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夸下哭泣的母亲-情人的比老公大一倍的后感

2021-10-28 14:55:5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露出了惊恐。

尤其是看向大公主时,眼神尤为惊惧。

在此之前,谁能料到,一只长得平平无奇的小猫咪,竟然如此强悍?只是一声猫叫,就让他们四个同伴,如同入魔一样,冲着空地又喊

露出了惊恐。

    尤其是看向大公主时,眼神尤为惊惧。

    在此之前,谁能料到,一只长得平平无奇的小猫咪,竟然如此强悍?只是一声猫叫,就让他们四个同伴,如同入魔一样,冲着空地又喊又叫,还自残般的刺穿自己的脑袋,甚至不惜一切,都要逃离这个地方……最终,死在了外面那充满劫雷

    的广场当中。

    “你,究竟是谁?”

    那一位贵族少年,推开了重重将他包围的侍卫,走到外面,勇敢的与杨云帆正面对视。

    这个少年,英姿勃发,气势逼人,有一股睥睨天下的自信。

    他眸子当中,更有一丝丝雷霆之力在闪烁,光暗泯灭之间,宛如星河在流转,景象十分神异。

    光是这一对眸子,就可以看出,此人的天赋不凡。

    “真是不错。”杨云帆看到这个贵族少年的强大天赋,微微点头,赞叹道:“你很年轻,比我都要年轻许多。从出生到现在,应该不到二十岁吧。以龙族的寿命来计算,你顶多只是一个小

    婴儿,却能拥有不朽境大圆满的实力,真是后生可畏。”

    “另外,如果我没有猜错,你应该是服用了秘药,故意压制着【太古黑龙】的血脉。要不然,以你的天赋,此时应该已经踏入了圣阶,没必要来这里碰运气了。”

    “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杨云帆表现出一副,十分欣赏这个贵族少年的姿态。

    “敖毅。”

    那贵族少年,冷冷的道。旋即,他面露一丝傲然,道:“你又叫什么名字?太古青龙一族当中,年轻一辈,尽是废物。我见过东海龙王的所有太子,全部不值一提。倒是你,很不凡,让我有一些看

    不透。”

    “哦?”

    杨云帆听了他的话,心里有些惊讶。

    他故作不信,轻蔑一笑道:“你是什么身份?自吹自擂,敢说自己见过东海龙王的所有太子?”

    “大胆!”那个敖毅还没开口,护卫他前来的侍卫们,却义愤填膺,一个个指着杨云帆,暴喝道:“敖毅公子,乃是黑龙王大人的嫡传弟子。东海龙王那些太子,要不是投胎投的好,

    连敖毅公子一根脚趾头都比不上。”

    什么?

    这家伙是黑龙王的嫡传弟子?

    敖毅的身份,让杨云帆吃惊不已。

    说实话,他有些不信。

    只不过,敖毅这个少年,看起来气度不凡,加上护佑他前来的侍卫,竟然全部是不朽境大圆满……要凑齐这么一个护卫队伍,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做到的。

    整个龙界当中,能组织出这么一个护卫队伍的,也就四大龙宫。

    “大公主,你觉得他是不是在故意耍我?”

    杨云帆有些不确定。

    他回头看向肩膀上的大公主,神识传音道:“黑龙王,多么古老而又强大的存在。他现在的实力,就算还不是造化境,估计也已经远远超过了一般的圣阶大圆满。”

    “如果我是他,现在的精力,应该放在如何踏入造化境之上,怎么会收徒弟呢?”

    杨云帆对于黑龙王收徒弟,有一些奇怪。

    换成是他,自己修炼都来不及,怎么会有心思教徒弟呢?

    教徒弟,可是一件很费心思的事情。

    “那些人说的,应该是真的。”

    大公主轻轻点头,承认了敖毅的身份:“那些人开口的时候,灵魂波动非常稳定,坚若磐石。如果是说谎,灵魂波动会有涟漪,我一看就知道。”

    “竟然真是黑龙王的嫡传弟子!”

