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雏女强破瓜/以后儿子你就是妈的老公了

2021-10-28 14:51:0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龙兄哪里话,此事怎能怪到你头上。”

“你们两个别在那虚伪哔哔了,现在是在讨论救人,再磨蹭下去,表妹的孩子都能叫你叔叔了。”

李寻欢的脸色一

“龙兄哪里话,此事怎能怪到你头上。”

    “你们两个别在那虚伪哔哔了,现在是在讨论救人,再磨蹭下去,表妹的孩子都能叫你叔叔了。”

    李寻欢的脸色一阵苍白。

    他有点后悔来找金肆了。

    金肆的话太刺耳了。

    忙还没帮上,这扎心话已经一箩筐一箩筐的砸在他头上。

    “对方若是要拿捏我的话,到时候就让我出面即可,以我在外面的那点名号,应该还是有点用的。”龙啸云大义凛然的说道。

    “你出面个屁,你还真把自己当昆仑仙了?”金肆放了翻白眼:“既然对方敢掳走表妹,那就说明对方有恃无恐。”

    “大哥,龙兄也是好意。”

    “要是没他在李园进进出出,会有这破事吗?”

    “如果真要追究起来,你让龙兄成为昆仑仙,你才是罪魁祸首吧。”

    “小李子,我对你很失望,你居然帮外人。”

    “我只是帮理不帮亲。”

    “我很伤心,我帮你研究怎么救回表妹,你居然在仲伤我。”

    “大哥,别闹了,我们现在在讨论很严肃的事情。”

    “这还有什么好讨论的,这天下有谁敢同时得罪李家和林家,还有小李飞刀?”

    李家和林家不止在武林中影响巨大。

    在朝堂在官场上那也是遍布故交。

    李寻欢低下头,沉默了半响。

    然后摇了摇头:“没有。”

    “不,有,朝廷,还有少林。”金肆说道:“朝廷就不说了,不说得罪你们两家,就算是给你来一发抄家灭族,也就一道圣旨的事。”

    “我李家对朝廷忠心耿耿,朝廷若是要对付我李家,并不需要做掳人绑票的事情。”

    “所以只能是少林,他们不怕得罪林家和李家,他们自信你们拿他们没辙,就算你知道了,也打不过他们。”

    “少林……他们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李寻欢摇了摇头。

    他打从心里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

    倒不是他相信少林有多光明正大。

    主要是少林过去挑对手,那也是非常有讲究的。

    他们也做不到一手遮天。

    他们林家和李家可是名门望族。

    代表的是世族,也代表士族。

    少林则是宗教的代表。

    少林敢干对林诗音下手。

    那就是两大势力的开战。

    少林应该不至于这么糊涂。

    可是再仔细想想,这个可能性却越来越大。

    最近这些年,少林的行径真的已经越来越无法无天。

    甚至一些少林的俗家弟子已经光明正大的当土匪了。

    如果他们被逮到了,少林又会出面,说他们是少林弟子,要带回少林处置。

    可是具体怎么处置,那就真不好说了。

    所以用来胁迫龙啸云,少林真有可能做出这种极端的事情。

    换做之前的林家和李家,确实不值得少林这么做。

    毕竟少林能够惦记的也就《怜花宝鉴》。

    可是现在却有龙啸云这个昆仑仙。

    虽然他是冒牌的。

    可是整个江湖都知道。

    他手中有突破先天的秘籍。

    所以他们铤而走险也就不足为奇。

    李寻欢紧握双拳,凝视着金肆:“大哥,真的是他们吗?”

    “前天我让我徒弟和我刚收的侄儿直奔少林,打算将少林夷平,少林现在肯定是热锅上的蚂蚁。”

    “是小乞丐?”李寻欢诧异的问道。

    “就是他。”

    “可是小乞丐的武功,能让少林惊慌失措?”

    “他是不行,不过他提着石中剑就可以。”

    “当日你留下的那把剑吗?那把剑能够让小乞丐变成连少林都忌惮的高手?我并没有发现那把剑有这么强大。”

    当日李寻欢也是拔出过那把剑。

    可是他并没有感觉到那把剑有什么特别之处。

    准确的说,并没有金肆说的那么强大。

    “因为我要他这么强大。”

    “可是小乞丐终归只有一人。”

    “只要握着石中剑,他就拥有无限的体力和内力,并且不会受任何的内伤和外伤,并且百毒不侵。”

    李寻欢和龙啸云的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

    你在和我开玩笑吧。

    简单的说,提着那柄石中剑,不就天下无敌了吗?

