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口述滚床单的故事-舌头快速进出花园

2021-10-29 16:20:3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春妈妈开始打量起了面前这个胖的五官都看不清楚的女孩子。

  一身皮肤当真可称冰肌玉骨,便是这么随意的站在那里,身姿玉立,明明胖成球的身材却偏偏依稀还能看出几分曲线。

春妈妈开始打量起了面前这个胖的五官都看不清楚的女孩子。

  一身皮肤当真可称冰肌玉骨,便是这么随意的站在那里,身姿玉立,明明胖成球的身材却偏偏依稀还能看出几分曲线。

  这身段……若是瘦些就好了。春妈妈忍不住想着,原本只是想看看便收回目光来着,却还是耐不住心里的好奇看向女孩子那张被脸上的肉挤压的五官都看不清楚的脸。

  浅茶色的瞳色,在姑苏县衙大牢这照不进多少光亮的地方显得淡漠而疏离。睫毛长长如蝶翅。被肉挤压的眼眶状如桃花,若是没有脸上多余的肉,当是一双极其标准的桃花眼。

  眉色浓疏正好,甚至不需螺黛描摹便已极好看。

  在眉眼之下的是一只秀丽笔挺的鼻,鼻头小巧微翘,瞧起来莫名的多了几分娇意。春妈妈越看心头便越发的发颤,这胖成球的姜四小姐这张脸也生的太好看了吧!鼻头再往下是一双形状极美的樱唇,浅粉的色泽不需口脂便已是极好看了。

  目光由唇再落到女孩子白皙的耳垂上顿了顿,春妈妈越看心里越是堵的慌,待到打量完了面前的女孩子,心里更是堵得快要炸开一般,以至于同伯府小姐打招呼这种事都被她抛到了脑后,忍不住指着她的鼻子怒道:“你有没有搞错?这样的资质老娘这几十年来也没看到过一个比你好的,就连什么丽夫人、大丽小丽都远不如你,偏被你糟蹋成这个样子,你是不是有病?”

  如此天生丽质的相貌偏叫她胖成个球。再看她身边那个丫鬟手里抓着一块点心,腰间的点心袋子鼓鼓囊囊的装了两袋子。想也知道是仆随主了,多半是吃成这个德性的。

  这一刻,恨铁不成钢以及暴殄天物之感彻底占据了春妈妈的心头,她看着面前的姜韶颜气的跳脚:“姜四小姐,你少吃两口能怎么样?看看你,胖成什么样子了?瞧你胖成这个样子多半除了不好看还有各种各样的胖病呢!听说你叫那什么安国公府的二公子给抛弃了?我说你要是少吃两口,也莫用多瘦,就寻常普通人的胖瘦,莫说杨大小姐了就是那大丽生的杨仙芝也远不如你。别说季二公子了,就是安国公府那位季世子保准也乖乖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

  “季世子本就拜在我家小姐石榴裙下呢!”一旁吃的满嘴酥饼渣子的香梨擦了擦嘴,听到这里忍不住出声道,声音中满是得意,“这个不用你说的。”

  正憋了一肚子气的春妈妈听的顿时一噎,闻言下意识的脱口而出:“你说什么?”

  “我说季世子拜在我家小姐石榴裙下呢!”香梨得意的看了她一眼,说道,“你耳朵是不是不大好?”

  她一贯嗓门不低的,方才说话时离这春妈妈也近,这么大的声音,这么近的距离,难道这春妈妈居然没听见?

  奇怪,先前没听说这春妈妈耳朵不好使啊!难道是近些时日受了刺激了?

  香梨的大嗓门就在耳边突然响了起来,春妈妈一下子捂住了耳朵,皱眉道:“你小声些,女孩子家家嗓门那么大做什么?”

  原来听到了,她还以为没听到呢!香梨撇了撇嘴,不以为然。

  女孩子家家嗓门那么大做什么?嗓门大听得清呢!再者说小姐和小午哥都不嫌弃她,有什么大不了的。

  春妈妈说完香梨,掏了掏耳朵白了她一眼道:“老娘曾去过长安一趟,有幸见过一次季世子,生的那叫一个……”说到这里,春妈妈憋了一会儿,在肚子里找了好一会儿之后,开口道,“好看。想老娘这双眼睛也算是阅遍美人的,不论男女,好看的见过的不知凡几,倒是还不曾见过比他更好看的呢!”

