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宝贝把荔枝一粒一粒挤出来(2021阅读)

2021-10-29 08:47:1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不过胳膊还是松开唐龙,绕道前面沙发上坐下。

  “瑶瑶和樱子她们呢?”唐龙岔开话题问道。

  伊盼兰稍微愣了下,诧异的说:“还没来吗?不对呀,她们俩个今天比

不过胳膊还是松开唐龙,绕道前面沙发上坐下。

  “瑶瑶和樱子她们呢?”唐龙岔开话题问道。

  伊盼兰稍微愣了下,诧异的说:“还没来吗?不对呀,她们俩个今天比我早出门,照理说这个时间,应该早就到酒吧了才对。”

  话让唐龙和孟凡燃都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一旁任盈盈起哄说道:“不会是让妖魔鬼怪给抓走了吧?”

  说着无心,听着却脸色大变。

  伊盼兰惊叫道:“应该不会吧?”

  不怪她一惊一乍的,老城街这段时间闹鬼,她们都知道,并且无头鬼还被瑶瑶和樱子撞见过。

  孟凡燃皱着眉头问:“她们两人怎么来的?”

  “好像坐的网约车!”伊盼兰说道。

  网约车?

  唐龙犹豫了下,道:“给她们打电话,看看能不能联系上。”

  “好!”

  伊盼兰急忙从随身背包里把手机拿出来,拨通樱子和瑶瑶的电话,抬起头来着急的说道:“两人的电话都没人接!”

  “先别着急!”唐龙安慰道,拿出手机来给邢军打了过去。

  “稀客啊,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邢军笑呵呵声音从手机里传过来。以他对唐龙的了解,给自己打电话应该不会有什么太要紧的事情,因为大事自己给他解决不了,小事也不用自己出头解决。

  唐龙道:“我有两个朋友,晚上乘坐网约车失联了,时间上有些短,刑队长能不能行个方便,先帮忙查查啊?”

  “失联?”邢军愣了下,道:“有详细资料吗?什么时候的事情,上车的地点在什么地方,以及打车时候的手机号码是多少。”

  唐龙把樱子和瑶瑶的联系方式,已经她们居住的小区地址,大概上车时间,给邢军发了过去。

  桃源县去年和今年,尤其是今年,在县城范围内安装了大量摄像头,有公用的,也有附近商户们自己安装的。

  通过天眼系统,只要确定了樱子和瑶瑶两人乘坐的网约车具体信息,城区范围内,想要查出行动路径并不困难。

  孟凡燃望着唐龙:“要不,咱们也叫人出去找找?”

  唐龙看了下手机上的时间,想了想说:“也好,手下有人吗?”

  “有!”

  孟凡燃点头,拿出手机来打了几个电话,联系人手去找人。

  大概半个小时以后,唐龙接到慕小夏打过来的电话。

  “你朋友乘坐的网约车已经找到了,根据司机说,他把两人送到冬瓜酒吧门口,然后就走了。通过视频监控,以及打车公司提供的软件,也能确定这一点。”

  “酒吧门口?”唐龙抬头朝着孟凡燃问:“冬瓜酒吧门口装摄像头了吗?”

  “装了!”

  孟凡燃点头。

  “去把刚才的视频监控调出来看看,有没有发现樱子和瑶瑶两人的踪迹。”唐龙对着孟凡燃说完,才拿着手机说道:“多谢小夏警官!”

  “客气!”慕小夏声音里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略微停顿,又好奇的问道:“你现在在老城区冬瓜酒吧呢吗?”

  唐龙道:“对,我在这里!”

  “那好,我马上带着人过去,大概二十分钟就能到,你等着我,千万不要私自行动!”说完,慕小夏把电话挂了。

  对于老邢这个徒弟,唐龙忍不住一笑,自己像是那种不沉稳的人吗?

  “唐龙,你快过来看看!”

  孟凡燃招呼唐龙,从办公室电脑里,就能调出外面摄像头录制的监控视频。

  大概傍晚六点十五分,一辆白色网约车停到冬瓜酒吧门口,瑶瑶和樱子下车,网约车离开,而两人则走进酒吧里面。

  唐龙道:“去问问外面酒吧里的服务员工作人员,有没有见过瑶瑶和樱子。另外,再把酒吧内部的监控视频调出来!”

  大概五分钟之后,伊盼兰急冲冲的跑过来:“有服务生说见过她俩,不知道为什么,她们直接朝着酒吧后门出去了,跟她们打招呼,都没搭理,像没听见一样!”

  “酒吧后门?”

  唐龙皱眉说:“后门好像是条胡同,出去就能到街道上,对吧?”

