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新婚人妻又湿又紧-医院美妇娇喘

2021-10-29 09:40:2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琢磨着明天带大禹下山,要不要再去市区绕一圈,桌对面,纪天浩看了会电视,说道:“纪安,当时到底什么情况?这新闻上就几张照片,有视频的地方也全是马赛克。”

  纪安从口袋

琢磨着明天带大禹下山,要不要再去市区绕一圈,桌对面,纪天浩看了会电视,说道:“纪安,当时到底什么情况?这新闻上就几张照片,有视频的地方也全是马赛克。”

  纪安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点开自己微博,递上。

  这件事即便山城电视台不报道,就算其他媒体突然集体不想蹭他流量,纪安自己也要大力宣传大禹成为工作熊猫后的第一次成功出警。

  自媒体的好处就是只要结果没问题,期间过程再惊险,审核上一般也会通过。

  纪安下午处理完发疯的水牛,已经问大橘子、精神小伙们拿到他们的直播录像,将视频按照时间线顺序一一拼接,包括大禹今天是怎么回基地的,全部发布在他的微博上,并且置顶。

  大概7、8分钟后,冯淑面前的碗筷没动,她还拿着发烫的手机跟纪安小姑纪河清在叽叽呱呱,而纪安已经扒完饭,起身准备返回月亮产房,正好看完视频的老纪递还手机,皱眉看向墙角:“以后还是要小心些,最好别带出去。”

  纪安接过手机:“没事的,市局那里知道的。”

  而关注纪安微博视频的,除了大大小小各家媒体,还有老李。山城局座下班回家后就不断刷新视频下方的评论和弹幕,因为这些评论、弹幕就大致代表了广大民众的呼声,只要他们那里没问题,那老李这次就算压对了宝,警用猛兽计划可以进入下一步环节。

  唯结果论也许有些偏颇,但这个世界终究是成王败寇,纪安带着大禹出警能否处置妥当,是警用猛兽计划的前提条件。纪安和大禹此次出警没有出现与案件关联人员的伤亡,可以说完美处置,只是李震山还是有些不放心,因为他俩这次展现出的致命危险程度,让他都有些忌惮,再次滑动手机,调整播放进度,他特地留意新出现弹幕中的负面评价。

  进度条被拉到枣树枝干即将断裂时,眼看着前后持枪民警都没有安全射击角度,纪安从包里抽出御兽索,走向水牛。

  御兽索在纪安手上转了两圈准确套中牛头,他一边发动弹指嘣,一边走向水牛。

  走近了才发现,水牛犄角已经在树干上磨秃噜了,牛头牛身上还有伤口,流了不少血。

  随即,纪安摸头杀抚上牛头。

  眼看着水牛情绪坐标中的小红点渐渐稳定下来,纪安松手准备牵起牛鼻子上的绳索,小红点突然在恐与怒之间疯狂乱窜。

  见状,纪安右手摸头杀、弹指嘣快速连点,以往听话的小红点却根本不收控制,他不由皱眉,心知这牛怕是不能留了。

  小红点直接反应动物的情绪,甚至先于肢体动作与神态,等于是对动物情绪的最准确预判。

  纪安右手离开牛头的同时,已经屈膝下蹲。

  牛头下低,撩起,纪安跳起一步踩上旁边枣树树干,脚下猫爪死死抠住树皮,二次蹬跳,双手拉住枣树另一侧的枝干。

  牛头扬起的犄角撩了一空,附近围观村民的惊呼声这才响起。

  而蹲了五只,咳,蹲了五个精神小伙那一侧枝干,发出多声几乎重叠的“卧槽!”,有惊叹水牛攻击的惊险,也有感叹纪安对动物无比敏锐的预判和堪比野生动物的敏捷身手还有原地爆发出的身体素质。

  三米多高的枝干,一次二段跳稳稳抓住,在精神小伙们近距离观看下如同轻功一样原地拔起。

  看到纪安被“欺负”,胖虎第一个不能忍,汪汪吠叫冲来护驾,而蹲在旁边的大禹屁股都没抬一下,贱猴王什么实力,熊猫王最清楚不过,只是黑眼圈在看着纪安,等待命令。

  察觉胖虎跑来,纪安没有阻止,小胖子祖上就是斗牛犬出身,在老约翰农场里没少跟牛较过劲,加之犀牛、狮子、熊猫这种大型猛兽它哪样没收拾过?纪安一层犀牛皮套上,让胖虎自由发挥。

