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强开小娟嫩苞又嫩又紧|穷山沟里四女一夫初初小说

2021-10-30 08:20:3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喂!你特么把我们爷俩骗来张黄族,现在想撒手不管了?”看见通玄要跑路,王尧也急了。

  这刁仙拐走晦朔,把自己在妖界骗来骗去的,如今害得自己和晦朔都成了怜夫人的人

“喂!你特么把我们爷俩骗来张黄族,现在想撒手不管了?”看见通玄要跑路,王尧也急了。

  这刁仙拐走晦朔,把自己在妖界骗来骗去的,如今害得自己和晦朔都成了怜夫人的人质,这家伙居然不管不问,这就要撒丫子跑路?世上哪里有那么便宜的事情,王尧当即叫道。

  却不料那通玄大仙对王尧的质问充耳不闻,骑着毛驴在天际蹦了几蹦,眼看着就要消失在王尧的视野之中。

  “我×……”王尧心头大怒,忍不住将这刁仙的祖宗八代一个个问候了个遍。

  他却不知,通玄大仙此刻心里是何等的悲愤,他含辛茹苦在张黄族打拼数百年,就是想扶植一个能够一统圣域的族群,却没料到,自己刚刚看见了一星半点的希望,就出了这么大一档子事情。

  再呆下去已经没用了,首先黄族与他的理念完全不符,他是想建立一个能够公平对待圣域各个种群的族群,只有这样,统一事业才不会遭致过于强烈的抵抗。

  黄族强分优种、劣种,那些劣种怎么可能接受?所谓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不仅黄族内部从此会纷争不断,东川大陆的其他族群也会对黄族改变看法,原来有意与黄族合并的力量将会立刻失声。

  通玄大仙对这一点看得透彻,一旦失去了包容性,黄族也就失去了任何统一圣域的希望。

  原来郎帅接受了通玄的理念,这才是通玄留在张黄族的基础,现在基础已失,通玄哪里还愿意继续留在这里,他又不是当山大王有瘾,更何况他还不是山大王,只不过是个长老而已。

  他之所以一开始还想帮着郎帅翻盘,那是他以为郎帅还有希望,毕竟张黄族九大长老,各自代表不同的种群,有好几个可也代表着那郎仁所说的劣种,只要他们在,张黄族就不致崩溃。

  实在是他投入的心血太多,万难轻易舍弃,可等到听闻七长老宣布,章甲、壮龙、史元三位长老已经被杀,通玄最后一点希望也就熄灭了,维持张黄族稳定的力量已经失去,他也就再没有留下来的理由。

  他此刻心里恨透了没有能够力挽狂澜的郎帅,哪里顾得上王尧,王尧只不过是他实现张黄族统一东川大陆的一粒棋子,如今满盘皆输,他根本就不会再去顾及一粒棋子的感受。

  “后队变前队,我们去小裳城,你负责断后。”怜夫人突然开口对小娟命令。

  “是!”小娟茫然应了一声,却是一脸懵懂地看着怜夫人。

  眼下情势对乙族来说,几乎是千载难逢,张黄族经过内讧,想来也没有能力挡住乙族大军,二长老三番五次用对族群极为重要的城池来诱惑怜夫人出手就是明证。

  现在正是彻底灭了张黄贼的大好机会,她万万没料到怜夫人居然要撤军,小裳城是乙族西部边境的城市,与这南方张黄族的好川城距离何等遥远,她也不明白怜夫人为什么突然要去那里。

  “二长老,你们偷袭我乙族,难道另外还有帮手?”怜夫人却没向小娟解释,而是转头看向二长老问道。

  “怜夫人,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我只能告诉你,你若是帮我拿下郎帅,我黄族定会给予厚报。”通玄一走,二长老立刻从容了许多,他看向怜夫人冷冷地回答。

  “哼,究竟怎么回事,本夫人迟早定能查个水落石出,以为靠一些不着调的族群,就能翻得了这东川大陆的天?你们太小看我乙族了,我们走!”怜夫人哼了一声,丢下一句话,转身而去。

  王尧只感觉这怜夫人突然变得急躁起来,转过身去,速度立马提升,就像之前被郎帅追赶着似的,逃命般地逸去。

  “喂,怜……怜夫人……,如今张黄族的多宝公子已经死了,狗日的通玄也跑了路,我们……我们父子俩能走了吧?”王尧急忙叫道。

  “别废话,你难道不想要猿象神符了?”怜夫人斥道。

  “额……”王尧一听立刻住了嘴,事情发生的太多,他倒把这个茬给忘了,可……晦朔这么下去也不行啊,这都龟息多少天了,再不进食,难不成眼睁睁看着他饿死?