  夸了一番季崇言之后,春妈妈斜了姜韶颜一眼,显然不信香梨所说的话:“这么好看的人会看上你家胖成球的小姐?除非季世子眼光有问题。”

  “谁说的?我家小姐好看着呢!”香梨闻言冷哼了一声,瞥向春妈妈,哼道,“你懂个什么?再说人家季世子也不是那等肤浅之人。”

  听了香梨的话,春妈妈闻言却“切”了一声,嘀咕了一句“也就你这等小丫头会说出这种傻话”。

  不过同香梨斗了一番嘴,倒是叫她记起了正事,看向面前胖成球的姜韶颜,春妈妈轻咳了一声,开口道:“姜四小姐,你寻我这老婆子是有什么事吗?”

  方才的注意力尽数放在姜四小姐的相貌上了,此刻终于撇开了她的相貌,春妈妈看向姜韶颜的眼神里多了几分警惕。

  姜四小姐,东平伯姜兆的独女,正儿八经的伯府小姐,伯爷女儿。

  再怎么被人赶来宝陵,到底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同他们这等人不是一类人。所以,先前春妈妈虽然听过姜韶颜的名字,甚至走在大街上也见过一次,不过那也只是扫了一眼便将目光转向别处去了。

  这样的人多半一辈子不会同她有什么交集的。就算先前钱三一翻“死去活来”的折腾,她也没有太过在意这位姜四小姐,而是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钱三身上了。

  可今日钱三特意找来还特意引荐了姜四小姐,却叫她不得不注意起了这位在她想来一辈子不会同她有什么交集的姜四小姐。

  被她这般打量着,面前的女孩子始终神情平静,神态自若。

  这样的心境,她见过的大族之女不在少数,有面前这位胖成球的姜四小姐这般处变不惊的还当真数不出几个来。

  除了先前眼瘸看上季二公子这个缺点以及好吃胖成球之外,一时半刻还当真找不到别的缺点来,也不知是怎么同钱三搭上关系的。

  一想至此,春妈妈的目光便下意识的落到了一旁的钱三身上,见那放高利的瘌痢头一脸讨好之色的看向姜四小姐,心里突地一个激灵,一股不妙之感涌上心头:“难道……难道这瘌痢头先前一番死去活来不是这瘌痢头瞎闹腾,都是你算计布的局?”

 文学

面前的女孩子闻言神情平静的看着她道:“不知道春妈妈具体指的是哪些事,不妨提出来,我定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哪些……春妈妈抽了抽嘴角,看来她插手的还不止一件,挺多的。

  不过既要说话,弄清楚面前人的底细对她而言至关重要。

  转了转眼珠,春妈妈开口瞥了眼钱三,道:“听钱三说那叫他死去活来的药是你给的,那他前些时候一时死一时活可是你做的?”

  “一时死一时活不是你们同钱三搞出来的吗?”女孩子听罢,笑了两声,不过也点了点头,爽快的承认了下来,“只不过这一番确实也在我的掌控之中。”

  一旁的钱三闻言,连忙跟着说道:“你们前脚将我弄回家里棺材里,后脚姜四小姐就赶到救了我。”

  春妈妈闻言下意识的哆嗦了一下:“那我……我们的所作所为也在你的设计之中?”

  女孩子闻言倒是没有隐瞒,淡淡的“嗯”了一声,笑道:“药是我配的,我自然知晓会发生什么状况。钱三是个管不住自己的,我越是交待他不要来花月楼,他越会来。”

  “有些事,钱三看不懂,当然也或许是看得懂却揣着明白装糊涂。小桃红和小柳绿之间的龃龉春妈妈与我应当都清楚,他偏好小桃红,那位绿姑娘一定会借机争宠,不过不管是哪个,他‘死’在花月楼是早晚的事,春妈妈这般精明的人当然不能让他‘死’在花月楼了。至于把他送到我这里来救治,若是救好了还好说,若是没救好,说出来钱三死在你们花月楼,想来生意会大减。是以似春妈妈你这般精明的人定然会选择就这么让钱三‘死’了,毕竟他本就是一个死人了。”

  看明白这一点,春妈妈接下来会做的事其实也不奇怪了。

  至于钱三活过来会闹事这一点不消姜韶颜说,春妈妈也看的明白,钱三也不是什么善人,郑公子先前的事他懒得说,既然打定主意报复花月楼,那郑家的事必然是会拿来大做文章的。

  所以,从钱三‘死’在花月楼开始,春妈妈的青楼开不下去就已是早晚的事了。而促成这一连串事情形成的,显然就是钱三那药了,而药又是面前这位看着不显山不漏水的姜四小姐配的。

