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前夫的东西很大:强奷秘书吸乳小说

2021-10-29 10:40:1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穿过马路,走进了窦谈荷的牙科诊所。

“欢迎光临,你先等一下,旁边有椅子随便坐……”窦谈荷正在埋头为一位顾客治疗牙齿,听到门响之后头也没抬的说道

穿过马路,走进了窦谈荷的牙科诊所。

    “欢迎光临,你先等一下,旁边有椅子随便坐……”窦谈荷正在埋头为一位顾客治疗牙齿,听到门响之后头也没抬的说道。

    钟向阳没有吱声,转身坐到了一旁的椅子上,拿起了今天省城的报纸,看了起来。

    窦谈荷也只是在治疗的间隙抬头看了他一眼,而这个时候报纸正好挡住了钟向阳的脸,所以她没有发现坐在椅子上的是钟向阳。

    半个小时之后这位顾客治疗完毕,等他走了之后,窦谈荷才招呼钟向阳过来治疗,等钟向阳放下报纸的时候才发现居然是他。

    “怎么是你啊,不声不响的就来了。”窦谈荷看到是钟向阳,有些兴奋的问道。

    “路过这里看到你还开着门儿就过来看看,这么长时间了,怎么还没有找到男经理呀?”钟向阳调侃道。

    “这辈子对男人死心了,你还不是一样,这么长时间也不联系我,你说你工作忙,我说我可以去找你啊,你还不让我去,所以我就知道你对我已经没有兴趣了,我也不想去烦你”。窦谈荷一边摘下手套,一边撇了撇嘴说道。

    “我不是不让你去找我,是因为我现在的工作非常危险,而且我要对付的那些人都是穷凶极恶之徒,你一个人在省城生活,只要是他们知道你和我有关系,他们可不管你是不是窦家的人,到那个时候就是我害了你”。钟向阳非常无奈地耸了耸肩膀说道。

    “别扯这些没用的,我就不相信你当了公安局局长之后,就没有找过女人吗?”

    “你还真说对了,自从我去了新城之后,就没有和任何一个女人发生过关系……”

    “鬼才相信呢,那你岂不要憋死了……”窦谈荷当然不相信他的鬼话。

    “我说的是真的,我这都是为了你们好,因为我的工作给你们带来伤害,我这辈子想哭就只能去你们墓碑前哭了……”

    “随你怎么胡说八道吧,我才不信呢,对了,吃晚饭了没有?不然的话陪我去吃点儿吧”。窦谈荷问道。

    “虽然我已经吃过了,但是你叫我去吃,再吃一顿也无所谓”。

    钟向阳以为窦谈荷让自己陪着去吃饭,就是随便找个饭馆,吃完之后要么去开房,要么去她家。

    但是没想到窦谈荷坐在钟向阳车上指挥着他左拐右拐,直到让钟向阳停下来的时候,他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车开到了一家装修豪华的娱乐会所前面。

    “这是什么地方?”

    “当然是吃饭的地方了,窦天磊今天在这里请客,说让我过来一起吃,但是我那里实在是太忙了,就让他们先进行了,走吧,我们进去吃点剩菜剩饭”。窦谈荷笑了笑说道。

    开始的时候钟向阳确实没有意识到自己不该来这个地方,但是既然有窦谈荷盛情相邀,又有自己的老朋友窦天磊在这里请客,他也没有想太多,但是他们走进包间的时候一下子就愣住了,因为他在这里看到了自己的老冤家,居然是谢广海。

    “哎呀,这是谁呀?谁呀?谁呀这是啊?”窦天磊看到钟向阳也是一脸的惊奇,而且他还和自己的姐姐一块儿来的,于是站起来走到钟向阳面前,伸手握住他的手,然后另一只手搭在他肩膀上,非常热情地把他拉到了自己身边。

    包厢里还有其他几个人钟向阳都不认识,当他看向谢广海的时候,谢广海倒是一点都没有见外,非常大度的站起来把手伸向了钟向阳。

    “钟局长,没想到在这里能见到你,真是太高兴了”。谢广海的笑容里看不到一点怨恨,好像他们真的是很久没有见的老朋友突然见面,眼神里的喜悦挡都挡不住,这更是让钟向阳心惊胆战,如果一个人能把自己的恨意掩藏的如此恰到好处,真的是让人不得不提防。