    杨云帆心中一惊。

    黑龙王身为【北海龙王】,是这一代四大龙王当中,实力最强者。

    这些年来,北海龙宫也是一直压着东海龙宫。

    要不是四大龙王的上面,还有【龙帝】压着,估摸着,现存的四大龙王封号,早就成为历史了。

    现在,黑龙王只要再等几个纪元,或者,用不了这么久……只要【龙帝】陨落,他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成为新的龙帝,执掌【龙帝印】这件造化灵宝。

    到时候,他很容易就可以踏入造化境了。

    黑龙王,何等心高气傲?

    要想成为他的嫡传弟子,这敖毅的天赋,一定非同一般。

    “云帆。”

    这时,大公主似乎发现了什么,神情凝重道:“那个敖毅,可能是一个实验品。”

    “实验品?什么意思?”

    杨云帆有些听不懂。大公主微微皱眉,沉吟了一下,继续道:“我似乎记起了一些什么。在很久以前,黑龙王就开始寻找那些,身具一丝【暗雷祭龙】血脉的婴儿,然后培养他们长大,灌以秘

    药,想要迫使他们,进化成为【暗雷祭龙】。”

    “不过,那些实验品,似乎都失败了,活不过一百岁。”

    大公主本以为,那些实验失败了之后,黑龙王应该放弃了。

    没想到,这都过去了这么多纪元了,黑龙王还是没有放弃,仍旧在进行这一项惨无人道的实验。

    甚至,这一次【祭塔】的出现,还真的让他找到了一个机会,可以让他手底下这些实验品,有一定概率,蜕变成真正的【暗雷祭龙】。

    “实验品?”

    “怪不得……他服用秘药,压制修为,故意不突破。”

    杨云帆心中有一些了然。

    并且,对那个敖毅,产生了一些同情心。

    可怜的家伙。

    自认为是黑龙王的嫡传弟子,一定很骄傲吧。

    其实,只是一件工具罢了。

    “敖毅。”

    杨云帆退后半步,脸上挂着一丝淡淡的嘲讽,对着敖毅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道:“敖毅,我很同情你的遭遇。因此,额外破例,给你一个单挑我的机会。”

    “只要你能撑住十招不落败,我便让你跟我一起,进入【祭塔】。”

    在杨云帆看来,这是他格外施恩。

    不然,只要他请【大公主】轻轻猫叫一声,这些人全部得死。

    “你敢羞辱我?”

    “这一份仇恨,不死不休!”

    不过,在敖毅听来,杨云帆的话,就是对他三百六十度全方位的羞辱!

    什么同情?

    他是黑龙王的嫡传弟子,身份高贵,在北海龙宫当中,比一些王脉都要贵重,人人都称呼他为敖毅公子。

    这样的身份,别让羡慕还来不及!

    谁敢同情他?

    卑贱的家伙,根本不懂自己身份的高贵!

    “既然你找死,本公子便成全你!”

    敖毅咬着牙,怒视着杨云帆。

    “公子,小心一些。”

    见状,其他的侍卫,提醒了几句,便慢慢退开,留给敖毅单挑杨云帆的机会。

    杨云帆的实力,他们还不知道。

    可是,杨云帆肩膀上的那一只猫,太古怪了。

    一声猫叫,就让他们四个同伴在疯狂当中,近乎自杀一般,陨落了。

    他们宁愿让敖毅去跟杨云帆一对一单挑,也不愿意自己等人,死的莫名其妙。

    “出招吧。”

    敖毅一声暴喝,朝着杨云帆,飞射而去。

    “嗡~~”

    与此同时,他的体表,鳞甲闪动,很快浮现出了一身柔软的黑色战衣。

    这一身战衣品阶不俗,乃是一件圣阶战甲,浮动着冷幽的龙脉之力,表面上符文交织,一个圈一个圈的连接着,彼此铰链,像是有混沌星空在演绎。

    有一股玄而又玄的气势。

    ……

    【祭塔】很大,下方的台阶,也十分广阔。。

    然而,对于杨云帆和敖毅这样不朽境大圆满的修士来说,这数万台阶,只是眨眼之间的距离。

    “天真的小家伙!”

    见到敖毅忍不住,直接孤身杀来,杨云帆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意。

    “大公主,帮我遮掩一下气息。”

    杨云帆没有马上动手,他先是看向大公主,确认一下,大公主是否有帮忙遮掩气息的灵魂秘术?