  春妈妈听到这里打了个哆嗦,莫名的想到了一些传闻,忍不住开口问她:“我……我在京城就听说姜家二房、三房同你不对付,借用孝道弄走了你爹好些钱财,那打一开始姜二夫人推‘死’钱三一事……”

  女孩子再次“嗯”了一声,承认的很是爽快,笑了笑,点头道:“也是我做的,我缺了些钱财,姜二夫人一家先前问我爹‘借’了好些钱,却要不回来,我自是要替爹拿回来的。”

  所以,打从一开始她给钱三药开始,不管是姜二夫人还是她就已经被面前这女孩子盯上了?

  看着面前女孩子笑的温柔和善的样子,春妈妈缩了缩脖子,脚尖忍不住往一旁挪了挪。

  想她也做了大半辈子的恶人了,却还是头一回面对一个人不想着算计,只想退的。这种感觉,就是面对把她算计的如此惨的大丽也不曾有过。

  咦?不对,大丽?

  若是从一开始她花月楼落败就在她的算计中的话,那她跑去敲诈大丽会不会也是她的算计?看了眼一旁一脸讨好言听计从的钱三,春妈妈吞了口唾沫:若不是钱三无缘无故跑来同她说外头谣传大丽是杨二夫人的事,她似乎也没有想到敲诈大丽的意思。

  可敲诈大丽不是她自己的想法吗?姜四小姐难道还能是她肚子里的蛔虫不成?又或者神机妙算能未卜先知?

  有这本事干嘛不去支个摊做大仙?

  虽然觉得有些不敢置信,春妈妈还是忍不住开口问姜韶颜:“姜四小姐,我同那大丽的事……”

  女孩子闻言却是“哦”了一声,道了声“你等等”,而后从怀里摸出了一样东西,打开包裹的帕子,看到帕子里的东西时,春妈妈脸色倏地一白,看着她,忍不住失声道:“真是你!”顿了顿,她忍不住再次看向女孩子,“可是这怎么可能?”

  在看到她拿出那只镯子的时候,春妈妈已然可以肯定所有的一切都同女孩子有关了,可是她怎么做到的?要知道整件事里头几乎没有她的身影,却能把她的动作判断的丝毫不差,这……这简直……

  “我认识这只镯子,”女孩子垂眸看向手里的镯子,语气怅然,“是当年江公送给江夫人的定情之物。原本是一对的,然而在江公夫妇早亡,江家接手照顾江小姐之后,也顺带了接手了江公夫妇留下的物件。这一对镯子价值连城,一只留在了江家,在江小姐死前摔碎毁了,另一只则用来换了大小丽的自由身,按理说应当在那个老鸨手中。能被那老鸨用来换大小丽的,可说那老鸨对这支镯子是极其珍视的,却出现在了你的手中,所以我便查了查春妈妈同那位花老鸨的关系。”

  青楼老鸨间有几个有真正姐妹情的?春妈妈手里这镯子来的显然有些不太对劲。

  “花嬷嬷再厉害可到底没有算到杨家的权势,乾元街上那个老宅子里的东西是不是已经不见了?”姜韶颜问春妈妈。

  春妈妈被关进来自然是因为拿捏大丽的东西没了,这一点在大丽动手前春妈妈已然发现了,甚至还亲自去看了眼,在看到被翻得一片狼藉的宅子时当即就已经明白过来了。

  可这件事她知道不奇怪,毕竟花嬷嬷就是嘱托的她,大丽知道也不奇怪,借用杨家权势,翻一番当年的旧人总能查到的。

  可姜四小姐知道……这就奇怪了。

  “你第一次遭贼是我做的。”姜韶颜顿了顿,朝春妈妈笑了。

  春妈妈听罢面如土色的看着她:“你……”

  难怪大丽前后派人来了两次,原来……所以这么说来,她和大丽这般一番闹腾都在姜四小姐的掌控之中了?

  咦?不对!若是打从一开始就在她的掌控之中的话,第一次遭贼之后,她是派了人去了乾元街的宅子的,那岂不是……

  一想至此,春妈妈眼睛一亮,连忙看向姜韶颜,激动了起来:“那东西是不是还在?”

本文标签:口述滚床单的故事

上一篇:厨房里抱着岳丰满大屁股-全文

下一篇:被两个男人抬起腿做/纯肉高H丫鬟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