    “谢总,你怎么也在这里?”钟向阳明知故问。

    谢广海之所以在短时间内就能够积累起巨额的财富,他的一大杀手锏就是攀龙附凤,只要是能结交上这些官二代富二代,之后就会和他们合伙做生意,而每当他们合伙做生意的时候,谢广海总是把大头拿出来给这些人,而自己留下一小部分,总而言之让那些富二代官二代们觉得和谢广海做生意赚钱真的是太容易了。

    久而久之,谢广海的慷慨和能力在官二代富二代们的圈子里就流传开了,而谢广海也成了这些人相互连接的节点,做生意讲究的就是资源和关系,而这些人最不缺的就是这个。

    “我和窦总在洪山市有个项目,这不到了年底了嘛?他说和我聚一聚,谈一谈年后这个项目的开发问题……”谢广海说这句话的时候,没有丝毫的炫耀的意思,仿佛他们之间说的就是一个稀松平常的合作项目而已。

    但是钟向阳心里可不这么想,谢广海之所以这么说,很难说不是在向钟向阳炫耀自己的肌肉。

    钟向阳闻言也只是点了点头而已,没有再接着问,因为他对谢广海和窦天磊之间的生意并不感兴趣,而谢广海也是点到为止,两个人心里都是心知肚明。

    但是有一点让钟向阳心里起了芥蒂,那就是以后自己和窦天磊之间的关系可能要重新审视了,不管以后自己和谢广海之间是否还有其他的交集,他都不想因为中间夹杂着一个窦天磊而使自己和谢广海之间的关系复杂化了。

    窦谈荷不知道钟向阳和谢广海之间的过去,所以还笑着替两个人做了介绍,因为窦谈荷和谢广海之间还是很熟悉的,不出意外,窦天磊这笔生意也是让窦谈荷挂名儿的

 文学

像这种饭局大部分是年前聚一下,对过去一年的工作做一个总结,然后商量一下年后该怎么干,当然也不排除是在年前找个机会分赃而已。

    至于窦天磊和谢广海怎么搞到一块去的?钟向阳暂时还不知道,因为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没有和窦家联系过了。

    当然也就不知道窦天磊和谢广海在洪山还有工程项目的合作,洪山的工程钟向阳知道,有不少人都参与其中,因为新的市委书记邹元驹来了之后,对于洪山市的老城区发展非常不满,要再造一个新洪山。

    这就给了很多人机会,当然这种机会也是给那些有实力有关系的人,像钟向阳这种小角色是揽不到工程的,当然当初窦天磊也要和他合作,可是钟向阳没有理会这个茬儿,反而是把朱音华推了出去。

    “兄弟,我们喝一杯。”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喝酒就变成了散打,也就是想和谁喝就和谁喝,不必再拘泥于共同举杯了。

    谢广海端着酒杯绕过窦天磊,坐到了钟向阳身边。

    在这种场合,面子上的事情还是要过得去的,所以钟向阳也端起酒杯和谢广海碰了一下。

    两个人一饮而尽之后,相视一笑。

    “谢总的生意遍天下,我没想到你在洪山还有项目。”钟向阳笑了笑,问道。

    “做生意吧,哪里有钱就往哪里去喽,洪山的生意我是不想沾的,因为离新城太近了,既然从新城拔出腿来,我就没有再想过回去,所以没有办法,都是朋友的面子,不能不给,其实我和窦总合作的这个项目并不是只有我们两个人,还有方家,你知道霍市长的太太姓方吗?”谢广海非常认真地询问道。

