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他竟然吻住她的私密/宝贝你真紧奶真大真浪

2021-10-28 17:04:4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干脆承认好了,兰芯不是同意我们俩在一起吗?”

  话是这么说。

  可叶离明显站着说话不腰疼,可苏依依是女孩子脸皮薄。

  “不行,绝对不能当面承认,你

“干脆承认好了,兰芯不是同意我们俩在一起吗?”

  话是这么说。

  可叶离明显站着说话不腰疼,可苏依依是女孩子脸皮薄。

  “不行,绝对不能当面承认,你那么聪明,肯定有办法....”

  “你快想办法....”

  眼前苏依依摇着拨浪鼓的脑袋,胸前那两只大白兔也跟着蹦哒。

  叶离尴尬的别头去,他也很想尽快想办法,免得再次擦枪走火。

  “那我先出去,支开兰姨。然后你再悄悄回自己房间。”

  “好...”

  苏依依的房间在叶离对面,只要让兰姨去客厅,那样大家都安全了。

  苏兰芯又敲了敲苏依依的房门,没反应。

  正准备抓着门把推门而入。

  这个时候,叶离揉着眼睛迷迷糊糊走出房间。

  “兰姨,你起的好早.....”

  苏兰芯觉得不早了,自从受伤以后休息的早。

  老躺着浑身不舒服。

  她扭头看了眼叶离,有些抱歉的说:“小叶,把你吵醒了。兰姨本想让依依这丫头起床给你做早饭,听说昨天你做了一台大手术....”

  叶离仔细一想也对,昨天是最忙的一天,的确很疲惫,可现在发现自己精神抖擞。

  大概是昨晚被系统电的消除疲劳。

  “兰姨没关系,让依依多睡会,昨天医院工作量大,她也一定累坏,这会不到点是起不来的。”

  叶离眼珠子溜转了下,接着说:“不如这样吧!兰姨,你就别叫依依了,我去先给你换药,万一留下疤就不好了....”

  苏兰芯轻微摇了摇头,是觉得叶离太惯着苏依依,便提醒一句。

  “你们年轻人都一个样,你这样会把依依惯坏了。”

  在叶离房间的苏依依透过门缝听到两人交谈,她俏皮地吐了吐小香舌。

  接下来,他很好奇叶离是如何回答。

  “没关系的兰姨,女朋友不就是拿来疼得吗?来,我扶您到客厅坐。”

  叶离面对苏兰芯现在摇身一变,为了化为讨好丈母娘的“笑舔犬”。

  不过,这招很受用。

  见苏兰芯没拒绝,让叶离搀扶着。

  他心里也算踏实了些。

  一开始还以为苏兰芯对自己的态度,只是好那么几天。

  现在看来是叶离自己多想了。

  可以感觉得出苏兰芯没有像第一次,两人一见面那么势利。

  说话带着刺儿,贬低叶离。

  可现在处处关心。

  扶着苏兰芯的时候,叶离不忘用左手在身后对苏依依做了手势。

  苏依依穿着那件白色丝质睡衣,垫着脚尖,走出叶离的房间。

  回到自己的房间后,她轻轻关上门,后背紧贴在门后,酥胸上下起伏。

  一想到昨晚两个人,苏依依脸上露出闲恬的微笑。

  小声嘀咕了一句:“这下算扯平了。”

  接着,苏依依躺在床上睡个回笼觉。

  她跟叶离都是八点上班,现在才六点多。

  而且医院就在隔壁,走路五分钟就到。

  比起以前从家里节省了不少时间。

  ....

  很快到了上班时间点,苏依依已经醒来。

  她感觉睡的特别香。

  不久后,两人整装后跟苏兰芯打声招呼,便出门。

  经过昨晚一夜的大雨灌溉,地面上湿漉漉。

  当两人刚出大门,一辆黑色大奔行驶而来。

  叶离下意识挡在苏依依面前。

  下一秒,他认出这辆大奔车牌号。

  黑色大奔在两人面前停下。

  下来的男子面容俨然,腰板笔直,向叶离走来。

  魁梧身材,险些将身上束身衣撑破。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铁熊。

  “叶医生,你们请上车.....”

  语气和态度和昨晚有些不一样,非常恭敬。

  但叶离满是疑问:“上车!去哪?”

