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横冲直撞沉腰进入:灼热顶弄哭泣高潮求饶

2021-10-29 16:30:1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带着余飞迅速离开了郝建树的家中。

  走出门离开了几十米远之后,刘传志就破口大骂了起来。

  “这郝建树可真不是个东西!明明是他应该为村民办的事情,却卡着村民脖

带着余飞迅速离开了郝建树的家中。

  走出门离开了几十米远之后,刘传志就破口大骂了起来。

  “这郝建树可真不是个东西!明明是他应该为村民办的事情,却卡着村民脖子,一开口就要这么多钱,简直就仿佛吸血鬼一般,农村人赚点钱也不容易,他这一开口就想把一家人一两年的积蓄白白拿走,这种人死了之后肯定要下十八层地狱!”

  刘传志在郝建树面前他却不敢讲出来,因为他担心翻了脸之后,真的如同郝建树说的,给多少钱这货都卡着,他们不办事,到时候他们就欲哭无泪了。

  所以刘传志现在骂一骂,也就是发泄一下心中的怨气,但是这钱很明显他已经准备出了。

  “哥,我觉得这钱不能给这样的人,咱们已经送了价值接近千元的礼品了,按理说完全足够了,他这人太贪心了,不能让他这种人得逞。”

  余飞这才开口对哥哥,之前他对哥哥保持了足够的尊敬,所以哥哥和郝建树谈话的时候,他一个字都没有说。

  可是余飞很清楚村支书是个什么角色,他们其实就是在村里比较有威望的,用来保持聪明和政府直接联系的人,村民正常的宅基地需求申请按理说属于郝建树的工作范围,他帮大家争取就够了,这也是他领取工资应该做的事情,可是这货竟然以此作为要挟想要发财,余飞觉得这样的这样的人必须要受到惩罚才可以。

  “咱们就是普通的农民,人家大小也是个官,根本拿人家不能怎么样,要是闹翻了,咱们以后在村里就难以待下去了,人家整天找咱们麻烦,给咱们小鞋穿,你说咱以后怎么办?”

  刘传志十分无奈的说道,在村里他已经受惯了压迫。

  “回去再想想办法,这事肯定不是没办法解决。”

  余飞的钱给自己的亲人花多少都为无所谓,一二十万花出去,他眼睛眨都不眨一下,但是给郝建树这样的人,余飞觉得多给一毛钱都感觉心里亏得慌。

  “那咱们回去再讨论一下,正好常老板和段支书都在,也许能给咱们出出主意。”

  听到余飞这么坚持,刘传志也没有在继续坚持自己的观点余飞,毕竟现在也是成年人了,而且有了比自己还要厉害的人脉圈子,要是这钱能省下来刘传志当然很开心。

  回到家中的时候,段永谋和常佳乐还在等待,看到余飞和刘传志回来的时候,表情上明显不太开心,两人就知道这事儿办的并不顺利。

  坐下之后,余飞便将刚刚过去所经历的一切给两人讲了出来,想着两人给自己出出主意。

  “大家都是一个镇上的人,其实还经常见面,我以前竟然不知道郝建树是这样一个人。给村民办事,这是作为村支书应该做的事情,我们领取的财政工资目的就是为了让我们给村民办事,其实这对于村支书来说就是帮忙向上递一个申请签字盖章而已,根本没有什么难度。”

  段永谋十分生气的说道,他是一个十分清廉的人,从来就不收村民一分钱。

  可是听到郝建树这形式风格,段永

  谋就感觉生气的受不了。

  “今天这事儿咱们要是举报上去,这个郝建树,吃不了也得兜着走。咱们要不将他举报掉得了。”

  常佳乐开口说道,他也感觉这事真的太气人了,郝建树要是要的少一点,只要一两千块钱,其实他们也省得麻烦,给了也就给了,可是这货一开口就上万了,你简直太贪心了。

  “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首先就是取证困难,我们又没有留下什么证据,人家收钱的时候收的肯定也是现金,会藏在妥善的位置,也不会给你打收条之类的,你凭什么去举报人家?”

