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男人让女人自慰给他看-全文

2021-10-28 14:43:2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忽然得知老婆怀的三胎还不是他的。

“团长,反正现在也没选择的余地了,不如乖乖当炮灰吧?”

杨洪兴提议,要是能说服廉仲心甘情愿给孙缘卖命,他觉得他能得到孙

忽然得知老婆怀的三胎还不是他的。

    “团长,反正现在也没选择的余地了,不如乖乖当炮灰吧?”

    杨洪兴提议,要是能说服廉仲心甘情愿给孙缘卖命,他觉得他能得到孙缘的优待。

    “廉仲,那个孙缘,很阴险的,你觉得他放弃了手枪,实际上人家有更厉害的装备,放弃手枪,是为了让你轻敌!”

    马国栋劝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滚!”

    廉仲怒骂,双手抱头,使劲抓着头皮。

    他郁闷烦躁的都要心肌梗塞了!

    从高高在上的古城第十人跌跌落到炮灰奴隶的地位,这落差也太大了!

    我他妈就不该膨胀!

    啪!

    廉仲抬手,狠狠地抽了他左脸一巴掌!

    “没的选呀!”

    马国栋叹气,但是内心中,又有一丝希冀,万一自己好好表现,得到孙缘的认可,不就能正式成为这个团队的一员了吗?

    跟着古城第一人混,怎么想都比第十人有前途!

    马国栋扭头,打量其他同伴。

    他们看上去还是一脸哀愁,但是马国栋明白,他们心中怕是早开心的哼起了小曲。

    “要不,咱们逃吧?”

    马国栋突然开口,想诈一下这些人,万一有人想跑,正好抓了做投名状,结果他刚说完,杨洪兴和高奎就扑了过来,一把把他摁倒。

    “团长,这家伙要逃!”

    高奎大叫,宛若一条被主人喂养了十年的忠犬。

    “你他……”

    马国栋还没骂完,脸上就挨了一拳。

    其他人见状,也立刻扑了过来。

    这可是投名状,必须有我一份!

    “放开我,我没打算跑……”

    马国栋郁闷了,大声嘶吼,结果叶玉梅抓起一把泥土,就塞进了他的嘴巴里。

    廉仲仿佛一条失去梦想的咸鱼似的坐在地上,看着这些人骚乱,忽然,他大笑了起来。

    “你们搞什么呢?”何金成骂骂咧咧的跑了过来:“想死呀?快住手!”

    “何大哥,他要逃!”

    杨洪兴揭发。

    “我……呸呸……我没想跑!”

    马国栋解释。

    “哎呀,你还敢吐何大哥口水?”

    高奎挥起拳头,朝着马国栋就是两下。

    咣咣!

    “我那不是吐口水!”马国栋欲哭无泪:“我那是吐泥巴!”

    “带我去见孙缘!”

    廉仲站了起来。

    “我们团长的名字也是你叫的?”

    何金成呵斥,本来抬脚,想踹这家伙,但是被廉仲凶悍的双眼一瞪,他又不敢了。

    “怂货!”

    廉仲冷哼,径直走向别墅。

    既然现实已经无法改变,那就忍受,重新往上爬!

    “我正好趁着这个机会,观摩孙缘,看看他是怎么玩这个游戏的,为什么比我强那么多?”

    廉仲决定偷师!

    说实话,要是孙缘上来就用那种电击把他放翻,他肯定不服气,但是人家拳拳到肉,打出了碾压姿态。

    廉仲心服口服。

    别墅后院,甄鱼泡在泳池里,享受这份难得的休闲时光。

    孙缘说了,休息半小时,然后出发,因为进入下一座海岛后,团队就要朝着祭坛全速前进,去抢宝箱,必然没有休息的时间了。

    陈潇看到廉仲走近,低声提醒:“那个恶魔小丑过来了!”

    “不用怕!”

    甄鱼虽然这么说,可还是离开游泳池,做好了逃跑准备,她可不想被抓做俘虏。

    “孙缘呢?我想和他谈谈!”

    廉仲询问,视线扫过了泳池边上这几个女孩,心中满是羡慕和嫉妒,因为她们都姿态万千,漂亮出众。

    嘎吱!