  “那个,要不你放我出去找些吃的……”王尧只得再次叫嚷。

  “啪”一块沾满了血丝、污迹的老大虫肉落在王尧面前,怜夫人却也不答话,只是一股脑儿地狂奔。

  王尧看看虫肉,又看看晦朔,叹了口气,“御水”开动,慢吞吞地聚了一点水,先将虫肉表面污渍草草洗了洗,方才开动“御火”,烤起虫肉来。

  虫肉刚刚烤好,也不知是怜夫人使了手段,还是晦朔饿得太狠,闻见香味,他就“阿弥陀佛”一声爬了起来,接过王尧递过去的虫肉,低下头只顾一顿大嚼。

  “吃慢点,饿了这么久,最好是弄点稀粥,这般大荤,又没清洗干净,别把肚子吃坏了。”王尧喃喃地道。

  “这可是七级张种的肉,你这凡人儿子吃了最起码能延寿数十年,还能把肚子吃坏了?真是笑话。”奔行中的怜夫人不满地道。

  “额……”

  七级虫肉还有这种用处?王尧看着手中虫肉,忍不住也想来上一口,说不定吃了之后自己的仙寿也能延上几年,可他转念就想到那些在林间一纵一纵的螳螂,顿时一阵恶心,却是再没有半点食欲。

  “母皇,小裳城、小顾城分别遭到凉族、舒族进攻!”一个乙族武士急匆匆赶了过来,看见怜夫人急忙禀报。

  此刻怜夫人早已跑出了小雀城的地界,深入了乙族内部,把那小娟更是不知扔在了身后什么地方,好在乙族大军络绎不绝,始终在怜夫人的脚下奔行,怜夫人身边倒也不缺武士护驾。

  “我已经知道了,命令小裳城、小顾城周遭十二城所有母巢集中到小裳城和小顾城,舒族都是一些没胆子的鼠辈,让她们先坚守住小顾城,等我打退了凉族就赶过去。”怜夫人慢下身形,点头命令。

  那乙族武士领命刚要离开,怜夫人又叫住了她。

  “我们抓了三只谢种6级雄性大能,通知小娟全都领去,就在小雀城成婚,重建小雀城母巢,以后……小雀城就……就改叫小娟城吧,周边十二城母巢留在小娟城为她护法,等她母巢建成后再离开。”

  怜夫人又命令道。

  “啊!我代小娟姐姐谢谢母皇!”那武士闻听怜夫人的话,顿时满脸露出艳羡的神情,兴奋地对怜夫人道。

  “命令大家严守小娟城,防止张黄族内乱平息,又来挑事。”怜夫人淡淡地吩咐了一声,脚下速度再起。

  尽管乙族疆域不如张黄族辽阔,可也是整个东川大陆唯二的大族,从南到西绝对是一段漫长的旅途。

  怜夫人急速跑了一阵,待得追上先头队伍,她的速度也就放了下来,时不时地,甚至会选个山坳、湖畔开阔的地方打坐调息一番,毕竟她之前受了伤,也需静养恢复。

  “爹……咱们在什么地方?”吃饱了的晦朔悄悄问王尧。

  “我们在怜夫人肩膀上呢,这荒山野岭的,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王尧摇了摇头,愁苦地皱起了双眉。

  “喂,你这样总是带着我们爷俩东跑西颠的也不是个办法,不解开圣域界面,我也帮不了你啊,不若你安排手下送我们父子去母仪城,等我解了圣域界面再过来怎么样?”