  “而且我听说郝建树能当你们村的村支书,其实是因为在县城还有点关系,所以这举报不一定对人家起效果,说不定你前脚举报,后脚人家就知道是你,所谓立马就可以安排报复的手段了。”

  段永谋摇摇头,他和郝建树算是同级,而且大家经常见面,也了解一些别人不知道的消息。

  “要是我可以将整个交易的过程给神不知鬼不觉的拍摄下来呢?”

  余飞想了想之后,对段永谋问道,因为余飞他们之前就使用同样的手段,将一伙毒枭给一网打尽了,那些设备谷辉那边现在还有,只需要拿过来使用就好了,那些毒枭都发现不了,郝建树肯定也发泄不了。

  “那样还行,不过最终这件事能够办到什么程度就不好说了。”

  段永谋点点头,不过他想到郝建树背后有人,总觉得余飞这个办法也不一定会绝对起效果。

  “反正这钱不可能白白给他让这样的人,拿着我们的钱去消费,我总感觉就仿佛肉包子打了狗,这还不是一条好狗,吃完了你的肉包子可能还会继续咬你。”

  反正余飞一心不想让郝建树拿到他们的钱。

  不过宅基地也不急于这一天两天,常佳乐那边要腾出时间还需要一段时间,所以余飞他们今天算是去打了个前战,既然这事儿心中有数了,那接下来去办就好了。

  将家中这些想办的事全部办完,余飞和丁桃桃才乘坐常佳乐的汽车离开,哥哥和嫂嫂,还有小云儿,将他们送到门口,一直目送着车辆彻底消失,才转身走了回去。

  刘传志在余飞走后内心很忐忑,总是担心余飞将这事万一办不好,最后他们被郝建树报复,那以后在这个村里就难以好好生活了。

  不过余飞却已经在内心里面有了一整套完整的计划,在上次他们针对李博瑞和铁钉的时候,已经将这一套技术练得十分纯熟了。

  回到合作社,常佳乐和段永谋迅速告辞离开,毕竟已经耽误了整整两天的时间,他们肯定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去做。

  余飞和丁桃桃两个人站在合作社里面,顿时还有些不习惯,因为那所旧房子接下来肯定是不住了,大家已经吃完了开火饭,里面需要的家具家电等,一切全部都准备好了,现在完全可以入住新房子了。

  不过两个人早已经习惯了晚上同住在一间房之中,聊聊天看看剧,瞌睡了打一声招呼一起入睡。

  现在虽然这里没有外人,可是两个人想到他们有了各自的房间,晚上就要分开了,总感觉哪里怪怪的。

  两个人都不想回各自的房间,但是新房子既然建起来了,他们还不得不住,只好互相打了个招呼,装作毫不在意的模样,各

  自回了各自的房间。

  第二天,余飞一早进城去给谷辉送完菜之后,便从谷辉那里拿到了一套之前使用过,现在已经闲置下来的拍摄设备,顺便余飞也带了一万五千块的现金。

  然后余飞便带着这些钱,直接回到了村里寻找哥哥刘传志,他这个人做事效率很高,只要有空,只要还有事儿他就会立马去做,绝对不会拖延。

  回到家中的时候,哥哥和嫂嫂再也没有进山去寻找山货,之前遇到熊瞎子的事情,已经给他们内心留下了巨大的阴影,他们还需要一段时间恢复。

  余飞到家之后,悄悄的给哥哥刘传志展现了自己带回来的拍摄设备,而且告诉了哥哥他们今天前去给郝建树送钱之时所要进行的流程,如何进行最好的拍摄,留下最充分的证据。

  哥哥刘传志有些忐忑,毕竟他还从来没有干过这样的事情,这样的事情,他也只是在电视上看过。

  但是余飞早已经感觉轻车熟路,而且还心理素质更好一些。

  等刘传志做好了准备,他们兄弟两个便出发,再次来到了郝建树的家中。或许是郝建树的老婆知道余飞他们兄弟两个今天会来送钱,所以打开门的时候态度比昨天稍微好了一些。

  走进郝建树家中,郝建树正在客厅里面看着新闻,这货虽然官儿不大,但是派头很足,仿佛他这村支书的身份都需要关注国家大事才能够做好。

  郝建树看到他们兄弟俩进来了,知道两人是送钱来了,开心的急忙站起来招呼,态度比昨天简直好了不少,果然有钱能使鬼推磨好接受,这样的人更爱钱,所以钱决定了郝建树对你的态度。

