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2021最新排行榜(猛烈碾压他的敏感点bl)合集列表

2021-10-29 09:31:5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李晓玲转身盯着陈刚问:“陈刚,你这是咋回事?你电话里跟我说到她这里来上班……其实就是来为她端茶倒水的吗?咋做这样低贱的工作啊?这算哪门子工作?你的尊言人格

李晓玲转身盯着陈刚问:“陈刚,你这是咋回事?你电话里跟我说到她这里来上班……其实就是来为她端茶倒水的吗?咋做这样低贱的工作啊?这算哪门子工作?你的尊言人格、你学的专业知识呢?都不需要了吗?”

  陈刚连忙解释:“请你别误会,我,我……我做的,并不是你所看到、想像的那样的……”

  李晓玲立即怒问:“是吗?不是我看到、想像的那样?那又是什么样的?”

  陈刚急起来辩解:“我,我……我其实还是做我专业的本职工作,做设计装饰方面的工。真不是你看到的那样。”

  李晓玲更气愤了:“我明明就看到你那样了,你还是不敢承认!你用得着睁眼对我撒谎吗?呵呵,陈刚……你真让我很无语啊!”

  “我那……只是碰巧让你撞着、看到而已……唉,我不解释了,你爱咋说就咋说吧……”陈刚最后一脸的无奈与委屈之情。

  “得了吧,我也不想再说你这个事啦,你爱咋咋的。毕竟你也不是我什么人!”

  李晓玲也觉得没必要再纠缠此事,但还是气愤的责骂他:“但最让我气愤的,还是你明知道她的身份、明明是来李虎这公司上班的,为啥不直接告诉我知?你难道忘记了吗,正是他们这一家人,设局陷害了陈龙!把他害成了今天这么惨的样子!还让我白白与这副德性的女人吵了那么多次架,真是快气死我了!”

  陈刚只好辩解:“我……我也不知道这杨秀美原来是李虎的妹妹啊。之前,我还一直以为她是李虎的女朋友呢。真没想过她竟然是……”

  李晓玲嘲讽道:“呵呵,她会是李虎的女朋友?所以啊,你脑子想问题太简单了!你就没有注意到或意识到,她想把你奴役使、甚至还想把你连毛骨一起生吞进肚子里呢!你就那么喜欢听她的甜言蜜语、顺从她的撒娇吗?你咋就没有一点男人的血性啊?”

  这真是一顿无端的指责啊。陈刚连忙矢口否认:“我……真没有啊,不是你想的这样啦。”

  “好啦,我也懒得再说你了,劳费我的口水!”

  李晓玲最后对他问道:“你自己说吧,接下来……你还要不要继续留在她身边工作?或是……你另有什么打算?”

  陈刚迟疑不决:“我也不知道咋说……是要继续做……还是去你那里做?你帮我认为呢?”

  “哎吖,我问你,而你……咋反问我啊?”李晓玲很是不满,“你一个大学生的,咋一点主见、判断力都没有呢?我看你的书真是白读了!”

  陈刚无奈解释:“我想留下继续,却又怕你不高兴。但是如果我离开了,那个杨秀美估计会对我大发雷霆……所以我现在不知怎么办。”

  “呵呵,你真是让我很无语了!不理你啦,你自己慢慢想吧,爱咋咋的!我回去啦!”

  最后,李晓玲气得甩下这句话,大步走离开了。

  “你,你……别走啊!我……还没决择好呢……”

  陈刚欲挽留她,但也不敢追上去,只好眼巴巴的看着她堵气离去……

  另一边,当杨秀美再回到总经理办公室坐下,神秘人便再次进来。他手里不再拿着文件,但依然是戴着口罩将整张脸遮得严严实实的。

  杨秀美赶紧从椅子站下来,敬畏的询问:“干爹,您是有什么事找我的吗?”

  神秘人走近上来回应:“嗯,事……倒没有什么,但是想跟你随便聊聊。刚才在这里那位……就是你妈妈吧?”

  杨秀美笑着回答:“是的,我没想到……她竟然会自己找到这里来了。听她说,她是今天中午刚得以释放出来……是您调动关系,才让她得出来的吧?真是谢谢您哦!”

  神秘人听了有些吃惊,连忙否认:“是吗?你可能弄错了,不是我动用关系让她出来的,我可没那么大的本事!”

