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第二天灼热还埋在深处(2021阅读)

2021-10-29 10:43:0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在这等幽暗的环境下,秦少游居然也能洞察到它有问题。

所以在秦少游打量它的时候,它并不在意,反而还在悄悄的观察着闯进龙王殿里来的守夜人。

秦少游心思一动,不动声色

在这等幽暗的环境下,秦少游居然也能洞察到它有问题。

    所以在秦少游打量它的时候,它并不在意,反而还在悄悄的观察着闯进龙王殿里来的守夜人。

    秦少游心思一动,不动声色的取出了幻术鬼珠,在念起《大夏律》的同时启动幻术,遮蔽了龙王像的视听。

    起初的时候,龙王像似乎能够听到秦少游在说什么。

    尤其是当它听到秦少游念出:‘凡假扮神灵惑众者,皆斩’的律法时,泥塑的耳朵还微微的颤动了一下。

    仿佛是在笑。

    只是这耳朵……也是会笑吗?

    其实龙王像耳朵颤动的幅度很小,别说是在光线不好的晚上,就算是在大白天里,也很难被发现。

    只可惜它遇到了秦少游。

    秦少游的【明目】天赋,可是最能够发现这些细微变化的。

    此刻秦少游不仅看到了龙王像耳朵的微动,还看到它的眼睛在中了幻术后,出现的一些细微变化。

    他的心里顿时有了底。

    这龙王像的问题,就出在眼睛与耳朵上面。

    可就在秦少游准备动手的时候,朱秀才却快步走了过来,他脸上带着几分惊讶与错愕,显然是在龙王殿里,发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线索。

    “大人,我们在搜查龙王殿的时候,有个发现……”

    朱秀才一来到秦少游的身边,就要开口汇报。

    但他的话才刚起头,就被秦少游打断了:“你等下再说,我先把隔墙之耳与隔墙之眼干掉。”

    虽然龙王像已经被幻术鬼珠蒙蔽了眼睛与耳朵,但秦少游不能保证,它是否还有别的本事可以窥探到周围的情况,所以还是得谨慎。

    朱秀才则是愕然一愣:隔墙之耳与隔墙之眼?那是什么玩意儿?

    没等他发问,秦少游便用行动给出了解释。

    他飞快的扬起手,扣在手心里的柳叶镖呼啸而出,带着滚烫的血气,射向了龙王像的眼睛与耳朵。

    “噗噗”的几声闷响中,柳叶镖以迅雷之势,精准洞穿了龙王像的眼睛与耳朵。

    紧接着在龙王殿里的所有守夜人,便听见了一阵刺耳的‘叽叽’尖叫声响起。

    几道黑影从龙王像的眼睛和耳朵里飞快钻出,形色狼狈。

    仔细一看,这几道黑影,居然全都是一个个寸许长的小人儿。

    从眼睛里面钻出来的小人,脑袋上面就只有一只眼睛,没有别的器官。

    而这唯一的眼睛,眼珠子还是往外突出的,看着就像是从三星堆里面偷跑出来的一样。

    至于那几个从龙王像耳朵里面钻出来的小人,则是只有耳朵。

    它们耳朵长的甚至比身体还要大,两两抱在一起时,就拿耳朵当翅膀使,居然真的能够扑扇着飞起来,还可以带上只有眼睛的同伴,一块儿逃命。

    然而秦少游哪里会给这些小人机会?

    对敌人仁慈,可是对自己的残忍。

    秦少游绝对不会犯这种错,他没有半点迟疑,当即又是几枚柳叶镖扔出。

    这次秦少游不仅是给柳叶镖附上了滚烫的血气,还施展出了霜满天的暗器手法,让这些古怪的小人儿想躲也没有办法躲。

    在一片惨叫声中,这几个小人儿纷纷被击杀,噗噗落地。

    看到这里,朱秀才方才知道,秦少游说的隔墙之耳与隔墙之眼究竟是些什么东西。

    那养尸妖道也是狡猾,居然还在这龙王像上,留下了这样的‘眼睛’与‘耳朵’,来帮他刺探情报。

    “老道,这些都是什么玩意儿?”