  余飞身上带着拍摄设备,所以今天和哥哥走进来的时候是并排站在地上,这样只要余飞面对的方向就可以拍摄的清清楚楚。

  “郝支书,昨天咱们说好了,帮我们家办理宅基地需要一万五千块钱,我今天准备好了给您送过来了,您收了这钱可一定要帮我们把这事儿办好。”

  刘传志按照余飞所要求的,故意将事情再次复述了一遍,这样就可以被一起拍摄进去,只要郝建树不否认这件事,那他这罪名就给还扣定了。

  “绝对没有问题,所谓有钱能使鬼推磨,我一定给你们快速将宅基地办理下来,让你们可以建设新房子。”

  有些事情大家都心知肚明,所以郝建树也没有咬文嚼字,让刘传志将话语中不妥之处改掉,而是打算直接收钱了。

  “那就麻烦郝支书了,我们房子近期就想要动工,您可一定要给我们快点将宅基地这件事办好。”

  刘传志点点头,说完话从怀里将钱拿了出来,甚至为了拍摄取证,按理说一般人送钱都会用信封或其他东西抓起来,他却拿着现金在手里,直接放在了郝建树的面前。

  余飞身上的拍摄设备清楚地拍到了,那些钱被郝建树伸手拿起来点了一遍,最后放进了他家的桌兜里。

  “放心吧,就这几天,我一定给你们家这事儿办下来,我在上面认识不少的人,就没有我办不成的事儿,只要钱到位,你们以后要是遇到了其他什么难事,也照样可以来找我。”

  郝建树拿到了钱,还忍不住将自己吹嘘了一番,就是他在话语之中透露出来的信息,可能要让其他的一些人受到牵连了。

 文学

郝建树根本想不到,余飞竟然还会这么高级的手段,所以对此没有任何的防备,甚至因为余飞他们送来的钱还放松了,当着俩人的面又是收钱,又是放出狂言。

  这些年郝建树之所以能够在村里作威作福,就是因为他发现这村子封闭落后,自己无论多么过分,这些村民连收集证据都不会,根本无法奈何自己,所以也逐渐让他膨胀了起来。

  哪怕是余飞,看起来比其他聪明好像要更厉害一些,但郝建树也没放在眼里,在他看来,余飞现在所拥有的成就顶多就是打工打的好一点,也不见得一个傻子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能够变得多么牛逼。

  当余飞和刘传志两个人走出郝建树家里的时候,刘传志急忙看看向了余飞。

  “怎么样?都拍下来了吗?”

  刘传志有些激动的对余飞问道,在他看来,要是余飞这计划真的能够成功的话,家里这一万五千块钱至少就省下来了,要是操作的好一点,就可以为村民除掉这个祸害,以后村子要是能够换上一个好一点的村支书,说不定大家都能发家致富。

  “绝对没有问题!完完整整一点都不差,我这设备你就放心吧。”

  余飞拍着胸脯保证道,这设备可是经过刘嫣然验证过的,可靠实用,最大的问题就是怕被人发现,可是那些毒枭都发现不了,郝建树更是没有发现,那现在就是他们拿捏郝建树的时候了。

  “那咱们现在是立马报警?还是怎么样?”

  对于刘传志来说,做这样的事情简直太刺激了,毕竟郝建树就是他能够接触到的最大的官了。

  所以刘传志有些迫不及待的向余飞问道,内心其实没有多少主意,现在就全听余飞的安排了。

  “有两个思路,我现在还没想到使用哪一个。”

  余飞开始琢磨这份致命的证据要怎么使用的问题,按照常理来说,直接拿着这些证据去举报郝建树就可以了,但是余飞不认为这是最好的方法。

  余飞做一件事,可以从很多个角度出发,要是从利益的角度出发,直接举报了郝建树,他们顶多是拿到自己那一万五千块钱,但要是用这证据去威胁郝建树,就可以逼着郝建树拿出来大笔的封口费。

  这样他们自己的利益就得到了最大化,可是郝建树暂时就会逍遥法外,不用受到法律的制裁,说不定以后又会想到方法针对他们,还能继续祸害村民。

  “什么思路?”

