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终于冲破了那层薄薄的阻碍-全文

2021-10-29 08:07:0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急促的敲门声响起。

  安阳从殡仪馆返回没多久,正等着吃饭。见有人敲门,往嘴里塞了一块火腿专门开门。

  “王老师?!”安阳拉开房门,王亚赫然出现在眼前,不由得惊

急促的敲门声响起。

  安阳从殡仪馆返回没多久,正等着吃饭。见有人敲门,往嘴里塞了一块火腿专门开门。

  “王老师?!”安阳拉开房门,王亚赫然出现在眼前,不由得惊讶出声,“你不是去旅游了?这才第五天就回来了?”

  王改萍端着炒好的菜出来,扭头刚好看到王亚,放下菜笑着挥手,“王老师?快进来快进来,饭马上好,正好一起坐下吃。”

  王亚给他们的解释的自己身份是陆军学院教导员,喊其老师没有问题。

  “不了,姐。”王亚摆着手笑着解释,“我来找安阳,不好意思啊,单位有急事儿,需要我们提前返回了!”

  “提前返回?!”王改萍顿时愕然,看向儿子的眼神骤然多了不舍,上前拉着王亚往屋里走,“部队有事儿,那确实得走,不过应该也不差这点时间吧,赶紧着,吃口饭好上路。”

  王亚拗不过,想了想也就坐了下来,确实不差一顿便饭的功夫。

  “我再去给你们炒个鸡蛋。”王改萍嘴上笑着,眼眶却慢慢的变红。

  儿子这一走,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部队啥情况,她比谁都清楚。那地方能随便溜号吗?丈夫82年的兵,96年专业,这么多年下来,回家次数寥寥无几。

  选择了这条路,注定是要常年不着家。而且儿子所在的部队还属于保密单位,不允许探视,这么一来,他们只能等儿子回来,没有一点主动权。

  想想往后的日子,王改萍心里一阵泛酸。

  见老妈转身进了厨房,安阳这才小声问道,“啥情况啊,不是说7天的假么,这才第5天就喊着回?!”

  王亚无奈苦笑,“我也不想啊,接到基地电话的时候我还在玉龙雪山山顶呢,我更绝望。”

  “额,那你一路赶回来的?”

  “要不然呢?刚爬上去,还没怎么看风景就着急忙慌的往回走。这次好像真出事儿了,基地下了二级战备警报,所有在外人员需全部返回。

  其实这个主要针对的是我,你等级太低,严格来说,没你啥事儿,但我回去的话,必须得把你捎上,毕竟现在我是你的监护人。”

  安阳一愣,随即没好气的道,“也就是说,我被你连累了呗?”

  “勉强可以这么理解吧。”王亚拿起筷子,往嘴里塞了一块红烧肉,满不在乎的说道,“不过提前让你感受一下这紧张的气氛也好,要不然你以为咱们后方基地成天没啥事做。”

  安阳翻了个白眼,没再说什么。

  他同样很留恋表层世界的生活,也清楚这次下去本就指不定什么时候才能再回来,有没有这次紧急召回其实对安阳来说,性质一样。

  与王亚拌嘴,反而能消减那不舍的情绪。

  “不过话说回来,希望城已经很多年没有接到二级战备了。”王亚边吃边说,“作为后方城市,如果是小范围战斗基本影响不到后方,只有全方面战争爆发,这时候才会全部动员,以免对面绕后,不按套路出牌。”

  “那这次是要全面开战了?”安阳担忧之色掠起。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他这种本就没有战争意识、实力还弱的家伙最容易出问题。

  不单单是配合、战斗,心态同样远不如在二层出生的家伙。

  那些人基本都具备忧患意识,也清楚他们将来的路。

  安阳不一样。

  从小没怎么受过苦,或许说,他受的苦与二层世界的孩子们不一样,总的来说,起码社会和谐安定。

  这么一来,安阳的忧患意识就不够,这也是王亚想要培养他的一方面。

  “不一定。”王亚摇了摇头,“这个时间不太合适突击,依靠城防打防守战,三层世界不占优势。”

  “那这个二级战备警戒是......?”安阳疑惑了。

  王亚端起碗喝了口汤,显得很淡然,半饷,这才继续说道,“既然拉了战备状态,说明肯定是有突发状况,而且威胁不低,但这个威胁只是包括三层世界进攻而已。

  有时候冬季食物不够,二层世界的蛮兽也会对咱们基地发起攻击,他们的威胁同样很大,别看都是一群畜生,但皮糙肉厚,很难破防,倘若是腹地发起的,后方城市还真不一定顶得住。

  不过大概率不会是这个,现在眼瞅着夏季了,他们可不缺吃的。”

  “行了,别扯这些了,到底啥情况下去便知,我也是推测,这东西,最好不在表层世界沟通。”

  “嗷。”安阳应了一声,加快了吃饭的速度。

  ......

