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2021最好看(胯下的美妇娇喘连连)全章节阅读

2021-10-29 11:16:1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胸廓凹进去,断骨戳进五脏中,四肢骨折,双手的指甲更是脱落干净,血迹斑斑,十分凄惨。

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强横的对手,实属生平仅见,他严重怀疑,老张能否打过?够呛!

陈永杰满

胸廓凹进去,断骨戳进五脏中,四肢骨折,双手的指甲更是脱落干净,血迹斑斑,十分凄惨。

    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强横的对手,实属生平仅见,他严重怀疑,老张能否打过?够呛!

    陈永杰满嘴血沫子,双臂扭曲成麻花状,胸部塌陷,两条手臂就连着一点肉皮,几乎彻底断落下来。

    “各位,尘归尘,土归土,都散了吧,缠着我做什么?若是有缘,总有重逢期,今天到此为止吧。”

    张道岭转身就走,但是,三堆火光跟随,将他围住,像是夜晚的篝火,又像是跨越时空的文明光焰。

    最为瘆人的是,火堆中浮现出模糊的脸,木然地看着他,任经篇从虚空中飘落,焚烧着,照亮四野。

    张道岭被堵住了,摆脱不得,更斩杀不了。

    “张上仙有麻烦!”陈永杰传音。

    “别管了,老张有点坑,先顾我们自己。”王煊疗伤,这次太惨了,他数了数,一共断了五十八根骨头。

    五脏被戳出八个大窟窿,痛的他现在还满头冷汗呢,头发都湿漉漉,他为自己正骨,从脏腑向外拔断骨,顿时血液飙出。

    啪嚓!

    稍微一用力,他双臂接续上的骨头就又断成很多段,无力垂落向身体两侧,让他面色惨白。

    陈永杰也差不多,艰难对接上双臂,疼的他好半天都在冒虚汗,接着又将塌陷的胸部骨骼给矫正回来,咔吧声相当的刺耳。

    “别给我机会,哪天落在我手中,我非慢慢拿大黑剑剁碎你不可!”老陈闷了一肚子郁火,这次太惨了。

    “你们两个怎么回事?”张道岭问道,被困在那里出不来,开始有闲心“关心”他们两个了。

    “被绝世仙魔伏杀,路数和你差不多,上来就攥脖子,该不会就是你吧?”王煊开口,狐疑地看着他。

    老张淡定,道:“要是我的话,你们两个还能活着吗?早就被我拍成两滩血泥了。”

    他倒是自信,一副指点江山的样子,浑然不将天下高手放在眼中。

    “我觉得,你打不过他!”王煊开口,然后,详细介绍了那个戴着银色面具的人的情况,并且以精神投影,显照其形体。

    “不认识,肯定不是他真正的样子,但看起来应该较为厉害,或许真是个绝世仙魔的化身。”

    老张点了点头,露出异色,道:“可以啊,你长能耐了,居然能在这种人手底下活下来,也算不简单。”

    然后,三堆火摇动,向着王煊这边移了几尺,让张道岭露出异色,这都能行?他也果断向这边移。

    王煊见状,招呼老陈赶紧跑路,那就是一堆坑,人坑加火坑,实在惹不起!

    陈永杰也是无语了,老张你一个得道前辈,好意思吗?拿后辈来垫背,还是赶紧跑路吧!

