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揉捏葡萄h-撩起裙子扒下小内裤

2021-10-29 09:18:4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翔子,你现在是抖起来了啊,刚进来我还以为走差门了呢,咱们哥们聚会什么时候来过这种场合啊。”

  大刘一进屋就觉着惊讶,这儿可是米卡思大酒店,进入大厅那一刻首先

“翔子,你现在是抖起来了啊,刚进来我还以为走差门了呢,咱们哥们聚会什么时候来过这种场合啊。”

  大刘一进屋就觉着惊讶,这儿可是米卡思大酒店,进入大厅那一刻首先让你感受到的就是富丽堂皇,光洁的地面和流光溢彩的装饰大刘甚至觉着这地方就算卖一份西红柿炒鸡蛋都得成百上千的,哥几个聚会来这儿,犯得上么。

  “别说你了,到刚才我还纳闷呢。我还问翔子,说这么大个酒店怎么就咱们一桌,结果你猜怎么着?人家翔子媳妇跟我说已经把这家酒店包下来了,专门为这次聚会准备的。”

  吴桐倒是见惯了场面,还和平时一样接了一句:“是得隆重点,要不然你们什么时候见翔子吃饭带过女伴啊。”

  这句话一说完,几乎所有人都明白了过来,魏翔很可能是要认真了。

  其实哥几个之间早有一种默契,那就是社会上玩一玩那种女人绝不会带到这个圈子里,这是他们从小培养起来的友谊,不允许被不值得的外来因素破坏。但,一旦你认真了起来,那就一定得把认准了的媳妇带过来让大家伙瞧瞧,省的到时候言语不周闹出笑话来。

  吴桐认定了自己媳妇那一刻也是花了大价钱请大家伙吃饭,当然了,没有程橙搞得这么隆重,但也是找了全市最贵的酒店定了包房,那时候魏翔还说这小子命好,一个教书匠掉进了钱堆里,这把大家伙给笑的,说他是羡慕嫉妒恨。打那儿开始,只要一聊到吴桐女朋友,这三个坏种必称‘咱媳妇’,可人家媳妇真来了的时候,一个个又板板正正跟市委开会一样正规。

  今天也是如此,魏翔被人打趣是肯定的了,只是,这群人就算再喝多,也不会拿程橙开一句玩笑,除非她不在场。

  “翔子,说说吧,这是怎么回事啊。”

  在大刘的催促下,魏翔站了起来,他这边一伸手,程橙也顺势握住起身:“跟大家伙知会一声,打今儿起,我魏翔不再是单身狗了……”

  大刘嘴一歪:“骂谁单身狗呢?骂谁王八犊子呢?”

  轰……

  其余人几人哄堂大笑,他们哥几个之间独特的玩笑方式依然带着那纯真的情怀。

  魏翔也不搭理他,笑完继续说:“哥们今儿就是告诉你们一声,我有女朋友了。”

  李文军更损,直接拿起手机:“那互删吧。”

  “你有病吧。”魏翔一愣。

  李文军继续开玩笑:“你都有媳妇的人了,我们还找你干啥,我们这都是喝大酒打通宵麻将的人,到时候再让人以为破坏你幸福美满的家庭。”

  程橙还真当回事了,赶紧解释:“你们可以玩啊,我没那么小气的……”

  吴桐媳妇立马提醒道:“你别听他的,我们家吴桐订婚最早,哪回和这几个不要脸的聚会不是喝吐了才给放回来?”