  “是这样,昨晚走的匆忙,队长忘记告诉你,所以让我一大早替他转达,所以....”

  “好,车上说....”

  叶离听出话中有话,按照铁熊的意思,上了黑色大奔。

  车上三人。

  “叶医生,队长想转达的话是,你在那名死者身上取下的背阔肌,其实是你之前抢救的那位气胸患者的丈夫。”

  “所以....我们私下跟他家人沟通以后,这件事他们不再追究。”

  “真的不追究吗?”

  问话的事苏依依,他还担心叶离因为这事坐牢什么的。

  “是的,这点你们放心,还有这个叶医生请你收好....”

  铁熊说着,递给叶离一个牛皮纸袋。

  见对方回答,苏依依放心不少,也漠不关心对方递来什么东西。

  “这个是!”叶离好奇。

  铁熊笑的比哭还难看,“叶医生你看了自然就会明白。”

  他懂得察言观色,既然昨晚的事不想让苏依依知道,他也没说那么直白。

  就算铁熊不说,叶离心里明白,他没想到那个泼辣女嘴上说得寸进尺,私下还是帮助自己。

  不过,这么快查到,很有效率。

  相信对方已经把自己的底,也查得一清二楚,裤衩都不剩了吧。

  “替我转达你队长,这个人情我一定还....”

  “我一定替你转达....”

  简单的寒暄几句,叶离带着苏依依从车上下来。

  叶离在想自己既然救了秦天硕,是以站在医生角度,查张其雄的事,终究是一码归一码。

  总不能把救秦天硕挂在嘴边,这样显得他不够大度。

  两人正向医院方向走去。

  从下车以后,苏依依鼓着腮帮子,有些不高兴。

  “叶离,这到底什么东西,需要你欠那个秦小姐人情呀!”

  当女人问起自己男人要欠另一个女人人情时,明显会激起他们的嫉妒心。

  就像古代皇帝后宫佳丽三千,一人得宠引起宫斗,都是嫉妒心使然,若是不争斗,合家欢乐,不好不香吗?

  可叶离心里咯噔了下,他刚才还在想着,强则敛翼,弱则保命,别强出头。

  可现在仿佛嗅到空气飘来酸醋的味道。

  酸溜溜的。

  让他激起求生欲望,总不能如实告诉对方,让秦筱寒帮忙查了坏人吧!

  “是这样的,我是托他们帮忙查查孤儿院的事。”

  “原来这样啊!”

  叶离又再一次逃过一劫,见苏依依不再追根问底,这才露出笑容。

  还是有些对不住人家。

  一开始就说谎,那以后就要想办法去圆前面的谎。

  总有一天,这个谎被苏依依察觉到。

  到那时,叶离也做好坦白交代的时候。

  结局如何。

  叶离也做好心理准备。

  至少现在让对方过的无忧无虑的生活。

  两人刚到医院大门。

  叶离突然停下脚步,转身往身后附近看了看,他总感觉有人在监视自己。

  让他心里莫名燃起杀意。

  这是叶离重生以来,有这样的思绪,非常强烈。

  “怎么了!”

  “总感觉有人在暗处觊觎你的美貌,嫉妒我的帅气。”

  “是吗?那你可小心啰....”

  “睡都睡了,有啥可小心!”

  “你流氓...”

  .....

  就在叶离和苏依依二人欢乐拌嘴,进入医院大门。

  距离刚才马路对面十几米外,停了一辆白色桑拿那。

  车上有个男子正是昨晚被叶离吓尿的强子。

  他满头大汗,缩头缩尾的低着头,手里还拿着望远镜。

  “这警觉性真是医生吗?”

  强子心里一阵害怕,然后在车上碎碎念。

  生怕刚才被对方看见。

  他也很无奈,被安排这种监视的苦差事。

  当叶离和苏依依两人进入医院急诊科前厅,就发现今天的病人有点多,攘攘熙熙,气景热闹非凡。

  正往急症科室方向走去的叶离,没注意到身侧有一名男子向他靠近走。

  当对方看叶离从面前经过,有些惊讶。

  下一秒,脸上带着纯朴的笑容。

  “叶离!你是叶离吧?”

  嗯!

  叶离一怔,停下脚步,用疑惑的目光打量着这位长相朴素的男子,年纪相仿。

  一身职业装束。

  似乎有种在哪见过。

  但想不起是谁。

  “请问!你是?”

