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等我玩腻了找更多人玩你:下面有灼热感是怎么回事

2021-10-28 17:09:2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直接拒绝跟她的合作,没想到姜硕居然会答应继续跟她合作,这对她来说简直是一件天大的好事啊。

  她毕竟跟姜硕才见过两次,更谈不上有什么感情基础,姜硕能为了朱家而妥协,她真的

直接拒绝跟她的合作,没想到姜硕居然会答应继续跟她合作,这对她来说简直是一件天大的好事啊。

  她毕竟跟姜硕才见过两次,更谈不上有什么感情基础,姜硕能为了朱家而妥协,她真的特别感动。

  “我希望以后不管那个女人做什么,你都能第一时间告诉我,我倒要看看她到底是何方神圣,是敌是友。”姜硕说道。

  虽然能这么帮他的未必就是敌人,但在没调查清楚她的真正身份之前,姜硕可不相信这天底下还有这么无私奉献的人。

  他这人从小就懦弱,不太善于讨好别人,朋友更是屈指可数,哪怕是到了大学,也只是认识了陈楚怡这么一个异性朋友,其余的同学对他几乎都是百般折辱,从没拿正眼瞧过他。

  像他这种农村来的穷小子,又有谁愿意付出那么大的代价去帮他?

  朱雅想了想,便点头说道:“这个我可以答应你,但关于她的身份,恕我暂时不能奉告。”

  “这个我明白。”姜硕也不是那种强人所难之人。

  朱雅既然都把话说得这么清楚了,他自然不会让她和整个朱家陷入两难的境地。

  “雅姐,如果你没什么别的事情的话,我就先走了,不然今晚恐怕是赶不回村里了。”姜硕忽然说道。

  他现在只想赶快离开这里,因为他发现这么大的别墅,果然真的只有朱雅一个人住。

  他要是真的留在这里过夜的话,就算他什么事情都不做,这传出去也绝对不好听啊。

  况且,陈楚怡也在这江海市,万一这件事被她知道了,她肯定该误会他了啊。

  “姜硕,我都还没有跟你汇报这几天的销售情况呢,你先别急着走啊。”朱雅说道。

  “如果销售惨淡的话,你也不会几次想要买礼物送给我,更不可能再跟我合作了,这一点我还是很清楚的。”姜硕淡淡的说道。

  有些事情根本不需要她明说,姜硕已经心知肚明。

  况且,朱雅刚才给那个女人打电话汇报情况的时候,他也都听到了。

  这几天下来,朱雅的每日鲜果销量空前火爆,至于具体的数额,等到下月的月初分红的时候,他自然就知晓了,现在也没必要过多关心。

  他可是要多方面发展的,关于筹备拍卖公司的事情他也已经委托阿龙帮他提上了日程,他甚至还想收购谭教授所在的那家中医院,还有很多很多的事情等待着他去做,他可不想被这一件事给牵制住了。

  “既然你执意要走,那我也不留你了,只是现在已经是下午了,你回到村里恐怕都天黑了,要不我开车送你回去吧?”

  朱雅有些不太放心的说道。

  “你开车送我?就你那辆法拉利跑车,你确定能跑复杂的山路?”姜硕苦笑道。

  “这个……”

  朱雅顿时语塞了。

  她确实没有考虑到这些情况,她只是想单纯地送姜硕回去而已。

  “好了,现在时间还不算太晚,我还是去坐大巴车吧,有什么事情你直接电话联系我就行了。”

  姜硕说着,便起身朝别墅外面走去。

  刚走到别墅外面,姜硕的目光便被不远处的海滩上的一对男女给吸引住了。

  与此同时,他的拳头也暗暗握紧了。

  朱雅本来是想出来送送姜硕的,看到姜硕这副要杀人的表情,顿时蒙住了。

  “姜硕,你看什么呢?那海滩每天人都挺多的,但现在天渐渐有些转凉了,也没几个穿比基尼的美女了啊。”

  朱雅有些奇怪的问道。

  姜硕的眼神忽然变得冷冽森寒,迈着沉重的步子,举步维艰地朝海滩那边走去。

 文学

“姜硕,你这是要干什么去啊?”