  “啊——不是您去让她获释的?”杨秀美很是吃惊,疑问道,“如果不是您,会是谁呢?不可能的吧?”

  神秘人猜测道:“也许……你妈妈本来就没犯什么错的吧,所以现在调查清楚了,就得以无罪释放出来啦!”

  杨秀美信以为真:“嗯没错,如果真不是您动用关系,那就真如您说的她应该是被冤枉了的,所以就得以回来了!”

  神秘人强调说:“嗯嗯,现在的法制社会,法律都是很严明公正的,不会轻易放过一个坏人,也不会随便冤枉一个好人的!”

  “嗯嗯!”

  杨秀美附和的应着,然后突然的提出一个要求道:“干爹,我对您有一个小小要求,您能不能满足我?”

  神秘人盯着她:“你只管说吧,是什么要求?”

  杨秀美迟疑了一下,才壮着胆说:“您……您一直都是戴着口罩的,我从没有见过您的真容貌。您……能不能把口罩摘下来,让我目睹、认识一下您……”

  没等她把话说完,神秘人便生气打断她的要求:“放肆!你怎么会有如此的想法与要求?”

  “干爹对不起,对不起了!”

  杨秀美赶紧连声道歉。但想着既然已经开了这个口,今天就是豁出去了也要争取能弄个明白。于是她继续试探着说:

  “干爹,请您听我说说我心中的纳闷话吧。您可能不知道,我从小到大来,从没见过我亲生爸爸的样子。而我无数次的问我妈妈,但她更是从没跟我说。甚至问多了,她就生气说,我是她捡来养的,她也不知道谁是我的亲生父亲!”

  神秘人无奈的表示:“你跟我说这些,想表达什么呢?那是你的家事、是你的问题,与我无关、我也管不着!”

  杨秀美继续说:“也许您可以这样认为,但是我却很郁闷。我不怕对您说出来,自从您的出现,并一直无条件、极大方的关心帮助我和李虎以来。我就将很多次的怀疑,难道您……会不会是我或者是李虎的亲生父亲?”

  “住口,别说啦!”

  神秘人连忙制止她,并严厉责备道:“不准你再如此荒唐的猜想和糊说了!这有可能的事吗?你不觉得你想的、说的极之荒唐可笑吗?我早通过律师转告你和李虎了,我对你们好、给你们如此大的好处,我是有条件的、不是白给你们的!当然了,我也有我的苦衷和难言之隐,所以我才一直戴着口罩面对任何人!而且我也跟你们强调过,别指望我摘下口罩让你们看,更别试着打探、弄清楚我是谁!这个是我们之前已约定好的合作条约!但现在既然你说出了心中的疑虑,那我可以非常肯定的告诉你,我与你们没有半点血缘、亲戚关系!现在,咱们除了生意、利益的合作关系,别的啥也不是!你明了么?”

  “哦——”

  杨秀美被他的一番严肃的话说得有点不知所措。看来,想看到他真容、想弄清他身份真是件极难的事了。

  而神秘人接着强调:“还有,以后你不能再让妈妈到这里来。你要知道,这公司不是你的,你别想干嘛就干嘛!我让你坐总经理这位,只是让你代我正面接待、处理公司的简单事务。真正的一切决断,还得由我、由全整股东大会决定的!最后,我要跟你强调,咱们公司、特别是我的所有对你和你哥李虎的好,你必须都不能跟你妈妈提及!就算她如何迫问你,你也不能向她透露半点!知道吗?”

  “哦,好的。”

  听看着他一副极庄严的样子,杨秀美唯有必恭必敬的答应,连目光都不敢对视他。

  “好啦,我暂且先跟你说这些吧。但我要严重警告你,请你今后在言行之前务必先三思再决定,不要再犯象刚才那样低级又让我气愤的错误了!不然……唉,不说啦,我出去了,请你继续忙你该忙的事情。”

  神秘人最后说完,便转身匆匆离开了……

 文学

当杨秀美还坐在办公室椅子上发愣时,陈刚有点神情恍惚的走回来了。

  对于是否要留下继续工作,或是要向杨秀美提出离开,陈刚还没有很好的决定。说实在,他内心里是不想继续在这公司、这样的环境下工作的。只是不知道该如何向她提出不做,毕竟才来上班没多少天,而且这些天陪她出去大采购时,她也顺带给自己买了不少。杨秀美的个性、性格有些怪异和变化无常,如果陈刚敢提出不倣,谁知道她会是如何反应并责骂他呢?