  孟凡燃点头:“对!”

  “走,去看看!”

  唐龙从椅子上站起来,朝外面走去。

  伊盼兰说:“不用再看看视频监控吗?”

  唐龙摇头没说话,一直到冬瓜酒吧后门口,对着满脸兴奋跟过来的任盈盈,皱眉道:“你一个小孩子跟着过来凑什么热闹。”

  任盈盈撇嘴,不高兴的挺了挺胸脯:“你瞎呀,哪只眼睛看见我小了?”

  唐龙翻了她眼,想到什么,问:“金蟾带着呢没?”

  “铁头呀?”任盈盈眨了眨眼睛,

  “嗯!”唐龙点头。

  任盈盈把背着的双肩包,拿下来,把那只黄金色的三腿癞蛤蟆拿出来:“喏!”

  唐龙并没有接,对着任盈盈手掌的上金蟾轻声说道:“去帮忙找找人,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就在附近,注意安全!”

  “呱呱!”

  嗖。

  金蟾从任盈盈手掌上蹦了出去,弹跳到胡同墙壁上,朝着外面蹿去。

  唐龙带头朝外面走去。

  胡同外面,就是老城区副街,没有主街繁华,但也不算太偏僻,发生意外的几率并不高。

  再说桃源县这样的地方,治安比较不错,很少会发生什么刑事案件。

  “呱!”

  这会儿已经晚上八点多,夜幕下,唐龙朝着金蟾铁头叫的方向,问:“那边是什么地方?”

  “由附近居民,前几年捐钱修建的教堂。”孟凡燃说道。

  唐龙点头,朝着教堂方向走过去。

  “嗯?怎么会有结界?”

  唐龙看着教堂门口,皱眉一皱。

  “结界?唐龙什么是结界呀?”任盈盈忍不住好奇的追问,她就在唐龙身边,所以唐龙嘟囔什么她能第一时间听到。

  唐龙想了想说:“大概类似‘鬼打墙’差不多的东西,不过在咱们国内,更多会使用一些阵法,五行八卦,奇门遁甲这类东西,‘结界’在西方比较流行!”

  “哇,这些东西真的存在呀?”任盈盈瞪着眼睛,小嘴张开,有些不相信。

  唐龙道:“世界这么大,你不了解的事情还多着呢。”

  拿起一枚硬币,捏在手上,抬起胳膊轻轻一弹,只见一道银光划过,经过教堂大门的时候,好像被什么东西挡了下,空中一顿,跌落掉地上,而教堂大门好像有层透明无形的东西碎裂了。

  “注意安全!”

  唐龙抬腿走进教堂,而任盈盈那只金蟾宠物,也跳回到了任盈盈肩膀上。

  偌大的教堂里,点着几根蜡烛,非但没有给里面提供多少光亮,反而还让里面有些阴森幽暗。

  “唐龙,我怎么感觉这里面凉飕飕的呀!”任盈盈拉着唐龙衣服,小声说道。

  唐龙嗯了声,心里有些纳闷,怎么在国内会出现‘黑巫师’的踪迹?

  “你们快看!”伊盼兰指着教堂最里面,惊呼道。

  两个人影跪在教堂最里面,唐龙眼神好,发现人正是瑶瑶和樱子,两人神情呆滞,并且身上的衣服,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脱掉,就仍在一旁。

  “让所有人都在外面等着,你们也是!”唐龙朝着孟凡燃,伊盼兰沉声说道。主要不是防备她们,为了壮胆,两人叫了十来个小伙子,要是被人瞧见自己片缕不挂的样子,那回头怎么做人。

  “你也在这里,别跟着我!”唐龙对着任盈盈说道。

  任盈盈张了张嘴,到底没敢多说什么,只能不情不愿的把唐龙衣服松开!

  “龙哥,你小心点!”

  唐龙点头:“放心吧,没事!”

  独自一人朝教堂里面走去。

  “樱子!”

  唐龙喊了声,不过跪着的瑶瑶和樱子好像没听到声音,没有丝毫回应。

  “祭献?”

  等唐龙走进,看清楚两人身边画着的阵法时,脸色稍微变了下,竟然有人想要把瑶瑶和樱子当成祭品,给活祭了。

  如果再晚来一刻钟,估摸着樱子和瑶瑶就该用手里拿着的银刀给自己放血了,等鲜血到阵法里,明天两人就是具尸体,而灵魂也不复存在。

  最重要的是,活祭完两人,这片区域里的阴性属性,会提升百倍,一到晚上,随处可以看到不干不净的东西。

  ‘黑巫术’哪怕是在西方,也不是太能常见到,没想到竟然出现在了国内。

  为了钱而来?