    朱秀才看了眼地上的大眼珠子与耳朵,拿手肘捅了捅崔有愧,好奇的问道。

    “是眼中妖与耳中人。”

    崔有愧只是看了一眼,便认出了这两种妖怪。

    他介绍道:“这两种小妖怪,最喜欢藏在眼睛与耳朵里,如果有人的眼睛和耳朵被它们寄生了,便会生出幻觉与幻听,最终甚至会被它们搞的神智错乱,害人害己……”

    “原来这就是眼中妖和耳中人,我听说过它们的名字,就是没有见过实物。”

    朱秀才凑上前去好奇打量,并说:“之前我看过一个案例,说的就是耳中人作怪,天天在被他寄生的人耳朵边,说其家人的坏话,最终是让那人发了疯,以为家人要害他,杀光了自己的父母妻儿……”

    崔有愧点头道:“别看眼中妖和耳中人,都是小妖怪,也没有多强的妖力妖法,但它们做起恶害其人来,不比别的妖怪差。因为它们害人,都是直接蒙蔽了人的双眼与耳朵,左右人的神智。”

    “阿弥陀佛,确实如此。”

    马和尚在点头附和了几句后,也说:“说到这个,我也想起了一个案例,是之前发生在秦州那边的。当地有个人,自称是得到了仙神的眷顾,说是只要完成了仙神交代的任务,就能获得奖励,从金钱到房产再到宝贝,甚至是成仙成神……结果当地的镇妖司风闻此事后,赶去调查发现,那人根本不是受到了神仙眷顾,就是被几个小妖怪给骗了……”

    秦少游听到这里,不由的在心中暗暗庆幸,还好自己脑袋里的神秘食谱,教的菜谱是真的,而且所有的菜,也都没有毒。

    不过当初,他为了验证脑海里面的神秘食谱是真是假,会不会有害,也是做过了不少试验的。

    现在看来,谨慎还是有用的。

    毕竟这个世界里充满了妖魔鬼怪,不确定的东西千万不能随便碰。

    否则不仅要把自己的小命儿搭进去,还会害了家人。

    不过秦少游觉得,自己最近有些不太谨慎,应该要做些改变才行。

    “以后再做新菜,最好先拿去孝敬祖师像,一来是免得他老人家生气,二来也可以先让他先试毒……祖师像吃了没问题我再吃,多少也能安全点。”

    秦少游一边想着,一边将幻术鬼珠重新拿符纸包好,收了起来。

    然后他俯身去捡死掉的耳中人和眼中妖,并问:“秀才,你在这地方找到了什么?”

    这两种小妖怪在被干掉了后,也让神秘食谱中开出了新内容。

    不过秦少游没工夫细看新菜谱的具体内容,先把食材收集起来再说。

    崔有愧看到这一幕,只当秦少游是在给苏听雨寻觅实验材料。

    他忍不住皱眉,在心里面悄悄嘀咕:“这小子居心不良,分明是想要挖我们玉皇观的墙角……可笑师父还邀他常去玉皇观,殊不知,这根本就是在引狼入室,哼,我看师父那个老家伙也是岁数大了,脑子不好使了。”

    别说,在心中骂师父,让崔师兄感觉很爽。

    要是能骂出口,恐怕会更爽,可惜他不敢那样做,哪怕张真人并没在这里。

    甚至就连心中腹诽,崔有愧也是小心翼翼,还悄悄探头朝着龙王殿外看了一眼。

    在确定外面的夜空一片寂静,没有雷云出现,崔师兄暗松了一口气,这才兴致勃勃的继续在心里面腹诽吐槽。

    朱秀才也看到了秦少游捡耳中人和眼中妖。

    虽然好奇,但他没有多问,而是赶紧汇报:“大人,我们在这个龙王殿里,发现了镇妖司守夜人留下的独特记号!”

    “什么?”

    秦少游听到这话,猛然抬头,错愕的看着朱秀才,问道:“确定吗?没有看错?”