    “没问题。”

    “你是想实验新的血脉龙术?”

    大公主以为,杨云帆听信了她的猜测,决定在这【祭塔】内战斗,尽量使用龙族秘术,以免进了【祭塔】之后,遭到针对。

    “喵~~”

    当即,大公主便轻轻发出了一阵猫叫。

    “嗡~~”

    下一刻,便有一股无形的音波涟漪,化成了一个巨大的彩色气泡,以杨云帆的肩头为中心,迅速的扩大了开去。

    只是一瞬间,整个祭塔的台阶范围,都被包裹在这个彩色气泡当中。而那几个跟随敖毅而来的太古黑龙战士,自然也被这个彩色气泡包裹住了。

    不过,被笼罩之后,他们仿佛毫无察觉,只是感觉眼前忽然模糊了一下,失去了一些特殊的色彩。

    “可以了。”

    大公主做完这一切,身子轻轻一跳,离开了杨云帆的肩膀,跳到了另外一处的龙族雕像之上,蹲在雕像的脑袋上,等待着观看,杨云帆如何暴揍那个敖毅。

    敖毅虽然是一个天才,实力强悍。

    可是,在大公主看来,一个天才而已,还没长大,又如何是【剑圣】的对手?

    这一路上,她已然听过许多次,杨云帆用【剑圣】的名头来吓人。有好几次,她都忍不住想要笑……古往今来,有多少人狐假虎威,会用自己的另外一个分身的?

    ……

    “我要在三招之内,斩你头颅!”

    此时,敖毅踏空而来,他气势彻底爆发,龙吟声漫天响彻。

    “砰砰砰!”所过之处,大片的石阶碎裂,化成粉末,在水流当中倒卷而起。同时,有一股气势磅礴的强大领域,从他身上的【黑龙战衣】之上发出,无声无息,弥漫了过来,笼罩在

    杨云帆身上,想要压制他的龙脉之力。

    敖毅,确实很厉害。

    在他这个年纪,在他这个境界,他确实有资格瞧不起任何同境界的对手。

    可惜啊……

    “小家伙,欢迎来到成年人的世界!”

    杨云帆面色平和,没有面对同境界对手的谨慎和战意,此刻,他看到敖毅冲过来,他的嘴角甚至掀起了一抹淡淡的微笑。

    “嗡~~”

    下一刻,只见他眉心之处,一直紧闭着的皮肤,忽然裂开。

    甚至,有一滴血液,缓缓流淌出来。

    “轰隆隆~~”

    而紧接着,整个【祭塔】外围区域,所有的元素能量,全部动乱了起来。

    而在杨云帆眉心之处,则是出现了一个黑洞般,深邃无比的瞳孔。

    这一个瞳孔,宛若是漩涡般流转着。

    而此时,外界的动乱的元素能量,随着它的流转,开始飞速的倒卷进来,进入了杨云帆的眉心之中,被那瞳孔吞噬。

    这其中也包括了,靠近到了杨云帆数十米的敖毅。

    “这恐怖的吸扯速度……完全无法阻挡的力量……究竟是什么?”敖毅懵了,他从没想过,自己第一次离开北海龙宫,第一次跟外人作战,居然遇到了如此诡异的秘术。

    他能确定,杨云帆动用的也是一种龙术。

    只是,他从未见过这种诡异的龙术!

    除了吸收元素能量之外……竟然连人也不放过!此刻,敖毅便发现,自己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竟然随着那些元素能量,一起朝着杨云帆的眉心之处涌去……更可怕的是,他被吸入过去的同时,身体也在受到不断的

    挤压,开始缩小。

    这个过程,连圣阶战衣,都阻挡不了。

    这到底是什么龙术?

    简直闻所未闻!

    “敖毅!”

    “自断一臂,向本座求饶!”

    “不然,本座把你整个人吞了!!”

 文学

“你做梦!”

    敖毅愤怒咆哮着。

    他眼神凌厉,有种一往无前的决然姿态。

    “可惜了。”

    杨云帆看出来了,这个敖毅也是心性坚韧之辈,不会轻易求饶。

    既然如此,那他就没必要手下留情了。

    “开!”