  老爹晚上有应酬回不来,打了个电话告知了一下,便准备出发了。

  老妈不舍的嘱咐带好东西,别拉下什么,最后才泪眼婆娑的挥手道别。

  再次离开,安阳的心里很不是滋味,这次不同于第一次。

  上次是自己昏迷状态被他们带走的,现在则是道别,两者不可同日而语。

  坐在吉普车上,安阳心里难受,苦笑着道,“也不知道我跟你们下来到底是图啥,连蒙带骗,还不能回家。”

  王亚对此司空见惯,挎档倒车,“习惯就好了,正因为你的付出,他们才有现在的生活。要是都不想去抵抗,都往后退,咱早就亡国了。”

  “再说也不是不让你回来,只是没那么频繁而已。你可以把自己当做守卫边疆的战士,远离城市喧嚣,那种地方回一趟光是路上就得消耗好多天,几年回一趟家是常态。”

  看着王亚轻松的语气,安阳嫌弃的反驳,“说的轻巧。”

  “嘿,还不信。”王亚笑了,“二层世界不比表层世界小,我在小队的时候不也如同你这般吗?各种任务繁多,别看家就在希望城,但一年有时候都回不来一趟。

  B级小队想要维持甚至更进一步,不拼命点能行?B级任务积分保级有余,进取不足,都要是慢慢悠悠,自由散漫的做,那还晋级个屁。”

  王亚驱车驶出县城,顺带给安阳讲述自己当初的情况。或许有了对比,安阳的心情总算好了些,不似刚才那般阴郁。

 文学

再度返回,从通道中出来,能够明显感觉整个希望城的氛围严肃了许多。

  本就只有两万多人的小城充满了警惕、肃杀的感觉。

  行走在街道上的人也不似当初晃晃悠悠,都是疾步离开。

  就连看向安阳、王亚的眼神都有所转变,充满着防备。

  街道上公告栏中,原本贴着安阳头像的位置,早已都换成了战备警告,上面书写着如何防备及保护自身。

  冷不丁处于这个环境中,安阳顿时感觉全身的不舒服,扭动着身躯,仿佛想要将自己摘出去。

  “走吧,直接回殡仪馆。”王亚神色严肃,伸手拍了安阳一下。

  “不去先了解一下情况?”安阳疑惑。

  王亚摇头,沉声道,“我的任务是培养、保护你,现在希望城的情况明显不适合到处乱窜,先回去从长计议,情况我会打听清楚。”

  二人快步离开通道口,朝着殡仪馆方向走去。

  此时的殡仪馆,早已大门紧锁。

  本就是不太重要的部门,加上现在情况不明,拢共就两个人的殡仪馆暂停了业务,干脆闭门不出。

  “砰砰砰!”

  安阳、王亚立于门口,伸手敲门,声音清脆急促。

  “谁?!”

  院子里传来馆主的声音,警惕凝重。

  “馆主,是我,安阳。”安阳朝着门里喊。

  听到安阳的声音,史建英明显放松了一些,从屋里出来,透过大门朝外看,见确实是王亚、安阳二人,这才快速的打开门,招呼他俩进来。

  “怎么都回来了?”史建英迎进二人,再度关好门问,“正好出去了,那就在上面多呆一呆,等这阵子过去再回来啊!”

  安阳没好气的回答,“你问他,非要拉着我回来,还美其名曰,习惯一下紧张的气氛。”

  “这有啥好习惯的。”史建英看了一眼王亚,不禁有些埋怨,“咱希望城好不容易出了个潜龙,现在情况不太对劲,留在上面不比回来安全?尽瞎胡闹!”