  “那可不怨我们啊,酒你可以说是我们灌的,可上回喝多了在街上非要抓条野狗拜把子是他自己的潜意识行为,我们怎么劝也没用,愣是看着他跟垃圾桶唠了一宿。”

  又是一阵哄堂大笑,大刘算是彻底把吴桐那点丑事给完全曝光了,吴桐很尴尬,尴尬的能用脚趾头扣出一套三室一厅来,死死咬着牙,要不大腿都要让媳妇给掐肿了。

  魏翔继续说道:“反正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你们自己心里有点数。”

  大刘直接开启损友模式:“嫂子,你们家魏翔的意思是,以后去KTV找小妹儿的时候得用暗号。”

  程橙直接回过头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向了魏翔……

  李文军唯恐天下不乱的继续补刀:“嫂子,以后多检查检查床头柜,脚垫底下什么不太容易被关注的地方,他我不知道,反正我私房钱都放那儿。”

  吴桐刚要张嘴,魏翔连忙威胁道:“教书匠,你可快结婚了啊,不想遭遇婚礼车祸现场你就嘴里积德。”

  吴桐还管那个?大腿这会儿还肿着呢,干脆反驳:“你以后不结婚是么?”

  “嫂子,我跟你说,我们翔子哪都好,就是晚上睡觉好放屁磨牙吧唧嘴、喝完酒还打呼噜,真的,呼噜震天响。”

  魏翔猛一翻白眼,真想一口唾沫啐他脸上:“你跟我睡过是怎么着?”

  “怎么没睡过,有一回咱们都喝多了在洗浴住,你差点给大厅里的人都撵走,我们哥仨好说歹说才没让保安把你扔出来。”

  李文军打了个辅助:“对,有这么回事,当时是夏天,冬天就让扔出来冻死算了,夏天冻不死还得找我们哥仨报仇。”

  他们是不会和程橙乱说话的,那还能放过魏翔么?

  好一顿损后,笑也笑过了,该调侃的也调侃完了,大刘第一个端起酒杯站了起来,把手往中间一伸说道:“翔子,多的话不说了,替你高兴。”

  那一刻,所有人全都收敛了起来,高高举着酒杯在桌中间探身子一碰,共同说了一句:“替你高兴。”

  随即,一饮而尽。

  有时候朋友在一起喝的不是酒,是相聚,是缘分,是排解孤独感的深情。他们之间没有利益纠葛,也不会相互算计,谁好谁坏都没那么重要,坐一块更不是盼着谁帮衬,就为了能心平气和的说上几句,骂上几声。这种感情在当今社会已经很少了,尤其是在被网络充斥着的时代就更少了。

  “嘶……啊。”

  李文军喝完了杯中酒,众人纷纷落座,他张嘴问道:“翔子,你们俩咋认识的?是不是该和我们哥几个说道说道了?”

  程橙此刻已经紧张到了几点,她生怕魏翔喝了几杯把俩人之间那点事拿出来调侃,甚至求助性的看向了许老板。

  魏翔侃侃而谈:“我俩认识可早了……”

  “程橙的母亲是艺校教表演的,原来也住在家属楼,后来才搬,准确的说我们俩应该是小时候就认识,但是没怎么接触过,后来干脆忘了对方是谁。”

  “然后呢……”

  “就咱们哥几个在原来学校小饭馆门口喝酒那回结束以后,魏月和宋祥春不是回来了么,我妈一看这小两口热热闹闹的就受不了了,非逼着我相亲,愣是把柳阿姨给想了起来。”他看了一眼许老板,伸手一指:“吴桐,你媳妇还碰上了呢,当时我就是和程橙在相亲。”

  许老板这才恍然大悟:“我和曹茜那回碰上你的时候,是相亲啊?”

  “嗨,你看我这张嘴,还撮合你和曹茜呢,怪我了,怪我了。”

  程橙踏实了。

  这个男人的心,细的让你无比舒服,俩人之间的尴尬一句没提,嘴里说的都是谎话却顾全了自己女人的面子。

  “我跟你们说,程橙当时还拿了一把,我追的时候还不同意呢,那家伙,我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她追到手。”魏翔甚至害怕程橙尴尬的回过头来,用手勾住了程橙的下巴:“你高冷啊,你那牛逼劲儿呢……”闹上了。

  好么,大刘随手抓了一把花生米就扔了过来,那边菜叶子、筷子,一个劲儿的往魏翔身上飞,他好顿躲。大刘这才说道:“哥们聚会禁止秀恩爱,你TM不知道啊!”