    杨云帆断喝一声。

    “嗡~~”

    他眉心之处的【祭目】缓缓开启,孕育出了一道暗紫色的光束,“咻”的一下,激射出去。

    这恐怖的光束,让这深海当中的水流,都在刹那间凝固了一下。

    “噗嗤!”

    下一刻,这光束宛如是利剑般,斩在敖毅的手臂上。

    “哗~~”

    敖毅身上的【圣阶战衣】,受到外力攻击,自然的浮现出一层玄妙的防御结界。

    “嗤嗤嗤~~”

    漫天的黑色龙纹悬浮出来,形成了一道半透明的防护罩,挡住了那一道暗紫色的光束。

    两者在虚空之中对撞,能量交错,彼此消磨,弥漫出了一阵阵汹涌的暗流。

    这股恐怖的力量,到处倾泻,使得杨云帆和敖毅脚下的台阶,全部“砰砰”的碎裂,化成齑粉。

    “你这是什么神通?”

    “太古青龙一族,什么时候可以修炼如此厉害的【血脉瞳术】?”

    在【圣阶战衣】的防御之下,敖毅勉强挡住了杨云帆的一次【祭目】攻击,他稍微松了一口气,立马寻找破解杨云帆这神秘手段的办法。

    他一抬头,他便看到杨云帆眉心处,出现的一道暗紫色的竖纹。

    竖纹之中,雷霆之力运转,演化出了一个宛如黑洞般的瞳孔,正幽幽流转着。

    此时,那瞳孔之中流转出的目光,宛如看草芥般,毫无情绪的看着他,让他头皮发麻。

    “这眼眸……”

    当敖毅的眼睛,凝视着杨云帆那一只【祭目】时,他只感觉到心头巨震,仿佛自己在与广袤无垠的宇宙星空对视一般……他只感觉到,天地苍茫,大道无情。

    这一刻,仿佛所有人的命运,都在某种不可描述的秩序的安排之下。

    生老病死,谁也无法躲过。

    任何人,哪怕是强如龙帝,在这秩序之下,也注定有陨落的一天。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这是何等强大的法则意境?

    完全超出了他的理解范畴。

    他从未想过,这样的恐怖意境,会出现在一个与他境界相似的不朽境龙族身上?

    “你究竟是谁?”

    敖毅厉声喝问道。

    此时此刻,他不得不怀疑,杨云帆的身份和来历。

    敖毅作为黑龙王的弟子,在【北海龙宫】当中,见过不少圣阶修士,可是,绝对没有一个人,可以在瞳孔当中,演化出这种无限接近大道的气息。

    那一只【竖瞳】,让他感觉到,其中蕴含着毁灭天地的力量,就算是【龙界】,在那【竖瞳】之下,恐怕也不足为虑。

    “斩下一条手臂,奉本座为主,或许本座可以考虑告诉你,本座的来历。”杨云帆三只眼睛开阖,绽放出道道精芒,同时看向敖毅,带着居高临下的姿态。

    对于拥有【祭目】的杨云帆来说,对上任何不朽境修士,绝对是单方面的碾压。

    敖毅这家伙,算是比较幸运的。

    因为穿了一件【圣阶战衣】,挡住了【祭目】的一次雷霆光束。

    不过,敖毅自己终究不是圣阶,只要再来两三次雷霆光束,那【圣阶战衣】上面的混元之力,就会被雷霆光束给瓦解,再也保护不了敖毅。

    所以,杀不杀敖毅,全在杨云帆一念之间。

    此时,杨云帆隐约觉得,敖毅这家伙,或许在进入【祭塔】之后,会有一点作用,所以才考虑留下他一条小命。

    “你休想!”

    “本少爷宁死不屈!”

    敖毅愤怒的盯着杨云帆,发出一阵低沉的咆哮。

    他的双瞳,赤红色一片,脸上布满了黑色的龙鳞,不时张开,在水流当中发出“嗤嗤”的戾啸,神态显得狰狞无比。

    “是吗?”

    杨云帆眼神平静,语气淡淡,露出一丝嘲讽,道:“现在这个局面,你有什么资格在本座这里叫嚣?”