  “叶离你不记得我了!我是赵新晨.....我们在大学是室友啊!”

  赵新晨!

  叶离心里复诵这个名字,几乎要挖出十多年前的记忆。

  他记得在大学时期,的确有个叫赵新晨,为人大方,对人谦和。

  却很有才华。

  寝室六个人,只有赵新晨常常照顾自己。

  一旦被针对的时候,他都会出来解围。

  那个时候,其他人都用鄙夷不屑的目光看待叶离。

  就因为叶离是半工半读,家里没钱。

  他们不知道叶离是孤儿,根本没有父母。

  大学生的思想,有些心智不成熟,喜欢攀比。

  所以,很看不起叶离,不屑于跟他为伍。

  不过眼前赵新晨不一样,当对方说起自己名字时,叶离一下就记起。

  苏依依见两人是大学室友,她先去急诊科室报到。

  把空间就给他们。

  “我想起来....你不是大学毕业以后,不顾家人反对,坚持要去了海市吗?”

  “别提了,以为自己大学毕业后,能在海市一展宏图,可结果才发现人外有人....”

  的确有些大学生毕业,怀着一腔热血,认为自己能闯出名堂。

  可结果被现实的残酷打败。

  有的因此换了专业,有的到现在还一蹶不振。

  每天混日子等死。

  叶离意会点下头,然后问:“那你现在!”

  赵新晨露出尴尬的神色,回答:“我这次回来,主要是我爸心脏不太好,所以今天带他来医院检查下。对了我在电视上看到你了,我差点没认出你来.....大学时候你也没这么高大啊!”

  的确让他很意外,如今眼前的叶离给人感觉判若两人。

  通过交谈对方性格外向了。

  听到这话,叶离本想说受到爱情的滋润,生活质量提高,精气神变好,凡人是不会懂得。

  可想想在这样的场合里,叶离要保持自己的人设。

  “别提了,我这是第三次发育...”

  接着,叶离话锋一转,“对了,你爸心脏没什么问题吧!”

  赵新晨摇摇头:“刚做完心脏彩超检查,目前还不知道具体结果,平时他在家有胸闷气短....”

  叶离想了想赵新晨在大学是修药理专科。

  “行,那你跟我去急诊科室坐一坐,详细情况再跟我说说,至于报告单我让护士给你送来。”

  “会不会耽误你工作!”

  “不会....”

  “那谢谢了...”

  “别客气...”

 文学

作为大学时期的室友,对方对叶离的照顾。

  现在也是尽他微薄之力。

  通常医院里检查报告单,有专门派送的护工,他们按照上面的病因送到各个科室。

  在往后几年国家科技发展,医院的系统全面升级,都改为电子版通过医院网络传讯。

  只要一部手机就能在线挂号,查看检查报告,方便简捷。

  当然也有一些特殊因素。

  比如老一辈的医生,跟不上时代节奏,不会操作电脑。

  有时候,患者家属就因为一个检查报告单,缴医疗费,电梯来回跑了好几趟。

  叶离现在趁着检查报告单没有被送到胸外科,先截胡。

  笃定胸外科一旦接收,一旦赵新晨父亲的心脏问题严重,他就很难出手接诊。

  “老大....”

  陈明坐在自己位置上吃着泡面,见叶离走进科室连忙打招呼。

  叶离先是把大学室友赵新晨简单介绍了下。

  他把手里的文件袋放到抽屉里。

  目光看了眼发出吸哈声的陈明。

  “陈明,大早上不吃点有营养的,咋吃上泡面了!”

  接着陈明脸上露出一言难尽的表情,开始抱怨起来。

  “别提了,还不是那个可怕的女魔头....非要我时时刻刻盯着秦老,我跟周医生两人从昨天轮流到现在。要不李主任体恤民情,恐怕我没时间回科室吃泡面,还被吐槽我们医生身子骨弱....”

  听到这几番话。

  叶离浮现错愕的表情来。

  很快联想到昨天发生的事情。

  并且发现医院存在高层争斗。

  尤其是胸外科。

  秦筱寒几乎对他们失去信任。

  但现在,急诊科人数一共就九个人。

  又要分出来照看秦天硕,的确是头疼一件事。

  加上还有一个唱反调的家伙。

  叶离指的是袁韩。

  “现在咱们急诊科不如二院,还是比较清闲,你就辛苦下....”