    “别跑,我说的是真的,三圣堆,自古长存,一般都和人论道,不会伤人,顶多困你个一年半载,不是,是十天半个月到边了!”老张在后面喊道。

    两个重伤人员,一口气跑到地平线尽头,只能模糊地看到三堆火才停下来,折腾的自身又骨折了,全都呲牙咧嘴,嘴里咳血沫子。

    他们虽然不想搭理老张,但还不敢走太远,怕再次遇上那个戴着银色面具的强者。

    “先养伤,老陈你可以提升下境界了。”王煊建议。

    “我这不是刚突破到七段初期吗,我怕太快了,根基虚浮。”老陈说道,他想了想,可以提升到七段圆满,但不进八段,增加实力,应对危险变数。

    然后,他果断开始服食天髓,小心翼翼地吸水晶中的璀璨液体。

    王煊扭过头去,不想看了,总会浮现出齐成道也舔食过同样的地方情景,着实有些膈应。

    他调动活性因子,开始修复伤体,一时间,他的命土中腾起银色物质,弥漫起紫色霞光,溢向元神还又肉身,修复骨骼,接续筋脉。

    他从虚无之地带回大量接近真实的超级能量物质,现在还足够用。

    当然,红色物质不宜用来疗伤,那是催命的。不过,他还是作死,从银色兽皮卷中引来一缕,想尝试在极限状态下炼体,破而后立,伴随新生。

    结果,他想给自己两个大嘴巴子,古人着实……在蒙人啊,什么置之死地而后生,疼的他满地翻滚。

    “嗯,有效,锻炼我的意志了!”他安慰自己,重新接骨,以活性因子疗伤,眼角眉梢都是银光,头顶蒸腾紫气。

    他有心冲关,但又想到,在八段境界还没有驻足,未曾更进一步去体悟与领会,实在太匆忙了。

    “抓紧时间积淀!”

    近期还是提升上去为好,他如果再遇上那个戴着银色面具的神秘人,估计会有生死间的大劫难。

    “唔,我要练一颗佛丹,一颗道丹,一颗妖丹,一颗人丹……凑够六颗金丹,构筑六丹轮回,不一定非要走人家的五色金丹路线,有自己的超凡框架才行。”

    陈永杰在那里自语,又有新想法了。

    “可以啊小陈,我看好你,赶紧进来,和他们论道,能启迪你的思路。知道这是什么火光吗?神话文明之焰,号称三圣堆!”老张招呼。

    陈永杰……真心动了,他现在想提升境界,但又觉得体悟不够,如果能进那种火光中熬炼一番,沉淀数日,或许真有收获。为了修行,他是真的敢拼。

    “什么三圣堆,我看到的分明是瘆灵,成堆成群成片,老张你不厚道,这是三瘆堆吧?!”王煊开口。

    此时,三堆火光附近,出现影影绰绰的身影,有男有女,有老有少,都围绕着三堆火起舞。

    至于三堆火焰中,更是各自有一张惨白的面孔,都在木然的看着张道岭!

    并且,就在这时,瘆灵中有漂亮的女子穿着打扮很古老,像是无数个时代前的先天神魔,热情无比,去拉老张的手臂,邀他共舞。

    王煊顿时瞪大了眼睛,然后,精神投影给陈永杰,让他一起观看真相。

    “张上仙可以啊,走到哪里都备受欢迎,这都有人邀舞?”陈永杰忍着伤痛,呲牙咧嘴地赞叹。

    老张脸色木然,不搭理那女人,但是,火堆中的惨败面孔则在瞪着他,神色不善。

    “论道就论道,谁怕谁,来吧,我豁出去了,在这里坐关一年半载,和你们耗下去!”老张拍地!

    此刻,他身边的女性先天神魔更多了,身姿曼妙,发出银铃般的笑声,围绕着他跳舞,不时摸向他的脸和脖子。

    “怪不得都想称尊做祖,这待遇也没谁了!”老陈感慨。

    有女性先天神魔去拉老张的手,要把他拽起来,非要共舞不可。

    并且,这时,三堆篝火畔,有少女向王煊他们这边走来,脚不沾地,瞬移,直接出现在眼前,来拉王煊。

    “老张,你做了什么?!”王煊叫道,他怎么也被盯上了。

    “咦?!”老张颇为吃惊,道:“看来你身上真有了不得的经义,快点过来,和他们谈经论道!”