  刘传志非常的好奇,这事儿除了报警还能干什么?

  “第一个思路和你想的差不多,那就是报警,将郝建树给送进局子里面,我们拿回属于我的钱。第二个思路的话,那就是用这份证据去威胁郝建树,不光可以拿回我们的钱,还可以逼着他将他收受的那些贿赂分一部分给我们,甚至我们可以逼着他放弃村支书这个位置,主动辞职。”

  余飞将两个不同的思路都给哥哥刘传志讲了出来,一个大公无私,一个从自己的利益角度出发。

  虽然余飞接受的丁桃桃给他的教育全都是非常正派的教育,可是随着他社会经验的增多,也有了自己的思想。

  “我们要是不报警,拿着这证据威胁郝建树给我们钱,这是不是违法的行为啊?”

  刘传志想了想之后

  ,对余飞问道,虽然他不懂法律,但是从自己的主观判断来说,这好像也不是正确的行为。

  “对,属于违法行为,不过郝建树为了自保应该不至于报警,所以这就是民不举官不究,郝建树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我们也不必担心有什么危险。”

  余飞点点头,但是给哥哥刘传志又解释了,他们并不会因此而陷入危险的原因。

  “传文,我觉得咱们做人还是要踏踏实实的赚钱,这样无论什么时候我们都是一个正派的人,没有人可以拿出什么证据来威胁我们,虽然你说这很安全,但万一出事了,我们就可能要受到法律的制裁。”

  刘传志想了想之后十分认真的对余飞说道,在其他的事情上,他可能会非常认可余飞的意见,在这件事上,他却想要坚持自己的想法,虽说饿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可是他总是觉得做人还是要踏实一些,不属于自己的钱他一分钱都不想要,拿到手里也睡不了安稳觉。

  “好!那就听你的,其实我也就是说一说而已。”

  余飞听完哥哥刘传志的话,别笑着点点头,说起来余飞对钱并没有多大的渴望,毕竟他其实现在并不是非常缺钱,他想要达成的目标随着时间的推进一步一步都可以完成,郝建树的身上也刮不下来多少油,刮下来之后对于他来说其实也可有可无,他只是在思考一件事情的多种操作性而已,毕竟做不做和想不想那不一样,想不想代表了你这个人的思维够不够发散。

  “嗯,哥哥可能这辈子也没有干出什么大事来,但是哥哥一直认为好人终究是有好报的,现在我这个想法已经应验,上天让我们兄弟两个相遇,你现在也算事业有成,而且有良心有善心,我们一家人的生活已经被你改善,这便是我坚持了一辈子信念的结果。”

  刘传志听到余飞同意了自己的话,并没有多说,开心的点点头,然后将自己做人做事的理念给余飞讲了出来。

  “哥,一个人贫穷或者富有,不只是用金钱来衡量,从这个人的精神世界的财富也可以衡量这个人,哥哥你虽然日子过得普普通通,但是你内心世界非常的富裕,这份财富其实也给予我巨大的感染。”

  余飞从来都不觉得哥哥没本事,在他看来,一个男人从生下来开始,家庭、社会、周围的环境都会对其产生巨大的影响,并不是说你想要成功就能成功,所以在现有的条件之下,将家庭可以维持的十分和睦,让一家人的内心幸福感提升起来,那就是一个成功的男人。