  黑巫师缺钱吗?难道是桃源县有什么对黑巫师有几大助力的东西?

  走到瑶瑶和樱子身后,唐龙试探着喊了两声,就算这么近的距离,两人都没有反应。

  “邪魅当诛!”

  唐龙咬破手指,凝聚一颗精血,朝着六星芒阵弹射过去。

  轰隆!

  一声低沉炸响儿。

  瑶瑶和樱子眼神从呆滞中,恢复了甚至,然后满脸茫然的看着四周,心里还在纳闷,自己怎么会在这里?在干嘛?身上的衣服呢?

  扭过看到唐龙的时候,人又是一呆!

  心说唐龙哥怎么在这里?

  “望着我看什么,赶紧穿上衣服啊,不冷吗!”唐龙说话的时候,并没有盯着两人身上看,目光在教堂四周打量着。

  直到瑶瑶和樱子穿好衣服,他才把目光收回来,看样子施术之人在他们进教堂的时候就已经跑了,十分狡猾谨慎。

  “唐龙哥,怎么回事?你和我怎么会在这里?”瑶瑶红着脸,有些纳闷的问,虽然被看光了,但是她并不觉得自己太吃亏。

  “你们被人控制了,一句半句话说不清楚,先回酒吧再说吧!”

  唐龙打了个哈欠,笑着道。

  教堂门口,孟凡燃,伊盼兰等人看着瑶瑶,樱子和唐龙三人一前一后走出来,都没什么事情,才松了口气。

  回到冬瓜酒吧的时候,慕小夏带着两个同事已经到了,拉达着脸,活像别人欠她钱一样。

  “唐龙,你怎么回事,手机里都给你说了,千万不要私自行动,我们马上就到,你怎么不听呢?”慕小夏瞪着唐龙,气呼呼质问道。

  别人怕他唐龙,自己可不怵他!

  唐龙耸了耸肩,笑着说:“我们也没有私自行动啊,行了,来办公室里说,正好我还有点事情要叮嘱你呢!”

  说完,率先朝着冬瓜酒吧办公室走去,外面声音太大太吵,不合适聊天。

  慕小夏望着唐龙,暗地里狠狠瞪了他眼,这小子,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哼,有机会非把他抓起来关几天不可,道时候自己谁的面子都不给。

 文学

办公室里,唐龙正色道:“听说过‘黑巫师’吗?”

  “什么?”

  慕小夏呆了下,然后皱起眉头来说道:“你确定不是在跟我开玩笑?”

  唐龙笑了下,坐到椅子上,说:“你看我像是在跟你开玩笑的样子吗?”

  “唐龙哥,黑巫师是什么东西呀?”伊盼兰望着椅子上的唐龙,忍不住好奇问道。一旁的孟凡燃,瑶瑶,樱子她们也都是满脸好奇,包括任盈盈在内。

  唐龙收敛笑容,解释说道:“黑巫师不是什么东西,而是一种职业,你们从电视电影里,或多或少的也应该有所了解,黑巫术最早是从非洲兴起的一种古老巫术,后来传出非洲,流传到美洲,欧洲。”

  “这不是传说吗?”伊盼兰皱着眉头问。

  唐龙摇摇头说:“传说未必就是假的,而现实中你们所见所闻的一些事情,也未必都是真的。”

  “那黑巫师抓瑶瑶姐和樱子姐想做什么呢?”任盈盈直奔主题。什么黑巫术啊黑巫师的她感兴趣,但更想知道,对方到底想利用两个女人做什么。

  唐龙皱了下眉头,迟疑了下还是开口说道:“对方所留下的阵法,是一种古老活祭的阵法,成功的话,会唤醒恶灵,就算没有恶灵苏醒,也会让这片区域内阴属性数值暴涨百倍以上,从而引来更多不干净的脏东西。”

  “你确定吗?”慕小夏板着脸,作为一名警察,她本身是不相信这些东西的,她崇拜科学,但是唐龙不是那种会随便大放厥词的人。

  唐龙点头,对着她道:“这个事情问题还是比较严重的,虽然不知道‘黑巫师’想干啥,可县里有这么个人,总是让人比较不放心的,何况,他还不是那种肯安分的主!”

  “怎么才能把他抓住,或者引出来?”慕小夏皱着眉头。

  唐龙道:“现在给你师父打电话,让他带着人来,最好是多带点,咱们争取今晚上就把他按下,迟则生变。”

  慕小夏白眼连连,小声嘀咕了句:“那你还有闲心跟我掰扯,不早说!”