  可牛头刚转向汪汪吠叫的胖虎,“咔嚓”,本就不堪重负的枣树枝干彻底断裂。

  双手挂在另一侧枝干上的纪安心道一句“坏了”,目光朝人群扫去,与一对黑眼圈撞了个正着。

  “杀!”纪安口中轻吐。

  枣树上本有6只猴,算上纪安就是7只,地上摔了5只,而纪安这声“杀”,让剩下那只猴的手机拍了个正着。

  得到纪安命令,等候多时的大禹原地蹿出,肥硕的黑白大屁股展现出惊人的爆发力,弹射起步。

  静如处子,动若脱缰的哈士奇,大禹四爪同时蹬地加速,泥土灰尘后飞,浑身肥肉荡起波纹,一声不吭直冲向水牛。

  因枝干断裂摔下的精神小伙们勉强爬起了两个,另外三个因三米多高度重重落地,有捂腰的,有捂着胳膊的,痛哼动弹不得。

  精神小伙兵子看到先前被他们肆意挑逗的水牛低头冲来,他勉强抬起双脚,想要抵挡牛头,忽然发现水牛身形晃了一下,随即,一只黑白熊猫爬到1700多斤水牛背上,张开巨口,朝牛颈咬去。

  紧接着又咬了第二下……

  大猫的捕猎技巧,大禹看一遍就会,可它也只是看过,之前纪安也从不让它对野生动物下死口,导致大禹第一口“断颈”没能咬实。

  可发狂水牛还在冲向地上,刚才极尽挑逗它的精神小伙。

  挂在树上的纪安一看不对,双手松开,落地,顺势便抽出了大禹背上的大宝剑,双手持剑,贴地斩向水牛右侧后蹄小腿骨。

  施加了锋锐符文的大宝剑几乎没有阻碍透过牛腿骨,剑身扬起,纪安背后水牛一蹄踏空,朝右摔倒。

  精神小伙兵子曲起准备抵挡牛头的双腿依然曲着,姿势相当不雅,眼瞧着犄角已经低下,自己不死也残,便见水牛轰然倒地的同时,牛颈喀啦一声脆响,大禹松口,跳下牛背,1700斤重的水牛四蹄蹬直,纪安配合大禹让它瞬间毙命。

  这一切都让树上仅剩的那个精神小伙全部拍下。

  纪安甩去大宝剑上血迹,收剑归鞘,插回大禹背上剑鞘。而大种熊谨记纪安关照,一屁股蹲坐,在两脚兽们的围观下表现得要多乖巧就有多乖巧,根本看不出来这是只从背后一声不肯发起突袭,用大猫猎杀技巧瞬间毙命水牛的猛兽。

  …………

  晚饭时间,老李坐在沙发上,盯着手机,已经刷了第五遍。

  观众弹幕里,除开重复性的牛哔、666之类

  “君子藏器,伺机而动。”

  “一直以为大禹只会吃了睡,没想到这么凶猛。”

  “孟加拉老虎狩猎也不过这样了吧。”

  “小哥那一剑也是干脆。”

  “竹子没白砍。”

  “难怪叫剑,那pose像极了剑客。”

  “可恶,又让他装到了。”

  “难道没有人觉得可怕吗?”

  沙发上,老李直起身,注意看去。

  “后来村民秤了下,1700百来斤的发狂水牛啊,他和一只熊猫说弄死就弄死。”

  “确实有点吓人,要是换成人,谁挡得住?”

  “他手上那把剑绝对管制刀具。”

  老李皱眉。

  可随即,弹幕话锋一变

  “有毛病,怎么不说路上的汽车还危险呢。”

  “剑早就在市局备案了。”

  “哈哈哈,不好意思,让杠精失望了。”

  “危险怎么了,没见小哥和大禹专门对付危险的吗?”

  “喝水还会呛到,你以后最好别喝水了。”

  “大禹是工作熊猫,警犬也会咬人的,不照样每天上班领工资?”

  “危险好啊,好有安全感。”

  “啊啊啊啊,越危险我越喜欢。”

  “大禹好听话。”

  “就是,那么乖。”

  “不听话才危险。”

  “没见小哥看着呢吗。”

  纪安出剑归鞘干净利索,大禹在凶猛与憨萌之间快速切换,无不在向观众说明,他们固然致命,但却稳定可控。

  挑刺声很快被淹没在成吨输出的弹幕或者评论怒怼里,老李放下心,这次应该没问题了。

  他通知市局微博发布公告,纪安那把剑确实已经备过案。

  只是随后,由路人视角拍摄,纪安骑着三轮,车斗里坐着熊猫,在市中心繁华街段招摇过市的视频,让老李血压止不住地上窜。

  纪安带大禹出警,这个老李可以接受,但纪安明明有近路不走,明目张胆带着大禹绕道市区,造成拥堵,感受到挑衅的老李打算治一治猴子。

  …………

  熊猫村,纪安从墙角取上他的大宝剑,准备去基地接上大禹,一起回月亮产房。

  老纪仍然不放心叮嘱道:“以后还是少用,这东西太危险了。”