    别墅的大门开了。

    孙缘走了出来:“谈什么?”

    “不管遇到孢人还是玩家,我会全力以赴战斗,所以我希望你不要把我当炮灰使用!”

    廉仲提议。

    “你一个奴隶,有什么资格讲条件?”高爽大骂:“信不信团长一按按钮,炸飞你的脑袋?”

    廉仲无视了高爽。

    “哎呀,你的排名不过比我高九个,神气什么?”

    高爽想揍他,但是觉得打不过,于是只能骂人泄愤。

    廉仲推算了一下高爽的排名,心中突然舒服了不少,因为丢人的不止他一个了。

    “好呀!”孙缘笑了起来:“等登上塔顶,我还你自由!”

    “一言为定!”

    廉仲眼睛一亮。

    “嗯!”

    孙缘点头,不过对廉仲活到最后不抱希望,因为下一场很难。

    “宋莉,去通知大家,出发了!”

    孙缘吩咐,当先朝着祭坛上走去。

    “孙缘!”

    苏谈夏喊了一声,追上孙缘,把一枚药丸递给孙缘:“给你!”

    这一座海岛的宝箱,是苏谈夏开的,里面有一枚疗伤圣药,重伤濒死的玩家吞下后,伤势可以立即痊愈,并且状态回满,可以发挥出百分百的战斗力。

    苏谈夏不喜欢欠人情,所以要把这枚药丸给他。

    孙缘看了一眼,没接:“你留着吧!”

    “我不喜欢欠人情!”

    苏谈夏声音平等,但是透着一股不容拒绝的语气。

    “那遇见孢人了,你多出力!”

    孙缘淡淡一笑。

    他要是接了药丸,会显得贪婪,降低大家对他的评价,关键是这类药品,孙缘并不缺。

    还不如让她打工偿还!

    “我会的!

    苏谈夏也不是矫情的人,不再强求孙缘收下药丸。

    “现在什么情况?”

    马国栋一行跪在地上,伸长了脖子,朝着别墅后花园张望。

    “团长怂了呗!”高奎呵呵:“我还以为他要威武不能屈,找孙缘拼命呢,原来也是个胆小鬼!”

    “行了,少说几句吧!”

    马国栋喝骂。

    他理解高奎的心态,只要把廉仲贬的一无是处,那大家就不会因为背叛自责和尴尬了。

    “你们几个,过来,要出发了!”

    何金成呼喝。

    祭坛上,传送门前。

    孙缘看着这些人,神情冰冷:“大家齐心协力,把这一关过去,要是有人对我的命令阳奉阴违,我会让他第一个死!”

    众人赶紧表态,唯孙缘马首是瞻!

    “马国栋,高奎,叶玉梅,高爽,你们第一批过!”

    孙缘点名。

    这个安排看似是孙缘随口说的,但实际上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第一批进去的人,遭遇危险的概率很大,所以孙缘需要炮灰,但是他又担心炮灰不抵抗跑掉,于是安排了高爽跟着。

    而让叶玉梅一起,是因为她是个女人,从目前表现来看,她对这个团队的归属感最高,遇到危机,大概率不会跑,而且即便跑,一个女人也跑不了多快,反而因为足够弱,能吸引敌人火力。

    “快进!”

    高爽催促,挥舞手中的骨刀,一副杀神模样。

    “苏谈夏,唐棠,你们两个最后!”

    孙缘等到高爽四人进去,立刻催促廉仲:“快点!”

    “孙缘这也太谨慎了吧?”唐棠看着孙缘穿过传送门,很是无语:“大家一起过,遇到了偷袭,一起扛就是了!”

    “但是你不觉得团长这种安排,让人很有安全感吗?”

    宋莉这不是拍马屁,而是真的这么认为。

    “唐棠,这就是孙缘为什么可以当团长,大家愿意跟着他,而你不行的原因!”

    苏谈夏感慨。

    跟着孙缘,真是太省心了,他会把一切事情都考虑到。

    三分钟后,所有玩家,全部通过传送门,踏上了一座新的海岛。

    “快看,有炊烟!”

    宋莉的视野恢复,立刻打量四周,就看到一道炊烟袅袅升起。

    唰!

    众人看向孙缘。

    “高爽,唐棠,苏谈夏,你们分别带一些人,从其余三个方向绕过去,包围他们!”