  突然,整个场面安静了下来。

  似乎所有人都心有灵犀一般,在大刘旁边的吴桐搂着许老板一口就亲了上去,李文军和小对象也深情款款的来了个KISS,魏翔也没惯着,扶住程橙的下巴,直接吻住。

  程橙对这突如其来的吻有些意外,满脸羞红……

  大刘将手里的筷子往桌子上一扔:“艹,不TM吃了!”

  众人这顿乐,此时,程橙也笑出了声,两只手用力握着魏翔,那么幸福。

  这就是魏翔要昭告的天下,比短视频圈干净许多,比网文圈更纯粹,没有任何繁杂的因素,甚至谁发生点事都想和哥几个知会一声……无怨无悔。

 文学

市体育场外人山人海,体育馆外墙上还挂着明星的巨幅海报,直升机在空中一圈又一圈的拉着长横幅盘旋时,省台举办的《华夏好歌声》终于拉开了海选的序幕。

  刘露正在外面排队报名,对于她这个没有门路又缺乏机会的艺校新生来说,多参加这样的比赛可以提高临场表演经验,所以,必须要来。

  “刘露,你知不知道,只要能从这里边拿到晋级卡出来,到了正赛阶段就可以见到‘林浩然’了,还有明星导师团!”

  刘露的同学在旁边很兴奋的与其交流,女生间的叽叽喳喳像是在奔赴某巨星演唱会前的憧憬。

  可,巨星两个字对刘露来说有特别的意义。

  “明星导师团?”

  刘露满脸茫然的回应:“都有谁啊?”

  “你真不知道啊?有白哲、林浩然、楚恬,三大导师带领着三个阵营相互PK,最终对决出一名胜者。”

  “不可能。”刘露根本不信的说道:“我哥说这次会有翔子哥,就是魏翔参加。”

  “魏翔?”

  她同学愣了:“我仔细看过参赛邀请函,确定导师阵容里并没有魏翔啊。”

  在艺校,如今已经没人不知道魏翔是谁了,甚至在梁城都没人不知道‘魏翔’这个名字。不过,大多数时刻还没有人将魏翔当成是明星,大家都觉着做短视频出身的魏翔更像是一个网红,包括他写网文闹出那么大的事也是一样,和明星不是一个层次的。

  “会不会是飞行导师?”

  这句话总算带给了刘露希望:“飞行导师?”

  “就是明星导师会邀请自己的圈中好友来参加节目,给选手除了自己以外最权威的指导,好帮助歌手拿到好成绩。我的意思是,魏翔会不会是某个导师的好友,或者节目组安排进去的导师……要不然不可能没有官宣啊,刘露,你听谁说的?”

  刘露回忆着说道:“我哥说的,前些天他们在一起喝酒,翔子哥自己说要来《华夏好歌声》。”

  “那应该是真的吧?”

  “你哥和魏翔的关系所有人都知道,当初你考艺校的时候,为了你魏翔都和徐向东教授杠起来了。”

  这几个小姐妹顺着长龙一般的队伍向前走着,整个队伍像是蜿蜒盘旋在土里的蚯蚓,很久才动一下,此时,一台价格破百万的豪车出现了,司机稳稳的一脚刹车将这台豪车停在了赛场门口,那一秒,车门打开时,率先下车的人顿时引起了整个人群的骚动。

  “是他!”

  “地下通道歌手!”

  “这么一个大网红怎么也会参加选秀节目,这不是降维打击么。”

  是江莱。

  他还是穿着绿色多口袋宽松休闲裤与蓬松上衣的嘻哈打扮,头顶的休闲帽帽檐压的很低,在众人的尖叫声中默默站在了队尾。

  那一刻,几乎所有参赛选手都屏住了呼吸,要是他也来参加比赛,光是凭借唱歌时那份特殊的感觉就能让其他人无力还击,这,不公平吧?