    但是谢广海的这句话,更多的不是在谈论事情的本身,而是在向钟向阳炫耀自己的人脉关系。

    潜在的含义就是老子虽然从新城抽身了,但是并没有离开这片土地,而且我在洪山也有项目,和我合作的是窦家的人和洪山市市长霍启章的老婆。

    钟向阳也只能点了点头,对于这种事情他并不是很热心,也没有兴趣知道谢广海和谁合作工程的事情,如果知道谢广海今天在这里,他是绝对不会趟这趟浑水的。

    在没有参加这个酒局之前,钟向阳还想着今天晚上能和窦谈荷春宵一梦,但是此刻钟向阳只想着快点离开,根本就不想再和窦谈荷有任何的关系。

    如果事情真像他想的这么简单就好了,随着大家的酒越喝越多,窦天磊也有些微醺了,左边坐着的是谢广海,右边坐着钟向阳,此刻他双臂一张,一手搭在钟向阳的肩膀上,另外一只手搭在谢广海的肩膀上。

    “两位兄弟,今天晚上感谢你们能来捧场,我非常高兴,我知道你们过去在新城有些过节,但是看在我的面子上,来,我们三个人共同举杯,相逢一笑泯恩仇,从现在开始大家给我个面子,我们三个就是兄弟了,喝酒……”窦天磊觉得自己的面子足够大,能够调节钟向阳和谢广海之间的矛盾,所以他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手中的酒杯里。

    酒桌上说的事情很多都是不算数的,所以尽管钟向阳和谢广海都给了窦天磊面子,但是他们都能从对方眼睛的深处看到凶狠的杀意。

    酒局进行到了晚上十点多终于结束了,窦天磊确实喝多了,窦谈荷把他扶到了车上,回头在找钟向阳的时候,钟向阳已经坐进了自己的车里,当然他是坐在了后座,叫了代驾等着代驾过来开车。

    “你今天晚上去哪儿?不去我那儿吗?”窦谈荷走了过来,敲了敲车窗玻璃,问道。

    “我都喝成这样了,去了你那里也是你伺候我,给你添麻烦,啥事也干不了,所以改天吧,今天就不去了”。钟向阳笑了笑说道。

    “滚一边儿去,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我让你去我那儿就是为了干那事吗,你就没有什么话想和我说吗?”窦谈荷狠狠的白了他一眼说道。

    就在窦谈荷和钟向阳两个人隔着车门对话的时候,谢广海的宾利开出了酒店的大院儿。

    “谢总,怎么办?今天晚上动手吗?”开车的司机问道。

    谢广海当然知道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儿,钟向阳一个人来到省城,而且今天晚上又喝了酒,如果他去住酒店的话,制造一个意外死亡的事故并不难。

    在江湖上混了这么多年,谢广海的手下笼络了不少能够干脏活的人,而且这些人干脏活干净利索,根本就不会带来什么麻烦,今天晚上钟向阳喝了酒,而且喝的也不少,绝对是一个可以让他魂归天界的绝佳机会。

    “先等一等,看看他今天晚上去哪儿,找人跟着他们”。谢广海淡淡地说道。

    “是,我马上去办”。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酒店外面的路边,酒店外面的马路上两侧停的全是汽车,因为这里是老城区,小区根本就没有那么多停车的地方,一到晚上马路边就成了停车场,所以这辆车隐藏在众多的车辆之中,一点都不显眼。

    窦谈荷也喝了些酒,于是趴在车窗上,看着坐在后座的钟向阳。

    “反正你也没地方去,无非就是去酒店喽,去酒店的话也没人照顾你,你喝了这么多酒,万一倒在洗手间里睡着,明天是要感冒的……”窦谈荷难得有这样的耐心,对着一个男人死缠烂打,终于钟向阳妥协了,答应跟窦谈荷回家。

    当谢广海知道这个消息之后,果断的让自己的手下终止了行动,因为钟向阳和窦谈荷在一起肯定很难下手,如果要下手就是两条人命,这不符合谢广海的利益,窦家的人不好惹,如果将来一旦被窦家的人察觉了蛛丝马迹,那么自己可能就小命难保。

    既然已经从新城抽身了,他就不想再和钟向阳有什么牵扯,今天动了杀心无非是机会难得报仇而已

本文标签:前夫的东西很大

上一篇:老头肉吊粗大又长/一个上面吃一个面吸

下一篇:第二天灼热还埋在深处(2021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