  王尧想了半晌,只好和怜夫人商量。

  他随着怜夫人从北到南,又从南到西,正经事没干一件,尽蹲在怜夫人肩头看打仗了,想看打仗,他难道不能去看电影?无畏之翼—血战蛙岛,比这什么张黄族和乙族的大战可要好看多了。

  接下来估计就是乙族和凉族的大战了,他又不想在妖界当个将军,天天看妖精们打仗有几个意思?自己可是有一大堆事情都等着呢,还是先忙正事重要一些。

  “唔……也对,你倒是提醒我了。”怜夫人听了王尧的话,大脑袋一摆。“小蓉,通知科学院小桂,把我族科技部队派过来,叫小桂记得把猿象神符也带上。”

  下完了命令,怜夫人扭头瞅了瞅王尧,嘿嘿一笑。

  “谁说你没用了?不是你提醒,我还真没想到动用科技部队,从我娘那代开始,我乙族就建立了科学院,小桂总和我吹嘘她手下科技部队如何如何厉害,现在正好试一试。”

  王尧一听,得,没辙,这大妖也不知中了什么邪,就是不肯放自己离开,难道特么她是真得看上我了?

  这般一想,他又不禁寒毛孔倒竖,也不知自己的“好人”挡不挡得住怜夫人的食夫大法,又想到自己一旦被迫失身,也不知那彩霞仙子会不会原谅自己。

  想到了彩霞仙子,王尧心里顿时大为酸楚,想那彩霞仙子何等温柔,对自己何等的深情款款,倘若如今带着自己的是彩霞仙子,那滋味当真是叫自己不做仙人也值了。

  特么的,劳资也太立场不坚定了,居然要向这连脸也没有的家伙屈服?为了彩霞仙子,劳资就算死也不能从了她!

  王尧在怜夫人肩头,一会儿担忧,一会儿甜蜜,一会儿心酸,一会儿又在那里暗下决心,不知不觉,远处隐隐地已经传来了枪炮之声。

  这倒不是一件新鲜事,乙族和张黄族的战事之中,枪炮声也会常常听见,看来凉族和张黄族差不多,又是一个会使用热 兵 器的族群。

  乙族却不同,基本都是以冷 兵 器为主,而且据王尧观察,用热 兵 器并未给张黄族在战斗中带来多少优势,大能对决往往还是要靠冷兵器决胜负。

  这么说起来,乙族和凉族的战斗估计和张黄族也不会有多大差别。

  怜夫人所率乙族大军应该是靠近了小裳城的前线,只听远处传来的枪炮声越来越密集,显得战事激烈异常。

  “怎么回事?十二城的力量连一个小裳城都守不了?”怜夫人喃喃自语,挥动脚下大军涌向前去。

  王尧这才注意到,到目前为止,乙族城市那招牌般的泥柱还一根没见着,难道凉族已经攻克了小裳城,正在追杀城里退出的乙族军队?莫非凉族的热 兵 器比张黄族的还要先进一些?

  眼面前是一片密林,双方军队正在密林里厮杀,林间能看见星星点点的火光,被树木遮掩着视线,王尧也看不清对面凉族究竟是个什么路数。

  “爹……我看见了个人头……”晦朔突然在一边小声道。

  “什么人头?都是虫子,那是虫头!”王尧不满地道,这和尚一定是龟息把脑子搞坏了,这里尽是虫子,哪里有人了?

  “不是,真的是人头,我认识他呢。”晦朔却不买账,依旧在那里坚持。

  “我×,你认识人头?什么人头那么面善,连你个和尚都能认识?”王尧没好气地斥道。

  “就在那里,你看见没?你应该也认识啊!”晦朔伸出手指点着怜夫人右手边的一片密林。

  王尧眨巴着眼睛冲密林看去,此刻正是深夜,林间黑乎乎地,除了远处摇动的灯火和喊杀声,那片林子树影斑驳,哪里能看见什么人头。

  “就在那里呢,就在那里呢,你看见了没?他叫什么来着?我想想……”晦朔皱起眉头,在那里苦心思索。

  王尧听他说得真真的,意识到那里应该确实有什么东西,而且他毕竟是仙人,灵觉又经过锻炼,此刻被晦朔提醒,精神凝聚,顿时右手边那片密林在他眼中呈现出不一样的状态。

  紧接着一只被黑烟包裹,在林间忽忽悠悠,晃荡着的人头终于被他看在了眼里,一见之下,王尧猛地用手捂住了嘴巴,这……这特么不是冥界的无影吗?他怎么跑到妖界来了?