  纪安点头答应,大宝剑他当然会少用,用一次,见了血,上面的锋锐符文自动消散,他还得花费积分重新兑换。

  今天只是情况特殊,树上那几只,咳,那几个精神小伙,水牛发狂他们至少要担一半的责任,可毕竟不至于该死该伤,何况,那三个骨折的医药费种种损失加一起也要2、3万,够他们受的。

  不久后,纪安和大禹、胖虎一起回到月亮产房。问大橘子借来的电动三轮车暂时存放在基地充电,他明天还要还回去。

  靠山村的事还没有解决干净。

  水牛发狂,几个精神小伙要担一半的责,可还有另一半责任,水牛最开始为什么会发狂。

  下午,纪安处理完水牛,根据老汉口述,来到事发的玉米地,刚到那里他便发现了端倪。

  只是纪安口袋里手机响个不停,熊熊熊熊熊不断发送企鹅消息,催他上街:

  “说好干完活可以上街的!”

  “我要上街。”

  “两脚兽赖皮,丁丁短丁丁短丁丁短……”

  纪安无奈,靠山村可以先放一下,等明天再来。于是,仗着自己和大禹今天事情完成的漂亮,他问大橘子借了辆电动三轮,载上大禹和胖虎,开了直播,直朝市区驶去。

  要不是怕电动三轮电不够,纪安都想横穿山城打个来回。

  晚上,月亮产房里,看过街上的车水马龙,高楼大厦,沿途还有好多汽车里的小姐姐跟它打招呼,心满意足的大种熊早早洗完澡睡下,连游戏都不打了。

  纪安刚告诉它,明天还能下山。

  “也不知道大种熊为什么就是喜欢看繁华都市。”灯光关闭,纪安双手枕在脑后,看着玻璃房里透明屋顶上的无垠星空,心下念道。

  纪安想想自己小时候,他都对城市无感,他一直喜欢的都是玻璃房外这青山,山下那片碧水,水里的鱼儿,岸边的虫子、小动物、大动物……

  纪安有了一种明悟,这大概就是缺什么,内心就喜欢、向往什么,他见不到山,所以念山,大种熊身为一只熊,去不到繁华都市,所以就喜欢高楼大厦……

  地上,肚皮朝天呼呼大睡的大种熊发出咕哝动静,床上纪安侧头看去,天晓得大禹又在做什么梦,两只黑丝熊掌舞弄一阵,摆出了光之超人的标准姿势。

  纪安笑,撸了一把被吵醒的胖虎,抱着狗子睡去。

  第二天一早,四方山虫鸣鸟叫在朝阳下复苏,玻璃房里,纪安大禹和胖虎被一阵手机铃声吵醒。

  “谁啊?”纪安带着起床气不耐烦道。

  “你说谁啊!”老李声音响起:“你昨天干的好事!等下8点准时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电话挂断。

  纪安眯起眼睛看了眼手机时间,才刚7点,老李都还没上班,他这就是故意的。

  纪安不爽叹了口气,可随即,看到同样睡眼惺忪的大种熊,他挑了下眉:

  工作熊猫,去市局上班打个卡,是应该的吧?

 文学

秋收的季节,黄澄澄的玉米棒子甜嫩多汁,正好采摘,一大早,农人进入田间劳作,而纪安早上7点半带着大禹和胖虎来到基地,将手机架在电三轮车后斗,正对着两个胖子。它们则排排坐,背对纪安,面朝车后。

  纪安骑上电三轮,早上来基地上班,路过的老牛问道:“就这样带大禹上街,这能行?”

  纪安一指大禹胖虎身上的马甲:“去上班,有什么不行的。”说完,他启动电三轮往外驶去。

  老牛回头看着这仨远去,下意识觉得不妥,国宝上街这阵仗也太简陋了,想当初,大禹出个基地那是前呼后拥,警车开道,加之纪安这么做明显违反基地相关条例,可是……

  今时早已不同往日,不说贱猴王在基地已经几乎没人能压得住,大禹除了是基地的熊猫,它还是绿伞组织的logo形象大使,跟着纪安国外都跑了好几个地方,现在只是进一趟山城市区,好像没啥不妥的。

  老牛想了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别又惹着贱猴王,到时候在基地里撒泼,他可下不来台。

  摇了摇头,老牛走向办公室。

  基地门口,葛大爷给纪安开门,见电三轮这架势,葛大爷道:“今天还上街啊?”