    孙缘的团队现在人员庞大,可以玩这种包围战术了。

    “团长,我想和你在一起!”

    宋莉等孙缘安排好各队人员后,立刻开口。

    “唐棠很强,你跟着她很安全!”

    孙缘安慰。

    “可是……”

    宋莉心说那个女人再强,能比你厉害?只是她还没说完,就被孙缘打断了。

    “不要磨磨蹭蹭,浪费时间了,你要是不愿意听我的安排,可以留在这里!”

    孙缘可不会惯着宋莉。

    ‘呵呵,小婊砸,吃瘪了吧?’

    甄鱼心里美滋滋,因为她可以一直跟着孙缘,不过她心里美完,就忍不住瞟了江舒丹一眼。

    孙缘为什么让她跟着?

    他们不会真的有-18CM的接触了吧?

    甄鱼越想越郁闷,江舒丹,你可是大学老师呀,尽然连自己的学生都睡?

    节操何在?

    “开始行动!”

    随着孙缘一声令下,苏谈夏三人带领小队离开。

    孙缘等了大约半个小时,估摸着大家快要各就各位了,他立刻朝着那道炊烟前进。

    ……

    这是一支玩家小队,四男二女,他们已经在这里生活了两天!

    打孢人?

    这辈子都不可能打孢人,大家都怕死,只有等别的玩家先和孢人干一场,才能确保安全过关这样子!

    反正第一座海岛,他们就是这么混过来的!

    当孙缘出现的时候,发现这四男二女正在‘六人大战’,彻底抛弃羞耻心,放飞自我了。

    江舒丹看了一眼,就面红耳赤,移开了视线。

    甄鱼撇了撇小嘴,见怪不怪。

    面对末世,有的人选择了及时享乐!

    “是你?”

    一个左耳上戴着一只耳钉的青年,看到孙缘三人,并没有慌张,依旧放浪形骸。

    这个孙缘前两场游戏表现非常好,尤其是第二场,赚了好几万点数,让他羡慕的要死。

    “哇,帅哥,一起来玩呀?”

    一个染着茶色头发的女孩,朝着孙缘叫了起来。

    “一起吗?”

    耳钉青年邀请,视线划过甄鱼后,落在了江舒丹身上,这个女人身材真他妈火爆。

    “你们杀掉孢人了?”

    孙缘皱眉。

    这混乱的场面,让他正直的三观无法接受。

    耳钉青年本来要回答,但是突然想到一个可能性,改口了:“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帅哥,我们要是杀掉孢人,早去下一座海岛了,还用在这里吹海风?”

    茶发女调侃。

    啪!

    她身后的那个短发男,一巴掌打在了她的屁股上:“你多什么嘴?”

    “滚!”茶发女立刻爆发,往后一蹬,踹在这个短发男的小腹上:“老娘没兴趣了!”

    短发男摔了个跟头,气的脸色铁青,想打茶发女。

    “帅哥,就你们三个人吗?”

    茶发女穿好泳裤,走向孙缘。

    “别过来!”

    甄鱼大喊,嫌这个女人脏。

    “祭坛上有宝箱,能开出极品装备,你们知道吗?”

    孙缘感觉这几个人太滑头了,正常询问,什么有价值的情报都得不到,于是换了个问法。

    “知道!”耳钉青年很狡诈,一眼就看穿了孙缘的伎俩:“谁拿到装备,谁就会被孢人攻击,我们才没那么傻呢!”

    耳钉青年这么说,是告诉孙缘,他们‘一贫如洗’,没有被攻击的价值。

    “帅哥,看你的样子,已经杀过孢人,是从别的海岛上传送过来的吧?”

    茶发女看向甄鱼背着的登山包,吞了口口水:“有吃的吗?给点呀!”

    “这六个人好穷!”

    甄鱼看了下,这几个人除了身上的泳衣,什么都没有,武器就是几根木棒,旁边有几个吃掉的椰子壳。

    “穷?”耳钉青年嗤的一声,笑了起来:“我很快就富咯,孙缘是吧?我见过你的团员,怎么样?三千点数,再把登山包打开,让我随便挑三件东西,我就告诉你他们在哪儿!”

