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按摩师他添的我下面高潮-全文

2021-10-29 17:11:0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谁承想她竟然给自己带了绿帽子,还是在自己家里。

  所以他疯了,歇斯底里的暴怒下,爆发力可想而知,再加上他本来就力大无穷,当时就把他给撕成两半,他媳妇直接吓的苦胆都吐出来了

谁承想她竟然给自己带了绿帽子,还是在自己家里。

  所以他疯了,歇斯底里的暴怒下,爆发力可想而知,再加上他本来就力大无穷,当时就把他给撕成两半,他媳妇直接吓的苦胆都吐出来了,不知醒来后还能不能正常。

  他随即清醒后,知道自己冲动犯了大错,于是立刻再次逃离,直到来到这个谷阳城。

  林飞和他关系真的不错,两个人还拜过把子,虽然经常糊弄老k给他做事情,但知道老k是个值得交的兄弟,这次回来除了看看贺勇,还要看看他,不行就把老k弄到谷阳城东男部,给他找个正经的工作干,不要整天瞎胡混。

  老k对林飞也相当不错,遇到事情打架时,他和贺勇总是会挡在林飞前面,他们知道林飞虽然胖的像猪,可战斗力和弱鸡一样不堪,就会惹事在后面大呼小叫的行,一玩真的就跑的比兔子都快。

  老k脸上的刀疤就是拜林飞所赐,林飞被人追砍,老k挡住来人,虽然击退他们,但脸上却被划了一刀,从此老k变得更为吓人了。不过他并不在意,说越吓人越没人敢惹他。

  由此说明老k对林飞真的很好,这次见了暴瘦成帅哥哥的林飞,虽然有点小激动,但也很是怀疑自己的眼睛。

  这是施了什么魔法啊?!怎的瘦成这个样了?以前被那个洗头房的昼夜蹂躏了五六天也没瘦这么多啊?当时老k对林飞的能力可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林飞在文殊山不吃不喝的打坐了半个月,又排除了身体很多的杂质油垢,现在变得更加苗条了,体重在原来一百八九的基础上再次骤减近十斤,现在已经一百七十斤左右,已经基本告别肥胖了。

  脸上的五官线条更加明显,妥妥的一个超级帅哥重生!

  “老k!咱俩可是一起在晚上偷袭过六娘的大mm的,一起劝过小凤弃良从娼,一起把朱老六的小舅子扔进莫河喂过王八,一起双p过……”

  “别说了!”名叫老k的秃头一脸黑线,这个林胖子还是什么都敢说啊,一些事情不能传出去啊,要是某人听见了,还不立刻来找他们算账啊。

  他已经基本确认是林飞了。

  “你踏马变化也太大了,这个模样还用偷袭六娘的咪咪吗?她见了你还不把你的头摁进她的奶子里啊!”

  林飞呵呵一笑,“你还是一点都没变啊。”

  “还能咋变啊!”老k憨厚一笑,转头看着后面几个人道:“你们都认出了吗?这是林胖子!”

  几个人俱都露出注意之色,这几个人很面

  (本章未完,请翻页)

  生,大概是新来达亨街的,不过好像听过林飞的名字。

  其实林飞在这条街上混的很差,要不是仗着贺勇和这个老k,他早就被人打死一百次了。

  他们听过林飞的大名却是因为林飞逃走的那个事情。

  “他的车谁也不能惦记了,听见了没有!”

  几个人点点头。

  老k在这条街上是有点名气的,他和自己都跟着贺勇混,不过他是贺勇非常信任的兄弟,每次战斗贺勇都会带着他,基本上都是勇往直前所向披靡,

  “看来你混的不错嘛,都开上豪车了。”

  “二手的,便宜。”林飞笑道:“勇哥呢?”

  “勇……”老k脸突然变得很悲绝,欲言又止。

  “上车!”林飞觉察出了老k的异样,心中一紧,贺勇不会出事了吧。

  林飞把车开到一个僻静的地方,“说,勇哥怎么了?”

  “他死了……”

  “什么?!”林飞一听噩耗,想起贺勇对他的种种仗义,激动的抓着老k的手臂,悲声道:“什么时候的事情?!”

  老k没伤心死也要被林飞的铁爪抓死了,什么时候手劲这么大了?

  “三天了。”老k挣脱了林飞的铁手,低沉的说道:“他被人吊在了催命桥下,手脚全被人砍断,全身是血,我赶到时,他已经浑身冰冷毫无生气。”

  “是谁干的!”林飞厉声道。

  “我不知道!我若是知道,一定给勇哥报仇!”