  王亚苦笑,走到院子里大致看了看殡仪馆的情况,见准备全乎,这才松了口气。

  拎起院中藤桌上的茶壶灌了一口,解释道,“正因为咱好不容易出个潜龙,才带他下来感受一下,培养他的忧患意识。

  您老是老人,咱希望城以前那会啥情况我不多您也知道,现在已经比当初强太多,这种情况下倘若还护着,对他没有啥好处,反而是害了他。”

  王亚指了指周围,“我看咱殡仪馆年代挺久了,应该是刚刚建城的时候便有,这个位置,当初连城墙都没有吧。”

  史建英点了点头,叹了口气,眼中泛起一抹回忆,“是啊,殡仪馆是第一批建设的房子,当初不叫殡仪馆,叫义庄。

  建这地方,是不想大伙人没了,连个停尸的地方都没有,说到底是大后方,还有这个机会。倘若都如同排名靠前的基地那样,有个草席子裹着埋了都是好的。”

  “当时啊,咱们希望城还算安定,只是偶尔有几个漏网之鱼能够穿过防线过来,危险度不大。慢慢的也就开始建城,逐渐有一些前线的老人退下来,家安在了这边,形成了规模。”

  “是啊。”王亚点头,“当初我们一穷二白,装备不行,异能者不多,却依旧敢于亮剑,现在呢,装备好了,异能者多了,相比之下,城防也更厚,更加的安全,这种情况如果咱们真守不住,您老觉得,表层世界能安全到哪去?”

  “这......”史建英哑然。

  “该护着的时候护,真要是打到脚下,想要伤害他,必然是我已经死在了他前头,倘若只是前线如火如荼,后方城市预备的话,我觉得对现在的他来说,利大于弊。”

  史建英沉默了。

  他真不懂吗?当然不是。

  老人们都这样,自己拼命,后辈享福。

  从古至今,一向如此。

  他们舍得一身剐,还不是为了后辈们不要像他们这般,活在危险当中?

  可二层世界的现实状况,显然不是单凭他们那一辈就能拿得下的。解放至今,他是第一代,王亚是第二代,安阳,则是第三代。

  情况是要比他们刚来时好很多,但敌强我弱的局势并没有扭转。

  往后看,可能即便是安阳他们这代依旧无法改变战局。这是个拉锯式的战斗,犹如国防线般,只要没有统一,他们这些人就没法真正退下来。

  史建英叹了口气,精气神骤然落了一大截,本就饱经风霜的脸上刻满岁月的皱纹仿佛更深了些。

  缓缓的来到王亚身边,抚着藤椅坐下,缓缓的低声道,“第三代了啊,我们总想着背负一切,到头来,还是不行。

  抗战8年,解放战争4年,抗美援朝将近3年。我们那一代总想着我们把该打的仗打了,该吃的苦吃了,后辈们就能好活一些。结果呢,没死在抗战,没死在解放,反正要死在这听都没听过的地方。

  我们还好,人老了,可你们呢?他们呢?来到这里,就相当于与表层世界完全隔离。当兵的保家卫国还能受人尊敬,博个好名,你们可就啥都没有。

  没有人知道你们,没有人知道你们也在默默的守护这他们,没有鲜花,没有勋章,什么都没有。”

  王亚终于沉默了,神色逐渐的黯淡。

  史建英说的没错。他们算是国家的隐形人,除了国家高层,几乎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存在。似自己父母、史馆主这般下来的早的,可能都以为已经死了吧。

  殡仪馆陷入了沉寂。

  半饷。

  王亚才缓缓的抬起头,神色复杂,“总会有这些人不是吗?或许我们不为人所知,或许我们死的默默无闻,但我们也希望祖国昌盛,人民富足。

  他们没有这个能力,那他们就在表层世界为国家添砖加瓦。背后的这些,就让我们这些尚还称作人的家伙承受。

  正如您所说,为了下一代能够更好的活着。

  或许有一天,也希望有那一天,当咱们真正强大了,咱们也能裹着国旗,荣归故里。

本文标签:终于冲破了那层薄薄的阻碍

上一篇:2021最好看(宝宝楼梯上做好刺激)全章节阅读

下一篇:被两个男人吃奶三P-少妇被歹徒蹂躏惨叫小说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