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岳好紧好湿夹太紧了好爽矜持|娇妻系列交换200篇

2021-10-30 08:08:0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范笺忽的冲我喊了一句,然后在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猛地一巴掌扇在了我的脸上。

  他妈的,这丫头手劲还真是大,扇的我半张脸差些就肿了起来,下手这么重……

  

范笺忽的冲我喊了一句,然后在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猛地一巴掌扇在了我的脸上。

  他妈的,这丫头手劲还真是大,扇的我半张脸差些就肿了起来,下手这么重……

  “你中邪了吧,干嘛打我?”我担心怕被不远处的朝三暮四听到,压低声音冲范笺怒道。

  “干嘛打你,你还不知道啊,就你这个灰头土脸的小男人,我看我是前世作孽了,咋就看上你了啊。你自己也不照照镜子,你就没看到今晚在黑白海岸无忧公主那郎君,要多俊就有多俊啊。我现在看着你就想呕,你若是敢再跟着我,我就把你给扔进忘川河里喂王八!”。

  范笺这丫头敢情是真中邪了还是疯了咋的,声音老高,在夜风中传得很远,莫说在前面的朝三暮四他们能听到,我估计就是再远些的鬼魂都能听见。

  我看着她,揉了揉疼得发麻的半边脸,一脸的不可思议,“你是疯了吧,范笺。”。

  “我没疯。”这下范笺声音小了,“配合我,大声骂我啊,阳阳……”。

  我不知道她葫芦里买的啥药,也不敢张口,哪晓得她怒目圆睁又破口大骂起来,“就你这个小样,就莫说你灰头土脸啥的了啊,但就你这个榆木脑壳不解风情的样子,我就决定了,不把你扔进忘川河喂王八我就不是你姐!”。

  咋老是这句啊……她这话听得就像是真要把我给扔忘川河里喂王八一样……我还没出声,又看到范笺猛地撕扯着我的衣服,又高声的叫骂起来。

  我想挣脱她撕扯我衣服的手,却怎么也挣不脱。

  就在我跟范笺在争吵的时候,忽的听到前面不远处的无朝三说话的声音远远传了过来,“吵死人了,你们两个过去看看,看是啥情况,等下回来向我报告。”。

  “糟了,被它们发现了……范笺,你别闹了行不?”看着两个拿着刀剑的阴差朝我们越跑越近,我急了。

  “好,不闹了,阳阳。”我看到范笺立刻就跟换了个人似的,松开了扯住我衣服的手,飞快的从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样东西,在黑暗中散发出银色的光芒。

  飞针?

  我张了张嘴,刚想问范笺到底想干啥,就看到范笺把两根飞针夹在了中指跟食指之间,然后回头、、瞄准、扭腰、甩腕,一发劲,两根飞针散着银色的光芒冲跑近了的两个阴差射了过去。

  那两个阴差还没明白到底是咋回事就被范笺射出的飞针给射中了,“噗通……噗通……”全都倒了下去。

  漂亮!之前范笺虽然几次发射飞针救我,但这还是我第一次近距离的看到,他妈的确实漂亮,那动作特帅,我看得呆住了。

  “发啥楞啊阳阳,走,咱们赶紧过去把它们的衣服换上。”范笺拉着我飞快的跑到了那两个阴差倒下去的地方,三两下就把它们的衣服给扯了下来,然后递了一套给我,“赶紧换上,时间久了,朝三暮四它们会怀疑的。”。

  我这会才明白范笺刚才闹的是那一曲了,原来她就是想引两个阴差过来突然袭击,换上它们的服装,混进那群阴差的队伍。

  这丫头还真是厉害,居然真给她给算着了。

  我赶紧手忙脚乱的换上了那套阴差服装,换好了看到范笺还站在那没动,我问她,“咋的,赶紧走啊,你不是说时间久了朝三暮四会起疑心啊……”。

  “阳阳,别急,我处理一下这个现场。”范笺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瓶子拧开了瓶盖,把里面的啥液体往倒在地上的两个阴差身上滴了两滴,奇迹就发生了。