    刷!

    下一刻,杨云帆身影一晃,一抹淡淡的龙影,从他身上走出。

    然后,这龙影一步迈出,轰的一下,化成了青色的龙卷风,冲向敖毅。

    在半路上,这龙影的手中,便已然多出了一柄,以白色龙骨打造的【龙骨剑】。

    “斩!”

    这龙影一步跨出,便来到了敖毅的身边,冷冷看了敖毅一眼,然后挥出龙骨剑。

    “嗡~~”

    瞬间,一抹淡绿色的剑影,平静而缓慢的,斩向了敖毅。

    “哼。”

    “你杀不死我的!”

    敖毅冷哼一声,满不在乎。

    他仗着自己身穿【圣阶战衣】,防御力惊人,几乎可以无视圣阶以下的攻击。

    只要,杨云帆不再使用那【祭目】攻击,他相信自己,应该可以扛住任何攻击。

    这里的战斗,持续不了多久。

    因为,敖毅已经看到,有另外一个势力的人,带着手下,快要穿过了【雷霆广场】,登上这个台阶。

    到时候,杨云帆若是还杀不死他,应该就会收手离去。

    “是吗?”

    “你哪里来的自信?”

    杨云帆的目光,自然也看到了,远处【雷霆广场】当中,快速赶来的一个队伍。

    因为广场当中,雷光闪烁,不时降下天罚,遮掩了对方的气息和容貌,杨云帆一时半会儿也认不出来,这个队伍是属于哪一方势力。

    不过,敖毅的自信,在他看来十分可笑。

    “刷。”

    此时,那青色龙影一剑斩出之后,只是淡淡看了敖毅一眼,然后便直接折转身子,再次回到杨云帆了体内,与他的身体融合唯一。

    “砰砰砰!”

    而就在下一刻,那龙影挥出的轻描淡写的一剑,却是宛如是数百道海潮狂涌,连绵不绝的斩在敖毅的身上。

    “嗡~~”

    敖毅身上的【圣阶战衣】再一次浮现出来,想要扛住这一道剑气。

    “不,不对劲!”

    只是,下一刻,敖毅却是勃然变色。

    因为,这一道剑气,并非是一次性攻击,而是一道剑气当中,蕴含着数百道的剑意攻击。

    “砰砰砰砰……咔!”此时此刻,无数道的剑气,就像是愤怒的海潮般,不断拍打着礁石,经年累月之下,柔软的海水都能将岸边的坚硬的礁石打碎,更不用说,这是用【龙骨剑】斩出的剑气

    。

    此时,敖毅身上的【圣阶战衣】,在遭受了数百次剑气攻击之后……终于,防御符文开始松动,露出了一丝破绽。

    “噗!”

    而就是这一丝破绽,顿时被这剑气,找到了看空当,直接钻了进去,在战甲之内,化成了一道坚韧的“剑丝”,噗嗤一下,将敖毅的手臂,直接斩断。

    “啊——”

    敖毅惨叫一声,脸色刷白。

    “你,竟然……”

    他不可思议的看着,水流之中,自己那一截漂浮起来的断臂,一时间微微有些失神。

    他可是穿了【圣阶战衣】的。

    即使如此,也受伤了?

    那个家伙,他的攻击力,竟然强到了这个地步,可以打穿【圣阶战衣】?

    这岂不是代表着,他的攻击力,已经达到了圣阶层次?

    “一截手臂,应该足够了吧。”

    斩了敖毅一截手臂,杨云帆没有继续追杀敖毅,而是闭上了【祭目】,然后手腕一招。

    “刷!”

    敖毅的那一截断臂,自然的倒飞到了杨云帆的手中。

    他没有去理会陷入恐惧当中的敖毅,而是转过身,来到了那【祭塔】门口处的那一座雕像下方。

    “祭品在此,还请笑纳。”

    杨云帆将敖毅的那一截手臂,放在那雕像的下方,然后用指尖,轻轻割开了手臂上的血肉,任由这手臂当中存在的【暗雷祭龙】的血脉气息,释放出来。

    “他在做什么?”

    “他将我的手臂,当成是祭品,献祭给这座古塔?”