  想了想,叶离又再次补充:“要不,你吃完泡面,赶紧回去补一觉!晚上我请客,开个庆功宴.....”

  陈明一听庆功宴,马上精神抖擞,两眼放光,赶紧对叶离抱拳道:“老大,你真是我的再生父母啊!”

  叶离没好气道:“滾!我才不要这么大的儿子。”

  陈明也不生气,笑眯眯的,发现眼前泡面越吃越香了。

  他心里倒是清楚,现在科室里除了李安健,就是叶离最有话语权。

  也多亏了这位新来主管,李安健也少发脾气。

  叶离现在身为急诊科室主管,职责和任务都很艰巨。

  比如,要负责组织并参与急诊伤病员的诊治、危重患者的抢救、复苏与监护,以及适时组织院前急救。

  急诊科药品,器械,等管理检查与监督。

  这些是重中之重,绝不能有任何纰漏。

  在二院的时候,出现气胸负压引流装置缺货情况,就让叶离汗颜了一把。

  如果没有自己临场发挥抢救及时,恐怕那名气胸患者就挂了。

  现在自己身为主管,这些绝对不能马虎。

  这时,苏依依换上护士装,匆忙的走进急诊科室,她手里拿着一份药品清单。

  “叶离,你先看下这份急诊科使用的药品清单....”

  叶离疑惑的看了对方一眼,接过之后目光在上面扫视,并且开始翻阅。

  脸上表情因晴转阴,乌云密布。

  下一秒,眉头微微一皱。

  这突发情况,让叶离猝不及防。

  “这么多药品超过使用期!李叔他知不知这事?”

  “大概他还不知情,刚才我确认了下,有些药品还在我们的储藏仓库,要不我打电话问一问....”

  “好....”

  陈明听到叶离和苏依依的谈话,他插一句道:“老大,我记得药品检查监督工作,早半年前是李主任让袁医生负责的...”

  “什么!”

  一听这话,叶离顿时火冒三丈,对方是李安健的学生,居然如此不负责任。

  还坑起自己的老师来!

  这些药品起码半年以上没人监督检查。

  也就是说对方已经偷懒了半年多。

  这样的人拿着医院发的工资,还拿的心安理得!

  如果不是苏依依作为主管助理护士,负责这一块。

  恐怕他现在都察觉不到。

  之所以这样,苏依依亲自去了一趟后勤科,要了一份急诊科输出清。

  结果发现,有一大部分药品有库存,甚至过期了好几个月。

  “该死,他人现在在哪!”

  见叶离发怒,陈明摇了摇头,“恐怕还在家里睡觉吧!”

  “打电话给他....”

  陈明拿起固话拨打袁韩的号码,结果语音提示占线。

  “老大,这家伙手机关机!那现在怎么办?”

  因为这事,陈明也变得没心情吃面了,泡面不香了。

  昨天手机的事情就让怒火冲天。

  而现在急诊科又要面临药品问题。

  “能怎么办!陈明你先通知后勤科人来,让他们把药品储藏仓库里这些过期药品找出来退给商家,尤其是一些急救特效药一定要先找出来。”

  叶离满脸俨然,当机立断做出决定。

  “好....我这就联系。”

  一旁赵新晨全程旁听,他认为眼前的叶离已经是一名出色的医生了。

  难怪会被医院力捧。

  当他看到对方电视里的缝合手法时,也是被惊艳到。

  苏依依挂断电话,“叶离,李叔正往我们这边赶....”

  叶离点了点头,他感觉是不是有人在背后做手脚。

  因为上一世自己没涉及那么多,但是他心里十分清楚,医院里是存在蛀虫和毒瘤。

  都想着从中吃回扣。

  叶离也知道王宏博也是其中之一,就是没有强有力的证据罢了。

  不过,现在最担心的是此事被陈启中知道。

  到那时,对方会从这上面做文章。

  对李安健发难。

  虽说昨日秦天硕手术成功,保下李安健辞职的承诺。

  相信对方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叶离大脑飞快转动,很快想到,昨天会议上李安健情绪激动,提起到卫局一直扣留急诊科的扶持金不发。

  难道....

  这时,李安健气喘吁吁赶到,一只手扶着门边,急呼道:“叶小子!刚才苏丫头说的是不是真的?”