    难怪少林会如此忌惮。

    “如此说来,这事还是大哥你惹出来的祸端。”

    金肆瞪着李寻欢:“你甩锅的姿势真帅。”

    李寻欢也没办法,他自己肯定是斗不过少林。

    所以只能请求金肆出手。

    至于之前的想法已经不重要。

    原本李寻欢一直避免和少林刚正面。

    即便他再如何看少林不爽,还是不愿意撕破脸皮。

    可是现在,少林先不仁,那就不能怪他不义。

    “大哥,救救表妹吧。”

    “你那颗眼珠子是白给的吗?”

    “大哥……”

    “我允许你用天碍震星,弄死他们去。”

    李寻欢低着头沉思了半天,终于抬起头做出决定。

    “既然如此,那就这样吧。”李寻欢的脸色开始变得平淡,只是眼中的杀机越来越盛。

    突然,李寻欢藏在身上的两颗黑球突然变大,直接撑破了李寻欢的衣服,直接变得有一米直径。

    “这……大哥……这两颗球怎么会变这么大?”

    “利息。”

    李寻欢更难受了。

    早就预感到,可是真正发生了还是很难受。

    “吃了吧,补肾。”

    “这两颗球能吃?”

    “当然可以,我没告诉过你吗?如果放在身上,大概需要三年的恢复期,如果吃下去,三天就能彻底恢复。”

    李寻欢握着拳头,他现在很想打金肆一顿。

    金肆瞪了眼李寻欢:“你想动手是不是?信不信我让表妹守活寡!”

    “大哥,你误会了,我就是在想这两颗球是清蒸还是红烧。”

    “想个屁,这两颗球是生吃的。

 文学

李寻欢对这两颗球表示非常怀疑。

    这玩意能生吃?手感就很奇怪,非金非石非木。

    有肉感又不软,反正李寻欢是感觉不出材质。

    “这两颗球叫做求肾玉。”

    李寻欢很肯定,这玩意原本不叫这名字。

    完全是为了恶心自己,才临时起的名字。

    不管怎么说,金肆成功了。

    李寻欢确实是被恶心到了。

    李寻欢一脸生无可恋的看着金肆。

    “好了,路上把两颗求肾玉吃了,到了少林你差不多就天下无敌了。”

    “能打的过你吗?”

    “如果你准备好表妹守活寡的话,你可以试试看。”

    李寻欢不说话了,默默的低下头。

    “大哥,你和我一起去吗?”

    “我都说了,以你的战力足够了,我就不去了。”

    “大哥,还是一起去吧,毕竟是少林,我心里没底。”

    李寻欢不是为了拉壮丁,他只是担心金肆留在李园,回来的时候李园还在不在。

    以金肆的丧心病狂,什么事都做的出来的。

    “我给你守家,你就安心的带线推塔上高地。”

    李寻欢不方便将话说出来。

    就是你守家我才不放心。

    “大哥,为了表妹的安全,我还是请求您跟我一起去少林。”

    “放心吧,你不是孤身一人,路上应该能遇到我徒弟和我侄儿,你们三个联手,区区一个少林手到擒来。”

    “大哥,你的侄儿是谁?武功如何?”

    “好像江湖名号是天山老怪。”

    李寻欢瞪大眼睛:“他是你侄儿?”

    “刚认的。”

    “大哥……他的年纪好像挺大的,怎么可能认你做叔叔?”

    “只要把他打个半死就可以。”

    李寻欢突然羡慕起金肆,以金肆的手段,应该能把整个江湖都认一遍亲吧。

    龙啸云更羡慕,这才是辉煌腾达的正确打开方式吧。

    不知道自己现在认个爹还来不来得及。

    “大哥,就算多个天山老怪也不够吧。”

    “我这便宜侄儿已经突破先天了,少林的先天高手,他一个人就能包圆。”金肆说道:“我徒弟负责弄死炮灰,你最后再给少林来一发天碍震星。”

    天碍震星!?李寻欢得到轮回眼的传承。

    他知道天碍震星的效果。

    可是具体威力如何,他真不知道。

    之前因为肾的原因,每次想要尝试的时候,他都有莫大的恐怖感觉。

    所以他也不知道,这天碍震星的具体威力如何。

    龙啸云倒是很好奇,金肆口中的天碍震星是什么武功。

    “金兄弟、李兄弟,此事因我而起,不如我跟着去吧,即便我武功可能排不上用场,不过这脸面还是能震慑逐几个宵小。”

    “你去的话我就放心了。”金肆拍了拍龙啸云的肩膀。

    龙啸云瞪着金肆,我都这么主动了,你就不给根骨头吗?