  贺勇兄弟们不少,但仇人也很多,他拉的仇恨大部分和兄弟们有关,前身曾经惹了不少事情都是贺勇去摆平的。

  “现在这条街上谁说了算?”贺勇死了,自然就会有新的街头霸王邓城。

  “这条街不服勇哥的就两位,朱老六和马猛,不过也可能是因为勇哥才刚死,他们好像还没有开始行动。”

  林飞点点头,心中想着贺勇的死八成和这两人有关系。

  “你以后也要注意,你可是勇哥最好的兄弟,他们很可能会对你不利。”

  “放心吧,以前勇哥在的时候他们就没少拉拢我,现在勇哥不在了,他们肯定更会找我为他们做事。”

  “你怎么想的?跟谁?”

  “我谁都不跟,我自己混!”

  说实话老k很能打,但没有野心,当大哥的都愿意用这样的兄弟。

  “小菊呢?”

  “我也不知道,发现勇哥尸体的时候,我赶紧去勇哥的家里,家里没人,所有家具都被砸的稀烂,应该是凶手干的,不过我并没有看到小菊,最好是跑了,就怕被凶手抓了起来。”

  林飞目光沉郁,“一定要找到她。”

  老k点点头,“可是怎么找?”

  “你不用管了,交给我。”

  “你?”老k仔细的打量着林飞。

  “怎么了老k?”

  “我感觉你不但长相变了,力气也大了,尤其是性格也变了,以前这种事情

  (本章未完,请翻页)

  你会跑的远远的。”

  “那是别的事情,勇哥是我的大哥,和别人能一样吗?”林飞拍了拍他的肩膀,“好了,你下车吧,我要去我以前租住的地方看看。”

  “兄第,走了你为何还回来,对于你来说,这里不是你的天堂,你知道吗?那个黄霸天在你走后满世界的找你,那时你刚走的时候,把谷阳城都翻遍了,后来实在没找到你,才暂时作罢。”

  对于此事,林飞其实是很懵逼的,这好像是前身堕落以后的唯一一次见义勇为,不过玩的大了,也是喝多了,没闸住,把那个黄霸天的儿子揍了一顿。

  具体揍成什么样他忘了。

  “那个黄霸天的儿子怎样了?”

  “靠!你不知道啊!”老k无语。

  “那天喝多了。”

  老k点头道:“我就是说嘛,你清醒的时候能干出这种惊天地泣鬼神的事?你把他的老二都踩烂了,也幸亏那天他是单独出行的,要是带着几个人估计你就跑不了,听说是后来看的监控录像才知道是你小子干的。不过他们找了你半年确定你不在谷阳城后才作罢,听说还派人出去找了,既然你回来,说明他们没有找到你,否则你还能活着回来?”

  林飞突然想到在山水镇那天晚上,去筒子楼瞧自己门的那些人,还真说不准是找自己的。

  “胖子,我听说黄霸天带着他儿子去治那被你踹烂的玩意了,现在正好不在谷阳城,你还是赶紧走吧,就怕有人知道你回来,给他通风报信,他爷俩听了一定会杀回来的!”

  林飞微微一笑,“既然回来,当然我做好了一切准备。”

  老k郑重的看着他,“兄弟,勇哥不在了,我会保护你,有事和以前一样,我们一起抗!”他拍了拍林飞的肩旁,“我还是那个手机号,随时联系。”说完,下车走了。

  林飞还真有他的手机号,穿越到这个世界后,翻看前身的手机,只有为数不多的号码,其中就有贺勇和老k。

  林飞开车又往西去,大约快到这条街道的尽头,在一个小院门口停了下来。

  下车走了进去,就听见院子里传来大呼小叫的声音。

  “我草你妈!说了今天就滚蛋!怎么还在家里!”

  “这是我的家,我们为何要走!”传来一个老头沧桑的声音。

  “为何?因为六爷看上了你这个房子!”那人恶狠狠的说道:“你们两个老不死的应该知道贺勇已经嗝屁了吧,现在六爷是这个街上的老大,你们都得听他的,让你们滚就赶紧滚!”

  “这还有没有王法了?”

  “哈哈……哈哈……王法?你俩真是老糊涂了,在咱们谷阳城如果有王法,那贺勇就能复活了!这里永远是强者生存,弱者吃屎的地方!现在就是这样,你们就是弱者,就得给我滚出去!否则,让你们见不到今晚的月亮!”

  “他爹,咱们走吧……”是一个老妇人悲切的声音。

  “可这是我们的房子啊!”老头不甘心的说道。

 文学

“房子重要还是命重要?!”

  “都重要!”浑厚的声音从院外传来,众人朝着院门看去,只见林飞大踏步走了进来。

  所有人都露出疑惑神色。

  一个在一旁观望的长得十分妖艳的女房客咦声道:“这人有点眼熟啊,好像在哪见过?”