    孙缘听到这话,眉头立刻皱了起来:“你在勒索我?”

    “勒索?不不!”

    耳钉青年摇头:“我可是正儿八经的社会五好青年,怎么会勒索你呢?我只是希望你能支付一些咨询费!”

    哈哈!

    其他人都笑了起来。

    “别他妈笑了,不知道该干啥吗?”

    耳钉青年骂了一句。

    其他人秒懂,立刻拿起棍棒,围了上来,那个短发男甚至连泳裤都没穿,拎着最粗的木棒,虎视眈眈的盯着孙缘。

    四打一,他们觉得自己能赢!

    “孙缘,你看,我人多,但是我很讲道理,没有抢劫你,只是希望你支付一些咨询费,我就把你团员的情报告诉你,这个交易很公平吧?”

    耳钉青年一副‘我吃了大亏’的神情,在甄鱼看来很欠揍

 文学

海滩边,棕榈树下,气氛剑拔弩张!

    “卢伟,你确定能赢?”茶发女小声劝说:“要不算了!”

    在她看来,这个孙缘面对一打四的情况,都如此淡定,肯定有所依仗。

    “你是不是看到帅哥就走不动路了?”

    耳钉青年姓卢名伟,听到这话,一肚子不爽,破口大骂:“你这种烂货,就算倒贴,人家也不要!”

    “你说谁烂货?”

    茶发女愤怒。

    “是不是欠揍?”

    短发男抡起了木棒,作势要打。

    卢伟能当这伙儿人的大哥,也不是省油的灯,他立刻开始给众人打气:“大家别怕,他要是有装备和灵魂力量,咱们肯定打不过,但是现在看肉搏,就算他的身体素质是咱们的三倍,咱们四个人,加起来还比他多一倍呢!”

    噗哈哈!

    甄鱼听到这话,直接笑喷。

    “……”

    江舒丹一脸震惊,账还能这么算?

    你这是多蠢呀!

    “实锤了,这家伙绝对是一条九漏鱼!”

    甄鱼调侃,把手伸到腰后,同时看向孙缘,用眼神询问他,需要拔枪吗?

    “你他妈才是九漏鱼呢!”

    卢伟玩手机,第一次看到这个名词的时候,就觉得自己被冒犯了,很气!

    因为他是初中辍学,连毕业证都没拿到,现在听到甄鱼这么说,更不爽了:“哥几个,上,连她一起揍!”

    “杀!”

    短发男怒吼,冲到孙缘面前,抡起木棒就砸向他的脑袋。

    “去死!”

    呼!

    木棒带出了破风声。

    孙缘左臂一摆。

    咔嚓!

    木棒被打断了,孙缘跟着一记右直拳打出!

    砰!

    短发男鼻子挨了一下,顿时觉得又酸又疼又麻,还有鲜血流出,灌进嘴巴,湿润了下颚!

    孙缘的连击还没完,他的右腿抬起,一记膝撞,轰在短发男的小腹上。

    砰!

    啊!

    短发男惨叫,感觉所有的肠子都碎了,整个人疼的弯腰,瞬间出了一身白毛汗!

    孙缘往前走去,顺势一记手刀,砍在短发男的后颈上。

    砰!

    短发男倒地,几乎晕死过去。

    这是因为孙缘待会儿要拷问,所以留了力气,避免打晕他们,不然还要等他们醒。

    卢伟看到孙缘一个照面放翻好哥们,他有些惊,但是两人相距不到三米,已经没有退让的可能了。

    “操,拼了!”

    卢伟大吼一声,木棒敲头。

    孙缘不闪不避,右手紧握,直接轰了出去!

    砰!

    孙缘的拳头打烂木棒,去势不减,又打在卢伟的胸口上。

    砰!

    卢伟胸口剧痛,就像被悍马越野车全速撞到了,整个人跌飞,但是不等落地,孙缘的大手伸来,啪的一下,抓住了他的头发,往下一拉,同时右膝自下而上,火箭飞撞!

    砰!

    卢伟的脸被撞烂了,口鼻就像个花洒,喷着鲜血,他本人更是像一个足球,垂直飞起。

    孙缘转身摆腿,暴力横扫!

    砰!