 文学

王尧当初可是把无影送去了神界,请岳飞恢复他的鬼身,现在看来他鬼身没恢复,倒又跑到妖界来了,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他心念电转,那边,似乎在王尧注意到无影的同时,无影也感应到了王尧、晦朔的存在。

  那颗人头顿时兴奋地上下跳动了起来,像是要和王尧传达什么信息,但一颗人头能传达的东西实在太少,王尧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

  “他要我们到地面上去相见?”晦朔在一边喃喃地道。

  “你听见他说话了?”王尧愕然瞪向晦朔。

  “没有,我猜的。”晦朔瞠目摇了摇头。

  “狗日的不会放我们下去,劳资特么得想想办法。”王尧摇了摇头,晦朔虽然翻译无影人头舞的办法不太靠谱,不过得出的结论倒也不无道理。

  怜夫人身子太大,看来自己只能下去,才有机会和无影交谈。

  “好像有什么脏东西在附近,难道冥界又停了回收死鬼?”就听怜夫人也在那里自语起来,王尧浑身一个激灵,终于明白无影为什么不敢靠近了,怜夫人毕竟是妖界顶尖大能,感应能力太强。

  无影离得老远,怜夫人就已经感应到了他的存在,倘若他靠近过来,被怜夫人一个不小心给杀了都有可能。

  王尧见着无影,当下再也没耐心在怜夫人肩头呆下去,他想了想,掐指替自己上了一个“好人”,又来了一个“呼风”,紧接着牵起晦朔纵身一跃,就打算从怜夫人肩头跳下去。

  然而他往前一跃,竟像是撞着了一堵弹簧组成的墙壁,被弹得仰面朝天摔倒在怜夫人肩头,连带着晦朔也“哎呦”一声摔了个大马趴。

  “月老你怎么了?”怜夫人停住脚,扭头问道。

  “我要下去!”王尧坐在她肩头尖叫。

  “这里战事激烈,你俩在我身上最是安全,不要胡闹。”怜夫人责备了他一句,接着向前飞去。

  “劳资不要安全,劳资就要下去!姓怜的,现在明明白白,劳资父子不是张黄族人,你凭什么还要扣押劳资父子,你再不放劳资下去,劳资就算解开了界面,也不替你乙族扯姻缘!”王尧气得跳脚大骂。

  “你这仙人好不晓事,本夫人让你留在肩上,那是在保护你的安全,一旦让你下去,刀枪无眼,就算你是仙人能够自保,可是你儿子呢?也能自保?”怜夫人也不高兴了。

  “劳资不管,儿子死了,我这个劳资负责!不要你管!你放不放劳资下去?放不放?”王尧气势汹汹地叫道,他暗忖这大妖再不放了他,他可真就要和她翻脸……

  不过……好像如果不靠着这大妖拿到猿象神符,自己却也没什么办法能够拿捏她的,别特么真得闹翻了,这大妖又收了猿象神符不给他了。

  王尧骂着骂着,声音便又渐渐小了下去,实在是他的小辫子给怜夫人捏着,不能不色厉内荏,腰板硬不起来。

  他转念一想,自己又不是真得要离开怜夫人,只是下去和无影见个面,见过了自然还是要回来的,不拿了猿象神符,自己怎么可能舍得离开嘛。

  这般想着,他又有了主意,刚要开口和怜夫人商量,却见前方密林中一个次级母巢匆匆退了下来。

  “母皇,您可算来了,这次凉族好生诡异,我们许多姐妹好端端地打着打着就没了性命,到现在也没查出来端倪,只好先退下来,以免损失太大,还请母皇多加小心。”那次级母巢对怜夫人道。

  估计应该是援军到来,这次级母巢腾出了手,急急撤下来见母皇。

  “唔,伤亡大不大?”怜夫人点了点头问道。

  “伤亡倒还好,凉崽子付出的代价也不小,只是我们那些姊妹死得太奇怪,大能方面我们比较吃亏,现在母皇驾到,应该没问题了。”次级母巢回答。

  “喂!我好像感觉对面有相熟的仙人,你让我下去找对方聊一聊,看看他为啥帮着凉崽子,你放心,我把儿子留在这里,我若是不回来,随便你怎么对付他,成不?”王尧叫道。

  “相熟的仙人?你……你放心把你儿子留下来?”