    “好好干,等你们凯旋回来,我会为你们接风。”金肆拍了拍龙啸云的肩膀。

    这是说,只要这次把事办妥办漂亮了,就有好处?

    龙啸云心头欣喜,不过眼角瞅了眼李寻欢。

    眼中隐蔽的闪过一丝嫉妒,如果自己能更早的认识金肆就好了。

    作为坏人,金肆当然知道龙啸云心里所想。

    如果让他先遇到龙啸云,估计龙啸云的坟头草都一米高了。

    李寻欢是自己的,除了自己,谁都不许玩弄他。

    ……

    李寻欢和龙啸云快马加鞭,朝着少室山的方向前进。

    短短三日就已经赶到豫省。

    俩人在一个郊外的茶摊子歇脚。

    远处过来两匹快马。

    李寻欢的眼力极好。

    立刻就认出其中一个正是小乞丐。

    “小左!”李寻欢站起来叫道。

    小乞丐立刻勒住缰绳。

    “李叔。”小乞丐立刻下马小跑过来。

    虽然金肆是小乞丐的师父,可是小乞丐和李寻欢显然更亲。

    别说吃里扒外,主要是李寻欢就长着一张让人亲近的脸。

    当然了,也是因为金肆在大部分时候都挺恶劣的。

    “小左,你高了不少。”李寻欢看着小乞丐的眼神,就像是看待自己家的晚辈一样。

    “李叔,你怎么在这里?”

    “我的表妹被少林掳走了。”李寻欢冷着脸说道。

    “李叔,你也是去少林?”

    “是。”李寻欢点点头:“我来之前已经听你师父说,在路上多半会遇上你,没想到港金豫省就遇上了。”

    就在这时候,一个身影突然冲了过来。

    “侄儿,拜见小叔叔。”

    天山老怪在所有人目瞪口呆的眼神中。

    直接冲到李寻欢的面前,也不管所有人的眼神,直接行了个大礼。

    李寻欢目瞪口呆,他大概是明白,天山老怪为什么没被金肆打死了。

    这行事风格,真是无耻的无法形容。

    和金肆恰到好处的契合。

    “额……前……先生……不要这样……”

    李寻欢原本是想喊前辈的。

    可是再一想,好像不适合。

    天山老怪这一路上和小乞丐套近乎。

    从他那里套出不少信息。

    就比如说这个李寻欢,就是自己那位便宜叔叔的结拜兄弟。

    那自然就是自己的小叔叔。

    反正都已经不要脸了。

    还要留着那点尊严做什么?

    所以天山老怪才行动的这么果决。

    李寻欢被天山老怪一套整活搞的浑身难受。

    “不知这位是?”小乞丐和天山老怪又看向龙啸云。

    “这是我朋友龙兄。”

    小乞丐和天山老怪都有点狗眼看人低的眼神。

    只是对龙啸云稍稍的抱拳:“久仰。”

    “龙兄还是昆仑仙。”

    小乞丐和天山老怪都瞪大眼睛,惊愕的看着龙啸云。

    龙啸云这才得到满足。

    果然还是这名字好使。

    天山老怪凝视着龙啸云。

    不对啊,不是说这昆仑仙是天人合一境界吗?

    为什么感觉这么菜鸡?

    难道是自己才入天人合一境界太短时间。

    没探出这昆仑仙的境界?

    “当然了,龙兄这昆仑仙的名头其实是大哥弄出来的。”李寻欢似乎感觉到两人的差异,立刻做出解释。

    小乞丐和天山老怪这才露出恍然。

    感情这是个真菜鸡啊。

    龙啸云满脸无光,心里埋怨李寻欢这么快拆台。

    他都还没享受他们的推崇备至的吹捧

本文标签:以后儿子你就是妈的老公了

上一篇:私立性奴女子调教学校:白紧窄滑岳坶

下一篇:夸下哭泣的母亲-情人的比老公大一倍的后感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