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小东西几天没做水这么多/宝宝我就进去一点不动

2021-10-29 08:17:2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这跟此事无关,我也没有义务回复你。”陈兴生拒绝回答。

  他迅速摸出手机打了出去。

  陈兴生知道自己无法阻止纳兰清川,那他就找一个说话管用的。

  电

“这跟此事无关,我也没有义务回复你。”陈兴生拒绝回答。

  他迅速摸出手机打了出去。

  陈兴生知道自己无法阻止纳兰清川,那他就找一个说话管用的。

  电话很快接通了,陈兴生把手机朝前一递:“你纳兰家族管家的电话!”

  纳兰清川一手接过,但另外一只手的斧头并没有放下。

  “清川,你到底在搞什么?为什么跟那姓秦的在一起?你不是说过年不回来是在为家族拓展生意吗?”

  “你怎么去的通都城?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管家一连串的问题丢过来,能听出来特别生气。

  估计要是换成纳兰老爷子,早就对着电话一通大骂了。

  “我很快就回家里领罚,不过在此之前我要任性一次。”

  说完,纳兰清川当场挂断电话。

  陈兴生眉头紧皱,显然没料到纳兰清川会这么回复家族管家。

  “你什么意思?你自己家族管家的话也不听了吗?你赶快停下来,不要再助纣为虐了!”陈兴生大声劝阻道。

  “好一个助纣为虐……”纳兰清川握紧斧头照着陈兴生劈了下去。

  “混账东西!”

  陈兴生大骂一声,抡拳砸向了纳兰清川。

  他是本地戎部最高将领,身手不可能太弱。

  两人战在一起,纳兰清川略战下风。

  若是没有盘龙斧,对上陈兴生这种大开大合的硬手,纳兰清川估计连一个回合都撑不住。

  “没有家族光环帮你,你在我眼里又算得了什么?这斧头你不配握着,拿来吧你!”

  陈兴生爆喝一声,单手奋力一抓,一股汹涌元力突袭纳兰清川的手腕。

  像是被什么东西咬了一口,纳兰清川手腕一麻,斧头唰的一下脱了手。

  陈兴生抢夺盘龙斧成功,飞身一脚将纳兰清川踹飞很远。

  他没有下死手,只为抢夺斧头和逼退对方。

  “神器第九的盘龙斧果真名不虚传!”陈兴生低头细看一番,啧啧称赞道。

  咳咳咳……

  纳兰清川捂着胸口猛烈的咳嗽着。

  陈兴生的元力很充沛,这一脚的力道很重。

  “再来!”

  纳兰清川表示不服,还要继续战斗。

  画千骨向前一步抬手拦住了他。

  “你不是他的对手,再打下去你的内伤会更严重。”

  画千骨准备亲自动手。

  她是盘龙斧的主人,决不允许斧头落入他人之手。

  “传我命令,让我们的人立刻进场,封锁整个楼栋。”

  陈兴生当场下令道。

  来的人中,他是最淡定的一个。

  身为戎士,理应如此。

  面对任何危险都要保持冷静。

  “是!”

  有戎士领命,立刻通知下去。

  画千骨朝陈兴生走去,玉手一伸:“斧头给我,念在你我都是戎士的份上,我可以饶你一命。”

  “你也是戎士?”陈兴生表示不信。

  他上下打量着画千骨,不得不承认这个女子真的太美了。

  无论身材还是颜值都是一等一的出众。

 文学

这样的女人会在戎部吃苦?

  绝不可能!

  如此姿色的女人,应该在某个别墅里当金丝雀被养着才对。

  “别给自己脸上贴金,你不过是别人的玩物而已。”

  “当然你若想离开你的主子,我倒是可以成为你的新主人。”

  陈兴生调笑说道。

  “你没机会了!”

  画千骨走近,抬起手掌抓向陈兴生的腰间。

  在对方眼里,这动作很慢很慢,看起来根本不像是一个会功夫的人。

  可接下来的一瞬间,陈兴生脸上的贱笑就此消失。

  他感觉到一股从未有过的危险气息。

  “你……”

  仅说了一个你字,陈兴生就感觉腰间一空,他甚至连抬手出击都无法做到。

  大脑里有这个意识,可动作竟然做不出来。

  这意味着什么?

  修士们都知道,这意味着遇到的对手有全方位压制自己的强大实力。

  结论很清晰:这个女人强到离谱!

  她哪里是金丝雀,分明是杀人不眨眼的鬼魅。

  斧头被画千骨轻松拿在手里,然后嗖的一挥。

  洁白的斧刃划过肌肤,于空中绽放出殷红。

  陈兴生的眼珠子开始充血,他看到的世界从红色到黑色……

  Duang!

  他倒下了!

  “陈……陈长官……”

  一众戎士根本不相信眼前这一幕。

  这尼玛是个梦吧!

  他们眼里那么厉害的陈长官怎么会死?

  “快来人,陈长官倒下了……”

  有戎士扯着嗓子大喊大叫。

  画千骨把盘龙斧别好,来到一名戎士前,他应该是陈兴生的副将,全程都在陪同姓陈的。

  “拿好,等你的人上来,大声念出来。”

  画千骨把一个金色的小本本递给对方,然后转身走回秦惊龙身边。

  纳兰清川冲画千骨狂竖大拇指。

  看似无招胜有招。

  修为到了画千骨这个地步,武师段位以下她完全是全方位压制,从元力上就可以无声无息的干掉对方。

  对她而言,真正的战斗肯定不是在通都城这种小地方,而是往里走。

  儒家的大能,昆仑九重山的那些强者,才是她要面对的强者。

  “这……这什么东西?”

  陈兴生的副将乔凯峰打开了金色的小本本。

  他这个级别,说实话没资格接触到手握金色小本本的人。

  看到红色、绿色或者黄色的小本本都很正常,毕竟戎部有很多证件,不同颜色代表着不同级别。

  金色自然是最高级别的,在乔凯峰的世界里,他听上司说过,拥有金色小本本的人是在皇家大院。

  那个组织,整个龙夏独一份。

  它叫御林府!

  现任御林府最高指挥使不再是之前的十大名将,秋收以后做了改变。

  一共三位指挥使,两男一女。

  两男是原北国惊龙的两大胡帅统领,沈平川和陶卫国。

  一女正是画千骨。

  不过,画千骨一直待在秦惊龙身边,并没有去燕城报到。

  这是得到御林府允许的。

  于是,乔凯峰手里这张金色的小本本呼之欲出。

  它正是御林府最高指挥使的证件。

  乔凯峰满脸疑惑的打开,然后眼珠子瞬间瞪得溜圆,整个人如同被巨锤砸中。

  于他而言,是何等的三生有幸,才能一睹御林府最高指挥使的证件?

  咚咚咚……

  楼道里传来声音,戎士们开始进场。

  “退回去,退回去,都给我退回去……”

  乔凯峰嘴里大喊着,一个劲的冲外面的人摆手。

  屋里有一位御林府最高指挥使!

  进来干啥?

  领死吗?

本文标签:小东西几天没做水这么多

上一篇:被两个男人吃奶三P-少妇被歹徒蹂躏惨叫小说

下一篇:看娇妻被两朋友共用:我被四个男人玩出白浆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