    卢伟被踢中,飞出,撞在一个青年身上,把他砸翻在地。

    孙缘两个箭步追过去,飞起一脚,宛若足球场上的大力抽射似的,奔在这个青年的脸上。

    砰!

    青年打着旋儿,滚翻了出去。

    最后一个染着一头银发的青年,看到孙缘一出手,秒翻四人,直接傻眼了,僵在原地,不敢在进攻。

    茶发女两人也是目瞪口呆,没想到孙缘强的如此离谱。

    “学长神威!”

    甄鱼加油,喊起了666。

    银发青年转身就跑,又慌又快,就像去情人家里修水管被情人的老公发现了正拿刀追砍。

    “你果然好厉害!”

    茶发女露出了一个讨好的笑容,就迈开小腿,要往孙缘冲去,准备用身体诱惑他。

    因为这才是她的武器。

    另一个女人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站住!”甄鱼大喊,拔出手枪对准茶发女:“你再乱动,我就开枪了!”

    卢伟疼得要命,看到这一幕,更是郁闷的吐血。

    “你他妈有枪为什么不早点拿出来?”

    卢伟欲哭无泪,这个孙缘就是个心理变态,他肯定是想让自己产生一种能打败他的侥幸心理,然后再锤爆自己,进行心理和身体上的双重折磨。

    “还要咨询费吗?”

    孙缘询问。

    “我那是开玩笑!”卢伟解释:“你怎么就当真了?”

    “现在可以说了吧?”孙缘走到卢伟身边,踢了踢他的脑袋:“我的团员,你都见到了谁?他们去哪了?”

    “是一对青年男女,我邀请他们加入我们,他们拒绝了!”

    卢伟想起那个女孩,还有些遗憾,因为她很漂亮。

    当时他们四个还想打劫一把,男的打死,女的留下爽一爽,可是那个女孩很警惕,不管他们怎么示好,对方始终和他们四个保持着一段安全距离,根本追不上。

    “长什么样?”

    孙缘神情一振。

    “他们和你年纪差不多,男的普普通通,一看就是那种没女人缘的类型,女的很漂亮,放在我们初中,一定是校花!”

    卢伟回忆着两人的面容。

    “能不能说详细点?”

    甄鱼用手枪指着卢伟:“我们团队里漂亮的女孩多了去了,谁知道你说的是哪个?”

    卢伟听到这话,看了看姿色平庸的茶发女,气的想打人。

    我为啥就没个极品妹子呢?

    “快说!”

    甄鱼催促。

    “那个女孩很美丽,总之就是那种,男人见了,想和她谈朋友!”

    卢伟作为一条九漏鱼,言辞比较匮乏,无法说出更准确的形容了。

    “你们其他人,谁有补充?”

    孙缘估摸着男的是卓文,因为秦德很擅长泡妞,而且是个人精,不会给人老实人的印象,至于女孩,他猜不出来。

    因为纪诗涵、顾然、还有沈静然,年纪都和他相仿,而且足够漂亮。

    不过应该不是纪诗涵,因为她的气质太出众了,已经有了明星相。

    茶发女刚要开口,就听到逃走的曾青,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

    唰!

    卢伟几人,扭头看了过去。

    很快,他们就看到曾青被一个膀大腰圆的男人扯着头发,拖在地上,扯向这边。

    在他身后,还有几个凶神恶煞的同伴。

    “……”

    茶发女害怕,这个家伙一看就不是好人。

    “快跑,不然来不及了!”

    卢伟挣扎着,一边提醒孙缘,一边想爬起来,趁机逃走,但是被孙缘一脚踢翻。

    “跑什么?那是我家团长的人!”

    甄鱼瞧不起这个怂包,本想朝着他吐一口口水,但咳了一下后,忍不住了。

    万一这家伙是个抖M,那被我吐口水,岂不成了奖赏了?

    万万不行!

    “什么?”卢伟听到这话,惊了,下意识的脱口而出:“那你们为什么不在一起?”

    “为了全歼你们!”

    孙缘微微一笑,没有特别的涵义,但是落在卢伟眼中,却觉得比地狱的恶魔还要阴险和残忍。

    尼玛!

    我要是看到你有这么多团员,打死我我都不敢勒索你呀!

    你他妈这是钓鱼执法吧?