  我看到那液体一滴上两个阴差的身子,立刻咕咕的冒着热气,就像硫酸一样,迅速的把那两个阴差的身体给融化了,只剩下了两摊污水。

  这么神奇?我好奇地问范笺,“你那是啥玩意儿啊,这么厉害。”。

  “灭魂水。”范笺淡淡的应了一句,然后看着我张了张嘴,“阳阳,你是不是挺怕啊,嘻嘻,怕就对了,哪天你若是对不住我,我就用它把你也给化了……”。

  姑奶奶,这话可不能乱说的。

  我看着她赶紧说,“怕是挺怕的,但我相信,你是不可能用它来对付我的好吧……”说完我抹了把头上的冷汗,跟着范笺快步冲朝三暮四那群队伍走了过去。

 文学

因为范笺处理那两个阴差尸体的事耽搁了些时间,我们两好半响才赶上朝三暮四护送无忧公主跟胡乃那个小神棍回无忧府的队伍。

  无朝三勒着个马头回头狐疑的看着我们两,问,“咋啦,咋搞这么久,那俩到底怎么回事?”。

  我赶紧低下头,却被范笺轻轻捏了一下。

  我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她是让我回答无朝三的话。她是女孩,回答会落出马脚。

  危机之中我也来不及细想,捏住了喉咙哑声回答说,“爷,就不劳烦你操心了,已处理好了的……一对小情侣在吵架,那女的一直在夸咱无忧府的驸马俊呢……”。

  “哈哈……这样啊,辛苦你们了,回府后有重奖。”无朝三大笑了声,策马又往前走。

  我跟范笺原本以为没多久就会到无忧府,哪知道我们都错了。跟着那个护送的队伍走了老半天,居然是到了一条漫无边际的大河边。

  看着黑暗幽深咆哮的河水在翻滚,我整张脸都绿了,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想到了三个字:忘川河。

  我还想到了范笺这丫头刚才三番五次说要把我扔进忘川河里喂王八的事,眼前的这条河不会真的是忘川河吧……

  “小的们,赶紧护送公主跟驸马上船,这趟大家都辛苦了,等过了这忘川河,回到无忧府公主跟驸马入了洞房,大家都有赏!”无朝三在大声吩咐着这群阴差。

  还真是忘川河啊,我心一咯噔,果然看到一艘通体漆黑的大船此刻就像个怪兽似的停在河边,两三层高,在波涛起伏的大河中稳如泰山。

  队伍很快就上了船,我跟范笺还有那队阴差被留在了船板上巡逻,胡乃那个小神棍跟无忧公主则被直接送到了船舱的第二层。

  “咋办啊,范笺。”看着小神棍胡乃消失在了视线里,我有些急了。

  “别急,等会咱俩找机会跟过过去去第二层船舱看看,若是我没有料错,那个无赖的肉身应该就在这艘船上。”范笺想了想说。

  “你咋就这么肯定胡公子的肉身不是在无忧府而是在这艘船上?”我还是有些担心。因为范笺之前有说过,若是不等胡乃那小神棍的魂魄跟肉身合二为一我们动手抢人的话,会害死那小神棍的话。

  “你傻啊阳阳。”范笺白了我一眼,嘴巴凑近了我的耳根说,“一个人的魂魄若是离开肉身的时间太长就会魂飞魄散的。你看这无忧府离那黑白海岸这么远的距离,来来回回得好几个时辰,它们会把无赖的肉身放在无忧府么……”

  她说着肯定的点了点头,“不会,他们肯定是把无赖的肉身带到了这艘大船上。而且,这个无忧公主既然敢抢一个大活人为夫,那么她肯定有办法让胡乃是一个活生生的大活人跟她成亲,不会让他魂魄肉身分离成为鬼魂的……”。

  听范笺这么一分析,我觉得也有道理。

  很快,大船就起航了。黑暗幽深的河面上河水翻滚咆哮,不时有一些不知名的怪鱼怪兽从河底跃上水面,光线特别微弱,河面五十米以外的地方都看不到。

  我跟范笺小心翼翼的站在船板上好一会,忽然看到那个无暮四出现在了船舱的第三层上,它冲船板上的阴差大喊,“小的们,你们都打起精神来,回无忧府还有一个时辰的样子,四爷我先休息了啊……”。

  他话音一落,就听到夹板上一个领头模样的阴差应了句,“好叻,请四爷放心,小的们一定恪尽职守,安全护送公主驸马回府。”。

  听领头的阴差这么一回答,无暮四满意的嗯了一声,巨塔般的身子马上从三层船舱的地方消失了。

  “机会来了,咱们去第二层船舱。”黑暗中范笺拉住了我的手。

  “还有个无朝三啊,咋不见它。”我看着范笺张了张嘴。

  “不管了,咱只有一个时辰的时间救人。若是真等它们回了无忧府,咱们就算想救人恐怕比登天还难。而且,就算咱们救了人,这忘川河咱们也过不了。”范笺咬着牙齿,一脸的森然。

  “好,那咱走,我觉得这趟活着回去的希望反正也不大,大不了跟它们拼了。”

  我被范笺说得一股子血液直往脑门冲,再咋的总不能把胡乃那个小神棍单独给扔这里,大不了陪他一起死在这忘川河上。

  我跟范笺看了一眼那个领头的阴差,趁它跟其余阴差没注意悄无声息的把身子隐没在黑暗中,然后轻手轻脚的朝第二层船舱摸了上去。

本文标签:岳好紧好湿夹太紧了好爽矜持

上一篇:2021最推荐(新婚压床被别人开了苞)在线阅读

下一篇:网恋奔现干了一晚上|舌头灵活旋转小核花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