    “不去!”王煊发毛,这女瘆灵居然能看到他,须知,他并未精神出窍。

    女瘆灵亭亭玉立,袅袅娜娜,像是从远古走来,头戴王冠,看起来很有来历,一颦一笑都风情万种,容貌倾城。

    老张用铜镜照了照,盯着镜面,倒吸冷气,道:“我去,找你的是瘆王!”

    “我……”王煊炸毛,这个年轻的不像话,丰姿绝世的女子,是三堆文明古火的瘆王?

    “那和你对视的三张惨白的大脸是谁?”王煊快速问道。

    “三瘆堆文明逝去的先灵的集合体。”老张硬着头皮说道,那白惨惨的脸越贴越近,和他对视着。

    不是一个,而是三个,都在盯着他看,冷幽幽,让他元神都有点不稳了。

    “小子,你身上有东西吸引他们啊,快点过来,我给你好处!”张道岭喊他。

    “有什么好处?”王煊问道。

    “你想要什么?”老张反问。

    “我想打死那个戴着银色面具的神秘人!”

    老张瞪眼,这真没法满足,道:“你什么境界,差距颇大!”

    “但你或许能打过他啊!”王煊说道,委婉地问他,有没有法旨,符纸,禁术等,随便给一摞,他去削那个神秘人。

    “你想什么呢!”老张摇头。

    “那再见!”王煊带着陈永杰就要跑路。

    “过来!”最终,老张答应了,告诉他们两人,可以送出“镜光”、“阳平印”、“龙虎剑”三种符篆,到时候直接打出去,各自相当于他的一击。

    王煊顿时“愉快”地答应了,痛快的跟着瘆王过去,连带着拉上老陈去“悟道”。

    “我这里有一篇了不得的经文,称得上盖世无双,但是练法太难了,需要精神略微和常人不一样,最好有些疾病才能练成。”王煊开口。

    然而,他还没说完,老张就神色不善了,道:“你是不是在监视我,利用现代科技手段,掌控我的一举一动?!”

    王煊不解,道:“什么状况,这是从何说起,我在外太空一直没出去,和外面隔绝了,怎么监控你?”

    然后,老张就扔给他一个诊断书。

    王煊和陈永杰凑到一起,仔细看了又看,都露出异色,老张被诊断为精神病一级患者?

    王煊脸上的表情相当的精彩,最后叹道:“这篇至高经文还真是因你而出世,是专门为你准备的!”

    “你信不信,我比那戴着银色面具的神秘人,手更黑,直接打死你!”老张神色不善地说道,他觉得这小子在骂他。

    “我先给你一段经文,你琢磨下试试看。”王煊很大度,给他截取了一段经义。

    片刻后,老张出神,发呆,恼怒,然后又投入进去了,居然在研究!

    很快,篝火畔,王煊和老陈都被瘆灵硬拉着,一起去起舞,王煊咧嘴,有些发毛,有些不自在。

    事实上,不久后,老张也下场了,被惨白的三张大脸逼着跳篝火舞。

    只是加入进来后王煊才知道,所有人起舞时,都在吟唱经文呢!

    与此同时,这片奇异空间的入口那里,白衣无瑕的方雨竹到了,故地重游

 文学

荒凉的戈壁,最近渐渐有了人气,不止是血神猿等妖修在找古药园,其他大阵营也有人员涉足。

    “我眼花了吗?你们看那边是谁,他们在做什么,三个大男人在……跳舞?”有人驻足,在远处眺望。

    “我没看错吗?那是王煊,他在干什么,满身是血,好惨啊,而且,他喝醉了吗?”

    “重点不是他,是那个身穿现代休闲装的男子,你们仔细看下,我怎么觉得很像传说中的张教祖啊。”

    “我去!”有人给了自己一巴掌,让自己清醒,然后,确定不是精神恍惚,而是真正看到了老张,正在那里跳篝火舞!

    这真是邪门了,传说中的老张啊,惊天动地,泣鬼神,对妖魔有莫大的震慑力,身为后来者,连妖祖都忌惮,怕被他一不小心给收去!