    “团长!”

    高爽走近,把打的鼻青脸肿的曾青丢在了地上,之后盯向卢伟等人。

    这几位根本不敢和他对视!

    唐棠和苏谈夏埋伏在树林中,见到大局已定,也过来了。

    这一下子多出这么多人,把四周围得水泄不通,让卢伟六人直接瑟瑟发抖了。

    我滴妈!

    你这号召力是不是也太强了?

    “团长,我想跟你混!”

    卢伟恳求。

    “淦,我会配钥匙,你配吗?”

    高爽讥讽。

    “团长,这几个人怎么处理?”

    马国栋立刻进入了智囊角色,为孙缘出谋划策:“要我说,咱们可以用他们做诱饵,把孢人引出来!”

    刚才抓住曾青的时候,他顺便拷问了几句,知道这些人还没见到孢人!

    卢伟六人听到这话,整个人都麻了。

    “团长,饶命呀!”

    “给我一个效忠你的机会吧?”

    “我有狐臭,当不了诱饵的!”

    六个人哭诉求饶。

    茶发女看到一瞬间出来好几个颜值超高的女孩,知道她这姿色,白给人家都不要,所以开始示弱卖惨。

    噗通!

    茶发女跪在了地上:“团长,你也看到了,我刚才不让他们伤害你,你给我一条生路吧?”

    “我什么坏事都没有做过。”

    “我还有个年幼妹妹,等着我从神之塔里出去,给她带装备带好吃的!”

    孙缘还没做决定,苏谈夏已经看不下去了。

    “孙缘,可以杀掉他们吗?”

    苏谈夏建议,对于这些没有道德和羞耻感的人,她发自内心的厌恶。

    这六个人刚才干的事情,她在树林里都看到了。

    极其恶心!

    让她觉得眼睛都被污染了。

    “你来杀?”

    孙缘其实也不爽这六个人,我这个内测玩家还没享受过这种party,你们倒是玩的嗨。

    他不杀人,主要是担心圣女妈妈生气,不然他早开枪处决他们了。

    “好!”

    苏谈夏很痛快的答应了。

    “甄鱼,把枪给她!”孙缘拍了拍手:“好了,其他人上路,去祭坛了!”

    苏谈夏接过手枪,先检查了保险,接着退下弹匣,看了一下子弹数量,随后装回弹匣,拉动套筒,给手枪上膛!

    “要不要帮忙?”

    唐棠看着这几个自不量力的倒霉蛋。

    自从世界游戏化后,唐棠已经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杀过不少人了,所以对这种事,心中毫无波澜。

    “不用!”

    苏然走到短发男身边,将枪口对准了他的脑袋。

    “别杀我!”

    短发男哀求,他因为被孙缘重殴,身体疼痛,根本站不起来,只能爬着逃离。

    苏谈夏对于这种求饶,无动于衷,纤细修长的食指,扣下扳机!

    砰!

    子弹射出,打进短发男的太阳穴,让他瞬间毙命,倒是死的没有痛苦。

    卢伟几人见状,吓的都尿了出来,哭喊求饶。

    茶发女忽然启动,冲向了丛林中。

    苏谈夏并没有慌张,淡定举枪!

    砰砰!

    枪口焰喷出,两发连射!

    苏谈夏一枪打中茶发女大腿,让她减慢速度,停下身体,紧跟着又一枪,打中了她的后脑。

    砰!

    茶发女歪倒在地上,鲜血流出,湿透了身下的沙砾。

    “妈的,拼了!”

    曾青看到苏谈夏走向他,豁出去了,突然暴起,狗熊一样,扑向了她。

    砰!

    一发命中,曾青的眉心多出了一个窟窿。

    “淦!”

    卢伟从来没有这么绝望过,眼看着活不了了,大笑出声:“反正老子也杀过三十多人,睡过不少女人,这辈子值了!”

    苏谈夏本来瞄准了卢伟,听到他叫嚣,反而没开枪,而是瞄向了最后一个男人。

    他正在跪在地上,不停的磕头。

    “不要杀我,求你了,不要杀我!”

    苏谈夏没有怜悯,果断开枪。

    砰!

    这个男人脑袋开花,一头杵在地上。

    “继续喊呀!”