  叶离被打断思绪,他将手里的清单递给李安健安。

  “千真万确,这份清单是从后勤科拿来的,常用的注射类药液都过期一到三个月以上.....”

  经过简单引述,李安健脸色渐渐沉了下来。

  犹如黑云压城城欲摧。

  连忙拿出老式手机,接着表情跟陈明之前一样,差点小暴脾气上来。

  叶离赶紧劝说道:“李叔,当务之急是先把过期的急诊科药品撤下来。然后,时刻专注那些用过过期药物的病人,身体是否出现不良反应....”

  “你说的对,这事我去找院长,其他交给你安排。”

  说完,李安健眼神充满戾气,一副大义灭亲的表情。

  终归是自己太相信袁韩,才会造成眼下这个烂摊子。

  李安健脸色俨然,又再次匆忙地离开科室。

  叶离也不再劝说,相信李安健也做好心里准备,因为眼下药品过期的事情的确很麻烦。

  药品撤下来后退回商家,换成新一批药品补足库存。

  这样一来,是可以解决目前的情况。

  如果商家耍无赖,不肯退这批药。

  不但,将会造成医院损失。

  还会让急诊科“雪上加霜”。

  万一出现需要抢救的病人,没有药给,那成什么事!

  而且,损失和后果不用多说,那肯定是由急诊科室承担。

  到那时,李安健还会因为失职导致辞职。

  话说回来,叶离他自己压根就没把袁韩放在眼里。

  更别提对方个人主义的想法。

  医院可不是像袁韩这样,任意妄为的地方。

  “陈明,你帮忙督促下后勤科....还有,依依你带着其他护士去分开去急诊科、急救区两个地方排查下医疗器械,比如注射器,输液管这些质量是否标准,还有生产日期,规格型号....”

  像输液管和注射器具都是有他们的有效期。

  不过它们的效期远远比药品长。

  如果这些也出问题,那真的是问题大了。

  卫局可不会客客气气请喝茶了。

  恐怕医院暂时关闭,重新整顿,那么一切责任算在李安健头上。

  接着一环扣一环,算到董光明头上。

  “好....”

  随着苏依依和陈明离开,叶离松了口气坐了下来。

  一直没说的赵新晨,开口道:“叶离,看来你这个主管当的可不轻松啊!”

  “没办法,我也是坐在其职,谋其事。”

  叶离含蓄的说道:“让你看笑话了,锦市硕大的一院,急诊科做不起来....”

  赵新晨鼓励道:“万事开头难嘛,相信你自己可以的。”

  叶离脸上露出无奈笑容,可下一秒就收敛很多,转成严肃的态度。

  “新晨,你还是老样子光安慰别人。对了,我想听听你的建议。”

  “我的建议!”

  “对....”

  换做别人,能有什么意见啊!

  赵新晨毕业以后去了海市,虽然他从事医药企业工作。

  但是现在看到目光灼热的叶离时,他脑海中的确有个建议。

  “以我的观察,目前一院的急诊科医护人员人手不够,这是大问题。首先要解决的是医院进修的门槛,向各大学校放出橄榄枝,负责组织本科业务训练、人才培养和技术考核。”

  “其次,就是加强医院管理队伍,增加对药品器械严格监督和把控...”

  叶离没说话点了点头,心里很赞同赵新晨的说法。

  而且,对方说的都在每个点上。

  只是对叶离而言,他只是一名胸外科专业的医生。

  对于管理方面,他不擅长。

  所以眼下,要让一家医院需要医改进步的话,还得看院长或管理人员到底要不要职业化的问题了。

  首先从高层方面开始着手,阻止一切跟利益挂钩的问题。

  目前而言,医院管理人员,尤其是高层,能职业化是医院科学发展的需求,也是医院未来发展的趋势。

  从性质上来看,公立医院或非营利性医院是不以营利为目的服务于大众的专业性部门。

  说白了,就是医院高层和管理者,应该是拥有医学知识的专业人员。

  如果让一个商人作为医院高层,出发点是以营利作为首要,来经营医院。

  那么会叫什么呢!

  无非就是草菅人命。

本文标签:他竟然吻住她的私密

上一篇:芭蕾男孩的那个都好大-吃饭时还在她身体里

下一篇:等我玩腻了找更多人玩你:下面有灼热感是怎么回事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