  怜夫人扭头瞅着王尧,这王尧所说倒是正中怜夫人的心事,自己手下大能诡异死亡,恐怕只有仙人参战才能解释明白,又听他居然愿意把一直看得极重的和尚留下来,怜夫人不禁又多信了他几分。

  “劳资去去就回,你可别乱来,除非你想和天庭开战,我告诉你,我儿子也是这次天庭到圣域公干的调查分队成员之一,你若敢在我回来之前伤了他,天庭绝对不会放过你!”

  这正是王尧担心的事情,所以急忙把天庭搬了出来,吓唬怜夫人。

  “你不和我乙族作对,我好好地伤他做什么?”怜夫人摇了摇大脑袋,却又转过头盯住了王尧。“但是你也别忘了,若是你存心祸害我乙族,便是拼着身死族灭,我也要和天庭论一论高低!”

  “我×,没有的事,夫人这么娇娇怯怯的美人儿,真出了事,我心疼还来不及,怎么会去祸害你们?”王尧听怜夫人语气里大有放他离开的意思,心中一喜,却也懒得再和她斗嘴了。

  “你倒是油嘴滑舌得紧,比你儿子刁钻多了,本夫人才不会信你!”怜夫人听了王尧的话,嘴里骂着,口气却大为缓和,竟有了点打情骂俏地意思,她那肩头也是出现了变化,一级一级台阶重新出现。

  “快下去,回来迟了小心你儿子的性命。”怜夫人又叮嘱道。

  王尧答应一声,指着无影人头方向冲楞在一边的晦朔挤了挤眼睛便急匆匆顺着阶梯跑了下去,好一会儿他才落到地面,当即奔向无影。

  怜夫人目光追随着他,见他跑到附近的密林边,就立刻停下脚步,对着空气在那里张牙舞爪,像是自言自语一般。

  她不禁就有些纳闷,有心过去看一看究竟,却又猜测仙术诡异,王尧这应该是在通过秘法与他相熟的仙人联系呢,而且他那里也有什么东西让她感觉不太舒服,而前方的战斗更叫她挂念。

  稍微犹豫了下,怜夫人还是缓步向前,随王尧一个人在那里手舞足蹈了。

  “月老大人,好久不见!”看见王尧奔近,无影晃悠着一个脑袋靠了过来,冲着他连连点动着。

  “你不是在神界吗?怎的来了这里?”王尧急忙问道。

  “唉,说来话长,神界的岳爷爷战事繁忙,却还是拨冗带我去见了钟大人,钟大人之前干的是专门杀鬼的营生,可把属下吓得够呛。”无影叹息着道。

  王尧听他将别后之情一一道来,方才知道,岳飞推荐的那神界大能,却是个不医鬼,专杀鬼的主,不过他杀鬼杀得多了,对医鬼倒也有了一点心得。

  听他所言,要想医好无影,需要杀百来只悍鬼,取了他们的阴气精华,便能再替无影缝出一个身子,于是这位钟大人为了不负岳飞所托,便主动带着无影前往冥界找鬼去杀。

  但是这钟大人当年杀鬼,在冥界闯出了偌大的名号,一进冥界,就引得阎王、鬼王们纷纷来拜,俗话说巴掌不打笑脸人,这钟大人就有些为难,也不好当面翻脸杀鬼了。

  于是钟大人就把岳飞的托付告诉诸位,让那些阎王、鬼王替他想个法子,终归无影是要救的,要不他钟馗的名声会大受影响,在神界也会被诸神小觑了。

  听了钟大人的话,十殿阎王以及众位鬼王还专门为此开了一个冥界常务扩大会议,最后还是阎罗王想出了一个办法,这就不能不提到冥界刚刚发生的尸气症大劫。

  那鬼公魏公公勾连洋界,发动尸气症大劫,又逃去了妖界,这消息已经被仙姑证实,在上十楼通过命理更能查得明白,所以冥界为了维护一界权威,理应派出缉拿队伍去妖界捉拿魏公公。