    苏谈夏没看那个活着的女人,随手一枪!

    砰!

    女人中枪,一击毙命。

    “你他妈就是个恶魔,变态,杀人就这么有意思吗?”

    卢伟怕了,满脸惊惧,关键是这个女生杀人的时候,太淡定了。

    “没意思,但是……”苏谈夏将枪口指向卢伟额头:“有一些人渣必须被清除!”

    “我淦……”

    卢伟咒骂着,想比一个中指,但是子弹比他的动作更快,先一步钻进了他的眉心。

    卢伟死亡!

    苏谈夏扭头,眺望了一眼海平线,之后走向丛林中,去和孙缘一行汇合。

    “卧槽,这个女人好冷酷!”

    高爽震惊。

    “是可怕吧?”

    宋莉撇嘴。

    其他人没答话,但是都认同这个说法!

    “苏学姐是不是有精神洁癖?”

    甄鱼小声,朝着唐棠打听。

    “不清楚!”

    唐棠认识苏谈夏,但是对她的私生活就不太了解了,她只知道苏谈夏有点完美主义倾向,不管做什么,要么不做,要么就做到最好。

    而当她做到最好时,也是她放弃的时候。

    对于很多人来说,付出全部努力和心血,拿到了一个奖项,会当做是毕生的荣耀,充满成就感,但是苏谈夏不是这样。

    她拿过全国钢琴大赛少儿组、青少年组的冠军,她高中的时候拿过奥林匹克竞赛数学、物理、化学三个冠军,还有世界国际象棋青少年组的冠军……

    苏谈夏不到二十年的时间,拿到了二十六个重量级冠军。

    如果一个人拿到这些冠军中的一个,肯定把奖杯放在最显眼的地方,但是苏谈夏把它们都丢进了垃圾桶!

    唐棠以前很希望苏谈夏做她的大嫂,但是对她了解越多,这个想法越淡,因为苏谈夏极其优秀,哥哥应该配不上,还有就是她这个精神状态,很有问题。

    唐棠可不想有一天起床,突然接到家里人的电话,说老哥被大嫂给分尸了。

    说简单点,就是唐棠觉得老哥驾驭不了苏谈夏。

    “甄鱼,还你枪!”

    苏谈夏追上女主播,把手枪递给她。

    “哦!”

    甄鱼看着手枪,一想到这武器刚才打爆了六个人的脑袋,溅的脑浆到处都是,她就有些不想接。

    “你的心理素质太差了!”苏谈夏建议:“让孙缘帮你杀几个玩家,然后你和尸体在同一个房间里呆上几天!”

    甄鱼瞬间想到尸体腐烂,上面有白色发臭的蛆虫乱爬,自己还要看着它们用餐……

    呕!

    甄鱼捂住了嘴巴,想吐。

    苏谈夏把手枪塞给甄鱼,走到孙缘身边,和孙缘交流游戏经验:“你觉得这一关有最终BOSS吗?咱们应该怎么做,才能将收益最大化?”

    孙缘看着苏谈夏一脸平淡的表情,服气了。

    这哪像一个刚刚处决六个玩家的杀人魔?

    看来自己还得继续磨炼意志!

    “大家走快点!”孙缘回头,催促了团员们一句后,才和苏谈夏道:“尽量多开宝箱!”

    这一关没有最终BOSS,它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让玩家积累装备,以便更好的应付下一场游戏。

    孢人对阵玩家,优势太大了。

    银色木马自然要进行一些操作,让双方势均力敌,那样厮杀才会精彩好看。

    就在神缘团离开后不久,一只身高一米九的孢人,出现在篝火边。

    它踢了踢尸体,之后看向孙缘等人离去的方向。

    湛蓝的晴空下,那么明显的篝火炊烟,孢人怎么可能看不到?

    它早就过来了,只是没有进攻而已,这些玩家之间爆发的冲突,它都看的一清二楚。

    “垃圾!”

    孢人轻蔑。

    那个抓到逃走玩家的男性人类,从自己身边不到五米的地方走过,竟然都没看到自己,真是太杂鱼了。

    在部落中,这种家伙连成为战士陪练的资格都没有,会被族长亲手砍下它的脑袋,把尸体丢进田地里,成为庄稼生长的肥料。

    敌人的大致情况,还没有摸清楚,不过该行动了!