  杨秀美见到陈刚回来,没等他开口,便将自己心中郁闷的气往他身上撒:“陈刚,你跑哪去了啊?你是不是很在意、很喜欢刚才的女人?她挺漂亮、性感的吧?咋不跟她离开呢?回来干嘛呢?”

  看着她怒火中烧的样子和怪异的眼神,陈刚很是尴尬的慢慢走上前应道:“你,你……你能不能别这么说我?我……我才不是你想像的那样,我现在……不是回来了吗?你有什么事怀要安排我做的,就赶紧对我说吧,好吗?”

  杨秀美没理会他所说的,而是直接责骂着他问:“你这人算什么东西啊?你是明知道对方是个特殊身份的女人,却为何不及时告知我听?你心里是咋想的?你如此使坏,到底有何阴谋、目的呢?”

  “我哪敢有什么阴谋、目的啊?”

  陈刚连忙否认、解释道:“我是真没想到会发生今天这样的情况啊。我……我原以为,你俩彼此不知道对方身份情况,或许会更好……”

  “好毛线啊,好!你的以为,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糕、可恶!”

  杨秀美气愤打断他的话:“你以为女人都是那么好欺骗,想一脚踏两船、踏多船是吗?你要知道‘纸不住火’,‘要使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我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男人玩这样的花式来骗我!”

  “我……”陈刚满肚的冤枉与委屈,却无法说出来辩解。面对如此强势、不讲理的女人,他唯有自认倒霉了。

  而杨秀美则继续数落他:“亏我对你那么好,你不知道感恩于我,还想在背后算计、陷害我!你真让我伤心又失望啊,是我把你看走眼了!接下来,我真不知道该如何对你才好?”

  听她说到这里,陈刚觉得是个好机会提出不干了,于是鼓足勇气说:“既然你这么认为我,那我……就别在这里干了吧?免得我再犯错、对不起你……”

  “什么?你不想干了?”杨秀美很是吃惊,生气回应他说,“我说你几句你就觉得委屈不想干啦?难道我真说错、冤枉你了吗?你忘了我对你的好了吗?不知感恩、想拍拍屁股一起了之?”

  陈刚马上答复她:“你给我买的东西,我可以全部还回你,这样可以了吧?基本上所有东西,我都没有使用、穿过呢……”

  杨秀美鄙视的冷笑:“好啊,那就连你在‘风月铭城’这里与我共买的房子,你也全归还给我!那你现在马上滚蛋走人,从此别再踏进这里半步!走啊!”

  陈刚马上傻眼了:“怎么可能?我在这里与你买的房子,你都已经全过户到我名下啦。你……怎么可以收回去归你?”

  杨秀美霸道的说:“哼,现在整个‘风月铭城’都是我的啦!就你那套小房子,我当然要收回来啊!嘿嘿,就当你未曾买过一样就是了!”

  陈刚急起来了:“明明房子都已在我名下了,这怎可以当我没买过?或者,就算你要收回房子,你也得以现在的市场价,退还我房子应值的款额啊!”

  “嘿嘿,你说得容易!”杨秀美要挟他道,“你要离开这里不干,是你自由的选择。但我要收回这里的房子,则是我说了算!如果我真要收回,就由不得你了啦!”

  “你这是不讲理、霸道行为!”陈刚急得要生气起来,“你若真敢这么做,那我只有通法律途径来解决了!”

  杨秀美冷笑:“呵呵,在我的地盘,谁跟你讲法律?就算你请律师告我,你也告不赢我的!不信你就试试、就等着白折腾吧,哼!”

  见无法说得过她,陈刚只好改变口气恳求道:“好了吧,我知道我一时之间说不过你。但我求你啦,请你放我一马,别再强人所难、逼迫我留在这里工作好吗?有道是‘强扭的瓜不甜’、‘赶鸭子上架’,都不会有好结果的。”

  “揪,陈刚你自作多情、你想多了吧!”

  杨秀美马上打击他:“说谁强拧你的瓜了?你以为我在强你所难吗?我告诉你,你想不干就走吧,别再在这里啰嗦的说个没完!我才不稀罕你了,你想干嘛嘛去、爱咋咋的!你现在给我出去吧,干你该干的事去,别再烦我啦!”

