息之间伸出了一只手,眼神中带着鼓励。

    砰!

    一阵清脆声响扩散,至此传出。

    身前,在宋青若也出手后,古剑迅速发生变化,其上的铁锈尽数蜕去,恍若新生的晨曦一般,散发出恐怖的光辉。

    尘埃散尽,初阳升起!

    这一刻,整个剑冢之内,原本因为神兵交锋而不断震荡的大地开始停止开裂,四处狂暴的元气逐渐恢复,一寸寸破碎的空间也开始愈合了。

    这并不意味着浮屠剑等三件地神兵的威严消失,而是有一股更加强大,更加恐怖的力量出现,强行镇压了地风水火,镇压了苍穹乾坤,让四方一切皆寂,彻底恢复。

    至神至圣的气息展露。

    在古剑之上,一股纯粹的神力扩散而出,散发四方,在这一刻爆发,几乎在刹那间便尽数将整片剑冢所笼罩。

    无形之中,两颗星辰在半空中升起,一颗散发着无穷阳光,一颗又如同黑洞,吞噬一切光明。

    光与暗在此刻交织,恍若世界之轮回。

    法则的奥义在此地显化,像是要回到天地开辟之处,万物初始之时。

    整片剑冢为之而颤抖,法则之力在弥漫,酝酿。

    无形之间,浩荡的神力从古剑之上传出,缓缓加持在肖寒与宋青若两人身上,让其与古剑相互契合,形成一体。

    霍长流的脸色终于变了。

    他感受到了手中浮屠剑的颤抖。

    在此前,世界石展现时,浮屠剑没有动静,并不惧怕。

    神兵虚影被召唤而出之时,浮屠剑震荡,但有的仅仅只是渴望。

    而在此刻,当那把古剑的力量被彻底唤醒,足以改天换地的力量真正展现之时,浮屠剑再次震荡,此刻传来的却满是恐惧。

    浮屠剑的剑灵在恐惧,在害怕。

    毫无疑问,浮屠剑剑灵的本质是极其高的,所能够感受到的东西也要多出许多。

    因此,其敏锐感受到那把古剑的本质,远远超过了它本身。

    “不.....不可能!”

    霍长流脸上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身躯不断倒退,向着后方退去:“在这世上,怎可能有比浮屠剑还要强大如此之多的神兵!”

    “那把古剑....那把古剑.......”

    他低头喃喃自语,像是有些入魔了一般,随后猛然抬起头,双眸中绽放出无量光华:“那把古剑,难道便是传说中的天神兵么?”

    “天神兵?”

    前方,肖寒两人倾听着霍长流的话语,此刻也有些震撼。

    在此刻,随着古剑彻底复苏,他们两人的力量也与古剑相互勾连,能够清晰感觉到古剑的力量之浩瀚。

    那种神力之强大,力量之雄浑,如同传说中开天辟地的古老神器一般,势不可挡。

    握着眼前的古剑,他们心中忍不住升起一股错觉,仿佛此刻的自己已然化身为神祇,几乎无所不能。

    当然,他们知晓这仅仅只是一种错觉,是古剑力量太过强大所带来了。

    “天神兵......或许吧.......”

    肖寒低着头,用了许久才从古剑的力量之中缓过神来,缓缓开口说道:“若天神兵便代表了这个世界中神兵的最强,那我想这恐怕便是天神兵了........”

    天神兵,代表着的是这个世界的古老传说,是传说中的创世神兵,一直以来都仅仅只存在于古老神话中,无人知晓其是否存在。

    肖寒自然也不知晓。

    不过若是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天神兵的话,那眼前这把古剑必然算是其中一件吧。

    “这件古剑是不是天神兵,我并不知晓.......”

    宋青若也开口,从古剑的震撼中回过神来,望向前方:“但我知道,在这古剑之下,你今日的结局早已注定。”

    “大言不惭!”

    霍长流发出一声怒吼,脸色看上去有些狰狞:“想杀我,那就来试试看吧!”

    话音落下,血色的浮屠剑怒然斩落

本文标签:老师别摸啊摁摁快点

上一篇:美女撩起裙子扒下小内裤-全文

下一篇:官场熟女高潮/bl嗯手指敏感点酥麻凸起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