  朱雅在后面叫他,可他根本没有任何回应,依旧朝着海滩那边缓慢地走着。

  大概几百米的距离,姜硕却好像是在原地踏步一样,他很想过去询问一下她怎么会在这里,她身边那个男的是怎么回事儿。

  可他却又很害怕得到一个让他无法接受的答案。

  所以他很迟疑,不肯太快知道答案,但又不能就这样退缩回去。

  就在这时,姜硕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本能地接听了电话,但目光却依然锁定着那片海滩。

  “姜硕,你现在在哪儿呢,能不能抽空来厂子一趟,我有点事儿想跟你说下。”

  电话那头传来表哥田涛有些犹豫不决的声音。

  “什么事儿你就在电话里说吧,我这边还有点急事要处理呢。”

  姜硕面无表情的说道。

  “刘桂香她……她出事儿了。”

  田涛犹豫了片刻,还是决定跟他实话实说。

  “她能出什么事儿啊?再说,我跟她已经离婚了,我可不想再管她的事情了。”

  姜硕虽然嘴上这么说,但他心里还是有些担忧的。

  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这刘桂香嫁给他虽然有目的的,但她也是被刘福那个王八蛋胁迫的,她现在也得到了应有的教训,连家都没法回了,他也没必要记恨她一个孕妇。

  “是刘展,刘展昨晚喝了点酒,在厂子的休息区就把刘桂香给……”

  田涛说到这里,已经没法继续往下说了,那画面简直太惨不忍睹了。

  “刘展?”姜硕在努力回想着这个人,对于这种小人物,他向来都不放在心上的。

  “就是我们厂子的人事部经理啊,那天你见过他一次,他当时对刘桂香就心生歹意了,只是因为有余成国厂长的约束,他一直没敢乱来。”

  顿了顿,田涛接着说道:“但是最近余厂长家里有喜事,就没来厂子,就是这个空档,刘展借着点酒意就把刘桂香给……”

  听到这里,姜硕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狂乱了。

  “刘桂香她到底怎么了,你倒是说啊!”

  电话那头的田涛被姜硕给吓到了,忙不迭的说道:“一尸两命,我们发现的时候,已经是无力回天了。”

  “什么叫一尸两命?!表哥,你在跟我开啥玩笑呢!”姜硕显然不相信会发生这种事情,近乎咆哮道。

  刘桂香虽然只是他生命中的一个过客,甚至俩人都没有过夫妻之实,说白了,他俩都只是逢场作戏,谁也不曾爱过对方。

  知道刘桂香是带着目的接近他的,他甚至有些痛恨那个女人。

  可是在刘桂香同意跟他离婚的那一刻,他就已经放下了以前的仇恨了。

  一个连孩子都不舍得打掉的女人,能坏到哪里去?

  要不是刘福百般逼迫,她也不会走向那条无法回头的道路,那一切,归根究底都是败刘福那个老东西所赐啊!

  “姜硕,这种事情表哥怎么敢骗你啊,昨晚刚好是刘桂香值夜班,那刘展本来都下班回去了,但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折返了回来。”

  “刘展回来的时候,已经醉了有七八分了,当时刘桂香正在休息区休息,刘展见四下无人,便强行对她做了那种事情……”

  “因为期间遭到了刘桂香强烈的反抗,刘展也不知道是不是中了邪了,直接摸出一把折叠刀,就把刘桂香给……”

  田涛每说一句话,都要停顿一下,他实在是不敢去想象那个残忍的画面,这种凶案在他们厂里可是第一次发生。

  因为这件事儿,他们厂子的名声都臭了,本来准备来厂子打工的新员工,听说这事儿,无不退避三舍,就连厂子余成国都勃然大怒,直接报了警,只是到现在还没找到刘展而已。

  “你在厂里等我!我现在就赶过去!”姜硕说着,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刘桂香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必须要尽快赶回去,至于海滩上的那对男女,早就已经消失得没影了。

  应该是他看走眼了吧,就算他跟陈楚怡已经分开了,陈楚怡也不可能这么快找到新欢的。

  更何况,那个男人还是他最痛恨的苏哲宇,当他第一眼看到的时候,就感觉肯定是自己认错了人,也许他们只是长得有点相似而已。

  眼下他必须尽快赶到县城的山里香食用油加工厂,如果刘桂香真的被刘展所害,哪怕追到天涯海角,他也必须要让刘展为可怜的刘桂香偿命!

本文标签:等我玩腻了找更多人玩你

上一篇:他竟然吻住她的私密/宝贝你真紧奶真大真浪

下一篇:饱满的囊袋拍打着臀肉(2021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