  说完拿着手机去打电话通知邢军去了,因为这事情,已经不是她能搞得定的事情。

  唐龙也不生气,转头对着瑶瑶和樱子问:“你俩儿身上没有哪里感觉不对劲的地方吧?”

  瑶瑶和樱子都摇头,樱子更是纳闷的问:“龙哥,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俩怎么会跑到教堂里,还没穿衣服?”

  伊盼兰从旁接声:“你俩还说呢,都急死我们了,要不是唐龙哥有本事,能找到你们,估计你们现在都变成孤魂野鬼了呢。都到酒吧了,为什么你们俩还从后门走了呢?"

  瑶瑶苍白着脸道:“我们也不知道,只记得从网约车上下来,然后耳朵里好像有谁叫喊我们的名字,再然后,周围的一切都变暗了,只有前面一盏灯亮着。”

  讲述经过的时候,眼神极为迷茫。

  唐龙道:“应该是你们被催眠了,那时候你们已经被人控制。或许对方是前几天,甚至更早的时候,就开始关注你们,对你们下手了。”

  “可为什么要选瑶瑶和樱子两人?”伊盼兰有些想不明白的问。

  唐龙耸了耸肩,摊手道:“或许是跟命格有关系吧!”

  “命格是什么呀?”

  “就是生辰八字呗!”

  唐龙不想磨嘴皮子,回答这群好奇宝宝们的问题,从椅子上站起来:“你们也不用惊慌,既然对方已经暴露了,指定是要逮住抓起来,不能让他县里为非作歹的。”

  “万一抓不住呢?”任盈盈小声嘀咕了句。

  唐龙白她眼:“抓不住,就把你祭献出去,省的你天天叫人发火生气!”

  任盈盈吐了吐舌头,做鬼脸说:“你敢,我师父非跟你拼命不可!”

  “你们先聊,我出去办点事情,一会儿就回来!”

  “我跟你去呀!”

  “不用,老老实实在这里待着,少给添乱,小心打你屁股!”

  唐龙从冬瓜酒吧办公室走出去,径直走到酒吧后门,他并没有离开,估摸着一会而老邢就得带着人赶过来,虽然都没有命案发生,但是已经可以看到了火焰苗头,这把火要是烧起来,那估摸着就不会是小事儿。

  “叫上附近的鼠兄鼠弟们,帮忙找找教堂里跑的那个人,他身上应该有浓郁的血腥味儿,或者是阴属性气息,现在还在桃源县内。”

  唐龙蹲在下水道口,对着下面的老鼠吩咐道,而外人看来,这会儿他就是对着下水道窃窃私语。

  直起身来,唐龙半眯着眼睛,在街道上来来回回的扫视着,他现在最大的疑惑就在于,是什么动力竟然让一名黑巫师跑到国内来不算,还敢明目张胆的想要祭献活人,难道是嫌自己小命太长?

  前几日老城街这边闹鬼的事情,不知道跟他有没有关系。

  “没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啊!”唐龙自言自语着,外面溜达了十来分钟,掐算着时间差不多了,才折返回酒吧。

  这时候邢军带着人已经赶到了,沉着脸对唐龙问道:“唐老大,情况严重吗?”

  唐龙笑了下:“今晚上要是把人按住,那就不算严重,如果按不着,那估摸着他犯下一起案子,你的官帽子就得撸了!”

  邢军点头没有说废话,直截了当道:“行,从现在开始我们都听你安排,你说怎么办,咱们就怎么办,我的要求只有一个,今晚上把人按住按死,绝对不能让这狗草地跑喽。”

  唐龙点了点头,朝着孟凡燃笑道:“别愣着了,赶紧给咱们邢局把茶泡上啊,对了,还有前两天老城区这边闹鬼的事情,也跟邢局他们白话白话。”

  “我们现在还有心情喝茶?”慕小夏板着脸,朝唐龙皱眉说。

  唐龙摊手,笑着道:“没心情也得等啊,要不你知道对方跑哪里去了吗?磨刀不误砍柴工,不要着急!”

  慕小夏板着脸,不解的问:“咱们在等谁?”

  唐龙平淡的说了声:“等天罗地网啊!”

  天罗地网?大家都在这里坐着呢,哪里来的天罗地网。

  孟凡燃走到唐龙身边,小声问道:“要不要今晚先叫人把酒吧停业?”

  唐龙摇头:“不用,那样说不好反而会打草惊蛇。”

  “好!”

  跟邢军在沙发上坐着,唐龙笑呵呵的说道:“今晚上,市里那个什么调查小组没有打电话报警,让你们去桃源古镇开发集团抓人吗?”