  说完,杨秀美便不再看他一眼,埋下头来装模作样翻看台面的文件。

  “……”

  陈刚再也找不到好的言语应对她,看着她一脸傲慢、不屑一顾的样子,他只好转身没趣的走出办公来……

  ——***——***——***——

  经过相当一段时间医院的精心医治和疗养后,陈龙身体的伤病基本好愈。虽然他的言语是多了些,但还是没那么连贯和逻辑性,记忆方面也没有什么好转迹象。

  今天上午,躺在病床的他突然把固定在手背的输液针强行拔掉,对守候在旁边的方清芳大吵闹着:“我要回家,我要回家,不要在这里了……”

  方清芳连忙安慰问他:“好啊,既然你不愿意再在这里了,那我们就回家吧。但你是否还记得,你的家在哪里吗?”

  陈龙直摇头:“我不知道我的家在哪里,我不知道……但是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方清芳则故意逗问他:“你怎么会不知道你的家在哪啊?如果你不知道,我们咋回去呢?”

  陈龙立即如小孩子般急闹:“我不知道,我不管……我就要回家去,我要回去……马上要回家去!”

  方清芳继续逗问他,希望能让他唤醒他的记忆:“你别像小孩一样蛮闹啊!你得告诉我你家在哪里,我才能和你一起回去的啊!”

  陈龙被迫着停下来很努力想了想,但脑子里始终是一片空白,已经完全没能记起自己的家在哪。于是继续一个劲的闹腾:“你别问我,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要回家……我就是要回家……”

  “唉……陈龙啊,你还是没能恢复一点儿记忆,我真无语、真为你难过了!出院回去……以后该怎么办啊?”望着他如一个几岁智商、傻傻记不得一切,方清芳很是失望又难过的感叹着,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才好。

  而就在这时候,李凤和黄林峰跟着医生护士纷纷进来到。

  众人在纷纷对他言语安慰下,陈龙得以平缓下来。于是医生给他做全身检查,护士则小心在他手背再次插回针管给他输药液。

  等医生和护士忙完离开后,李凤从她包里拿出母亲的黑白照片,送到陈龙眼前让他看了一会后,问他:

  “哥哥,你能记得这照片里的人是谁吗?”

  陈龙摇头反问:“你问我,我不知道!她……她是谁呢?”

  李凤亲切的语气对他要求:“你别急,再认真的看看吧。然后认真的、努力的想想,你应该能想出来的,好吗?”

  陈龙听了,目不转睛又盯着照片看了一会,还是摇头回答:“我不知道她……她是你吗?是谁啊?”

  “是吗?你觉得我像照片里的人吗?但她不是我。你再努力想想看……”

  李凤听了有些兴奋起来,感觉他似乎注意到了什么,或是能记起些什么来了。于是对他提示道:“照片里的人,她是我的家人,也是你的家人,而且是最亲、最亲的家人!你说她是谁呢?你能记起来了吗?”

  陈龙没有答理她,再注视了一下照片后,伸出另一空着的手将照片打落下来,不耐烦的又闹起来:“我不知道,你别问我,我不知道……我要回家……我只想回家……让我回家去……”

  “喂,陈龙你别闹了!”

  方清芳看不下去他这样闹,拍打了几下他的小腿,并捡起掉在床边的照片晃到他眼前,有点生气的说:“你看清楚了,这个就是你妈妈!是他把你和李凤一起生出来的!你咋就不认得、不记得了呢?来,我让你再看一会、再清楚些,你再努力想想!一定要记起来,把之前的一切都给我记起来!”

  听到这么凶的语气,陈龙马上被震慑住了不敢再闹腾。但他目光并没有看照片,而是有些畏惧的与她对视着。

  见状,黄林峰连忙上前去安抚陈龙:“陈龙啊,你不要害怕,有我们在这里陪着你呢。你快看看照片吧,努力的想想,你要把你妈妈的样子记起来才是。如果你能记起来,我们就和你一起回家去,不要再在这里了,好吗?”

本文标签:猛烈碾压他的敏感点bl

上一篇:异地见面2天做了15次(2021阅读)

下一篇:口述两根一起进3p细节描写-全文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