  只是,这还没完……

  “快看,是魏翔!”

  “哪个是魏翔?”

  “就是那个从车里刚出来的,穿着西装的那个。”

  “他也来了!!”

  艺校来寻找舞台机会的学生们一眼就认出了这个传奇人物,在艺校你都可以不知道校长是谁,可你要是不知道魏翔,那你一定没逛过学校的论坛。那里边有关魏翔从小到大的详细经历都让人编飞了,有人还给这段经历编成小说,后来让网文站的编辑发现后,换了主角名发到了网络上,据说成绩还不错。

  当魏翔再往那一站,前边艺校的学生率先回过头来,伸出手机直接来了一句:“翔哥,我特别喜欢你,能不能加个微信?您放心,我不打扰你,加完了你拉黑就行,我就回去吹个牛……”

  这句话都给魏翔整乐了,伸手往口袋一摸,却忘了刚才在车里和程橙聊天时一直在发消息,下车就顺手把电话扔车里了,只能不好意思的说道:“对不起啊,我没带手机。”

  “翔子哥,给我签个名吧?”

  “翔哥,我也想来一个。”

  好家伙,整个队尾都乱成一团了,本来应该在会场周围维持秩序的保安纷纷赶了过来这才缓解了这场尴尬,谁能想到一个选手竟然可以引起如此轩然大波。

  “李子,瞧见没有,这小子挺能嘚瑟的啊。”

  队伍中间,有几个看起来就天不怕地不怕的小伙子正充满鄙夷的看了过来,他们是从外地来了,在当地酒吧里已经唱到了顶点,只要出现就会引起一股风潮。要不是想和他们签约的唱片公司出价太低,这几个人也不会来参加这次比赛,他们就是奔着比赛冠军来的。

  这样的人见到风头让人给盖过去了,心里能痛快么?

  “让他先嘚瑟一会儿吧,登上了台,就该他哭了。”

  “李子,你还不能小瞧了他,我听过这小子的歌,是个有点本事的家伙。”

  “是么?你让他离了声卡,那点本事会不会像大姨妈一样,直接回流了?”

  别看这个李子说话不太好听,可这正是音乐界瞧不上网络歌手的原因。他们是从酒吧的叫骂和起哄声中唱起来的,从谁也不认识到硬生生凭借歌喉打出来的粉丝效应;那些网络歌手呢?有几个能收到音乐节邀请的?不插电的表演现场他们敢去么?这就是人家能狂起来的资本。

  “老师您好,我们是星期几乐队的。”当这几个人走到报名处递上了邀请函,报名处的工作人员专门抬头看了一眼,立马换了一副面孔:“你们也来啦,现如今和你们一样能保持最传统摇滚风的乐队已经不多了,加油啊。”

  面对制作方对自己知名度的认可,李子率先露出了笑容,很摇滚范的说道:“我们就是奔着冠军来的。”

  工作人员点点头:“加油。”

  他们这儿刚聊了几句,后边已经开始议论纷纷了。

  “听见没有,他们就是临市最火的线下乐队,有一次我去临市出差想看他们的表演竟然要买黄牛票,你们敢信,酒吧愣让他们给唱卖票了不说,还有黄牛。”

  “那有什么不敢信的,这几个人在临市算是业界顶梁柱了,你以为他们跟某些人一样,拍短视频火了就开始又写小说又参加比赛的到处蹭粉啊。”

  这个世界就是如此,有喜欢你的人就有不喜欢的,喜欢你的恨不得把你摁那不停的接触,而不喜欢你的,很可能连看你一眼都想骂街。

  魏翔没想让全世界都喜欢自己,他只希望成为顶流,然而想成为顶流,足够的曝光度是必须的。

本文标签:撩起裙子扒下小内裤

上一篇:岳把我用嘴含进满足我-全文

下一篇:挺进同学熟妇的身体/讲课桌下面给老师口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