  “杨叔杨婶,你们不能把房子给他们!”林飞高声道。

  院落里站着四五个流里流气的男子,为首一人留着个明山寸头,带着个粗金项链,一脸横肉,恶狠狠的瞪着林飞,“草!哪里蹦出来二货!”

  “嘴巴真臭!午饭吃的大便吗?!”林飞一撇嘴,大手突然扬起,“啪!”一声重重的脆响,那人直接横飞出去,在空中划出一道美丽的抛物线,然后“哐几!”摔在小院里的一片菜地上。

  “我草!你这个傻逼竟然压坏了杨叔杨婶辛辛苦苦种的菜!”

  林飞倏然来到菜地旁,大脚一抬,直接把他的头踏进院子里菜地里的泥土中,“不过正好你的嘴里有大便,给菜地施施肥!”

  “呜呜……救……”明山寸头夺命挣扎着,他已经快要窒息了。

  “救你麻痹的头!”林飞怒骂着一把将他从土里薅出来,对着他的尿脸又是一巴掌,然后拽起他的头发,对着院中那颗粗壮的梧桐树,就是猛然一磕,“砰!”那人的头部猛烈的撞到梧桐树上,梧桐树都撞晃悠了,他的头像破壳的鸡蛋,鲜血飞溅而出,两眼一翻,瘫倒在地上,晕死过去。

  一家人都懵逼了,这是个什么鬼?!

  那几人吓得一哆嗦就往外跑,林飞厉声喝道:“谁敢跑!”

  几人登时立住,哆嗦的说道:“大……大哥,饶命!”

  林飞眼中爆射出摄人的寒光,“告诉朱老六!他林飞爷爷回来了!”他指了指地上晕死的人,“带着他给我滚!”

  他们抬起那人灰溜溜跑后,院子里恢复了片刻的宁静。

  “怪不得看的你面熟,原来你是林飞!”一阵香风吹过,那个妖艳女人已经走进林飞面前,细细的打量其林飞的脸来,凑近用翘鼻子嗅了一嗅,“真的是林胖子啊,要不是我熟悉你的味道,还真认不出你。”

  女人的鼻子都属狗的?

  这个女人是个隐卖小姐,好像叫什么王可心,前身可没少惦记她,不过就是囊中羞涩。有一次想花二十块钱上她,结果被她从屋里踢了出来,骂道:“老娘就值这个价?!”

  林飞实在没钱,向她挤瓜着眼道:“万水千山总是情,少给你六百行不行?!”

  “滚!死胖子!谁和你总是情!你也不撒泡照照自己的猪脸!”

  想起前身和他的往事,林飞不由的暗自苦笑,如今见得人越多,前身的记忆就恢复的越来越多,更多龌龊蹀躞的事情从大脑中提取出来。

  林飞发现,于前身在谷阳城作的事相比,山水镇的事情简直是小打小闹,简直是天使在人间啊。

  “没看出来,你瘦了原来会这么帅!”她啧啧叹道。

  “林飞

  (本章未完,请翻页)

  ,真是你吗?”说话的正是房东老婆李淑芝,她也一时没有认出来是林飞。

  “是我,李婶。”

  “这些日子你跑哪里去了?”

  旁边的杨光突然面色微变,“林飞,你还回来干嘛?!赶紧走!”

  李淑芝皱眉道:“怎的老杨,人家林飞刚来,还帮我们撵走了坏蛋,你干嘛赶林飞走啊?!”

  “你别忘了林飞以前是为什么走的?!”

  此话一出,小院子里所有人都面色凝重起来。

  李淑芝赶忙道:“那赶紧走吧!”

  林飞笑道:“怎的吴姨,我的房租你也不要了?”

  “你的房租有人给你交了。”

  “谁?”

  “贺勇。”李淑芝一叹。

  林飞心想也一定是他,“那我就更不走了!杨叔,我的房子还在吗?”

  “当然,谁知道你干啥去了?也没个消息,你屋里还有好多衣物没收拾,想着你一定得回来,至少得拿东西吧,所以就没有租给别人。”

  “谢了杨叔。”林飞笑道:“好,我回房间了,我要休息休息。”林飞朝着后院走去。

  杨光和李淑芝叹了口气。

  那个妖艳女人眼睛亮亮的尾随者林飞的背影,“你们没看出林飞不但模样变了,好像性格也变了,也变厉害了,以前他可不敢打架,什么事情都躲在后面,那时别看他胖,逃的时候倒是跑的最快的。”

  一个一直沉默的租客说道:“他以前真是这样吗?”

  王可心笑道:“你刚来,不了解他,他可是超级大魂淡,简直是无恶不作。不过挺意外的是,他竟然揍了黄霸天的儿子黄锐,而且揍成了太监残废,让谷阳城认识他的人大跌眼镜!”