    孢人进入丛林,开始狩猎。

    ……

    孙缘的队伍,是高爽带着马国栋,高奎,杨洪兴这些玩家,在前边开路,中间,是孙缘和他信任的玩家,比如唐棠和苏谈夏,再往后,是老头和宋莉这些老幼,而队尾,是廉仲和他的几个队员。

    这样安排,即便廉仲自暴自弃,要偷袭孙缘,也要先越过宋莉、陈潇和何金成。

    丛林中,潮湿闷热,各种蚊虫不停的袭扰,随着赶路的时间变长,大家都没了说话的兴趣。

    “咱们已经走了三个小时了,还要多久才到祭坛?”

    何金成小声抱怨!

    他想休息下!

    “少说话,多赶路,忍一忍就过去了!”

    老头安慰。

    “开了宝箱,里面的东西也是孙缘他们分,他们当然有动力了!”

    何金成不爽,小声嘟囔,但是无可奈何。

    随着时间推移,队伍已经越拉越长,不像之前那么紧凑了,大家的体质毕竟不同,像宋莉和甄鱼这种,都快掉到队尾去了。

    老头听到何金成的嘟囔,摇了摇头,这种人吃不了苦,也不想吃亏,他都不想想,孙缘让他跟着,对他来说就是占了天大的便宜了。

    “大家打气精神,小心被偷袭!”

    前边突然传来孙缘的喊声。

    “孙缘真谨慎,大家赶了这么久的路,已经有些疲惫了,孢人这个时候偷袭,是最好的时间!”

    老头赞叹。

    “孙缘不在这里,听不到,你不用拍他马屁!”

    何金成不敢招惹孙缘,但是嘲讽老头几句,还是够胆的,反正他肯定不敢打自己。

    “呵呵!”

    老头很大度,没和何金成一般见识。

    “既然大家都累了,就应该休息一会儿,不然孢人偷袭,损失很大!”

    何金成抱怨着,突然眼睛一亮,我可以用这个借口,去向孙缘建议,到时候不仅休息了,还能让他觉得我有头脑,值得栽培。

    何金成想到就做。

    老头看到这一幕,摇了摇头。

    你当孙缘想不到这个道理?

    他只是不太在乎大家的死活,因为在他心中,宝箱才是第一位的,所以他绝对不会给团员休息时间的。

    “团长,我觉得大家需要……”

    何金成还没把话说完,队尾突然响起一声惨叫。

    “敌袭!”廉仲大喊:“是孢人!”

    整个团队的气氛,瞬间紧张起来。

    宋莉和甄鱼第一时间就往孙缘身边跑。

    “警戒四周!”

    孙缘大喊,并没有着急往队尾赶去,而是打量周遭,刚才那声惨叫,是炮灰发出的。

    唐棠本来要冲过去,但是看到孙缘没动,她也停下了。

    廉仲等人在队尾,孙缘大概是想用他们消耗一下孢人。

    苏谈夏瞄了孙缘一眼,孙缘现在过去,如果打起来,他不动手,只让炮灰上,会显得他狠辣无情,但是不过去,炮灰们死伤多少,都与他无关。

    “团长!”

    “学长!”

    宋莉和甄鱼过来了,看到孙缘一脸平静站在那里,没有半点慌张的神态,她们立刻感觉到一股浓浓的安全感。

    孙缘等了半分钟,队尾那边依旧没有传来厮杀声,甚至连惨叫也没有了,这让他有些皱眉。

    “走,过去看看!”

    孙缘加快脚步,这次来袭的敌人,怕是不好对付了。

    恶魔小丑团的玩家们,正在廉仲的指挥下,背靠背,围成一个圆形,警戒四周。

    一个男性玩家倒在地上,他的脖子被一支标枪贯穿,巨大的冲击,让他的颈椎碎了,脑袋弯成了九十多度。

    “一击致命,够准的!”

    唐棠一看这绿色标枪的造型,就知道是孢人来了

本文标签:男人让女人自慰给他看

上一篇:2021最推荐(囊袋涨满铃口强忍)在线阅读

下一篇:私立性奴女子调教学校:白紧窄滑岳坶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