  毕竟鬼公魏公公就是悍鬼的祖宗,倘若能抓回冥界审判之后再杀了,他的阴气自然就能为无影所用。不够的部分再揪出几个魏公公的同伙,应该也不难凑齐。

  于是阎罗王就建议无影加入他们的魏公公缉拿队,来个助人便是助己的双赢方案。

  而且天庭的队伍里可是有月老王尧,那无影与王尧早在冥界应劫战斗中就结成了生死友情,去了妖界也便于冥界队伍与天庭的调查分队相互协调,配合行动。

  “这么说起来,你就和阎罗王来妖界了?”王尧问道。

  “是啊,属下觉得不论属下鬼体能不能恢复,那祸害冥界的贼人是绝对不能放过的,既然阎王大人看中了属下,属下高兴还来不及,当然是要来缉拿尸气症罪魁!”无影脑袋连点。

  “那你怎么又来了这个地方?难道说魏公公就在这里?”王尧皱起了眉头。

  “属下不知,属下随队伍来到妖界,与天庭调查分队接上了头,发现她们正在监视一个叫做猢族的妖界族群,期间发现猢族派出了大批细作去往妖界各地,我们一时还猜不透猢族的用意。”

  “经过王爷殿下和仙姑大人、李逵大人等一众上仙协商,决定派出小队跟着猢族细作,分赴妖界各大陆,掌握这些细作的所作所为,便于缉拿队和调查分队决定下一步行动。”无影回答。

  “这么说,你们到现在还没有发现魏公公的踪迹?”王尧又问。

  “不错,不过属下发现了精体。”无影低声道。

  “精体?!他们在哪儿?”王尧双眼一瞪,发现精体可就和发现魏公公差不了多远了。

  “属下发现有两只进入了这东川大陆,其中一只就混在前面凉族军队里,还有一只去了舒族,秦素盯着呢。”无影道。

  “秦素?她也来了妖界?”王尧大是愕然,他离开冥界之前,不是请仙姑盯着,安排秦素投胎的吗?她怎么也来妖界了?

  “不错,秦素与属下是一个小组,目的就是这东川大陆,之前在近东大陆,属下和她是一路的,进了东川大陆以后,因为精体分开,属下才和她分开,各盯着一个精体下来了。”无影道。

  “唔,那你们监视到现在,有没发现什么?”王尧点点头,平复了一下情绪,又接着问道。

  “别的地方属下不清楚,凉族这里,自打精体和细作进入之后,也有快半个月了,却是一直窝在族中没出来,其间凉族还与舒族建立了军事联盟,现在又和乙族开战。”

  “属下以为,之前凉族与舒族的军事联盟以及现在与乙族的战争,其中应该都有猢族细作的手脚,最起码这场仗和他们脱不了干系。”

  “我之前就看到,那精体打仗时一直都没闲着,仗着自己能隐身,已经杀了不少乙族大能。”无影和王尧说道。

  “唔,舒族那边也在进攻乙族。”王尧闻言点了点头。

  “那就没错了,这样看来猢族细作到东川大陆,就是来挑动凉族、舒族与乙族的战争。”无影脑袋不停摆动着。

  “你在妖界是不是也能隐身?”王尧眨巴了下眼睛,突然想到了一个重要的问题。

  “当然,除了冥界,我等鬼蜮在任何一个界面都不会显形,既便厉鬼,也能够隐匿自己的行藏。不过……属下如今境界大跌,吓唬一下小兵还行,对妖族根本无法产生威胁。”无影满脸惭愧地道。

  “我不是让你去打仗。”王尧摇了摇头,“这样,你既然已经查清了猢族细作在凉族的所为,就赶紧通知回去,同时告诉仙姑,我已经到了乙族这里,我估摸着,猢族可能在谋划一个极大的阴谋。”

  王尧眯缝着眼睛,用力挠了挠脑袋。

  一开始他就觉得乙族与张黄族的战争发生的极为蹊跷,后来他以为是张黄族内讧,是那二长老与郎仁联合起来搞的鬼。

  但是凉族与舒族突然向乙族发难,时机选择又是如此巧妙,正是在怜夫人深入张黄族之际,这可是大大超出张黄族二长老能力范围的事情,就连怜夫人都能猜出此事的背景绝不简单,更何况王尧。

本文标签:强开小娟嫩苞又嫩又紧

上一篇:和陌生人爱爱讲述|相亲第一天就日了她

下一篇:农村最爽的乱惀小说|腿间小核在舌尖下不停

相关内容

推荐