    然而,此刻,老张在干什么?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不顾路人注视,三个大男人在起舞!

    这几名妖修,他们没有精神天眼,根本看不到瘆灵,只能看到老张木着脸,舒展着肢体。别说,本领大、实力强的人,做出的动作就是流畅,而且富有道韵,一点也不尬,有种阳刚的美感。

    “你们几个过来,看着我跳舞,是不是要悟道了,有羽化登仙般的领悟?”不得不说,老张就是淡定,有社交牛犇症,什么时候都在主导地位,喊让那几个人过来。

    而后,他哐哐几下子,用锈迹斑斑的铜镜给他们来了个“扣头杀”,全部清洗掉这段记忆,催眠后放走。

    这是张教祖的黑历史,他肯定不让人看到后出去胡说八道,但凡路过这里,都要挨上他一镜子。

    即便是美貌如花的女修也不例外,有几个懵懵懂懂走出戈壁滩的仙子,摸着莹白额头上的青紫色大包,以及流出的血迹,有点怀疑人生,这是什么状况?

    “老张,你已经对十六名妖修、二十一名人修下过手了,尤其是对其中十二位青春靓丽的仙子,你下手格外重。”王煊说道。

    此时,他正围绕着篝火跳呢,并一边吟诵经文,和那些瘆灵切磋,居然……得到了莫大的好处!

    “女仙重情,都是好人,我怕无法彻底消除她们格外念旧的记忆,所以多给她们来了一下。”老张答道。

    陈永杰无言,被你称赞的这么好,反而要多挨打?

    他们在这里以经文会友,以绝世篇章的深奥来论英雄,口诵的经篇价值越高,得到的好处越多。

    王煊被瘆火照耀,有些断骨咔吧咔吧作响,在重新生长!

    “怎么样,我的这篇至高经文名副其实吧?万物为外感,世间只有一个人,诸仙、万世,所有这一切,大到浩瀚星空,小到指尖尘埃,细到微观世界,都是一个人的思绪在蔓延,这世间舍我之外,再无其他。而我的状态很特别,此时可能只是冻土下的尸体,也可能是时光海中一朵正在绚烂盛开的花朵,你有没有泪流满面的感动?发现了自我真实存在的意义,此后将去何方?”王煊问道。

    老张抄起手中的青铜镜,就想给他脑门子来一下。

    但是,他最终又将镜子放下了,反复研究这篇经文,还挺投入,虽然他也认为原作者有精神病,但是当中的确藏着有非同小可的经义。

    “来吧,交换,给我符篆!”王煊说道,将后半篇经文给老张。

    他还真想看一看,张道岭练到最后时的效果,究竟是成功,还是练到精神分裂,亦或是迷失自我。

    老张想了想,没有抵赖,用镜子在他手心照了一下,留下一道繁复的纹理,那是镜光符篆。

    接着他又在王煊胸口刻下一个平阳印符篆,在其后背刻下一个龙虎剑符篆。

    关键时刻,这就是大杀器,给强大的对手突然来一下,说不定会瞬间改写战局。

    “你好人做到底,也给他一个符篆吧。虽说戴着银色面具的神秘人主要盯着我,但危急关头,老陈说不定能意外绝杀他!”

    “行吧。”老张点了点头,多刻写一个符篆,也算不得什么,在陈永杰的眉心刻下繁复的印记。

    看其形态,很像是一座山,颇有撑开天地的气势,蕴含着惊人的威能,很快它就内敛了,消失个干净。

    女瘆王十分热情,拉着王煊跳舞,让他既紧张,又无奈,怕被吞了元神。关键是她实力极强,难以匹敌,老张暗示他好好配合,不然出事儿的话,大概救不了他。

    显而易见,瘆王是和大幕中的绝世高手一个级数的存在,张道岭不见得能奈何对方。

    王煊将神经病重症患者留下的经文念给女瘆王,让她如痴如醉,越发青春貌美了,拉着王煊进入火堆中起舞。

    王煊真想跑路,那三张白惨惨的大脸,盯着他直流口水,这是要吞了他吗?

