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岳把我用嘴含进满足我-全文

2021-10-29 09:16:1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恢复了同吃同住的同门五人,一起坐在餐桌上,坐在主人位置的,并非唐尊,而是菩提。

  “弟妹,菜做的够多了,不用再辛苦了,坐下来一起吃吧。”

  “师兄,我就不打

恢复了同吃同住的同门五人,一起坐在餐桌上,坐在主人位置的,并非唐尊,而是菩提。

  “弟妹,菜做的够多了,不用再辛苦了,坐下来一起吃吧。”

  “师兄,我就不打扰你们团聚了。”

  “你和师弟结婚了,就是我们自己人。”

  “下一顿再说,我现在还不饿,有事叫我。”

  关上了门,钟颜主动离开了餐厅,会做饭又懂事,几个人都很喜欢这个弟妹。

  南宫烈拍着唐尊的肩膀,“她知道咱们有话要说,故意让出空间的,这么懂事,你当初还不太想娶她。”

  “现在已经是老婆了,别说当初了。”

  “我知道你是被迫的,好好和她过下去吧。”

  唐尊点点头,看向了菩提,“到底怎么回事,那天晚上之后,你憋到现在,都不和大家交代一下,那个女人告诉了你什么。”

  四个人一起看向了团队的首领,菩提最年长,是他们所有人的师兄,但在菩提之上,还有一个师兄一个师姐,都失踪了,这才轮到他成为师门里的大师兄。

  “先吃饭,我们边吃边说。”

  “早就饿了,我先动手了。”南宫烈空手就抓了一块羊腿,他们是西北人,喜欢牛羊肉,来了之后,都不太适应南边的饮食。

  其他几个人,也纷纷动筷子吃饭,肉食居多,青菜很少。

  段流是唯一的女人,她吃相端庄,盛了一碗汤,细细的品了几口,夸道:“能把汤做好的人,都是厨艺好的人。”

  沉默的黄沙,突然说话了,“师姐也是个做汤的高手。”

  话提到了师姐,其他人便看向了菩提,他一双眯眯眼,看不出是在笑还是没有表情,“师姐死了。”

  “什么!”南宫烈喊了一嗓子,嘴里的肉瞬间不香了,急躁道:“哪来的消息。”

  餐桌上陷入一片安静。

  菩提叹了口气,“我为什么等了一天,才在今晚告诉你们,就是在确认这条消息,现在已经确认了,师姐毁容之后,心智大乱,去了上宁市的地下拳场,名叫斗兽场,那里和普通拳场不同,是杀人游戏。”

  唐尊跟着说道:“斗兽场我知道,是真的,师姐居然去了那里……她死在那了?”

  “并没有。”

  “没有?”

  “师姐的本事,岂是一般人能打败的?哪怕是杀人游戏,师姐也没输过,因为在斗兽场里,输了就会死,她活着出来了,又被上宁市地下势力之一百乐城雇佣了,后来百乐城没了,师姐也在那次覆灭中死了。”

  “谁杀的!”

  “不清楚,但她的弯刀被找到了,我也看到了刀的照片,就存放在上宁市的花山温泉里,那是一个消息买卖的地方,我从那里买来的消息。”

  菩提说完,也证实了师姐朱颜的死亡,餐厅里气氛有些低落,他们同门的关系,比其他师门更加深刻,因为五行联手的默契,永远是一条心的。

  “不要太难过,她当初毁容出走之后,我们已经做好了她会想不开的准备,死……对师姐来说,也许是一种解脱,她那么漂亮,失去了脸蛋,对她是无尽的折磨,等这件事结束,我会去拿回弯刀,把师姐葬在家里。”

  首领这样说了,其他人便没有唉声叹气,及时收敛情绪,段流反问道:“那师兄呢。”

  “师兄,没死。”

  “真的?”

  坏消息之后,是好消息。

  几个人情绪好转,南宫烈急的不行,“你就别卖关子了,快说呀,我们把他找回来。”

  “那女人告诉我,师兄被关在了临海市。”

  “就在这里?”

  “没错,而且……就在海上李家的手里。”

  “雷婷?”

  居然是近在眼前,前几天晚上,他们还和雷婷交手了。

  “我之前不相信这个说法,但师姐的死是真的,那这一条消息,大概也是真的了。”

  “人是被抓了吗?”