    敖毅看到杨云帆虔诚有礼貌的样子,只觉得整个人不寒而栗。

    这家伙,简直是一个疯子啊!

    “公子,不要去惹他。”

    “他好像脑子有点问题。”

    北海龙宫跟过来保护敖毅的那些侍卫,看到这一幕,也是纷纷脊背发凉。

    他们重新将敖毅保护在中央。

    其中一些人,还拿出了一些疗伤丹药,示意敖毅服下去,赶快让断臂重新长出来,就算了。

    为了一条手臂,不要招惹一个强大的神经病。

    不然,被干掉的话,那真是太冤了。

    “云帆,你的冷血行为,将这群没见识的小家伙,吓傻了。”

    大公主看到敖毅和那一群龙宫侍卫,全部面色发白,甚至都不敢靠近过来,不由捂着小嘴,呵呵笑了起来。

    “是吗?”杨云帆淡淡回头看了一眼,见那群人果然局促不安,也不当一回事,淡淡道:“我早说了,让他斩一条手臂下来。这小家伙一直以为我在羞辱他。如果他知道,我是很认真

    在跟他说这件事,估计可以少一些麻烦。”

    两人之间的对话,并没有用神识传音,而是大大咧咧的公开说了出来。

    听到这些之后,敖毅原本俊朗的脸庞,直接气的变成了绛紫色,像是一只大茄子。

    “该死的家伙!”

    “本少爷,记住今日之辱了!”

    “纵然一百纪元之后,本少爷也要找你雪耻!”

    敖毅气的脑袋冒烟,将杨云帆的长相和打扮,深深烙印在灵魂里。

    “轰卡!”

    就在这时,又有一只队伍,渡过了【雷霆广场】,踏上了这一处台阶。

    让杨云帆意外的是,这支队伍的组成,都是太古青龙。

    很显然,他们是【东海龙宫】派出的队伍。

    “嗯?敖毅。”

    这只队伍到来之后,很快,有一个穿着青色战衣,身材高挑的龙女走了出来。

    她容貌绝色,一对眼眸,宛如星辰般,明艳无比。

    穿了战衣之后,并没有遮掩她的身材,反而这紧身战衣,更加的勾勒出她的完美身材。

    那龙女看到了敖毅,眼神之中露出一丝警惕,可紧接着,她像是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呵呵笑了起来:“敖毅,你居然受伤了?今天真是个不错的日子。”

    那龙女看了敖毅一眼,脸上顿时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神情。

    “咦?”

    “这里,还有我们的族人。”旋即,她便注意到了【祭塔】门口,肩膀上蹲着一只金丝猫的杨云帆,不由眉头微皱:“你又是谁?居然有能力打伤敖毅?太古青龙一族,若是有你这样的绝世天骄,照理

    来说,我应该认识!”

    不知道为何,当她看到杨云帆,一人一猫站在那里的时候,心跳不由加速了起来。

    一瞬间,就连嘈杂的环境,都变得安静了不少。外界的一切纷纷扰扰,仿佛在这一刻,都离她远去,她只想看清楚杨云帆那一张俊朗的脸庞,并且将这一次相遇的场景,深深的烙印在脑海里,然后夜深人静的时候,反

    复回忆。

    轰!

    只是,这种荒谬的想法,只是一刹那就被她驱除出去。

    她顿时觉得惊恐无比。

    “该死!”

    “我在想什么?”

    那个龙女晃了晃脑袋,警惕无比的看着杨云帆,“这个人有古怪!”一个太古青龙的天才,她作为【东海龙宫】的三公主,却不认识,这件事本就很古怪了。再加上,她看到对方的一瞬间,竟然会莫名其妙的对他产生好感,并且还想与对

    方花前月下?

    这不可能!

    别人不知道,她自己难道还不清楚吗?

    她的性取向,有一些问题!所以,直到现在,她都没有嫁人,反而喜欢在自己的宫殿内,与漂亮的侍女们大被同眠

本文标签:夸下哭泣的母亲

上一篇:雏女强破瓜/以后儿子你就是妈的老公了

下一篇:2021人气最高(从身后缓慢而又坚定的进入)完整章节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