  那个租客轻声道:“云非云,雾非雾,他是他,亦非他……”说完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屋子。

  王可心蒙圈道:“说的什么意思?什么云里雾里……真是个怪人。”

  杨光和李淑芝早就见怪不怪了,虽然他们没出过谷阳城,但他们见得人可比外面的世界更复杂。

  来来往往的租客换了一波又一波,住的最长的是这个叫王可心的女人,快两年了。

  像林飞这样的算上离开的这一年,加起来也得有一年半了,也算是个老租户了。

  “杨叔杨婶,我去上班了。”说完王可心晃着小腰离开院子。

  李淑芝担心道:“怎么办?那朱老六肯定会再来的,其实我们离开倒是无所谓,可以去城南找儿子去住,可林飞怎么办?朱老六肯定不会放过他。”

  杨光叹道:“不光是朱老六,还有那个黄霸天啊,他若是知道林飞回来,一定会来找他为儿子报残废之仇的。”

  “不行,得让林飞赶紧收拾东西走,还是永远别回来了。林飞的妈妈生前和我情同姐妹,临走前又把他儿子托付给我,不能让林飞吃大亏啊。”

  杨光沉思道:“林飞绝不是无脑之人,你见他以前谷阳城哪曾吃过亏啊?而且那时候的他可没有现在厉

  (本章未完,请翻页)

  害,想想这个,我反而不太担心了。”

  “说的也是,这一年这小子发生了什么?变化也太大了!”

  杨光看着刚才离开的那个租户的屋子,说道:“也许他说的没错,或许这才是真正的林飞。我想起林飞母亲那次在咱家吃饭喝多了点酒的时候说过,不要小看我儿子,他骨子里流淌着不一样的血液,我当时不明白什么意思,现在有点明白了。”

  李淑芝点点头,她也想起了这句话。

  却道林飞租住的房子在后院,林飞从包里拿出钥匙,这钥匙一直在林飞的钥匙扣上,开了门以后,一切都是那么熟悉。

  房间很乱,当时狼狈而逃的时弄得家里一片狼藉。

  这房子比筒子楼要好的多,一室一厅,还有一间厨房。

  厨房里的锅碗瓢盆都走的时候没有刷,盘子里的残粥剩饭已经长满绿毛,一颗颗密密麻麻的的老鼠屎散布在屋里的各个角落。

  林飞又开始了一番彻彻底底的大扫除,终于把房屋清理拾掇干净。

  房间里还有母亲的遗物,林飞当时并没有带回老家,他准备把以前卖掉的房子再买回来,把母亲这些遗物放在老家的房子里。

  林飞在母亲的床底下发现一个小箱子,还上了锁,这是母亲随身携带的箱子,林飞一直没有看见过里面的东西,他有点好奇里面究竟是什么,没有找到钥匙,不过可难不倒林飞,他用一根铁丝很快的就把锁打开了。

  果然都是些老旧的东西,发黄的照片,一把破损的充满岁月感的牛角梳,还有一把钥匙,钥匙下面有一个房产证。

  林飞打开,仔细看了看,原来老家的还有一套房子,不是在小镇上,而是在一个农村的郊外,而且是个偏远的山区。

  前身可能不知道这房子的存在,应该是父母瞒着他的,否则早让他给卖了。

  林飞拿起照片,上面有母亲年轻时候的照片,母亲长得很普通,一脸淳朴和善的笑容,从小到大的照片都是一直保持这个微笑。

  他看到了一张合照,母亲侧身站在一个女人旁边,虽然年代久远,但那个女人却依然打扮的非常高贵时尚,戴着的白色纱围小帽,粉色西洋公主裙,身段姣好,模样俊俏,脸上洋溢着青春灿烂的笑容。母亲则穿着很普通的衣服,在她跟前显得更加平庸了。

  红花当然衬绿叶。

  这张合照给人的感觉就像几十年前小姐和丫鬟的感觉。

  这个女人是谁?林飞觉得很面善,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时想不起来,脑子又开始不好使了。

  继续往下翻看照片,就开始有了父亲的照片,年轻时果然是英武非常啊。两人一起的合照有那么几张,大概都是内敛的人,都略显拘谨。

  只有抱着林飞小时候的那张照片,两人才展现出慈爱的笑容。

  还有许多林飞单独的照片,都是小时候的,还有襁褓时的,长大后的照片都放在外面的影集里了。

  其他的都是些普通的首饰杂物,都是母亲自认为珍贵的东西吧。

本文标签:按摩师他添的我下面高潮

上一篇:2021最新(从后面抱我捏奶摸下面)全目录阅读

下一篇:被几个男人扒开下面玩-跟猛男老外3p系列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