  “是。”

  “那我们想办法救他啊。”

  菩提摇摇头,“根本不知道具体在哪,怎么救?海上的李家太神秘了。”

  原本他们四人是来帮忙的,并没有那么强的目的,和林舒也没有太大的矛盾,可现在雷婷手里,有他们要找的人,他们也有必须出手的理由了。

  局面,似乎变得针锋相对。

 文学

晚上,回到家的林舒,气氛比较正常的吃了晚饭。

  到了该睡觉的时候,林舒去了卧室里,想拿回枕头,回三楼的阁楼里睡,夏烟雨却以为今晚照旧,她跟着进了卧室,关了门。

  “昨晚睡的挺安稳的,今晚就别回去了。”

  “我睡觉不老实吧。”

  “有吗,我没觉得。”

  林舒怕明天早上,又出什么尴尬的举动,如果说之前的尴尬,他还能问心无愧,现在不行了,不知不觉的相处中,他面无夏烟雨,根本不是心无杂念了……

  他不理解这其中发生了什么变化,但只觉得自己太无耻,哪怕是一丝邪念,他都不接受。

  “嫂子,我还是回楼上吧。”

  “那你现在躺下,如果躺下之后,伤口不疼,你可以自己睡。”

  林舒听话的演示了一下,结果很不争气,刚躺下,后背的伤口就刺痛了,他故意掩饰,也没能骗过夏烟雨。

  “昨晚有我看着你,你没有翻身,这点功劳,还不准我领吗。”

  “好吧。”

  两人又一起躺在了夫妻的卧室里,窗外下起了小雨,似乎也给了足够的气氛,拉上窗帘,听着雨声,正适合躺在屋里,获得避雨的舒适感。

  夏烟雨顺口问他,那么早出去,吃了什么。

  林舒也顺口回道:“饺子。”

  “嗯?”

  好家伙,现在提饺子,意思可不对了。

  林舒赶紧解释,“是真吃了饺子。”

  “我知道……你不用解释。”

  越解释,意思越歪。

  两人因为一个食物,让气氛尬住了。

  林舒怂了,主动钻进被窝里看手机,夏烟雨心里笑了,家里什么都是林舒提供的,他应该是一家之主才对,经济实力决定话语权嘛,可他们俩每次相处,林舒都像个憨傻的大男孩,哪有一家之主的威严。

  夏烟雨拿出一个靠枕,垫在了林舒身后,免得他翻身的时候,压到了后背,关了灯,自己也躺了下来。

  有了今天早上的意外,让这一会的气氛有点怪,两人都没有说话,脑子里其实都不是很清净,事到如今,早就和纯洁没有关系了,被唐尊邀请去度假山庄那次,两人都互相把对方当配菜了。

  如果按照秦梦的调侃,两人就这样一起过了,也算顺理成章。

  但这合理的前提是,两人要有一定的基础。

  而林舒和夏烟雨之间,始终是零基础的,甚至在这之前,是互相尊敬,以亲人身份相处的叔嫂,他们俩走到这一步,没有任何男女关系的铺垫,缺少了基础,就像遇到了死胡同。

  他们俩,陷在了迷宫里。

  沉默了许久,被窝里的手,不小心碰到了对方,却都没有收回来,话不敢说,似乎只能用肢体来代替勇气不足。

  林舒心跳真的乱了,脑子里好像有两个小人在打架,本来不会有这种乱七八糟的情绪的,就因为早上那突然快进的一幕,脑子受到了巨大影响。

  年轻男人容易冲动,理智十分脆弱,但林舒自认为是专业保镖,比别人意志力强多了,他不断冷静自己,可下一秒,怀里突然软绵绵,是夏烟雨靠了过来,也飘来了淡淡的沐浴露香气。

  林舒下意识的伸手把人抱住,变成了默契的拥抱,而且抱的很紧。

  夏烟雨觉得呼吸都有点费力,能感觉到,林舒在和冲动做抗争,那一步之遥的距离,可能随时会破坏掉他们的关系,那本来就没理清的关系。

  她有些凌乱,因为早晨的意外,她也受到了影响。

  大手从身后,逐渐转移到了腰,气氛也随之变得迷离,两人似乎都被早上的一吻,打乱了之前建立的关系,虽然那关系本来就像纸糊的一样,根本没什么说服力。

  夏烟雨没有阻止,也感觉到了睡袍的系带被解开,她慢慢闭上了眼睛,这个迷宫,也许早就知道了出口在哪,只是不敢去走那条路。

  因为她不知道发生之后,会不会更加愧疚,说不定后半生都要被这愧疚折磨。

  她不知道林舒是怎么想的,但她愿意相信林舒的为人,一定比她更挣扎,可她偏偏在默许,也在逃避这份自责。

  卧室里,温度逐渐升高,也许下一秒,要燃起失控的大火。

  就在这时候,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把两人都吓了一跳。

  林舒立刻清醒过来,因为是他的电话,看了一眼,来电人居然是雷婷,这么晚了,一定是有事。

  他拿起电话走出了卧室,而床上的夏烟雨,悄悄松了口气。

本文标签:岳把我用嘴含进满足我

上一篇:2021人气最高(一个客人的那个太大了)完整章节

下一篇:揉捏葡萄h-撩起裙子扒下小内裤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