    朱秀才连拍胸脯:“大人,我们可都是在镇妖司里面扒饭吃的,看错什么也不能看错战友留下的记号啊。”

    秦少游飞快的将眼中妖和耳中人捡完,随手往褡裢里面一放,便起身说道:“走,带我过去看看

 文学

朱秀才带着秦少游来到了神殿左侧。

    在角落处的一块墙砖上,秦少游看到了一个淡红色的符号。

    这个符号很小,并且隐藏的十分巧妙,轻易间根本发现不了。

    也就是朱秀才心思细腻,同时在搜寻线索的时候,总是能够把进入镇妖司之前掌握的技术,完美的运用出来,所以才能发现这个符号。

    换成其他人,还真不见的能够发现——除了开挂的秦少游。

    “没错,这确实是镇妖司的暗号!”

    秦少游早就将镇妖司的各种暗号牢记于心,所以此刻一眼就认了出来。

    反观崔师兄就不行了,他左看右看,都觉得这个符号,就像是个无意间蹭上去的痕迹。

    不过在秦少游、朱秀才等守夜人的眼中,这个看着跟涂鸦一样的符号,却是藏有两层含义:

    一是在示警,告诉发现了这个暗号的守夜人,此地有古怪,让他们多加小心。

    另外则是在表明,自己会顺着古怪调查下去,如果有发现了这个暗号的守夜人,就请在附近寻找他沿途留下的线索,赶上他并予以协助。

    秦少游自然是读懂了这个暗号的含义。

    所以他马上下令:“立刻在龙王庙内外展开全面搜索,看看是否有这位守夜人留下的更多线索。”

    “是。”朱秀才应道,当即选出了几个善于寻踪觅迹的守夜人,让他们负责带队,在龙王庙内外展开了地毯式的搜索。

    做完了这些安排,朱秀才方才问道:“大人,这是有其它镇妖司的守夜人,察觉到了龙王庙有问题,来这里展开调查了?”

    “多半是这样。”

    秦少游点头道:“绵远县这边的守夜人,在我们今天到任的时候,全都在镇妖司里,没有人不在场。所以这个调查双桂村龙王庙,并且留下了暗号的守夜人,只会是来自其它镇妖司!

    顿了顿后,秦少游又说:“我们必须得尽快找到他,因为他现在的情况,多半很危险。”

    “你怎么知道?”崔有愧不解的问。

    秦少游指着墙砖上的暗号说:“如果这个守夜人离开了此地,不管他有没有查出问题,都会将这个暗号抹除或者更改。因为这个暗号除了示警,还有救援的意思。另外我们今天强行闯进龙王庙,养尸妖道除了启动风水法阵外,并非进行更多的阻拦。不是他不想,而是他被某些事物缠住了腾不开手。这缠住他的,十有八九,便是在此留下暗号的守夜人!”

    朱秀才与马和尚等人齐齐点头,都很认可秦少游的这个推测。

    可秦少游却在这个时候,忽然眉头微挑,发出了“咦”的一声惊呼。

    朱秀才立刻狗腿的凑了上去,问道:“怎么了大人,是不是有什么新发现?”

    “这个暗号看上去很新,应该是在今天画上去的,甚至就是在不久前画的……”

    秦少游通过【明目】看的很清楚,在这个暗号上面,并没有沾染到什么灰尘,甚至就连所用的颜料都还没有完全干硬。

    这几个细节足以说明,暗号画上去的时间很短。

    朱秀才赶紧把廖枷锁叫了过来,问他:“今天除了迎亲队伍外,还有什么人进过龙王庙吗?”

    “没有了。”廖枷锁摇头说:“我们跟着迎亲队伍到达双桂村外时,发现最初这个龙王庙是关着门的,直到迎亲队伍来了才打开庙门。我们向村民打探情况的时候,也问起过这个事,他们说,平时这龙王庙都是开了门接受十里八乡香火的,今天是因为龙王爷要娶妻,所以才关门谢客……”

    “哦?”

    朱秀才眉头微挑。

    如果那位兄弟镇妖司的守夜人,是扮作香客,混在十里八乡的村民堆里进入的龙王殿,那还好说。

    毕竟有村民来上香的时候,龙王庙里面的风水法阵不会开启,或者开启了威力也不大。

    否则来一个上香的人,就给吸成一个人干,哪里还会有人敢来这里上香?又如何能够让龙王庙保持香火鼎盛?