  “报了!”邢军也苦笑起来。

  唐龙笑道:“那你们没出警去抓人?”

  “到是出警了,但是没敢抓人!”稍微停顿,又笑着说道:“谁不知道桃源古镇开发公司是你唐老大的地盘,我们岂敢随随便便就进去抓人。”

  “少扯蛋!我唐龙有那么大的面子?”唐龙笑起来。

  邢军笑着说:“面子不面子的,多少还是要给点不是,毕竟你可是唐老大,嗯,最重要的是,不合规矩,抓人得合理合法,我们有证据才能抓人,无凭无据的,咋抓?”

  唐龙点头,笑道:“我就说你老邢不是那种会随便讲面子的人。”

  “你们做的也有点过分,怎么可以让人把人家扔出来呢。”邢军眯着眼睛,数落道。

  唐龙哈哈一笑:“不扔出来,难道我们还供着他们?再说,这群人算干嘛的啊,要查也得有一个缘由,有个证据,他们有什么,我们又没偷税漏税,也没有犯法犯罪,一家私人公司不经过司法途径,就上门来查我们?实话跟你说,当时我也就是忍下了这口火气,否则别说是把人扔出去,就是打成狗头,都便宜了他们,还拘禁突击审问我们公司的副总裁,你说这气人不气人?”

  邢军眼珠子转转,压低声音:“你们那家桃源古镇开发集团,不会真有什么事情吧?”

  唐龙苦笑道:“我真金白银往里面砸了几百亿,自己的公司,自己运作,合着还有事情了?”

  “你的钱不重要,关键里面不是还有县里的钱吗!”邢军眯着眼睛笑道。

  “县里的钱就叫钱,合着我手里的钱,就不是钱了?跟你说真的,早知道是这样,这个头我都不牵,真金白银的几百亿砸到桃源古镇这个项目上,结果好没捞着,反到沾了一身不是,成了个坏人!”唐龙哼了声,有些不痛快的说道。

  “谁叫你有钱呢!”慕小夏从旁接声说道。

  唐龙抬头,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咋听着你这话酸不溜秋的呢,我有钱,也是正经途径赚回来的,又没偷没抢,我有钱不犯法吧?”

  “那谁知道你是不是正经途径赚的!”慕小夏小声嘀咕了句。

  邢军笑着打断两人的对话:“你俩啊也都别争辩了,有钱是好事,是不是正经赚的,咱说了也不算,善恶循环皆有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不过对于唐老大的人品,我老邢还是信得过的!”

  “你信得过有啥用,合着我唐龙还得经受你们的考验了呗!”唐龙笑骂了声。

  看了看时间,也差不多了。从沙发上站起来:“你们先做着,我出去瞅瞅,看看有什么消息没有!”

  慕小夏望着唐龙的背影,朝师父老邢使了个眼神,跟了出去,她想看看唐龙到底是派谁出去查消息的,邢军眯眼笑着,装作没瞅见,并没有拦她。

  “你跟着我出来干什么啊!”酒吧后门胡同里,唐龙对着慕小夏,满脸无奈道。

  慕小夏板着脸,道:“怎么,你唐老大还怕人跟着?”

  “怕道是不怕,这不是怕你一个小闺女家家的胆子小,禁不住吓吗!”唐龙笑了下,挤兑说。

  慕小夏冷哼道:“我死人都不怕,还会怕你吓?”

  唐龙点头,一本正经的说:“那一会儿见到什么,都不许大喊大叫的啊。”说完,朝着不远处那下水道口走过去。

  单膝半蹲下,对着黑黝黝的洞口,轻声询问道:“查到什么线索了没有?”

  望着唐龙的动作,慕小夏呆了下,嘴里还嘀咕了句装神弄鬼的,跟着走了过去。从兜里拿出手机,打开手电筒朝下水道里面照射过去,她想看看下水道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唐龙装神弄鬼的是在跟谁说话。

  上千只大老鼠聚集在下水道地下,黑压压,密密麻麻的,慕小夏瞬间感觉头皮发麻。

  好,好多大老鼠!

  唐龙皱了下眉头,转身低声呵斥道:“别叫,把手电筒关了,竟碍事儿!”

  慕小夏咽了咽吐沫,心在不争气噗通噗通乱跳着,强忍着头皮发麻的不适,把手电筒给关了。

  同时心里极为震惊,这唐龙原来不是在装设弄鬼呀。

本文标签:宝贝把荔枝一粒一粒挤出来

上一篇:下面灼热:吃春药饮料被教练玩弄

下一篇:2021最推荐(在跑步机上从后进去)在线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