    不过,在火堆中,有接近真实的奇异物质,不断蒸腾而上,对他疗伤有莫大的好处,甚至可以让他破关!

    在此期间,他的骨骼咔咔响个不停,不断恢复,骨髓发出绚烂的光,变得越发的有活性。

    陈永杰掌握有各教经文,不断诵经,也被瘆灵拥簇着,在火光畔……尬舞,肉身和精神在快速复原。

    目前来看,这不是什么坏事,两人养伤,积淀三瘆堆的经义,从对方的诵经中收获巨大,受到启迪。

    这是一个神话文明消亡后的余烬火光,蕴含的经文真要深度挖掘下去,惊天动地,属于至高篇。

    跳着,跳着,王煊竟盘坐火堆中,任篝火在身体上划过,他寂静无声,沉浸在漫天飘落的经篇中。

    他很珍惜这次的机会,如果未来超凡注定消亡,再无神话,这或许是为数不多的再次汲取各种经典的机会了。

    他和老陈在新星为何疯狂出入各家秘库寻找典籍?就是想在未来超凡崩塌后的寒冬季节慢慢翻阅,在海量经文中找出路。

    现阶段不理解不要紧,先记下,未来去琢磨,用一生去参悟。

    他盘坐一会儿,就又起身,和瘆灵共舞,看那满天飘落的经文,文字、语言自然是不同的,但精神层面可以共鸣。

    这时,远处一道白衣身影立足,飘飘然,要乘风而去,风华绝代,青丝扬起,美眸光彩点点,她露出异色。

    老张又想一铜镜拍过去了,但看清是谁后,他默默转过身去,觉得这次丢人到家了,被同层次的人看到了。

    如果传到妖祖、齐腾、冥血等人耳中,在绝世高手的圈子内尽人皆知,他的老脸真挂不住。

    “仙子!”王煊热情地打招呼,气的老张一铜镜砸落下来,这要是击中,估计脑袋要大三圈!

    关键时刻,女瘆王挡住了他,铜镜落空,老张盘坐进火堆中了,和一张白惨惨的大脸去论道了。

    方雨竹先是出神,而后轻笑,轻灵的迈步,留下一道美丽背影,带着仙气远去不见了。

    “上仙,这没什么,那篇经文中不是说了吗,世界只有一个我为真,只要你不尴尬,哪怕全世界的绝世高手带着异样的眼光看你,也不怕,何忧之有?”陈永杰劝慰。

    当!

    他脑门子挨了一铜镜,摔倒在三堆瘆火畔,好半天都处在发懵状态中。

    一天一夜,王煊的伤彻底好了,陈永杰也无恙了,经文默记的差不多了,收获甚大!

    然后,他们两个果断跑路,因为瘆灵允许他们离开,并未追他们回去,反倒是老张被拉着继续论道。

    “你们属于哪个文明?既然消逝了,还以瘆的形态残余,到底有什么意义,还是让我离去吧。”老张开口。

    事实上,他没打算得到回应,因为瘆灵和现世人根本没有正常的交流,只是在隔着时空诵经,论道,仿似坐在时光海的两端,各说各的。

    “我是你的祖先啊,这里都是你的列祖列宗。”女瘆王开口,幽幽叹气,居然隔着时空,真实的回应了。

    老张险些翻脸,给谁当祖宗呢?但他又忍住了,最后脸色变得严肃,这个瘆王很强,居然可以这么交流?

    张道岭沉默片刻,道:“这一世,神话又如昙花再现,短暂美丽后,便迅速凋零,依旧找不到应对的办法,你们有给后世人的重要启示吗?”