    要知道,香火同样是一种能量,尤其是对于炼养尸、鬼的人而言,是非常有用的。

    而且镇妖司把前来上香的人,给吸死了几个,一旦镇妖司知晓,立马就会将这座龙王庙镇压、铲除。

    对于养尸妖道来说,这是得不偿失的事。

    那么问题来了。

    如果这位兄弟镇妖司的守夜人,不是冒充香客进来的,那他是在什么时候,以什么方式溜进来的?

    又是如何躲过了庙门关闭后,开启的风水法阵的侵蚀?

    他总不能比咱家总旗大人,还要持久耐操吧?

    就在朱秀才满心困惑的时候,秦少游则伸手从墙砖上,蘸取了一点儿画暗号的原料。

    他用手指头捻了捻,有些困惑的说:“这是什么颜料?闻起来怎么还有一股香味?”

    “我看看。”朱秀才暂停乱想,凑近看了眼后,又闻了闻。

    随后,他也拿手指头去蘸了一点画暗号的颜料,径直就往嘴里塞。

    秦少游顿时看呆了:这是什么骚操作?

    朱秀才在品尝了味道后,砸吧着嘴说:“这不是颜料,是胭脂。”

    “胭脂?你确定吗?”秦少游问道。

    遭到质疑的朱秀才,顿时不乐意了,哼道:“大人,您可以怀疑我的办案能力,但是不能够怀疑我对胭脂的了解。不是我吹牛,我吃过的嘴上胭脂,没有一百个人,也至少有七八十人。胭脂这玩意儿,我也许是看不出、闻不清,但只要放到嘴里一尝,就能品出味儿。”

    秦少游惊了。

    你怎么还骄傲上了?这特么是值得骄傲的事情吗?

    不过为什么,我的心里面竟是隐隐有些嫉妒呢?

    摇了摇头,秦少游将心中这些莫名其妙的杂念抛开,解释说:“我不是在怀疑你遍尝胭脂的本事,我是在纳闷,为什么在那个守夜人的身上,会带着有胭脂?”

    “咦?”

    秦少游提出的这个问题,让四周的守夜人齐齐一愣。

    对啊,他为什么会随身携带胭脂?

    守夜人们开动脑筋,纷纷议论了起来:

    “是不是买给他媳妇的?”

    “操,查个案还要被人秀一脸?”

    “也许是自己用呢?我听说有的人,就喜欢穿女装,涂胭脂……”

    “还有这种人?为什么咱们这帮弟兄里,没人有这样的爱好?”

    就在守夜人们七嘴八舌,胡乱猜测的时候,秦少游却提出了一个大胆的假设:“会不会,这个守夜人是个女的,而且就是今天迎亲队伍里的新娘子?”

    “啊?”众人齐齐一愣。

    秦少游越想,便越觉得有这样的可能,当即顺着这个猜想,继续往下推测:

    “今天进入龙王庙的,除了我们这群人外,就只有迎亲队伍。

    而迎亲队伍里的人,几乎都是被养尸妖道操控的‘提线木偶’,只有被迎娶的新娘子不是。同时,能够留在龙王庙里,还不被风水法阵侵蚀的,也只有新娘子了。

    并且新娘子都是盛装打扮过的,嘴上有胭脂很正常。”

    “大人,您的意思是,有一个女的守夜人,为了能够查明龙王庙的真相,把自己假扮成了龙王要娶的新娘?”朱秀才问道,因为着急,声音甚至有些结巴。

    秦少游点头:“没错。”

    而周围的守夜人,在听到了朱秀才与秦少游的讨论后,先是静了片刻,随后便爆发出了一片震耳欲聋的惊呼与哗然。

    崔师兄被吓了一跳,不明白这帮牲口是在发什么神经。

    怎么一个个忽然就跟打了鸡血似得,嗷嗷大叫,斗志十足了呢

本文标签:第二天灼热还埋在深处

上一篇:前夫的东西很大:强奷秘书吸乳小说

下一篇:我们在水里入一次(娇嫩雏女小说)全文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