  听到余飞对自己如此肯定,刘传志非常感动,因为能够遇到一个理解自己的人,真的太难了,这个世界上大多数的人只会用你赚了多少钱来衡量你。

  既然做出来了决定,那么剩下的操作就简单了,只需要去反贪局举报就可以了。

  陪同哥哥回到家里,余飞让哥哥安心等待,自己则迅速离开。

  回到合作社的时候,丁桃桃正在厨房琢磨给他们做点什么新菜,熊文亮等工人都在忙活,蔬菜大棚里面的种子,今天需要全都播种下去,而且为了产量,又进行地膜覆盖。

  经过之前余飞他们想的办法,熊文亮这几天工作的很安稳,熊文星再也没有找到找事的机会。

  不过抛开熊文亮有一个偏心的老爹和一个蛮横的弟弟这件事之

  外,熊文亮平时做事还是很靠谱的,不光是干活踏实,而且有责任心,甚至在其他的村民跟前,颇有威望。

  虽然现在加上熊文亮只有五个工人,所以余飞并没有增设领导岗位的意思,毕竟有啥事他自己就可以轻松解决,更别提这些村名事儿也少。

  但是余飞发现,这五个人里面,熊文亮的威望最高,余飞将主要的活派下去之后,这些人就会进行二次分配,但是二次分配的时候,他们竟然以熊文亮为首,熊文亮的意见他们都很乐意听取,这样的二次分配之后,余飞发现这些人工作起来越发有条理了,所以效率更高了,往往可以更早完成工作。

  对此余飞很满意,但是余飞并没有直接给熊文亮给一个职位,虽然他之前和丁桃桃都讨论过,想要培养熊文亮这个人。

  因为现在真的不适合,最好是让熊文亮再锻炼一段时间,要是在自己不给职位的时候,他都可以统领这些人,将工作做的比自己安排的还要好的话,那说明他更值得培养了。

  余飞现在承包的土地这么多,后续扩大规模将成为必然,然后再次招工也是必然,等第二次招工的时候,人数增多了,就可以考虑这件事了。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余飞打开电脑,将拍摄设备上面的内容下载了下来,因为拍摄设备为了隐蔽性的问题,所以制造的很小,实用的也不是传统的数据传输方式。

  自己这次拍摄,比刘嫣然之前容易的多了,下载下来之后,还需要将无用的内容给剪掉,剩下自己从进入郝建树家门到离开这一段就好了。

  余飞正在剪辑的时候,丁桃桃敲门了。

  “进来,丁秘书!”

  余飞的办公室门并没有关,因为余飞觉得毫无必要,看到端着盘子的丁桃桃,余飞开玩笑的说道。

  “坏蛋,跟谁学坏了!”

  丁桃桃听到余飞给自己的新称呼,就知道余飞这是故意调侃,带着几分揶揄,秘书这个称呼可不是那么单纯了现在,尤其是双方是异性的时候。

  “看到你端着盘子的模样,有感而发!这是做了什么好吃的?”

  余飞笑着站起来说道,说完就看向了盘子里面。

  “鲜榨果汁,柠檬橙汁!还有我今天刚刚学会的椰蓉蛋糕!快尝尝!”

  丁桃桃有些小期待的将盘子放在了桌上,看的出来她捣鼓了半天,有了成果第一时间给余飞送了过来,这是打算让余飞试毒。

  余飞看了一眼,柠檬橙汁看起来很不错,黄橙橙的很养眼,刚端进来余飞就闻到了清香味,那个蛋糕看起来也不错,似乎很酥软的样子。

  看完了卖相,余飞首先伸手拿起来了一块椰蓉蛋糕,在丁桃桃期待的眼神中,放进了嘴里。

  入口柔软,刚碰触到舌头的时候,甜丝丝的味道让人十分满意,一口咬了下去……余飞强忍着了吐出来的冲动,用自己强大的意志力,将中间还生着的蛋糕咽了下去。

  感觉胃部一阵抽搐,余飞急忙端起果汁,打算喝一口压一压。

  闻起来清香味十分浓郁的柠檬橙汁,一口喝进去嘴里,余飞的眼睛顿时就等大了。

  他再次强忍吐出来的冲动,将柠檬橙汁咽了下去,将被子急忙放下。

本文标签:横冲直撞沉腰进入

上一篇:被两个男人抬起腿做/纯肉高H丫鬟

下一篇:一只手伸到她的秘密花园(2021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