  纪安笑道:“是啊。”

  葛大爷:“现在早高峰,路上人多,你慢点开。”

  纪安:“好嘞。”

  电三轮驶出基地,不一会便上了马路,果然车流量比他以往出基地时密集许多,等进了市区范围,更可能会堵。

  思忖片刻,昨天他和大禹闹出这么大动静,老李电话都没打一个,只是今早来电对他昨晚带大禹故意进市区的事表达不满。

  纪安猜测局座多半是被他忽悠瘸了,对工作熊猫、工作狮上心了,所以故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自觉摸到了老李底线,纪安决定暂时先不开直播,疯狂试探归疯狂试探,老李的面子还是要给。

  同时他也做好心理准备,路上多半会遭到阻拦,到时就老实跟着警车,或者回基地,或者去市局,反正不犟但也不服,改天继续试探就是了。

  很快,电动三轮来到第一个路口,停下等红灯,纪安朝交警方向瞅去。

  机动车道,旁边等红灯的汽车副驾驶、后座纷纷摇下车窗,伸出手机。

  非机动车道上,后面已经跟了一长遛骑小电驴早起上班的市民,见纪安停下,他们也趁机拿出手机一顿拍。

  “大禹又上街了。”

  “哈哈,我家就在熊猫村附近,路上应该常能碰到。”

  “熊猫上街玩,也是稀奇。”

  “不要瞎嗦,这是工作熊猫,看到它身上的马甲么得?”山城口音响起。

  “这叫警熊猫,有工作证的,现在是去上班,跟我们一样。”

  “以后说不准我们还得服从它的管理指挥。”

  “新闻上嗦,昨天下午出警去抓疯牛喽。”

  “要得要得,咱们山城的熊猫就是跟别个不一样。”

  “你看,它还吃油条。”

  跟纪安并排的是辆打了转向灯,等待左转的小电驴,同样,小电驴后座也有一个面朝后倒着坐的熊孩子。

  骑小电驴的家长只看到旁边带着摩托车头盔,看不清面容的纪安,压根不知道后座自家孩子已经和熊猫完成了一次快速交易。

  三轮车斗里,面朝后倒坐的大禹敞开两条黑丝短腿,手里拿着早饭窝头在啃,黑湿湿的鼻子嗅了嗅,觉得香,黑眼圈朝旁边小孩手里的油条看去。

  见状,小孩不声不响,朝大禹递上包着塑料袋,啃了三分之一的油条。

  大禹接过,将自己手里的窝头递给熊孩子。

  车后大禹开始啃油条,车前纪安见交警已经注意到他,拿起对讲机讲了一阵,他已经做好被拦下的准备,可是,红灯变成绿灯,那名交警并未走来,纪安怔了下,既然没拦他,电三轮启动,继续上路。

  小电驴上的家长这才看到原来刚才身边的三轮车里坐着只熊猫,然后看到熊猫手上的塑料袋,正想说这年头熊猫也吃油条了,背后孩子声音响起:“爸,这窝头不好吃。”

  家长回头看向自家小孩递来的窝头,立马再朝熊猫手里的塑料袋看去:

  “……”

  随后,电三轮在山城早高峰马路上走走停停,一路被围观,却一路没遇到阻拦,大约半小时后,居然顺顺利利开到了市局门口。

  纪安告知门卫来见老李,随即皱起了眉,这一路着实顺利,即便老李惦记着工作熊猫、工作狮,对他也为免有些太宽容。

  大门口电子栏杆已经升起,纪安不再多想,驾驶电三轮进入市局。

  而纪安不知道的是,早在他经过第一个红绿灯路口时,老李就已经得到消息。

  纪安在试探,老李也在试探,不过山城局座试探的是山城市民的反应。

  一路上,交警报告来的通知不少,可李震山要的不是交警的报告,而是在等接警中心的消息。

  在第一个路口时,老李已经通知交警不要阻拦,同时告知接警中心,一旦有市民报警电话打入,立刻给他汇报。

  这一等就是半个小时,纪安已经到市局门口,接警中心还是没有任何动静。

  老李撸了一把猪鬃般刚硬的板寸短发。

  有了昨天山城电视台的新闻,以及纪安这种超级流量的自媒宣传,只一晚上时间,大禹出警的事在山城几乎人尽皆知。

  毕竟熊猫下山,瞬杀发疯水牛这样的新闻,除了在媒体上广泛流传,更是民众之间互相吹牛哔的谈资。

  而市民通常会在遇到犯罪发生时,或者感受到危险的时候拨打报警电话,如今接警中心一个来自市民的报警电话没有,那就说明知道大禹上街目的的市民并不把它视作威胁。

  市局办公室里,老李心中有了答案。

  这时,敲门声响起

  纪安推门:“局座,找我有事?”

  他身后,一只硕大黑白圆头也跟了进来……

本文标签:新婚人妻又湿又紧

上一篇:口述两根一起进3p细节描写-全文

下一篇:强行破校花的膜/甜梦文库np总受双龙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