    “文明迁徙,神话只留余烬,我们在最灿烂时出发,以人世剑开路,披荆斩棘,想要找到神话不熄之地,举族远行。但是,最后却又泣血而归,超凡长存被证伪,的确是短暂的意外,相对星空,每次只能存世瞬间。我们满身疲惫,得到真相,喋血而落,回到故土,已耗尽神话时间,没有出路。宇宙纠错,现实残酷,神话本是随缘生灭,我们过于苛求了,最后将所有的典籍、礼器烧埋,让神话消散,看平凡演绎,趋于常态……”

    老张麻木了,女瘆王与其说是在和他隔空对话,不如说是对自身所处神话世界消散后的总结。

    只是,他们终有不甘,不然何以化作瘆灵,还在与后来者交流经文,这是一个神话文明的逝去的先灵的执念。

    王煊和陈永杰,骨头长好了,脏腑复原了,重新精神充沛,肉身如虎,两人感觉强大的能手撕妖祖……亲子了。

    但冷静后,他们又接受了残酷的现实。

    “唉,也就能手撕祁连道、齐成道,真对上绝世高手,还是不够看!”王煊反省,不禁叹气。

    他被戴着银色面具的人打的差点爆掉,到现在都还在蹙眉,毫无解决之道,实力差距明显,无法改变。

    两人寻找女方士,结果在戈壁中转了一大圈都没有发现仙踪,最后只能无奈绕着三瘆堆行走,未曾远离。

    “老张被困住了,短时间出不来。”

    “戈壁中超凡者越来越多了,这说明很多人都知道古药园的传说,都在寻觅,我们也不能干看着了。”

    三日后,两人吃惊,在大戈壁的边缘地带,接近精神世界的区域,竟来了不少人,从妖修到人修,各大阵营都到了。

    “这是修行圣地!”一位年老的修士说道,连一些老家伙都跑来了。

    未臻逍遥游境界,想要接近精神世界太难了,对很多人来说根本不可能。

    像王煊、陈永杰这样,在人世间早期就曾修出奇景,捕捉到第一层精神世界一隅之地的人,那实属罕见。

    然而,在这个地方,无论你道行是否足够高深,都能接近那片神秘的天地,那是以精神力量呈现的壮丽世界。

    而且,很难定义,这里究竟是第几层的精神天地。

    任何一名超凡者都可以在边缘,缓慢地向里走去,慢慢适应,在这里滋养精神,洗礼元神。

    前方,景物清晰,大湖精气蒸腾,高岳屹立,神瀑如银河自天外坠落,云端更有芝兰药草隐现。

    “真是了不得。”王煊讶异,这是属于精神层面的世界?

    远处,有人在议论,道:“魔四进去了,直闯这片精神世界,急匆匆,似乎印证了一则传说。”

    “什么传说?”有人不解地问道。

    “上古年间,魔四这一脉在魔道中才是正统,现在的魔祖是旁系。可惜,昔日正统一脉的魔皇想要回归现实世界,借道精神领域,想从这里出来,结果失去了音讯……”

    众人闻言,都倒吸冷气。

    “何止是魔四,据悉,魔祖可能先一步进去了,不会想去找魔皇的遗骸吧?”

    人们议论纷纷。

    然而,有人摇头,道:“你们想多了,魔祖可不是为魔道正统一脉而现身,他多半在寻找其他重要机缘,我听闻,冥血老祖也进去了!”

    “不会吧,绝世高手来了两尊?”

    “岂止两尊,有人看到天仙之祖齐腾也曾显踪,其绝世法体一闪而没!”

    “估计是这片精神天地中有古怪,现在,他们这种人物又来了,想最后一探!”

    ……

    很远的地方,王煊和陈永杰神色凝重,绝世人物的化身都来了不只一人?这就有些离谱了!

    这个地方,肉身难入,虽然不算是绝对,但带进去的话必然会成为拖累。

    王煊试了下,很吃惊,而后又喜悦,斩神旗在这片世界中,似乎……威力暴涨!

本文标签:胯下的美妇娇喘连连

上一篇:按摩师用嘴亲我下面过程(情人想更刺激3p)全章节阅读

下一篇:校花撩开裙子求我桶她-全文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